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星火智库首页
  2. 家事国事
  3. 星辰大海

林奕辰:原本对国民党有利的局,怎么玩到满盘皆输

作者:林奕辰

本文转载自:IPP评论(ID:IPP-REVIEW)

林奕辰:原本对国民党有利的局,怎么玩到满盘皆输

▲ 2020年台湾地区的选举,充其量是在两颗烂苹果中选一颗比较好下咽、没有烂到发臭的。

林奕辰:原本对国民党有利的局,怎么玩到满盘皆输

2020台湾地区选举结果揭晓,蔡取得817万高票,挑战者韩获得552万票,蔡顺利连任。至于“立法委员”部分,在113席中,民进党获得61席,席位虽减少,但仍维持单独过半局面。至于其他,国民党有38席,而其他小党则小小洗牌,台湾民众党获得5席不分区席位,成为国会第三大党,时代力量获得3席,原有2席的亲民党则因为得票率未跨过最低门坎,未得分配本届“立法院”的席位。

原本对国民党有利的局,怎么玩到全盘皆输的……

从蓝营来看,原先在2018年底县市长选举之后,本来一片形势大好的国民党频频自爆。先是“党主席”吴敦义、前新北市长朱立伦等党内高层在初选过程中明里暗里互斗。吴敦义为了卡住朱立伦,不惜更改初选规则和议程,虽未能提高自身声势,却为后来征召刚担任高雄市长不足一年的韩国瑜取代朱增加了正当性。可以说,国民党高层一开局就因沉浸在2018年县市长选举大胜气氛中而错判形势。

后来,基层劝进韩国瑜参选,使韩失去自判能力,也使得社会大众对韩的诚信问题产生质疑,民调中的“不信任感”与“反感度”暴增。而党内高层又为了制衡韩,再次修改提名办法,说动前鸿海董事长郭台铭参选。最终郭因为对初选结果的不满愤而出走,也带走知识蓝、经济蓝与精英蓝的大半支持。

一如笔者所有认识或采访过韩国瑜的友人所言,韩的人格特质绝对是值得相交的朋友,他亲和、幽默、重感情、重义气,绝对是个好酒友、好牌友,但对传统蓝营支持者而言,却有些“望之不似人君”。最后,韩虽然取得参赛权,却是一个先天不足而后天严重失调的选手,没有真正得到国民党的全力支持,即便选前,“韩办”与“党中央”仍是平行时空下一个各自为政、各自不安好的存在。

当时外传国民党已做好放弃“总统”选举,凭借其政党支持度稍高于民进党,专攻“立委”选举的盘算。

而恋栈个人“党主席”权位、觊觎“总统”大位,奈何人缘真差到无以复加的吴敦义,除了删除党章中“总统”是当然“党主席”条款以保权位,并以为能退而求其次力争当选“立法院长”。在这之后,吴又于争议声中强力通过不分区“立委”提名名单,不仅因为舆论压力几度修改,更是导致国民党形象大伤。使得原有机会过半的立委选情也岌岌可危,真的是“机关算尽太聪明,反算了卿卿性命”。

至于绿营方面,2018年年底大败于地方选举,原先只剩下半条命的蔡英文,却得益于香港局势大力贩卖“芒果干”(亡国感)议题,通过事实上箝制民众自由的“国安六法”挑衅大陆方面,对内也营造出更强烈的“厌中”、“恐中”心态。

而蔡在性别、生育、居住、所得相关政策刻意凸显出台湾的“世代正义”问题,重点对照国民党的权谋、老人、不思改革等形象,收割一波又一波的年轻人选票,令其能击败竞争对手赖清德,站稳党内共主地位。

毕竟年轻人性情单纯、社会经历较为不足,对国际现势的了解不尽充足,加上自小接受重视“本土意识”的教育,更容易受到民进党近一年来操作的“芒果干”议题所煽动。而在价值观上,年轻人更对台湾社会的发展失衡与分配不均极为不满。

超过一定年龄的选民则看重实质的经济成长与两岸的稳定与和平,据此也可以理解韩阵营在选举语言与整个造势气氛的营造上,为何如此偏向长辈。韩的造势场合,几乎都是40岁以上的阿伯阿姨,而蔡的场子则多是20、30岁的年轻人,明显看得出世代的差异,也坐实“愤怒中老年”对决“觉醒青年”的印象。

韩一直没有对自己担任高雄市长却急着选总统的状况做出清楚说明,使其“反感度”与“不信任度”大增。舆论对于“韩粉”四处出征却各种失控的报导,使得支持韩成为一种观念保守、落后的象征,也使2019年年中之后,韩蔡的民调差距逐步扩大。

各家民调虽然略有不同,但当时多显示韩有可能输给蔡约10几个百分点,甚至二十余个百分点。更有许多政治评论者用“进入垃圾时间”形容去年八、九月以后双方支持比例悬殊的状态。

采用科学民调方法or不科学的选举造势观察?

