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星火智库首页
  2. 天下熙熙
  3. 八零八步

得知真相后的伊朗:我们在为上一代的选择付出代价

作者:小世儿

本文转载自:世界说 (ID:globusnews)

得知真相后的伊朗:我们在为上一代的选择付出代价

伊朗军方发表声明之前,在谈到乌克兰客机坠毁的原因时,我身边的伊朗朋友无一例外都认为那是一个“意外”,飞机坠落是“技术原因”, 只不过恰好发生在美伊关系紧张,伊朗为了苏莱曼尼之死复仇的特殊的时刻,而引起了各种猜忌。

虽然当时已有消息称“飞机是导弹击落”,但随着伊朗官方否认这种可能性,伊朗官方新闻社报道事故的起因是“飞机一个发动机出现技术性故障”,伊朗伊玛目霍梅尼国际机场的发言人也称存在“可能导致灾难性坠机的技术性难题”。当时,“飞机绝对不可能是由伊朗击落的”是民众的普遍看法。

飞机像一个巨大的火球在空中掉落的视频也被展示在我眼前,“飞机并没有在空中爆炸,怎么可能是由导弹击中的?”

根据公布的遇难者名单,飞机上最多的是伊朗公民和加拿大公民,身边的朋友说遇难者里有他同事认识的人,并且推测飞机上的加拿大公民很有可能也是持加拿大护照的伊朗裔。

这构成了他们反驳我的另一个理由:“飞机上可都是伊朗人,怎么可能是由伊朗击落的?”

彼时,关于美国想要陷害伊朗的言论也不绝于耳,一位伊朗朋友跟我说:“美国波音公司说要参与调查?说伊朗没有相关的技术,他们只想陷害我们,说是伊朗的错!”

不想要的真相

这样等了三天,伊朗人民终于等到了真相,但却并不是他们期盼的那一个。

11日,伊朗军方发表声明称,8日在伊朗境内坠毁致176人遇难的乌克兰客机,是被伊朗军方“非故意”击落,这一事故系“人为错误”导致,军方就此道歉。当天,伊朗总统鲁哈尼发文表示这是一个“不可原谅的错误”,外长扎里夫发推特表示“悲伤的一天”。

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空军司令哈吉扎德表示,是伊朗防空系统误将乌克兰飞机当成巡航导弹,他同时说,得知导弹误击后,他希望自己当场死去,不用目睹这起事故,并且他愿为意外击落乌克兰客机承担全部责任。

得知真相后的伊朗:我们在为上一代的选择付出代价

哈吉扎德说,确信这架飞机是被导弹击落后,他恨不得当场死去 / 网络

对于伊朗之外的其他人来说,伊朗政府此举或许不失为一个明智选择,但民众并不这么看。政府承认后,丢脸与愤怒是伊朗人的第一感受。

要知道,就在承认击落前一天,伊朗政府刚刚再次召开新闻发布会,斩钉截铁地宣称导致坠机的是“技术故障”,结果仅仅过了一夜,事情就发生如此之大的反转。

曾否认伊朗击落客机的伊朗驻英国大使馆官员发推特称:我没脸见人了,我希望当时死的是我。

之前一直否认的朋友也第一时间给我发来了短信:

“你是对的!伊朗袭击了那架飞机!政府骗了我们!多么‘伟大’的一个谎言!!我们都是傻子!!!”

据我观察,德黑兰很多原本挂着苏莱曼尼海报的地方也换成了失事飞机纪念海报。

得知真相后的伊朗:我们在为上一代的选择付出代价

德黑兰街头的飞机纪念海报 / 世界说

由于政府否认在先承认在后,许多伊朗人觉得自己被打脸,怒火也因此被点燃,甚至有人在电视节目中说:

“我们正面临着一次灾难性事件 ,政府可以对人民把白说成黑,以坚决的语气让社会相信他说的话。正是这些让我为这个国家感受到了危机感,没有任何一件事比政府向人民说谎更坏。”

又一次游行

伊朗官方发表声明的当晚,我在路过以往集会游行的主场——伊斯兰革命广场和德黑兰大学时,发现气氛明显不对劲。几辆闪烁着警灯的警车和几列防暴警察正在德黑兰大学门口待命,我想要从德黑兰大学穿行而过也被拒绝。

“任何人都不得进入大学,学校校门只出不进。”

德黑兰大学上一次这样戒严,是苏莱曼尼葬礼的前一天。我有预感,这座城市可能会发生点什么。

果不其然,还在绕行的路上,朋友就给我发来了德黑兰各地爆发游行的视频。

得知真相后的伊朗:我们在为上一代的选择付出代价

一名参加纪念遇难者烛光晚会的伊朗女性正在和警察对峙 / 网络

和一周前苏莱曼尼的葬礼上,伊朗人同仇敌忾、一致对外的盛况不同,这次游行的矛头转向了政府。

在德黑兰的阿米尔卡比尔(Amirkabir)理工大学门前,成百上千的伊朗年轻人,大声抗议与控诉政府的欺骗行为,更有甚者,矛头直指最高领袖哈梅内伊,指责哈梅内伊“是你的错!凶手!”

