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鬼的细节:深度分析“加勒万河谷之战”视频画面!

作者:我是大伊万

本文转载自:军武速递(ID:junwu193)

2月19日,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国防军事频道在晚间《军事报道》栏目中,对2020年6月15日夜间、16日上午爆发的加勒万河谷之战进行了深度报道,对事件的来龙去脉、冲突现场的视频等也进行了全景式展现。
魔鬼的细节:深度分析“加勒万河谷之战”视频画面!
随着这些珍贵视频画面的公布,加勒万河谷之战的前因后果、战场态势得到了进一步的还原,外军违反两军现地指挥官先前达成的共识、仗着人多势众、肆意越境挑衅,可谓铁证如山。而英勇的中国人民解放军面对来势汹汹的越境敌军,依然敢于亮剑,以劣势兵力对敌优势兵力展开迎头痛击,取得了加勒万河谷之战的绝对胜利,在西部雪域高原上谱写了一曲气壮山河的英雄赞歌。
魔鬼的细节:深度分析“加勒万河谷之战”视频画面!
现场形势,远比想象中的要危险!
在仔细看完这些珍贵的画面后,大伊万确实有几个“没想到”:一是没有想到所谓的“外军”真的会来这么多人,前天《解放军报》那篇《英雄屹立喀喇昆仑》的报道中,有一句“他们的人陆续后山崖后冒出来,黑压压地挤满了河滩”,出自当时事发现地团参谋长的回忆。大伊万一开始认为,这一描写只是定性的概略性描述,并非定量的精确性描述,但是看完视频后发现,“外军”不仅黑压压地挤满了河滩,甚至连河水中、山崖边都站满了,还有少量指挥官甚至爬到了高地上指挥挑衅。
魔鬼的细节:深度分析“加勒万河谷之战”视频画面!
在一些视频片段中,粗略点算一下出现在画面里的、还没有算没有被拍进画面里的外军,人数已经超过了300人,而咱们这边跟随祁发宝团长前出的先遣小分队,人数只有20人左右。而“外军”最近还得意洋洋地宣称,说自己搞的这次行动居然还有代号,说是代号叫做“雪豹行动”,充分证明了这些“外军”就是奔着要在边境地区搞出点大事、是有备而来的。
比如这一画面,出现在镜头里的外军已经超过了200人,还有指挥官站在山崖上指挥搞事
魔鬼的细节:深度分析“加勒万河谷之战”视频画面!
魔鬼的细节:深度分析“加勒万河谷之战”视频画面!
二是没有想到“外军”来的并不是一个作战单位,咱们一开始根据对方公布出来的消息,认为越境外军可能是印北方司令部第14军下属步兵3师比哈尔联队第16营,最多加强了少量师、旅直属队力量。但是,从视频画面中来看,越境外军着装杂七杂八,装具也不统一,部分士兵佩戴的识别符号、标志显示出它们并不是来自于同一个部队级单位,甚至连寻衅士兵们的长相都是个“大杂烩”,已经昭示出这些越境“外军”是一支混成力量。
画面显示出对方成分的复杂性
魔鬼的细节:深度分析“加勒万河谷之战”视频画面!
魔鬼的细节:深度分析“加勒万河谷之战”视频画面!
魔鬼的细节:深度分析“加勒万河谷之战”视频画面!
越境外军,远没有想的那么简单!
同样是根据“外军”披露的信息,这些越境士兵不仅包括了那个著名的比哈尔联队第16营,实际上是以比哈尔联队第16营为基干、杂糅了步3师下属的步114旅、山步81旅和师、旅一票直属队的人马。就根据公开的信息显示,这些越境外军除了比哈尔联队第16营,还有马拉塔轻步兵联队第14营、掷弹兵联队第3营、库马盎联队第17营、第1廓尔喀联队第3营、第4廓尔喀联队第5营、旁遮普联队第3营和第16营等,此外还有第3中炮团、第81野炮团、步3师师属信号营、印度内政部下属边境特种部队等单位。
比哈尔联队联队旗“阿育王之狮”,外军的“联队”并非作战单位,而是兵役单位,目前比哈尔联队共有22个步兵营,4个国民步枪营,2个本土步枪营,分属不同的旅(图源:海军史研究)
魔鬼的细节:深度分析“加勒万河谷之战”视频画面!
魔鬼的细节:深度分析“加勒万河谷之战”视频画面!
而被打死的20个越境外军中,除了比哈尔联队第16营营长桑托什.巴布等十几人,还有旁遮普联队第3营、山步81旅直属信号连、81野炮团(营)的多人,这种行动规模与参与单位的数量,已经远远超出了一个营长、甚至一个旅长能决定和协调的范畴,必然有更高层次的军事首长参与。看样子,一开始网络上传言的、说外军为了组织此次行动,在步3师下属各战斗单位到处挑人,起码从13个单位挑了一批“高手”的说法并非空穴来风。
对手违反规定,搭建便桥,强化军事存在
魔鬼的细节:深度分析“加勒万河谷之战”视频画面!