由于民意调查存在的问题,本就存在“测不到”与“测不准”的情况,如机构效应、取样手法、最后加权的计算方式有差别(民调机构因担心传统的固定电话较少人使用,便对固话进行加权处理,但这非常有可能是一个直觉错误)。大多数民调中心目前偏向手机民调,未必能测到韩的支持者。又或因蔡擅长传统媒体和自媒体,导致韩的媒体形象较差,支持者可能更偏向隐藏自己态度,或因为蔡是执政者,韩的支持者担心暴露自身的实际态度引来后患而隐藏态度,加上“韩粉”的媒体形象不佳,的支持者希望避免被贴标签而隐瞒真实想法。因而选前的分析认为,韩的“隐性选民”仍有一定数量。

2016年大选时,由于马英九执政不力,加上“换柱风波”,蓝军处于谷底的状况下,朱立伦仍收获380万票。而今当初弃投或投宋(楚瑜)的约120万到150万的蓝军大致归队,因此韩国瑜保底的票数应该有500万票左右。

笔者评估,两人的民意差距如此之大,确实是有些不大正常。这主要因为韩的民调虽然冷,但造势场合却场场皆热,以场面论,特别在12月以来,几乎都是号称十几万或二十万人,甚至有三十万或五十万人的“大场”, 而群众的组成与火热的气氛也很像数10年前民进党的场子,且大多穿着汗衫、拖鞋、蓝白拖,比较激动,也并非靠组织动员而来。

另外按照数据,今年投票总人口应以40至49岁居冠,而这个年龄段是韩阵营稍占优势。所谓的“钢铁韩粉”和“钛金韩粉”,即无论刮风下雨生病或感冒挂点滴,都要出门投韩一票。相比之下,历年来青年人的投票率都不算太高。

不过,以造势集会与民调预测选举都会产生误差。这也苦了笔者在内的一众政治评论者,增加了选举预测的难度。先前朋友询问选举结果时,笔者的回答都是:“目前这个局能够笃定说谁谁谁一定当选,或者谁谁谁肯定拿多少多少票的,若非神棍就是骗子。”

韩的“非典型”选法,更使得大选预测成为笔者自2004年以来最难评估的一次。特别是去年11月底,韩采用“民调盖牌”的竞选策略。其宣称“得民心者,得天下;得民调者,得痔疮”,认为“黑韩”现象严重,加上有心人士操作,所有民意调查都有偏差,便号召支持者接到民调“唯一支持蔡英文”,终使民调可信度又大为降低。

狂打造势、民调盖牌是否真的有用?

韩放弃“空战”,“民调盖牌”是步险棋。但以当时越来越悬殊的民调比数来看,或许不得不然。毕竟选情持续低迷下去,最后恐迎来大崩盘。而韩的策略就是在低民调的状况下,持续举办群众集会,专心打“陆战”,以稳住地方桩脚不致叛逃,并让支持者维持住信心,让民进党及其支持者越来越心虚。

不过这不是容易的事,此种非典型打法能否使得选情翻盘?从选举结果来看,最多只能稳住自身阵脚,不至于连基本盘都崩解而已。

事实上如前所述,由于韩是一个先天不足后天又严重失调的选手,加上参选以来都无法直面其更换跑道参选“总统”的诚信问题,以及对于他自身与家族成员的各种不利流言未做解释;而且他个人与其团队各方面的发言失当、政策暧昧不明,都使其难以摆脱自己的“痞子”形象,更无法消除前述的“反感度”与“不信任感”。

一如公关界的名言:“商品质量比包装更为重要”,若韩未有消除己身的问题,未有提高政策实际的含金量,弃民调仅是运用了选举之“术”,却没有真正加强为政之“道”,纵算加深了蔡阵营的紧张和疑惧,也增加了选举评估的难度,对选情却未有实质帮助。

一旦放弃科学民调的测量手法,而采用对造势活动的观察来评估选情,很容易使得自身陷入“当局者迷”的情况。毕竟镁光灯与造势舞台上的大灯打下去,候选人在一层层的支持者包围下,那个被放大的热烈的选举氛围很容易让人产生“灯下黑”的问题。倘使候选人与选举团队未有其他可依凭的工具对自身状况做估算,便彷若不开车灯在漆黑的山路上急速开车,非但随时有撞山与翻车的可能,甚至坠了崖都不自知。

