讽刺!玩坏缅甸的人,不用承担任何责任

缅甸的乱,加剧了。

中资企业被打砸,只是冰山一角。

美国撤离外交人员,也只是冰山一角。

现在缅甸内部——

由于抗议者与军警对立,伤亡数字不断上升,被捕数字不断上升。军政府已经切断移动网络,只留下部分光纤网络。

由于军阀与政府军对抗,造成难民不断。泰国与缅甸边境,缅甸的难民想去泰国而不得,自己老家不敢回,进退两难。

缅甸乱到什么程度?连正在国外参加选美小姐的缅甸姑娘,都无心比赛;利用选美时的关注度呼吁国际社会帮帮缅甸。

讽刺!玩坏缅甸的人,不用承担任何责任

现在都21世纪了,缅甸老百姓为什么这么可怜?或者换一个角度,究竟谁把缅甸玩坏了,却让老百姓承受生离死别?

我想起波兰诗人斯坦尼斯洛的那句名言: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但是对于一个国家的乱局,首先是精英阶层的锅。

缅甸的精英集团大致有四块——

军方代表的军人政客集团

民盟代表的文官集团

军阀代表的地方势力

游走于各派之间的僧侣集团

这四大精英集团以及其幕后支持者的对抗,是缅甸如今乱局的罪魁祸首。

01 民盟与军方

民盟和军方对抗,是如今缅甸乱局的导火索。

2月1日,军方发动政变,逮捕昂山素季等民盟代表的文官集团核心。

但民盟并没有束手待毙,民盟党籍议员于2月5日自发成立缅甸联邦议会代表委员会(CRPH),自发任命了临时副总统和多位临时部长。

——相当于告诉世界,文官集团不认可政变,与军方做切割。

军方当然也不是吃素的,在3月21日,宣布联邦议会代表委员会为非法组织

——相当于彻底撕破脸。

既然撕破脸,那就互相伤害吧。缅甸联邦议会代表委员会于3月31日发布通告称,废除缅甸现行的2008年宪法

——相当于刨军方的根。到了这一步,双方基本上就没有余地了。

为什么缅甸《2008年宪法》那么重要?答曰,它可以让军方的政变合法化。

在大多数国家,军方政变都是了不得的大事。

但缅甸是神奇的地方,军方政变不过是走一个程序。

所有这一切的根源都在于神奇的2008年宪法。因为那部宪法,缅甸表面上和美国类似的两院制体制,变成了富有缅甸特色的政变体制。

缅甸《2008年宪法》神奇在哪里呢?它并未明确规定国防军司令(敏昂莱)受总统指挥,或者国防军司令由总统兼任,只说缅军保持绝对的独立性。

——军队成了超然于缅甸行政体系的政治力量,而且自成体系、根本不受文官政府的指挥和领导。

昂山素季已经被军方逮捕好几次了,只要军方看她不顺眼就把她关起来

讽刺!玩坏缅甸的人,不用承担任何责任

甸大政方针由国防安全委员会主导。而该委员会中的11个委员,大部分都是缅军高级将领相当于说,缅甸的大政方针均由缅军深度参与制定。

缅甸国防军司令犹如泰国的国王。所以缅甸政变,权力要移交给国防军总司令敏昂莱,就像泰国政变,权力要移交给泰王一样。

当年昭和军阀或纳粹军方都没有这么大的权力。幸好缅军实力有限,只能在缅甸一亩三分地瞎折腾。如果地球村的军方都像缅军这么玩,那么世界大战将是常态。

从军方角度来说,发动政变是为了维护宪法,维护国家传统与稳定。

从文官集团来说,一定要推翻2008年宪法,才能彻底解决军人干政问题。

缅甸的悲剧就在于,文官集团和军方都打着“为缅甸好”的旗号,进行死磕;但遭殃的却是老百姓。

在民盟和军方之间,另一个左右局面的筹码,就是地方军阀。

02 民盟与军阀

缅甸的局面,类似于北洋政府时代,到处是军阀。一旦局面有风吹草动,各路军阀就会抓住一切机会争夺利益,至少也要刷一波存在感。

4月3日到4日,已签署NCA(全国停火协议)的10支民武组成PPST(和平工作领导组),召开视频会议,随后发布14/2021号会议声明。

讽刺!玩坏缅甸的人,不用承担任何责任

它们在声明中达成了以下共识:

