1. 星火智库首页
  2. 家事国事
  3. 劳动之歌

张若梅:本科教育“增负”成必然,如何“增负”是关键

作者:国际视野中国情怀

本文转载自:IPP评论(ID:IPP-REVIEW)

张若梅:本科教育“增负”成必然,如何“增负”是关键

需扭转“玩命中学、快乐大学”的现象(图源:网络)

张若梅:本科教育“增负”成必然,如何“增负”是关键

近期,在教育部印发的《关于一流本科课程建设的实施意见》中要求“大学教育管理严起来、课程优起来、教师强起来、学生忙起来、效果实起来”,再次将公众目光聚焦到大学教育之中。但这并不是教育部第一次强调要对大学教育予以“增负”,早在2018年8月,教育部印发《关于狠抓新时代全国高等学校本科教育工作会议精神落实的通知》就已经要求严格本科教育教学过程管理,淘汰“水课”,加大过程考核成绩在课程总成绩中的比重,加强对毕业论文各个环节的管理,坚决取消“清考”制度,以扭转“玩命的中学、快乐的大学”现象。当下在本科教育“增负”成必然趋势的情形下,明晰“快乐大学”、“轻松大学”的问题由来尤为必要,这将有助于我们进一步明确“轻松”大学的具体问题,也为科学的教育“增负”提供依据。

一、大学轻松,“松”在何处?

“重研轻教”的考评指挥棒造就了一批校园“水师”和“水课”。当前高校教师职称晋升和津贴奖励政策仍然与科研成果息息相关,“重科研、轻教学”的风气仍然存在强大制度评价保障,在职称晋升和奖项评定中科研依然具有先天优势,且科研所提供的经费回报远高于教学课时费收入,此外,量化考核的教研评估指标一定程度上也为“水课”和“水师”的产生提供庇护空间[1]。根据2018年《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问卷网的调研数据显示,在2010名学生中,76.7%的学生认为学校水课较多[2],教师仅仅是PPT的“阅读器”,学生被动听课,而考前的“划重点、放放水”,让师生们心照不宣地完成了一次“教学”表演。在对2016届和2017届本科毕业生的调研中,也发现40%毕业生认为母校的教学存在“课程内容不实用,知识陈旧”的问题,接近10%学生认为“教师不够敬业”和“专业能力差”[3]。

而“水师”、“水课”蔓延易产生“缺席”和“低头”的学生。“水师”和“水课”的蔓延造就了无趣的课堂,课程枯燥无味、课堂互动性较差,部分学生也就理直气壮地缺席课堂,或囿于严苛的点名制度,也就走个过场做一名课堂“低头族”。有研究数据显示,大学在校生整体到课率为91%,4%在校生曾因旷课收到预警[4]。然而到班上课也并非所有学生都全身心投入,79%的学生坦言在课堂上使用手机以打发时间,以45分钟一节课来计算,学生平均每节课玩手机的时间是13.9分钟,接近课堂时间的三分之一[5]。

课堂“低头”,课下也“低头”。在《2017年大学生睡眠情况调查》中,超四成大学生在零点之后入睡,半数以上学生因“玩电子设备”而晚睡,超过两成学生睡眠不足6小时,而60.9%的学生承认睡眠不好导致其学习效率低下[6]。恶性循环之下,7%的早课缺席率[4]也就不足为奇了。

“师生交情”和“毕业清考”成为部分学生毕业的“法宝”。大学的分数捆绑着学生们的直接利益,包括奖学金评定、出国交流、学业深造,甚至未来就业等。为了免除挂科风险,要求教师划重点、向教师索分是部分学生的“求过法宝”,尤其是专业课因其难度高、分值占比大,专业课教师往往在期末会遭到部分学生的“围追堵截”。有调研数据显示,54.55%受访者表示其“必修课老师会在期末划重点”,30%的学生则表示“所有任课老师会划重点”,仅一成学生其“任课教师不划重点,让学生自由复习”[7]。“不划重点”的任课教师也没能成为学生持续性学习的动力,在关于“大学生日常学习及备考方式”的调查数据中,47%大学生属于“平时懒散,考前突击”的类型,而“平时学习刻苦,无惧期末考试”的被访者仅有4%[8]。依赖于考前重点和临阵磨枪的学生尽管挂科,但也有毕业“清考”为其兜底,大学校园内将其称之为“最后的仁慈”,这也就造就了全国高校高达97%以上的大学生毕业率[9]。

