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星火智库首页
  2. 家事国事
  3. 一带一路

一座改变地缘政治的大坝,就快建成了

作者:酸奶没泡沫

本文转载自:地球知识局(ID:diqiuzhishiju)

一座改变地缘政治的大坝,就快建成了

作者:酸奶没泡沫

制图:孙绿

建在青尼罗河上的复兴大坝不久后就要完工了,届时,修建该大坝的埃塞俄比亚将一定程度上掌控尼罗河的水源。

阿斯旺大坝是埃及重要的电力来源

而复兴大坝对于埃塞俄比亚,亦如是

一座改变地缘政治的大坝,就快建成了

这种状况深深困扰着将尼罗河当作母亲河的埃及:这条河流为古埃及文明提供了发展与繁荣的土壤,又为现代埃及人提供了重要的灌溉与引用水源,一旦拱手交出控制权,对埃及的国家安全都会造成巨大的影响。

漫漫尼罗河,精华部分几乎都在埃及

(中东及埃及地形图,图片来自shutterstock@Anton Balazh)

一座改变地缘政治的大坝,就快建成了

可是,想阻止是阻止不了的,过去已经阻止了七八年,它还是要修好了。把尼罗河当母亲河的,毕竟也不止埃及一个国家。

在青尼罗河的上游,埃塞俄比亚-巴赫达尔附近

(卖咖啡的女孩,图片来自shutterstock@Henk Bogaard)

一座改变地缘政治的大坝,就快建成了

新梦想的寄托

2011年4月,埃塞国家电力公司宣布启动“复兴大坝”(Grand Ethiopian Renaissance Dam)建设项目——在临近苏丹边境的本尚古勒古马兹州的青尼罗河建设一条重力坝。

该大坝的建设是埃塞俄比亚“千禧年计划”的第一阶段工程的核心项目,初步预算工程总投资达42亿美元,完工后该坝装机容量可达6000兆瓦,大坝蓄水而成的水库容量可达670亿立方米,成为非洲最大的水力发电站。

主水坝模型

(图片:wikipedia@Grand Ethiopian Renaissance Dam)

一座改变地缘政治的大坝,就快建成了

这个位于尼罗河上的巨型基建,有着重要的历史与现实考量。

在尼罗河流域中,埃塞俄比亚的位置得天独厚。发源于其境内的青尼罗河在雨季对尼罗河水量的贡献率可以达到八成,因此该国水力资源丰富,年地表水流量达1220亿立方米,可开发装机容量高达4.5万兆瓦,有“非洲水塔”之美誉。

埃塞俄比亚是青尼罗河和阿特巴拉河(尼罗河第三支流)的源头

同时也是部分白尼罗河的源头

(底图来自shutterstock@AridOcean)

一座改变地缘政治的大坝,就快建成了

然而“水塔”也有自己的困扰,由于发展水平较低,埃塞俄比亚未能充分利用天赐的资源,尼罗河的淡水被中下游的苏丹、埃及享用,本国却常常面临各种本不应有的危机。

苏丹和埃及的主要城市基本都在尼罗河岸边

尼罗河带来了廉价的水运和繁荣的农业

但上游的埃塞俄比亚对尼罗河的利用程度却还很低

(青、白尼罗河交汇处的喀土穆,图片来自:NASA)

一座改变地缘政治的大坝,就快建成了

一是水资源匮乏。埃塞的传统农业主要依靠埃塞俄比亚高原的降雨,雨量的减少往往导致农作物歉收。如上世纪80年代中期,埃塞俄比亚高原降水量导致的干旱及粮食匮乏,造成约100万埃塞俄比亚人的死亡。

由于雨季和旱季的降水量差异较大

加上不同年份的降水差异

这个国家尤其需要大规模的储水设施

单纯靠天吃饭还是太难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USAID Africa Bureau)

一座改变地缘政治的大坝,就快建成了

二是能源,尤其是电能匮乏,这种匮乏随着人口的增长愈加凸显。到2013年时,该国总的电气化率不过24%,其中城市覆盖率为85%,农村覆盖率仅为10%。

而下游阿斯旺大坝对于埃及工业化启动的贡献

可以说是非常巨大的

(阿斯旺发电厂,图片来自shutterstock@RILL)

一座改变地缘政治的大坝,就快建成了

这种“惨状”让埃塞俄比亚认识到利用尼罗河资源水的必要性,无论是农业灌溉还是水力发电。

于是1997 年,埃塞俄比亚宣布,将在青尼罗河流域建造一系列堤坝和运河对该河流加以利用,称“千禧年计划”。而复兴大坝就是千禧年计划第一阶段工程的重点,主要效益在于水力发电。