1. 要求国管委(军方)立即停止对民众们的屠杀及开枪镇压。

2. 要求立即释放抓捕的所有人士。

3. 继续支持全民开展的春天革命和CDM公民抗命运动。

4. 欢迎及支持,CRPH(联邦议会代表委员会)宣布废除2008年宪法的通告。

5. 欢迎CRPH发布的联邦民主宪章,作为一项为建设联邦民主国度做出的努力。

——这份声明,其实就是要联合民盟,和军方划清界限。

单凭民盟文官集团,干不过军方。

单凭地方军阀,也干不过军方。

如果民盟和军阀联合,相当于笔杆子和枪杆子结合;再加上西方的支持,那么就具备了和军方抗衡的实力。

讽刺!玩坏缅甸的人,不用承担任何责任

但民盟与军阀的联合,注定无法形成合力。原因很简单,缅甸历史上,文官集团和军阀也曾合作过,但很失败。

1947年,昂山将军(昂山素季的父亲)被刺杀,吴努担任政府首脑和当时缅甸主要政党反法西斯人民自由同盟领袖。1948年缅甸宣布独立后,吴努担任第一任总理。

吴努领导的缅甸政府,比较接近文官治国。但是因为吴努政府始终搞不定军阀,经济糟糕,最终在1962年被吴奈温将军推翻;缅甸由此进入军政府模式,一直持续到2015年。

现在即便民盟和军阀联合,干翻了军方;缅甸局面也就相当于回到吴努时代。那么很快民盟和军阀就会翻脸,然后催生出新的军政府,形成一个轮回。

但是在轮回的过程中,一定是缅甸老百姓遭殃。就在上周,缅甸军队轰炸了克伦民族联盟(较大的军阀之一)控制的地区。

七千多克伦人不得不离开家园避难,其中约三千多人越过边境逃往泰国。

但是泰国政府又不收留他们,只能提供一部分人道主义援助。

讽刺!玩坏缅甸的人,不用承担任何责任

于是这群可怜人躲在边境,进不得,也退不得;充分体现出乱世人不好当。

这还是初期,双方只是试探性地交手。毕竟说到底,理论上都是缅甸自己人。缅军也不好意思大开杀戒,伤亡还不算大。

但如果按照NCA发的声明,那么地方军阀和缅军完全撕破脸,大规模的开战将不可避免。如果域外大国选择支持地方军阀,那么缅甸局面就向叙利亚方向发展。难民会更多,伤亡会更大。

那么军阀和军方是否有妥协余地?

03军阀与军方

如果说民盟和军方的矛盾是缅甸乱局的导火索,那么军阀和军方的矛盾就是缅甸乱局的根源。因为从缅甸建国起,双方就开始干仗,一直干到现在。

讽刺!玩坏缅甸的人,不用承担任何责任

缅甸军阀之所以这么有特色,除民族矛盾复杂(还有掸族、克伦族、若开族、孟族、果敢族、克钦族、克耶族、德昂族等,甚至还有一直想建立穆斯林国家的罗兴亚人)之外,至少还有几个原因——

原因之一,源源不断的经济收入

打仗得有钱。军阀也一样,对抗军方也要钱。

军阀的收入主要是翡翠、毒品、边境赌场和木材。

缅甸以翡翠著称,翡翠收入可观。翡翠产地只在缅北帕敢,那是克钦武装的地盘。

军阀控制的地区,种毒、制毒、贩毒服务产生巨额利润。正因如此,缅甸成为世界毒品之源头。

另外军阀大部分都在边境地区,可以控制边境赌场。经常可以从新闻中看到,有中国人被骗到缅甸黑赌场,输得倾家荡产。

军阀有了这些经济收入,就可以购买武器,吸纳成员,和军方对抗。

即便如此,在武器装备方面,军阀也无法和军方对抗。而这么多年,军阀之所以能抗住军方的进攻,很重要的一个因素在区域优势。

讽刺!玩坏缅甸的人,不用承担任何责任

原因之二,区域优势

由于军阀占据的都是边境山区,极大制约了政府军的大型重型武器装备。

与此同时,使用轻武器的军阀熟悉山区的每一条路、每一道梁。

另外军阀一般占据边境线,可以依托边境线作战。军方在边境作战时,则要小心翼翼,避免炮弹一不小心落到周边国家。要知道缅军的战斗力,对别国军队并无优势。

最重要的一点是,缅甸军阀都是地方民族武装,都能得到自己民族的支持。他们亦军亦民,平时是老百姓,战斗时是战士。

讽刺!玩坏缅甸的人,不用承担任何责任

因素三,军阀和军方相互依存

军政府能统治缅甸那么久,是因为地方军阀存在。缅甸的主体民族希望军方能完成民族统一。

正因为军阀闹分裂,军政府才能打着统一国家的旗号长期得势。

某种意义上来说,军政府和军阀是相互依存的关系。

没了军阀,军政府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军政府有一个致命的弱点,就是统治缅甸这么多年,却把缅甸经济越搞越烂。