张若梅:本科教育“增负”成必然,如何“增负”是关键

教学相“涨”也让师生在评教分数和课程分数中产生“合作”和“共谋”。评教分数牵制教师,课程分数影响学生,在双方的利益需求下,隐性合作让评教与课程分数互“涨”。同时部分教师因校方严格规定甚至受制于学生评教分数,而出现课堂“取悦”学生的吊诡现象。有学者实验发现,高校课程成绩优秀率的放松会带来学生学业成绩和教师评教分数的双重膨胀,实验组中所产生分数膨胀的课程,学生在评教分数上会有更加慷慨的回归,其中课程分数提高1分,学生评教分数显著提高两分[10]。

而除去此类“隐性合作”之外,学生评教往往也被教师们视为“牵绊”,认为评教是逼教师“取悦”学生,而学生评课加剧教师的“丑角化”。部分学校甚至规定,如果教师的评教分数排名靠后,可能会被领导约谈、职称申请延后一年至数年,甚至会失去讲课资格[11]。学生作为教师的受众,具有天然的评教权利和义务,但执行过程中的个人主观性和利益相关性,让这一环节难以具有说服力。而评教指标与教师晋升、涨薪甚至去留息息相关,这种不甚可靠的评教结果极大伤害教师的教学热情,同时也为师生“共谋”留有空间,最终也“害”了学生。

此外,大学的轻松与以往“严进宽出”的教育逻辑、“重研轻教”的考评体系、“上了大学就轻松了”的激励骗局,以及“应试学习”的功利之风有莫大的关系。单从校方而言,“严进宽出”的教育逻辑,使学生入学就能毕业成为常态。因不存在所谓的“淘汰制度”,使得大学成为学生毕业的主要甚至唯一责任方。尤其是将学生毕业率作为大学质量评估的重要指标时,学校往往选择降低学术门槛或放松学生监管的形式,来实现校与生的“皆大欢喜”[12]。

而从学生一方来看,部分缺乏自主性的学生因高中阶段长期接受“上了大学就轻松了”等激励式口号的影响,使其一入大学便自我解锁,部分学生更是借着“快乐大学”的名头逃课、挂科,甚至对“只要胆子大,一周七天假”、“没有挂过科和逃过课的大学是不完整的”、“上课不过是换个地方玩手机”等“校园黑话”坚信不疑。而部分“忧患意识”较强的学生则受到“应试学习”的功利之风影响,频繁周转于各类考证的培训班之中,期望能为未来就业增添一份筹码。同时在“水师”和“水课”蔓延的影响下,无论是“游戏生”还是“考证生”,逃课都成为其必然选择。

二、如何扭转“轻松”大学的现状,为本科教育提质增效?

当前在教育部所提出的大学“增负”系列规定中,对学生是“强化课程难度、严格考试记录、严把考试和毕业出口、取消‘清考’”;对教师则是强调“教授全员上讲台,清除‘水师’、‘水课’,严控课程质量评估”等,剑指“水师”、“水课”和混日子的大学生的政策也在一定程度上引起高校对当前教育问题的重视。多所高校开始陆续发出取消“清考”通知,武汉大学、清华大学、复旦大学、中山大学等也开始陆续清退大批不合格学生[13]。但在高校执行“严出”的趋势下,我们仍需意识到“增负”不是目的,也不能以简单的增量和赋难为手段,而是需要在“育才”的目标下合理“增负”

