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滴油,能改变柬埔寨的未来吗?

作者:见独

本文转载自:米宅海外(ID:mizhaihaiwai)

第一滴油,能改变柬埔寨的未来吗?

▲米宅海外提醒:本音频大小9.59MB

柬埔寨一直以来被认为是一个贫油国。

2020年年底,柬埔寨在经过7年的谈判长跑后,正式宣布从泰国湾的“仙女油田”中开采到了石油,柬埔寨的经济格局或将会得到彻底改变。

预计柬埔寨油田将首先达到每天约7500桶石油的峰值产量。尽管这远远低于俄罗斯这样主要生产石油国家每天1000万桶的产量,但这将为柬埔寨创造约每年5亿美元的新收入。

1

柬埔寨的石油梦

在东南亚,包括文莱、马来西亚、印尼、越南和菲律宾等国家都有属于各自的油气行业,并因此赚的盆满钵满。

唯独柬埔寨和老挝,长期戴着“贫油国的帽子”,一直都未能产出石油。

第一滴油,能改变柬埔寨的未来吗?

众所周知的是,泰国湾拥有丰富的油气资源,马来西亚、泰国、越南和柬埔寨都位于泰国湾周边。除了柬埔寨外,其他三个国家在泰国湾开采出了不少石油,而柬埔寨位于泰国和越南中间,却一直没能开采出油气。

显然,在如此优势的地理位置下,不仅是地质学家认为柬埔寨存在油田,就连柬埔寨自己也过够了石油产品全靠进口的日子。

年年增长的石油进口量,不仅浪费了柬埔寨的宝贵外汇,还让柬埔寨对国际油价的波动毫无招架之力。因此,柬埔寨一直千方百计的致力于油气勘探与开采。

1970年,来自法国的石油勘探队率先在柬埔寨海域开始进行石油勘探,但由于战争,石油勘探工作被迫停止。

1991年,柬埔寨进行首次海域油田竞标,并批准三家外国公司进行勘探。

1996年,柬埔寨政府将目光投向了陆地的沿河流域,并批准一家日本公司对湄公河和百色河进行油田勘探。

1997年,柬埔寨政府与国际石油公司达成协议,批准其在柬埔寨和泰国的重叠海域勘探油田。

经过多年来的地质勘探,柬埔寨的三个地下盆地,即东部盆地、中央盆地和高棉盆地都发现了石油和天然气。美国雪佛龙海外石油公司更是在西哈努克市以南140多海里的领海内,发现了约20亿桶储量惊人的石油资源。

在利好的消息传出后,盼望石油已久的柬埔寨很快采取了行动。为了规范柬埔寨领土和领海内一切石油资源开发活动,也为了获得柬埔寨石油的最大收益,柬埔寨政府开始制定石油开采的相关法规。

第一滴油,能改变柬埔寨的未来吗?

柬埔寨矿业和能源部耗费多年时间,对包括勘探和生产技术问题、优惠协议、利润分享等进行了全方位审议,对涵盖石油上下游工业,包括勘察,开采,提炼,分销,储存和出入口等进行了细致的调查。

于是,在2019年4月5 日,有9章和72条款的柬埔寨《石油法》草案在柬埔寨内阁会议上得以通过。

至此,柬埔寨开采油气的“石油梦”终于扫清了最后一个制度性障碍。

2

艰难之路:第一滴石油诞生记

想要开采石油,首先得找到石油。自上世纪80年代苏联和越南地质学家在暹罗湾沿岸和洞里萨湖区域发现石油和天然气田后,柬埔寨政府就提出了“雄心勃勃”的石油开发计划。

然而,此时的柬埔寨因爆发内战只能将雄心壮志搁置一旁,等到1998年结束内战时,柬埔寨政府才开始将石油的开发正式提上日程。

在国内局势趋于平稳后,柬埔寨政府很快就找到了开发油田的国际公司,并于2002年与包括美国雪佛龙公司、韩国GS加德士公司和日本三井石油开发公司以及总部设在新加坡的克里斯能源公司组成的联合公司签订了油田开发协议。

在签约拿到勘探许可证之后,占据联合公司主导地位的美国雪佛龙公司仅用两年,就于2004年成功勘探到了石油。等到2010年,雪佛龙公司更是发现了柬埔寨史上第一块具有商业价值的油层。

第一滴油,能改变柬埔寨的未来吗?

此时,眼看着石油马上就能开采出来,但新的危机又一次到来。

一方面,柬埔寨政府认为油田属于柬埔寨,柬埔寨应该获得最大收益;

另一方面,雪佛龙公司则认为是自己多年来的巨额投资和勘探才挖到了石油,因此雪佛龙公司才应该获得最大收益。

为此,雪佛龙公司和柬埔寨政府在法律、技术和经济方面对石油协议进行了全方面谈判。

但由于雪佛龙与柬埔寨政府之间未能就石油的收益分配达成一致,美国、韩国和日本公司相继在2014到2016年申请退出合作,该地块的油气开采也始终没有实质进展。

经过7年的艰苦谈判,直到2017年8月23日,柬埔寨政府才与联合体公司中的新加坡克里斯能源石油公司达成了油田开发协议。

但直到2019年,克里斯能源的进展并不顺利。

第一滴油,能改变柬埔寨的未来吗?

