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两个都要

作者:一界·东林遗孤

本文转载自:一界oneworld(ID:yijie_20200518)

越南,两个都要

越南,两个都要

作者:一界·东林遗孤

编辑:一界·东林遗孤

2021年1月26日至2月1日,越南共产党第十三次全国代表大会在首都河内举行。越共中央书记、越南国家主席阮富仲顺利连任,并且提出了名为“兴国渴望”的政治报告,包括2025年短期目标和“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在2045年将越南建成高收入的发达国家。

在革新开放后的35年里,越南经济凭借低端制造业的全球产业转移而飞速增长。即使是在新冠肺炎肆虐的2020年,越南在第一季度经历经济地震后也迅速调整过来,成衣和电子制造业出口不减反增,全年GDP增速2.91%,在东南亚地区乃至全世界范围内来看都是相当不俗的表现。借着CPTPP、RCEP等自贸协定的春风,经济全球化时代的越南成为了一匹横空杀出的黑马。

越南,两个都要

日本政策研究大学院教授大野健一在《越南生产力报告2020》中指出,越南虽然经济发展很快,但是其市场相对不成熟,政策规划也存在结构性问题。市场上来看,越南的市场经济建设并不完善,营商环境也不尽人意。越南的市场经济建设并不是越南政府在出力,而是在日本“湄公河外交”相关专家的指导和TPP协定内在要求的倒逼转型下共同作用的成果。政策上来看,越南智库湄公河经济公司的亚当·麦卡蒂称,“越南发展的重心不应是宏大的下一步,而是上百个小碎步”,缺乏稳定性与连贯性。越南的经济以外贸为主,而越南的外贸与外交又水乳交融,在服务于经济外交的基础上,越南的外贸受到政策牵制。

尽管困难重重,越南却信心满满,因为它手握“屠龙秘籍”——社会主义制度优势。越南在过去克服了遏制印尼、菲律宾等国发展的资源动员困难,在未来也可能迈过使马来西亚折戟沉沙的中等收入陷阱。复式经济危机下,越南的政府和市场都做好了准备。

越南,两个都要

01

什么是复式经济危机?

复式经济是福卡智库于2017年左右提出的一个经济学概念,意为“复式的时代下复式的经济模式”。简言之,复式的经济模式就是“大市场+大政府”。大市场指的是依托成熟的现代经济体系,充分发挥市场对资源配置的决定性作用,以市场为导向引领经济发展方向。大政府指的是强调经济建设中政府不可或缺的作用,不仅是对经济的宏观调控,更是通过加强社会管理减少资源内耗,在政府的引领下尽可能实现供需对接。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王德培在著作《中国经济2021》中提出,2020年全世界爆发的第四次金融危机本质上是复式经济危机,无论是市场相对于政府强势,还是政府相对于市场强势的经济体,都没有处理好政府与市场的关系。应对始于2020年的全球经济衰退,应该建设“大市场+大政府”的复式经济模式。

越南,两个都要

2020年金融危机的本质并非自由市场的失灵,而是政府权力的滥用,这与1929年由过度繁荣的市场引发的大萧条截然相反。2020年金融危机其实是2008年金融危机的延伸,为了解决2008年的次贷危机,美国政府吸取教训,利用宏观调控转嫁风险,可以说即使没有新冠肺炎,此次金融危机也迟早会爆发。

面对2008年的经济危机,美国政府采取了滥发货币的“财政货币化”方式,美联储亲自下场开动印钞机解决问题。由于美元全球霸权体系的存在,美国的目的实际上是将风险转嫁他国,因为滥发货币后美元会贬值并作用于国际贸易结算市场,持有美元进行贸易的经济体和美国的债主会承担美元贬值的损失。这些被美国以汇率变动“剪羊毛”的经济体大多为新兴发展中国家。

越南,两个都要

发展中国家在蒙受发达国家转嫁的经济负担后,往往会采取一系列措施将损失进一步转移给本国人民,诸如委内瑞拉、伊朗、土耳其等。就这样,一条“发达国家—发展中国家—全球人民”的经济危机转移链由此形成。可以看到,2020年金融危机的根源是美国政府滥发货币,是政府而非市场造成的问题。上世纪90年代,乐观的学界总是认为全球化背景下政府与市场结合配置资源的经济模式是万能良药,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政治教授福山甚至将其视为“历史的终结”。实际上来看,政府宏观调控似乎也失灵了。