伊朗外长扎里夫之前表示,美国的“冒险行动”是导致此次伊朗出现“人为错误”的原因,但伴随着遭受欺骗的怒火,对于这种说法伊朗人也不再买账:

“都是美国的错,什么都是美国的错,我们自己国家没问题吗?”

第二天早上,往常的经过的道路上也新漆上了巨大的美国和以色列国旗,任由来往的人踩踏。我猜想这可能是苏莱曼尼事件的余波,但现在,有人宁愿走没有国旗的缝隙,也不愿意再踩上去。

得知真相后的伊朗:我们在为上一代的选择付出代价

路面上被漆上了美国和以色列国旗,但许多行人会绕开它们 / 世界说

前几天还是民族英雄的苏莱曼尼也被卷了进来,之前五百万人在德黑兰挥舞着象征复仇的旗子为苏莱曼尼摇旗呐喊“美国去死”,现在的抗议者们甚至撕毁了苏莱曼尼的海报,而呐喊着“凶手”。

与此同时,美国谋杀伊朗将领苏莱曼尼这一中心议题也突然消失,伊朗方面誓言“严厉报复”的声浪则戛然而止。这次示威中,网络上甚至出现了愤怒的伊朗年轻人爬到铁栏杆上,不断用脚踩踏海报上苏莱曼尼的脸的视频,围观群众的欢呼与尖叫表明了他们对同伴行为的支持,而那个人也受到鼓舞,直至把苏莱曼尼的海报撕下来才解恨。

一周之内,两种截然相反的情绪接连爆发,可能没有什么国家比今天的伊朗更矛盾了吧。

无法逃离的命运

我在美国宣布重启制裁后来到伊朗,至今在伊朗生活了一年多,亲身体验到伊朗经济的萧条。

中资公司相继退出伊朗市场,剩下的也因汇率、汇款等问题难以维持下去,有些大学生尽量延长自己在学校的时间,因为在学校一切都还好,出去找不到工作,而在德黑兰的咖啡馆,总能看到无所事事的年轻人聚在一起什么也不干。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在街上跑出租辛苦拉客的人大多都已白发苍苍。

而在所有生活累积的不满中,认为被政府欺骗和愚弄可能是最常见的一种。谈起政府“隐瞒真相,愚弄民众”,伊朗朋友真是有说不完的话,发泄不完的愤怒。

得知真相后的伊朗:我们在为上一代的选择付出代价

德黑兰街头的飞机纪念海报 / 世界说

去年11月时,油价上涨了三倍,无数伊朗人仿佛被扼住了喉咙,一位伊朗朋友给我展示了总统鲁哈尼在媒体公开见面会的发言视频。

“油价上涨后,我们的总统在记者会上说:‘油价上涨了?我不知道啊?我和人民一样感到奇怪,油价怎么上涨了?’“愤怒的他重捶了一下方向盘,骂了一句脏话。

“我们的总统说他不知道油价为什么上涨?”他问我,“你敢相信吗?这是我们的总统说的话。”

那一次油价上涨也带来了声势浩大的抗议运动,但就像两年多以前那次抗议一样,镇压过后,问题并没有解决。

这一次乌克兰航班的遇难者名单中,有一群特殊的加拿大公民。在遇难者身份公布前,就有朋友推测,伊朗和加拿大并无外交关系,所以这些飞机上的加拿大公民可能都是伊朗裔。后来的新闻证实了这一点,他们是大学教授、医生、科学家,凭自己的力量离开了伊朗,但没想到的是来自伊朗的导弹使他们再也没有“未来”。

得知真相后的伊朗:我们在为上一代的选择付出代价

一家商店挂出的飞机纪念海报 / 世界说

一位伊朗朋友对我说,“我们这一代在为我们没有机会做出的选择付出代价。40年前,我父母的这一代选择了现在的政府,伊朗成为了伊斯兰共和国;40年后,20多岁的我们生活在了制裁之下;而你看,这些已经设法离开了伊朗的精英阶层,回到这里,也和我们这些无法逃离的人一样,逃不掉悲惨的命运。”

仍在继续

截至发稿,德黑兰反对政府的抗议已经持续了四天,年轻人群体的分裂正在变得越来越明显。我的朋友也不断发消息打电话提醒我,不要靠近游行地区,甚至不要在窗口观望。因为“他们使用武器,不管你是谁”。

但事实上,避开游行地区几乎是不可能做到的。就在昨天晚上(1月14日),我穿过德黑兰大学校园去上课,路上遇到校园里一群举着绿旗的以学生为主的巴斯基民兵(抵抗力量动员)与一群戴着口罩的反政府抗议者正在对峙,就在我打开微信给朋友讲述见闻的几分钟里,在我身后,双方已经爆发了肢体冲突……(责编/张希蓓)

免责声明:星火智库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正确价值观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欢迎致电(同微信)18530014218,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或依法处理。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k.com/28379.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