“单打独斗”的克里斯能源公司不仅遇到钻探的技术挑战和技术人员紧缺,还受到2018年之后全球油价暴跌的影响,早先多次宣布的开采计划一推再推,克里斯能源公司也背负着沉重的债务负担。因此,柬埔寨石油开采之路几经波折。

在2019年8月,由于无法按期偿还债务,克里斯能源公司向新加坡证券交易所申请股票停牌,以便与相关债权人展开债权重组谈判。彼时,该公司股价已跌至0.03新元(约0.146元人民币),彻底沦为了垃圾股。

尽管克斯里能源处境十分艰难,且国际油价并未回升,但柬埔寨政府的油田开发决心却并未动摇。

2020年,柬埔寨政府向克斯里能源公司发出强硬通牒,要求其必须在2020年12月29日开采出第一滴石油,否则将收回油田的全部开采权。

第一滴油,能改变柬埔寨的未来吗?

为获得更加宽裕的现金流,从而开采出石油保住柬埔寨油田的勘探权,也为了能在公司债券重组谈判中获得更多的优势,克里斯能源公司出售了部分印度尼西亚油田权益,并寻求转让部分越南油田权益,还暂停了部分泰国油井的开采。

终于,在距离最后期限前一天的2020年12月28日,克里斯能源公司在位于柬埔寨岸外暹罗湾的“A区块”仙女油田打出了第一滴石油,这也是柬埔寨岸外6个和岸上19个油气田中唯一已被鉴定蕴藏丰富石油资源的区域。

3

机遇:石油能给柬埔寨带来什么?

据柬埔寨矿产与能源部石油总局局长姜苏透露,位于柬埔寨海域的“A区块”仙女油田可开采约3000万桶石油,平均每日产出约7500桶,预计将利用8到9年时间完成开采。

当外界纷纷担忧柬埔寨会陷入“资源陷阱”时,柬埔寨总理洪森宣布,“虽然柬埔寨成功开采石油,惟政府和人民不能过于依赖石油收入,柬埔寨从开采石油中获得的收入,将优先用于发展教育和卫生领域”。

很显然,柬埔寨政府十分理性。

正如柬埔寨首相洪森所言,“以往在没有任何石油的情况下,柬埔寨还是能够生存和发展。在梦想成真后,政府更应继续认真面对现实状况,确保国家经济持续快速发展,建立更广泛的社会保护制度,创造更多体面工作机会和改善人民生活水平”。

第一滴油,能改变柬埔寨的未来吗?

据报道,即使3000万桶原油仅为产油大户俄罗斯三天的产量,若产油计划进展顺利和油价保持在每桶65美元,柬埔寨政府每年获得的石油收入也可达3800万美元。

即特许权税2200万美元、石油分配利益1100万美元、出口税350万美元和油田年租金150万美元,尚不包括利润税、暴利税和股息(柬埔寨政府持有开采公司5%股权),这相当于100多万名外国游客的签证费。

然而,即使“第一滴石油”的产出意味着柬埔寨步入世界产油国行列,但泰国湾油气开采可能出现的争议则是影响柬埔寨成为石油国家的更大困难。

尽管目前开采出石油的A区块没有争议,但其余的C、D、E、F区块都涉及柬泰争议区域。这些区域的石油开发顺利与否,将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柬埔寨和泰国之间能否实现妥善协调。

为了能顺利开发之后的石油,柬埔寨总理洪森表示,柬埔寨将准备与泰国举行谈判,以便共同开采位于暹罗湾的两国重叠海域潜在油气田。

无论如何,第一滴石油的开采都是对柬埔寨经济的利好消息。

据统计,2018年柬埔寨GDP增长率为7.3%,位居东盟第一,创下连续8年GDP增速超7%的传奇。但是,由于受到疫情影响,2020年柬埔寨的经济预计将萎缩1.9%。

随着柬埔寨石油的开采,与石油生产相关的配套设施、辅助原材料以及石油再加工的企业都能得到发展,在大程度解决柬埔寨国内就业问题的同时,还能促进柬埔寨经济的快速发展。

第一滴油,能改变柬埔寨的未来吗?

不仅如此,在开采出石油之后,柬埔寨的能源安全、国家预算收入、石油行业多元化收益,以及柬埔寨政府建设国家的能力都会得以提高。

不过,即便发展的前途一片光明,但由于2020年受欧盟部分撤销柬埔寨关税优惠待遇和疫情的影响,柬埔寨制衣制鞋业、旅游业、建筑业等传统支柱产业发展受到严重冲击,柬埔寨能否在2021年迅速恢复此前的高增长仍存在不确定性。

免责声明:星火智库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正确价值观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欢迎致电(同微信)18530014218,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或依法处理。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k.com/25348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