2020年金融危机的起源不出意料又是自诩“世界经济安全岛”的美国。新自由主义思想指导下的美国市场经济空前繁荣,而市场经济发展必然导致产业重心由制造业向金融业转移,最后金融业借助高杠杆的衍生金融产品和金融科技完全脱离实体经济,变成泡沫下的虚空。美股的多次迅速熔断让股神巴菲特也大跌眼镜直呼离谱,说明单纯的“大市场”的先天缺陷即使在政府有限宏观调控下也不可能被消除。必须说明,与1929年不同,美国政府的宏观调控一直没有缺位。不过美国政府的宏观调控是以“量化宽松”和“财政货币化”为主,本质是滥发货币转嫁风险,并不是“大政府”强调的公共政策引导和社会管理加持。

越南,两个都要

单纯的宏观调控同样也无法在脱离市场的情况下推动经济发展。印度为了促进交通发展,在国内修建了大量机场,不过这些机场大部分由于缺少客源而被闲置,被戏称为“僵尸机场”。印度Jet Airways航空公司一名发言人道出了原因:“我们要让政府知道,不是他们修了机场,我们就会倒贴钱去开通航线。”。这说明在大政府时代需要提高政府的水平,“大政府”应该以“大市场”为导向。

在复式经济时代,“大市场+大政府”是金融危机的最好良药。受制于能力限制,世界各国的经济学家和技术官僚都将大政府和大市场割裂开来。故此,在分析越南政府的举措时,仍然应该将大政府与大市场分开来看。

02

大政府:加强党的领导

自从越共十二大以来,越南共产党就开始有意识地加强党的领导,抑制国内的修正主义和新自由主义苗头。在西方和平演变影响之下,越南南北两派矛盾斗争不断乃至日趋分裂,党的领导权威频频受到挑战,甚至党的合法性也遭到了质疑。

尽管越南在党的领导下建立大政府、强化政府在社会管理和公共政策制定方面职能的目的是为了巩固党的执政地位,但此举仍然对构建“大政府+大市场”的复式经济模式和加强政府经济建设职能具有良性意义。在这里,我们讨论的主要是党对政府的领导和对军队的领导。

越南,两个都要

首先是加强党对政府的领导。越南领导层的权力架构模式被称作“四驾马车”,即在党的总书记、国家主席、总理和国会主席四大最高权力机关的领导人之间实现相互制衡。在中国社科院政治研究所所长房宁教授的著作《亚洲工业时代的民主政治研究》看来,这种超前民主化本身并不科学,不仅导致了越南国家权力的分散,还为和平演变提供了天然温床。

在国家机构的相互扯皮之下,强调行政权优先性的“大政府”目标显然无法实现,这从19世纪末英国内阁的崛起和20世纪中叶法兰西第五共和国的建立中都可以得到印证。更可怕的是,“四驾马车”已经被试图颠覆越共统治的反动派利用了。《凤凰周刊》早在2014年就指出,越南内阁和国会权力逐渐崛起,党对行政权和立法权失控,而越南内阁和国会已经被南方所谓自由派控制,党的地位摇摇欲坠。2021年开始越南将进行全国普选,这进一步要求越共巩固自身地位。

越南,两个都要

为此,越共作出反制。十三大之后,越共逐步加强制度化、规范化建设,因而其领导地位得到进一步巩固。越南革新开放的过程中产生了一部分势力的党内特权阶级,这一部分腐败分子利用越南暂时放弃三大改造、利用国家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间接过渡的国情,官商勾结、结党营私,使贪污腐败、国企的无能和营商环境的恶化严重制约了越南经济发展。而现在,到了越共对这批买办资本家重拳出击的时候。

越共十三大要求大力推进整党建党,建设全面、廉政、健康的社会主义法治国家和政治体系,继续与腐败和官僚主义进行斗争。2013年越南就成立了以阮富仲牵头的反腐败指导委员会,不过据《社会主义国家的兄弟们:越南》一书记录,越南这一时期的反腐败主要集中在国企而非政府。大量国企巨头被逮捕入狱,甚至还有一名船舶制造厂的负责人因为经济犯罪被处以死刑。

越南,两个都要

比国企贪污本身更可怕的,是他们在党内的靠山。腐败分子的存在是大政府建设的重要阻碍,由清廉能干的公务员组成的政府才更有可能为经济建设添砖加瓦。十三大之前的几个月内,越南加大了反腐力度,扫除党内毒瘤,建立健全了反腐相关机制,有效促进了高效廉洁型政府建设。

而加强党对军队的领导也至关重要。对毛泽东思想有着深刻理解的越南革命领袖胡志明深谙“党指挥枪”的重要意义,但是现实中的越南却呈现出“枪指挥党”的特点。这主要有两个原因。第一,越南经历了数次战争,形成了一批新世纪的“军功贵族”。第二,越南军队可以经商,其政治地位也随着经济实力的提升而水涨船高。

