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看见天使,是在河南新乡的村里

作者:发财金刚

本文转载自:不相及研究所(ID:buuuxiangji)

每一个去新乡的人,都有机会亲眼看看天使的模样。

在见过展开双翼的她们之后,你就会明白,人类是能驾驭翅膀这种器官的。

第一次看见天使,是在河南新乡的村里

第一次看见天使,是在河南新乡的村里

有翅膀的天使才算持证上岗,而发证机关就在新乡。

“New York”是它直译的伪装,只有继续深入,你才能发现新乡的真正身份。

从这里天使种类的多样性和分布密度来看,很容易让人怀疑耶路撒冷是新乡人建的。

第一次看见天使,是在河南新乡的村里

第一次看见天使,是在河南新乡的村里

河南新乡,是天使的故乡。

天使们主要出没于新乡市小店镇王连屯村,在当地劳动人民的长久努力下,基本做到了让天使都说河南话。

第一次看见天使,是在河南新乡的村里

与其他地方不同,作为翅膀的主要产区,凡是日常生活中能看得见的天使,几乎都背着河南大姐手工打造的翅膀,这是天使圈里公开的秘密。

连当地小朋友都知道天使不是从天而降,她们经常从村口走过来。

一旦明白了这一点,耶稣降生在驻马店的事也就有迹可循了。

第一次看见天使,是在河南新乡的村里

也许是勤劳的大姐们把秋收的劲头融进了创作,她们对翅膀的认识相当透彻,每一片羽毛都蕴含着人民群众对浪漫主义的理解。

自然界法则的局限并不影响她们的艺术热情,在真正务实的实干派看来,创造力的边界就是用来打破的。

插上这里的翅膀时,所有人的灵魂都将携手飞上平流层。

第一次看见天使,是在河南新乡的村里

第一次看见天使,是在河南新乡的村里

“做出来的东西固然是死的,可人是活的,任何产品的用法都取决于使用者,一翅两用,只需要翻过来戴,气质就会完全不同。”

第一次看见天使,是在河南新乡的村里

第一次看见天使,是在河南新乡的村里

一款拥有垂直翻转功能的实体翅膀

开拓思维通路会激发艺术上的无限可能性,但提起原始创作理念,还是亲自上阵演示才能诠释的更清楚。

不过分修饰,没有做作的造型,这是原作者最朴素的情感体现。

第一次看见天使,是在河南新乡的村里

天使也可能是电动的

是金子就会发光,深谙此道的大姐们一直在用行动向世界证明,翅膀这种东西根本就没有隐形的。

“不管你带谁来这,最终他都会变成童话里你爱的那个天使,然后张开双手变成翅膀守护你。”

