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星火智库首页
  2. 天下熙熙
  3. 透视美帝

【第一军情】美国国会决议限制特朗普开战权?白宫:没有用,管不着

作者:执戈者

本文转载自:第一军情(ID:diyijunqing)

民主党控制的众议院通过的“战争权力决议案”的实质意义在于,再次亮明了民主党把反特朗普的斗争进行到底的态度。所以,美国国内斗争的大戏和美伊较量的大戏相互交织,注定了无论是美国还是世界局势,在2020年都会充满变数。

【第一军情】美国国会决议限制特朗普开战权?白宫:没有用,管不着

第一军情作者:执戈者

随着伊朗承认误射乌克兰客机和特朗普推特发出“三个绝不会”,危机更加严重——而伊拉克人民动员组织的“卡尔巴拉旅”指挥官萨阿迪11日晚间在巴格达遭到暗杀,局势也更加扑逆迷离。与此同时,美国国会众议院以224票赞成,194票反对,13票弃权的投票结果通过旨在限制特朗普对伊朗采取军事行动的“战争权力决议案”,议案要求:总统终止在针对伊朗政府或其军队的敌对行动中使用美国武装力量,除非国会已经宣战或颁布了相关法律授权。

那么,这样一份法案能够达到限制特朗普对伊朗使用武力的目的吗?

【第一军情】美国国会决议限制特朗普开战权?白宫:没有用,管不着

简单从技术上分析,由于这份法案还需要提交参议院进行表决。但特朗普所在的共和党人占据参议院多数议席而且普遍支持特朗普对伊朗采取的一切行动,决议案在参议院通过的可能性几乎为零。也就是说,这份法案很大可能像针对特朗普的弹劾案一样,胎死于参议院的腹中,难以对特朗普的权力产生影响。

此外,就这份法案的性质和法律地位来说,民主党与共和党也存在认识上的分歧。由于该议案属于不需总统签署的两院共同决议案,共和党人强调,这样的决议案没有法律效力;民主党人却表示,根据1973年通过的《战争权力法案》,如果该议案也得到参议院的批准,它将具有约束力。参众两院这种认识上的分歧,也注定了即使这份法案获得参议院通过,它的适用性也将大打折扣,何况前文说过它本就不可能在参议院通过。

进一步而言,美国总统权力逐步扩张如今已经成为一个基本的事实,美国所谓的三权分立原则正在逐步受到总统权力的侵蚀。而特朗普展示的“超级大总统”现象,就是这种侵蚀的反映。

美国总统权力之所以不断得到扩张,一个原因在于长期以来在战争及其他危机情况下需要扩大总统的权力以应对特殊局面,这些扩大的权力往往在得到认可后就固化下来被后来者所继承,长期的累积造成了三权失衡的局面。另一个原因在于,在两党斗争的格局下,国会中的执政党议员往往对总统具有“无条件支持”的义务,这就在事实上形成了美国总统能够通过国会中的本党议员影响甚至控制国会的现实——在这种情况下,除非在野党能够同时占据参众两院的多数,否则,两院在制定出台不利于总统法案时,必然受到执政党的议员的阻挠,而在美国选民的投票中,出于平衡两党的考虑,往往会形成两党分别把持参众两院的情况,这就等于总统在其职权外,额外获得了国会中一院的加持,国会在一定程度上成为总统权力的外延。不仅如此,由于美国联邦首席大法官由总统任命,无论哪个总统都不会任何一个与其对着干的大法官,所以,司法对总统的制约也就有限。

当地时间1月10日,美白宫发言人霍根·吉德利发表声明称,众议院有关限制总统特朗普对伊朗使用武力的决议缺乏法律效力也不具约束力。他还指责决议破坏了打击来自伊朗方面“恐怖主义活动”的能力,“苏莱曼尼的决定是正确的,是总统作为总司令和行政部门负责人拥有的宪法权力所准许的。”

【第一军情】美国国会决议限制特朗普开战权?白宫:没有用,管不着

美国总统的战争权力究竟有多大?去年,美国参众两院也曾通过一项涉战争权力的决议案,要求限制美国对也门内战的军事支持。特朗普最终否决了该决议案,参众两院也未有超过三分之二的支持票以推翻该否决。这一事实表明,民主党想要限制特朗普对伊朗的开战权基本不可能。

可能有人会说,美国1973年颁布的《战争权力法》不是对总统的战争权力进行了限制了吗?这倒是个很好的问题,从《战争权力法》的内容来看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只有在国会宣战、专门立法授权和美国本土、属地、美国武装力量遭到攻击以及援救处于危险之中的国外美国公民时,总统才可以把美国武装力量投入战斗;二是,总统必须在把美国武装力量投入战斗后48小时内向国会递交书面报告,阐明必须动用军队的理由以及动用军队的宪法和法律根据,估计冲突的范围和时间;三是,美国军队必须在总统向国会递交书面报告60天内撤出,除非国会已经宣战,或以特别法批准动用军队,或延长60天期限,或由于美国本土遭到攻击而无法集合;四是,在确有必要时,总统可以把军队的使用期限延长30天;五是,国会随时可以通过一项不经总统签署即可生效的两院共同决议案,以终止美国军队的军事行动;六是,要求总统尽可能在派军队到国外作战以前同国会协商;七是,总统必须每隔6个月向国会汇报一次。

从这些规定来看,“国会宣战、专门立法授权”固然是总统行使战争权力的一部分,但总统却可以在国会不宣战、不授权的情况下“把美国武装力量投入战斗”,事后48小时向国会报备即可,如果军事行动不超过60天,就不需要国会宣战。可以说,《战争权力法》给总统使用军力量留下了充分的空间。“9·11”事件后,国会相继通过的《2002对伊拉克使用武力授权法》等授权法案,再次赋予总统更大的战争权。

【第一军情】美国国会决议限制特朗普开战权?白宫:没有用,管不着

这些情况清楚地表明,美国总统有足够的权限绕过国会进行战争行为,特朗普如果一意孤行想要对伊朗展开军事打击,他有的是权力和办法达到自己的目的。民主党控制的众议院通过的“战争权力决议案”的实质意义在于,再次亮明了民主党把反特朗普的斗争进行到底的态度。所以,美国国内斗争的大戏和美伊较量的大戏相互交织,注定了无论是美国还是世界局势,在2020年都会充满变数。

免责声明:星火智库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正确价值观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欢迎致电(同微信)18530014218,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或依法处理。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k.com/2725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