对于学生而言,“增负”目标下的个性化“增负”手段尤为重要。在北京大学教育学院实施的“高校教学质量与学生发展监测”项目调查显示,本科院校所面对的主要学生群体包括:虽然自主性学业参与度较高,但对未来尚未形成明确规划的“目标探索型”学生(占比10.4%);既无明确的自我发展规划,自主性学业参与也较低的“学业倦怠型”学生(29.2%);虽抱有清晰的自我发展目标定位,却在行动上滞后的“志行脱节型”学生(32.8%)。在本科院校中,近42%在校生对于未来没有清晰的生涯规划[14]。不同类型学生其“增负”需求有所不同,应就缺失目标规划学生、学业倦怠型学生以及目标探索型学生分开“诊脉”,在专业课程和实践环节的设置方面增加多样性。

对于教师而言:“金课”目标下的“组团”式合作应有助益。其一,尝试建立教学互助组,由同学科、同专业、同领域教师组成,由组长为组员把关课程设计,用组员间互助督导、多元参与和多元协作等形式避免部分教师“躲懒”情形出现。其二,教学与技术合作,增加信息化教学手段,尤其是对于技能型课程,应增加技能节点下的过程量化考核,形成课程效果的实时画像,对比分析课程质量数据,提升课堂育人效果。例如陕西铁路工程职业技术学院设计虚拟仿真教学平台,以交互式游戏理念,采用“闯关”教学形式布置学习过程中的技能训练,提升学生课程学习的兴趣度。此外也应探索剥离学生评教与教师考评的利益关系,提高评教成绩的可信度,维护教师和学生的核心利益。

参考文献

[1]张若梅.让教授给本科生上课,难在哪里?[N].IPP评论,2019.11.03:http://ipp.org.cn/index.php/home/blog/single/id/486.html

[2]芥末堆.中国大学生最怕的事,终于来了[N],2019.1218:https://www.jiemodui.com/N/112064.html

[3]麦可思研究.大学期末考试拼的究竟是实力还是师生交情?[EB/OL],2019.01.25:http://edu.sina.com.cn/zl/2019-01-25/doc-ihqfskcp0339477.shtml

[4]麦可思研究.上早课的大学生最积极?[N],2019.01.15:http://www.sohu.com/a/289037924_121294

[5]新华网.八成大学生为“手机控”,三分之一上课时间在玩手机[N],2018.04.19:http://www.xinhuanet.com/local/2018-04/19/c_1122706077.htm

[6]麦可思研究.期末“修仙季”超四成大学生零点以后入睡[N],2018.01.11:http://edu.sina.com.cn/zl/edu/2018-01-11/doc-ifyqnick5319410.shtml

[7]学术资源大全.大学老师:同学,如果你考了60分,请记住那是我努力的结果[N],2018.05.22:https://zhuanlan.zhihu.com/p/37163398

[8]麦可思研究.这所大学强制让30%的学生挂科,为挂科而挂科有必要吗?[N].2019.05.16:https://wxn.qq.com/cmsid/20190516A0KMW000

[9]邬大光.我国大学人才培养模式必须走出历史惯性[N],光明日报,2018.06.19:http://m.qunzh.com/mjcz/zjjt/201806/t20180620_39757.html

[10]哈巍,赵颖.教学相“涨”:高校学生成绩和评教分数双重膨胀研究[J],社会学研究.2019(01):84-105.

[11]人民网.高校评教:名存实亡[N],2016.01.18:http://edu.people.com.cn/n1/2016/0118/c1006-28062760.html

[12]经济观察网.低辍学率的大学教育能走多远[N].2013.04.12:http://www.eeo.com.cn/2013/0412/242461.shtml

[13]金羊网.武汉大学92名国际学生被清退,合理“增负”大学生不再躺着毕业[N],2019.12.17:http://muji.bandao.cn/a/319445.html

[14]中国青年报.高校严字当头“我该怎么学习”成头号难题[N].2019.17.17:https://edu.sina.cn/2019-12-17/detail-iihnzahi8020760.d.html

免责声明:星火智库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正确价值观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欢迎致电(同微信)18530014218,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或依法处理。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k.com/2362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