魔鬼的细节:深度分析“加勒万河谷之战”视频画面!
再结合前面“外军”还给此次行动命名为“雪豹行动”(也够厚颜无耻的)的细节来看,咱们应该很容易判断出:加勒万河谷之战中的越境外军,应该是一支在步3师主要军事首长直接命令下,以比哈尔联队第16营为基干、就是奔着挑衅而组成的加强营。
外军北方司令部第14军,步兵3师师长阿比吉特.巴帕特少将,此人还是中印两军军长一级会谈代表团的成员
魔鬼的细节:深度分析“加勒万河谷之战”视频画面!
魔鬼的细节:深度分析“加勒万河谷之战”视频画面!
至于这个加强营为何要以比哈尔联队第16营为基干编成,可能有两个方面的因素:一是这个比哈尔联队第16营据说是北方司令部底下数得着的分队级单位,据说该分队先前主要的作战方向是在锡亚琴冰川一带,以巴基斯坦陆军为主要作战对象,在和巴军的作战中以“敢打硬仗、敢打恶仗、敢打夜战”而闻名。甚至这回“雪豹行动”被揍了个鼻青脸肿之后,还被对面的总参谋部授予了一个不伦不类的“蝙蝠侠”称号,算是对该营“夜战能力”(夜间跑路能力?)的再度肯定,把这个营弄过来当“主力”,步3师军事首长放心;
卡吉尔冲突中的外军士兵,卡吉尔冲突艰苦程度不亚于加勒万河谷,外军坚持下来了,自然而然就飘了
魔鬼的细节:深度分析“加勒万河谷之战”视频画面!
魔鬼的细节:深度分析“加勒万河谷之战”视频画面!
二可能是因为这个营长桑托什.巴布上校的因素,根据网络公开消息,这位桑托什.巴布也不是个凡人,其爹据说是印度国有银行的高管,自己则走的是印度陆军精英军官教育路线,基层作战单位、国防参谋学院资历满满,甚至还有境外维和作战资历。这回在中校军衔上把他弄到比哈尔联队第16营当营长、还在任上就被晋升为上校,摆明了是“下基层”镀金来了,估计镀了金就该被任命为步3师或山步8师参谋长之类的职务、接下来就该被任命为师旅一级军事主官了。
已经落地成盒的桑托什.巴布上校(当时还是中校),应该在他的履历里再加两笔,一是两军阵前大石碎脑袋,二是高原山地下河冬泳
魔鬼的细节:深度分析“加勒万河谷之战”视频画面!
魔鬼的细节:深度分析“加勒万河谷之战”视频画面!
这么一位有背景、有能耐应该还很蜜汁自信、再加上先前有旅参谋主任资历的军官,用来统率这么一支来自十几个单位、内部隶属关系甚至民族关系都极其复杂的加强营,用来弹压和规制这么多来自不同分队级单位的“高手”,应该是最合适的,当然,桑托什.巴布上校在两军阵前表演的大石碎脑袋,现在来看要更为合适。
魔鬼的细节:深度分析“加勒万河谷之战”视频画面!
中国人民解放军,依然是一支不可战胜的力量!
三是没有想到越境“外军”的装备和战术确实是不行,与我军差距很大。依然是视频中公布的情况,越境过来的外军服装、装备并不统一:就算是有些无脑愣头青、冲在前面的士兵,也没有配齐相应的装具,有些人戴着警用防暴头盔、拿着棍棒和盾牌,但是没有护甲;有些人就拿着盾牌、棍子或戴着头盔,甚至还有背着没有弹匣和防水袋的“英萨斯”步枪的,装备乱七八糟根本就不全;而更多的、有点脑子的、拢着个手躲在后面看热闹的“外军”,更是手里头啥玩意儿也没有,看样子是准备打起来之后“远程输出”的。
乱哄哄往前冲锋的外军,根本不成队形,装备也参差不齐,有些人连盾牌都没有
魔鬼的细节:深度分析“加勒万河谷之战”视频画面!
魔鬼的细节:深度分析“加勒万河谷之战”视频画面!