毕竟青尼罗河上游能修水电的地方非常多

但这需要大量的投资

(阿斯旺水坝,图片来自shutterstock@Sergey-73)

一座改变地缘政治的大坝,就快建成了

在未来大坝投入使用后,产出的所有能源将进入埃塞俄比亚国家电网,全面支持农村和城市地区的发展,从根本上缓解埃塞电力短缺状况;如有余电,还能出口至肯尼亚、苏丹等邻国创汇;由于该水库的容量大(塔纳湖的2至3倍),也将坐拥丰富的鱼类资源。水坝也将成为旅游打卡点。

另外,由于气候变化使得东非地区的降雨量更加难以预测,大坝调节性作用能够改善可能因此而产生的自然灾害:旱季保证水源更稳定,雨季能减少洪水灾害的发生。

东非的干旱已经不是突发的自然灾害

而是常态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Oxfam East Africa)

一座改变地缘政治的大坝,就快建成了

一座改变地缘政治的大坝,就快建成了

从这些愿景可以看出,大坝之所以命名为复兴大坝,就是因为它承载着有着悠久文明史的埃塞人的兴盛梦想。

刺痛埃及

但是大坝想要顺顺利利地修好,投入使用也比较困难。最大的阻挠者,便是与尼罗河相伴而生,且在北非洲具有巨大影响力的埃及。

虽然尼罗河经常与埃及文明绑定在一起,但从地理上看,埃及属于名副其实的尼罗河下游国家,也是其流经的最后一个国家。

说道埃及和苏丹,很多人第一反应尼罗河

说道埃塞俄比亚,想到尼罗河的人就很少了

一座改变地缘政治的大坝,就快建成了

源于埃塞俄比亚境内的索巴特河,青尼罗河以及阿拉巴特和共同汇入尼罗河,这些洪水泛滥的河流从上游携带大量营养丰富的淤泥和沉积物,经过几千年的冲刷,冲积形成了肥沃的埃及尼罗河峡谷与尼罗河三角洲,这便是埃及五千年繁荣的根基。如果没有这条河,沙漠中的埃及人在风沙肆虐的环境中根本无法存活。

水源自无数条支流,最后都肥了埃及

没有这条河,这块土地只是撒哈拉沙漠的东北角

(图片来自shutterstock@AridOcean)

一座改变地缘政治的大坝,就快建成了

因此,与流域内其他国家相比,埃及对尼罗河国家的身份认同感更强,也更需要这条河。如今,居住在这肥沃谷地、将尼罗河当作生命线的埃及人,将“高耗水作物”棉花的种植与夏季农作物耕种当作主要的农业形式,也是他们经济收入的主要来源。

棉花是挺好,驰名海外

办法则是尽量榨干尼罗河

(图片来自shutterstock@M. Farouk)

一座改变地缘政治的大坝,就快建成了

对河水的高需求,推动埃及一直不遗余力地争取尼罗河资源:几个世纪以来,它也一直是尼罗河流域的“霸主”。即便在英治时期,殖民当局通过1929年《尼罗河水资源分配协议》划给埃及的尼罗河水份额也要比苏丹多得多,并赋予埃及对尼罗河流域一切水利工程的否决权。

但埃及自己就可以随便修随便开发

(阿斯旺水坝,图片来自shutterstock@Sergey-73)

一座改变地缘政治的大坝,就快建成了

1959 年,埃及与苏丹再次达成协议,达成《1959 年全面利用尼罗河水协议》,同样将上游国家排除在外,这个协议构成了埃及维护其尼罗河水权利的法律基础。

在这种情况下,埃及对关于河流的任何可能威胁自己的权利的做法极其敏感,每当有国家寻求利用尼罗河的水资源,它总担心自己的水资源被截断。

最让埃及担忧的,当然就是埃塞俄比亚,复兴大坝的修建则让这种恐慌到达了极点。对此,开罗大学教授阿里巴赫拉维表示,大坝的建成意味着“埃塞从此将控制埃及的水龙头,想什么时候减少供水甚至关上都可以”。

而且修了一个,就更想修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

埃塞俄比亚一亿人口对电力的需求

一座大坝怕是满足不了的

(底图来自:shutterstock@AridOcean)

一座改变地缘政治的大坝,就快建成了

出于水资源被人掌控的恐惧,埃及一直试图阻挠大坝的修建。相比之下,邻国苏丹则淡定得多。

苏丹 80%的电力来自位于青尼罗河上的鲁赛里斯大坝和森纳尔大坝,虽然曾经对埃塞修大坝小有顾虑,但如今是支持态度:因为对于八月和九月常常遭受严重洪灾的苏丹而言,复兴大坝建好后的调节作用将让流经该国的水流量全年稳定。