越南,两个都要

越南的大政府建设并不是一味强化政府的经济职能和宏观调控能力,而是建设真正坚持党的领导、为人民服务的政府,通过加强政府的权力来为经济建设保驾护航。类似越南一条南北贯穿的高速公路修了十多年都还是“纸上谈兵”的闹剧在将来或有望彻底杜绝。

03

大市场:推进革新开放

越南从1986年开始革新开放,在中越关系正常化、加入世贸组织、加入东盟经济一体化、加入TPP等标志性事件后,越南逐渐走向世界。越共十三大上,越共总书记阮富仲要求继续全面同步推进革新事业,并提出了两个一百年宏伟目标。越南胡志明国家政治行政学院原校长黎友义撰文称,越南已经从一个贫穷、基础设施落后的国家变成了中等收入的发展中国家。实际上,越南的大市场建设也就是革新开放的两个方面,也就是革新和开放。

越南,两个都要

革新指的是制度革新,越南正加速强化市场力量,右转进入资本主义。2011年越共十一大确立了“生产资料多样化”,认可私营经济;越共十二大确立了加强反腐、推动国有经济改革、建立服务型政府;越共十三大将重心放在了促进外资、推动科技创新和数字国家转型。

越南的革新开放与中国的改革开放相比,胆子更大、步子更快。1997年,越南废除了土地集体所有制,允许土地流转;2017年越南废除户籍制度;2019年,越南国会通过《劳动法》,成为第一个允许劳动者成立独立工会的社会主义国家,而《公务员法》则打破了公务员的终身制;2020年,越南在土地流转的基础上正式确立了土地私有制。

越南,两个都要

在过去,越南的市场经济建设并不是越南政府在推进,而是靠经济全球化倒逼转型。早在上世纪90年代,同时开展经济外交的越南和日本就建立了良好关系,日本派出技术官僚指导越南宏观层面的市场经济建设,派出企业高管协助越南微观层面的国企改革。不论是在“湄公河外交”框架下的90年代,还是在“印太战略”框架下的现在,外交战略不断变化的日本都竭力帮助越南建立现代经济体系,这要部分“归功于”被基辛格认为是“日本在21世纪最有战略眼光和政治才能”的首相安倍晋三。

越南,两个都要

美国和新加坡为了将越南拉入反华阵营,同意越南在没有建成令西方满意的市场经济体系之前就加入TPP。在加入TPP后,越南高层意识到了营商环境和现代经济体系对在全球产业链中位居下游的越南的重要性,开始在TPP规则鞭策下加速市场经济建设,按照要求建设大市场。通过胡志明工业园区等经济特区的建设,越南的纺织业和电子产业愈战愈勇,享受到了市场经济带来的外贸红利。

开放指的是对外开放,越南力图在“贸易立国”基础上带动相关产业发展,实现经济现代化。过去十年,越南签署了大量自由贸易协定,其中重要的有CPTPP(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EVFTA(欧盟-越南自由贸易协定)、越南-韩国自由贸易协定、越南-欧亚自由贸易协定,RCE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并且还有正在谈判中的越南、欧盟和以色列的自贸协定。

越南,两个都要

阮富仲在十三大为越南开放开出的“药方”是让越南成为东南亚最具吸引力的投资地。在1月27日的报告中阮富仲指出:“为解决生产力问题,越南未来20年将重点推动工业现代化和科技创新,吸引外资的政策重点从数量转向质量,重点建设技术先进、附加值高、治理模式现代化、与国内经济紧密联系的项目。同时采取同步措施完善社会主义市场机制,提高企业治理能力和效率。”

在可预见的未来,越南会继续参与区域经济集团的互动,加速融入全球产业链。越南建立的大市场不只是国内的现代市场,更是立足东南亚、放眼亚太的全球大市场。

越南,两个都要

在全球经济危机下,越南凭借社会主义制度优势灵活采用“大政府+大市场”的复式经济模式应对。IMF预测,在威权政府和自由市场的双重加持下,越南经济发展很可能在2021年后保持GDP年增长率6.5%以上的高位运行态势。但若想真正行稳致远,则需要越南在革新开放中务必保持初心,谨慎处理经济自由主义与政治自由主义的关系,避免重蹈1989年苏东剧变的覆辙。

免责声明:星火智库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正确价值观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欢迎致电(同微信)18530014218,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或依法处理。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k.com/25388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