这个问题,显然韩与他的团队并未有真正面对,越到后来越像嗑了迷幻药一般,陷入自己看起来很强大的幻象中。

不过“民调盖牌”对民进党方面所产生的疑惑,还是无可否认。

拿选前两周来看,担心“沉默变量”增加的民进党,明知“反渗透法”有极大争议,却仍凭借人数优势强渡关山,仅仅是为了巩固深绿的基本盘,并凭此一以贯之地贩卖“芒果干”。另外,选前一周蔡阵营造势狂打危机牌,坦言确实有紧张,除了继续不间断炒作“恐中”情绪,与赖清德也分进合击,从南到北车队扫街以努力冲刺选票。民进党也用广告或社群网站传播,发动年轻人返乡投票,各个造势场合都要营造无私的“觉醒青年”对决自私、没品、没见识、毫无美学、短视近利且罔顾未来的愤怒中老年的即视感,以求在自己的“同温层”里获得最大支持。试问若绿营没有连任危机,没有对选情产生怀疑,何需要做这样的事情?

1月9号凯达格兰大道的造势中,韩阵营催生出一百万(依旧是号称)“韩粉”的能量,加上民调盖牌所产生的不确定感,更确实让民进党及其支持者产生更强烈的危机感,从“党中央到基层理性绿、菁英绿或屌丝绿,确实对于本次选情都焦虑得无以复加。

韩国瑜的“非典型”与“韩粉”的热情,是韩与国民党在2018年选举中致胜的关键,却也同时是本次选举蓝营大败的重要原因,竟也反向催化出更大的仇恨票与反感票,激发出蔡英文得到台湾有选举以来的最高得票数。

选举结果不是民进党的胜利而是国民党的失败

只是这样的结果,能视作蔡英文与民进党的胜利吗?笔者认为未必。

终究蔡英文上任以来用人唯亲不唯才,不尊重民主程序,不遵循既有“宪政体制”,不恪守“总统”角色份际,搞得台湾社会与经济问题频生,且撕裂与对抗严重,这个现况自2018年以来并未真正有太大改变,当前各种国际政经局势未有和缓,而其始终没有好好处理的两岸关系也是一天糟过一天,可以说横在她眼前的治理困境并未好转

就像前述“反渗透法”,也还是民进党终将面对的棘手问题。即便在此次大选中未能及时发酵,但无论蓝绿,都认为这么恶搞下去,“绿色恐怖”将更甚“白色恐怖”,造成“寒蝉效应”其对两岸社会、经济、教育、文化各方面交流的恶劣影响更不言而喻。即便蔡英文宣称将谨慎执法,如何避免有心人士罗织入罪所导致的“国安”监看与警察恫吓?

特别是年初以来,台大教授苏宏达因为在脸书批评蔡政府故宫政策招来“调查局”与警察单位“查水表”,并且接着蔡总部原发言人林静仪违反“宪法”保障言论自由的“叛国说”,纵然蔡当局一如过往迅速断尾求生,但台湾社会对其有可能侵害现有权益的疑问,与对两岸所产生的恶劣影响,并未真正改变其不满。

2020的选举,只不过在蓝绿全面对决的状况下,相较于不思进取、不行改革更自以为是,甚至还洋洋得意的国民党,选民愿意再给民进党一次机会,充其量是在两颗烂苹果中选一颗比较好下咽、没有烂到发臭的。

现状的发生,不过是选民从上次选举“教训民进党”,改为教训不思进取、不行改革还自以为是的国民党而已,这是台湾社会对于政治权力自然产生的制衡。

若民进党真以为自己完全胜利而妄自尊大,那么下一次,民众依然会用选票教训这些恶搞的当权人士,一如在2016年搞到国民党接近灭顶,只能送进加护病房苟延残喘一般。

无论如何,选举结果已定,而笔者真心希望这再一次的机会,民进党别再滥用了。

林奕辰:原本对国民党有利的局,怎么玩到满盘皆输

林奕辰:原本对国民党有利的局,怎么玩到满盘皆输

本文系IPP独家稿件。

作者:林奕辰,中国文化大学(台湾)国家发展与中国大陆研究所博士。

免责声明:星火智库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正确价值观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欢迎致电(同微信)18530014218,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或依法处理。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k.com/2828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