看透一切的苏丹,甚至在督促埃及转变僵硬的态度。

夹缝中建设的大坝

尽管埃及内心不乐意,但如今复兴大坝已经修建了70%以上。最后的建设谈判还在胶着,未来投入使用却也并非遥遥无期,这意味着争端双方的胜负初现

大坝宣布开工时,埃及内政动荡,受到阿拉伯之春影响,在地区事务中的影响力也明显下降。这种现实,让埃及不得不考虑与埃塞俄比亚就尼罗河水资源问题展开和平谈判,并于2011年9月组建了包括埃及、埃塞俄比亚和苏丹三方水利专家在内的委员会来评估复兴大坝的影响。

埃塞俄比亚复兴大坝

中间流过的便是青尼罗河

(图像来自:google map)▼

一座改变地缘政治的大坝,就快建成了

不过评估进程要多缓慢有多缓慢,而陷入动荡的埃及无暇他顾,等到埃及穆尔西政权建立时,复兴大坝已经顺利开工一年多了,开挖了超过100万立方米的土方。

穆尔西政权对埃塞俄比亚闷头修大坝非常愤怒,认为此举破坏了埃及在地区舞台上的权威,扬言要支持埃塞叛军,甚至表示如果埃及的水因此不够喝,要“用鲜血来代替”。

同时,暗地里使绊子的行为也没有消停过。

如维基解密2012年泄露的文件显示,埃及请求苏丹允许其在苏丹靠近埃塞俄比亚的地区修建空军基地,以便在万一尼罗河水资源问题谈判失败时对复兴大坝进行空中打击。此外,外交攻势也没有断过,比如常常在国际场合发言要求埃塞俄比亚暂时中止复兴大坝的建设,直到双边达成一致意见……

2015年3月,埃及、苏丹和埃塞三国领导人签署了谅解备忘录,内容包括雇佣外部公司来测算复兴大坝的水库库容大小,并制定计划保证埃及得到的尼罗河水量不会减少;随后三方又签署了包括相关内容的《原则宣言》,同意在不损害各方根本利益的原则上,在复兴大坝蓄水、尼罗河水资源分配等问题上进行协商。这也是尼罗河流域国家在多年争议后首次达成原则性共识。

然而,在关于技术的磋商中,三方仍存在很大谈不拢的地方。

理论来说,复兴大坝目的发电,并不会减少流向下游国家的水量;但大坝建成后需要蓄水,蓄水速度越快时间越短,下游受到的影响越大;蓄水时间越长越慢,对河流水位的影响就越小。所以技术上最大的难点就在于不减少流向下游水量的情况下尽快完成蓄水。

谈判也因此进展缓慢,却没人能影响复兴大坝的施工。

没有人能够阻挡,我们对大坝的向往

(图片来自:Wikipedia@Jacey Fortin)

一座改变地缘政治的大坝,就快建成了

由此,埃塞俄比亚传递出的信息是,无论埃及能否与埃塞俄比亚达成协议,自己都将会坚持推进复兴大坝的建设。

于是这种缓慢的谈判拉扯、讨价还价又进行了四五年,期间两国在不同场合针锋相对。埃及多次表示将采取一切必要措施保护其在尼罗河水域的权利;2018年1月,埃塞俄比亚总理拒绝埃及提出由世界银行对大坝进行仲裁的提议;2018年7月,埃塞俄比亚复兴大水坝的项目经理(Simegnew Bekele)在河边中枪去世,导致该国上下一片悲痛……

截止今年下半年,复兴大坝已经完成了70%~80%。埃塞俄比亚水利部长表示:“我们要在下一个雨季开始蓄水,并将于2020年12月开始用两台涡轮机发电。”

但谈判仍旧没有结果,这种谜样缓慢甚至吸引了谜样的美国总统参与为促成谈判助力。不过最近,埃及、埃塞俄比亚和苏丹三国外长同意,要在2020年1月15日解决水坝争议。留给他们的时间可是不多了,希望真的能得偿所愿吧。

参考文献:

[1]https://en.wikipedia.org/wiki/Grand_Ethiopian_Renaissance_Dam

[2]https://www.bbc.com/news/world-africa-50328647

[3]韩叶.国际河流:规范竞争下的水资源分配

[4]张璡.尼罗河流域的水政治:历史与现实[J].阿拉伯世界研究,2019(02):62-75+119.

*本文内容为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球知识局立场

封面图片来自:shutterstock@Vladislav T.Jirousek

免责声明:星火智库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正确价值观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欢迎致电(同微信)18530014218,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或依法处理。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k.com/2393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