第一次看见天使,是在河南新乡的村里

第一次看见天使,是在河南新乡的村里

愿意的话也可以试试比翼双飞的感觉

当然这只是灵感的某种表现形式之一,也可以看作是河南老乡对世界的一种善意。

但精益求精的艺术工作者不会止步于此,在这里的语境中,当了天使也得讲究创新精神。

很多时候只需要改改颜色,就能带来全新的视觉冲击。

第一次看见天使,是在河南新乡的村里

你可以从中体会到隐藏在民间的先锋设计思维,比如红黑经典配色中点缀白色,亦正亦邪的气息隐喻人性的复杂。

第一次看见天使,是在河南新乡的村里

cosplay爱好者的福音

而在改用黄色和绿色时,又体现出新乡的国际视野,有人建议这些翅膀应该成为下届世界杯巴西队的标配。

第一次看见天使,是在河南新乡的村里

第一次看见天使,是在河南新乡的村里

热情桑巴在河南

色彩的奥秘已经被她们参透,要是里面再加入蓝色,视角一下子拉回了田野,丰收的喜悦感扑面而来。

第一次看见天使,是在河南新乡的村里

从某种程度上说,她们掌握着翅膀领域的话语权,同时怀抱着一丝反传统的意味,给亲切包容的河南智慧插上新翅膀。

进入这种层面的创作者,想象力是不可能被束缚的。

第一次看见天使,是在河南新乡的村里

背后的红心可以放大所有爱

取材范围足够广阔,包含文化属性就越发多元,想做好翅膀,自然需要了解一点生物学。

有朋友看过之后说这两件翅膀应该是在野生山鸡的外形里融入吉普赛文化,但灵感也可能来自鸡毛掸子。

第一次看见天使,是在河南新乡的村里

第一次看见天使,是在河南新乡的村里

这就像用儿童蜡笔写楷书,既然选择了打破常规,目光就不能只盯着小型禽类。

为此村里基本实现了鸟类品种全覆盖,在动物园里你也不一定能看到展翅的火烈鸟。

第一次看见天使,是在河南新乡的村里

不过多狂野的艺术,在创作方式上都是严谨的,创新不是瞎创,老乡们很懂这一点。

比如能开屏的孔雀都是公的,从这个角度出发,保守男孩们也就有了指向比较明确的选择。

第一次看见天使,是在河南新乡的村里

她们显然在使用场景的问题上也做过深入研究,稍加改动就满足了夜间出行的用户需求,太阳落山后按下开关,LED会把梦想照进现实。

第一次看见天使,是在河南新乡的村里

第一次看见天使,是在河南新乡的村里

在产品里注入对各个群体的人文关怀,新乡早已开展了关于人类多样性的探索。

外在表象只是传递内在精神的载体,在这些高阶翅膀专家看来,可能只要背后那个东西上有毛,都可以纳入翅膀的范畴。

第一次看见天使,是在河南新乡的村里

第一次看见天使,是在河南新乡的村里

第一次看见天使,是在河南新乡的村里

童趣与时尚的完美结合

通过这种逻辑的延展,翅膀不止处于简单的幻肢领域,它更像一种思维的具象化。

要知道,人类自古对征服天空充满畅想,而有的人起飞之前,已经给天空带去了足够的压迫感。

第一次看见天使,是在河南新乡的村里

很多时尚人士都曾被这种河南智慧加持过,早在2015年,湖南卫视《快乐大本营》就给一众明星插上了新乡的翅膀。

到2017年又给吴亦凡插了一次。

第一次看见天使,是在河南新乡的村里

第一次看见天使,是在河南新乡的村里

由于采购时对方并没透露是给谁戴的,翅膀创始人江泉先生事后看到节目时反而有点惋惜,他表示早点说还能给他们设计一下。

但流量曝光带来了生意,他曾公开对媒体透露,当时卖过最火的单品,是吴亦凡穿过的同款,一下卖了好几百个。

因此他还有过找吴亦凡代言的念头。

第一次看见天使,是在河南新乡的村里

图片来源:猛犸新闻

同样是2017年,维密在上海搞了天使之路选秀,其中有好几款翅膀是从河南老乡手里买的。

甚至不光国内,全世界都有翅膀订单飞来,据说埃菲尔铁塔附近的影楼里,翅膀也是从新乡进口的。

第一次看见天使,是在河南新乡的村里

在媒体的报道中,江泉当过数学老师,给工地搭过工棚,因为当年给女儿买了个翅膀质量太差,于是决定自己造。

开始条件有限,只能依靠观察麻雀的翅膀结构来粘羽毛。

第一次看见天使,是在河南新乡的村里

邻居还曾觉得他不务正业

如今他干这行超过十年,为了方便出口也在义乌建了厂。

他跟老家大姐们开发出的翅膀款式至少有几百种,最狠的应该是那款翼展超过5米的巨型翅膀。

孙悟空当时要是有这个,芭蕉扇都不用借了。

第一次看见天使,是在河南新乡的村里

能不能穿上不重要,主要在于气势

可以说翅膀是这里连接世界的方式之一,劳动人民的智慧因此也飞向了更远的地方。

至于天使会不会飞确实没人见过,但从画面上来看,河南老乡们可能是从小就会的。

第一次看见天使,是在河南新乡的村里

“飞翔的河南人”

资料参考:

淘宝店铺:江泉羽毛翅膀店

河南新乡农民被维密Pick,土创翅膀走红时尚圈——作者金斌,编辑屠雁飞

河南魔幻时尚发源地:男子乡村制作翅膀登上维密T台——猛犸视频

免责声明:星火智库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正确价值观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欢迎致电(同微信)18530014218,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或依法处理。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k.com/28678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