04 军方的弱点

缅甸和泰国各方面都比较类似,但缅甸经济被泰国甩掉一大截。

讽刺!玩坏缅甸的人,不用承担任何责任

现在泰国人均GDP是缅甸的5倍多,人均寿命比缅甸长10岁。

按照缅甸军政府的搞法,经济不会有本质的改变。缅甸人的生活水平,也不会改变。历史上缅甸经济最好的年头是1936年,那还是英国统治时期

英国从1824年征服缅甸,直接殖民统治缅甸一百多年。但是缅甸人并不痛恨英国。昂山素季的丈夫和孩子都是英国人,这丝毫没有影响缅甸人对她的支持。

其根源在于,英国像大力建设印度一样建设缅甸。

英国殖民统治时期,缅甸的铁路和公路里程也有了显著增长,教育得到极大改善。英国殖民当局的一系列举措,为缅甸后来的经济繁荣奠定了坚实的物质基础。

1936年,缅甸的经济总量超过120亿美元,人均GDP大约776美元,这个数据在当时的亚洲首屈一指,甚至超过日本

直到如今,缅甸人均GDP其实也就和1936年类似。也就是说缅甸独立之后这些年,人均GDP基本上没有变化。

如果算上通货膨胀,缅甸独立之后一直稳步地走下坡路,成了亚洲最差

就缅甸的资源与地缘来说,任何一个势力统治缅甸这些年,起码经济上都不会比军政府干得差。

这也是缅甸人不排斥外国势力干预、以及支持昂山素季的根源所在。归根结底,缅甸人日子不好过,渴望改变。这也是军政府这轮政变,遇到极大阻力的根源。

但是缅甸问题,远不止军方、民盟、军阀这么简单,起码还隐藏着一个影响力不输任何一方的僧侣集团。

过去不论是军政府还是吴努时代的文官政府,以及昂山素季治理缅甸这几年,经济都搞不上去,很大一部分原因就在僧侣集团。

05 僧侣集团

按照大部分吃瓜者的理解,僧侣应该是一群超脱尘世的高人。

然而在缅甸,僧侣既可以超脱世外,也可以留恋红尘。

当然缅甸的街头示威还有一个特色:僧侣上街散步。如果没有僧侣参与,意味着示威可防可控。如果僧侣也上街示威,意味着出现巨大的变数。1988年(昂山素季从英国回缅甸那年),缅甸僧侣上街就把奈温军政府给闹垮台了。

这次,僧侣也出来了。

讽刺!玩坏缅甸的人,不用承担任何责任

那么在1988年,缅甸僧侣为什么要走上街头呢?

那是因为吴奈温将军在1962年武力夺权之后,干过一件非常之事,即通过军方权威严格执行“政教分离”政策,采取一系列措施遏止僧侣参与缅甸政治。

按照立体史观大周期律,在任何时代任何国家任何民族搞“政教分离”,都是一件足以载入史册的大事情。

首先,政教分离有可能开创一个大时代。

秦汉时代建立中央集权制,就是确立世俗政权的权威,从根本上排除宗教对体制的干扰;本质上来说,也是一种政教分离。随后华夏文明在农耕文明阶段,一直处于世界前列。

17世纪工业文明来临,英、法、德、美进行宗教改革,让上帝归上帝、凯撒归凯撒,就是在搞政教分离。欧美由此在工业文明阶段占尽先发优势。

其次,政教分离即便开创不了大时代,也会触及到很多人的利益。

凯末尔将军时代的土耳其、巴列维王朝时代的伊朗,都曾推动伊斯兰世界的政教分离,都曾取得一定成绩,但都被教士集团反攻倒算,最终失败。

缅甸的僧侣阶层,其实也是特权阶层,类似于伊斯兰世界的教士阶层。

吴奈温想搞政教分离,也有效仿巴列维王朝(那时的伊朗蒸蒸日上)之意,也想干一番大事业。

然而历史证明,想要政教分离成功,必要条件之一是经济大发展。

但经济发展并不能保证政教分离成功。巴列维把伊朗经济搞得蒸蒸日上,最终尚且失败了。吴奈温连经济都没搞好,他的政教分离政策注定失败。

僧侣集团的目标很简单,不论是军政府还是民盟,甚至地方军阀,都不要动寺庙的财产,不要动僧侣的奶酪。

这次僧侣上街,其实也是两手下棋——

如果军政府最终镇压了民盟,那么一切涛声依旧。因为军政府只想维稳,无力搞改革。

军政府维稳,就要依赖僧侣阶层。

如果军政府被民盟与军阀联手推翻,那么僧侣阶层也相当于上街有功,可以尽可能地守护自身利益。因为民盟有可能搞改革,有可能触碰到僧侣的奶酪。

简而言之,僧侣是缅甸的风向标。只要他们上街,就意味着历史十字路口的大动荡。

当军方、民盟、军阀、僧侣代表的缅甸精英阶层轮番上台表演时,那就意味着,缅甸人要吃苦头了。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合伙玩坏了缅甸,却不用担责。

最后再说一句——

如果只有军方与民盟表演,或者说军方与军阀表演,缅甸老百姓可能只吃小苦头。

如果他们同时出场,缅甸老百姓大概率要吃大苦头。

以缅甸的走势看,可能成为封闭的伊朗,也可能成为内乱的叙利亚。

免责声明:星火智库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正确价值观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欢迎致电(同微信)18530014218,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或依法处理。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k.com/286919.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