更为重要的是,外军并没有配备防水装备,大家看视频中我军祁发宝团长、几名过河的军使着装,虽然为了交涉并没有穿戴任何防护装备,但是每人都穿着齐胸高的连体防水服,大家都知道,在气象条件复杂、大气保温性能不好、昼夜温差极大的高原地区,如果在涉水渡河的时候没有防水准备,就这么直接趟过去,浸满了水的衣裤到了晚上会迅速结冰、导致人体失温严重、很快丢了小命。
传遍全网的照片,可以看到祁发宝团长穿着齐胸高的水裤,而外军什么也没穿,都是直接趟水过来的,这到了晚上,可就酸爽了
魔鬼的细节:深度分析“加勒万河谷之战”视频画面!
魔鬼的细节:深度分析“加勒万河谷之战”视频画面!
而相比我军在高原防寒装备上对细节和实际情况的充分考虑,越境“外军”尽管一直在国际媒体上自我吹嘘,说他们拥有“世界上最好的高原山地部队”,可这山地部队怎么连在高原上过河要么穿防水服、要么就脱了裤子过河都不知道呢?虽然对抗过程咱们还不太清楚,但只从双方装备的细节来分析,都可以想见这些据说是世界最强的山地部队到底有几分成色了。
电影《可可西里》的细节,巡山队员在渡河时首先脱下裤子,再涉水过河
魔鬼的细节:深度分析“加勒万河谷之战”视频画面!
魔鬼的细节:深度分析“加勒万河谷之战”视频画面!
魔鬼的细节:深度分析“加勒万河谷之战”视频画面!
四是没有想到中国人民解放军打了一场“冷兵器时代”的“巅峰对决”。相比越境外军装备乱七八糟、发动冲锋毫无章法、跟一团蝗虫一样嗡嗡嗡地往前冲,中国人民解放军边防部队尽管人数不多,却打得一板一眼、极有章法,对抗过程可以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祁发宝团长带领几名军使过河交涉、结果发现外军毫无退意、反而过来了三四百人,当时我军配置在一线地域的第一梯队看起来人数极少,只有大概20人左右,与越境敌人兵力对比高达1:20左右。
我军士兵人数很少,只有20余人,但装备极好,头盔、护具、护肘、护膝等一应俱全,在山崖边形成墙型阵后,几乎“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魔鬼的细节:深度分析“加勒万河谷之战”视频画面!
魔鬼的细节:深度分析“加勒万河谷之战”视频画面!
但尽管如此,我军依然依托有利地形,在山崖边上形成盾墙(Shieldwall),也就是所谓的重步兵墙型阵,这是古希腊、罗马帝国重步兵的标准阵型,每一名士兵都紧紧地倚靠在一起,同时第二排的士兵用盾牌抵住第一排的士兵,整支部队形成一个强有力的重步兵横队或方队。
英雄团长祁发宝,自古陇右出强军,古人诚不欺我也
魔鬼的细节:深度分析“加勒万河谷之战”视频画面!
魔鬼的细节:深度分析“加勒万河谷之战”视频画面!
这种重步兵墙型阵在面对散斗式冲锋、毫无阵型可言的敌人时,几乎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效果,即使无力对优势敌人实施反攻,但是也足以让敌人冲不过来、从而在绝对劣势的兵力下保护自己的安全。而在己方第二梯队增援赶到后,我军尽管在总兵力上依然处于劣势,但强有力的重步兵方阵已经可以往前逐步推进、并对越境外军形成“赶羊式”的态势、使得外军丧失信心四散而逃了。
恺撒《高卢战记》等纪事中,多次记载罗马军团在劣势兵力下,爆锤只会散斗的高卢、日耳曼蛮族,交换比大到不敢信的战例,训练有素的军团面对稀烂的部队,就是这么有优势
魔鬼的细节:深度分析“加勒万河谷之战”视频画面!
魔鬼的细节:深度分析“加勒万河谷之战”视频画面!
说真的,这才是真正的“斯巴达三百勇士”的传承,这才是真正的21世纪的“罗马军团对抗高卢蛮族”的战斗,中国人民解放军才是真正继承了古典时代那些传奇军魂的现代化强军。
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
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
魔鬼的细节:深度分析“加勒万河谷之战”视频画面!
魔鬼的细节:深度分析“加勒万河谷之战”视频画面!
最后,让我们用屈原的《国殇》献给中国人民解放军边防部队的将士们:
操吴戈兮披犀甲,车错毂兮短兵接。
旌蔽日兮敌若云,矢交坠兮士争先。
凌余阵兮躐余行,左骖殪兮右刃伤。
霾两轮兮絷四马,援玉枹兮击鸣鼓。
天时怼兮威灵怒,严杀尽兮弃原野。
出不入兮往不反,平原忽兮路超远。
带长剑兮挟秦弓,首身离兮心不惩。
诚既勇兮又以武,终刚强兮不可凌。
身既死兮神以灵,魂魄毅兮为鬼雄。

免责声明:星火智库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正确价值观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欢迎致电(同微信)18530014218,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或依法处理。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k.com/253713.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