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星火智库首页
  2. 家事国事
  3. 劳动之歌

又有医生被砍伤!我们再次追问:呼吁之后,谁来担责?

作者:丁香园 DXY

本文转载自:丁香园(ID:dingxiangwang)

1 月 20 日,北京朝阳医院眼科发生一起伤医事件,一男子持菜刀将三名医护人员砍伤,同时误伤一名患者家属。其中一名陶姓医生受伤最为严重,后脑勺、胳膊多处被砍伤,目前正在接受救治,暂无生命危险。
事发后,公安机关、市卫健委、市医院管理中心等多部门已经第一时间介入调查,犯罪嫌疑人已被朝阳分局民警刑事拘留。
这一悲剧发生距离杨文医生遇难还不到 1 个月,距离杀害杨文医生的凶手孙文斌一审被判死刑才 5 天。
又有医生被砍伤!我们再次追问:呼吁之后,谁来担责?
图源:微博 @平安朝阳 截图
据悉,受伤医生为朝阳医院眼科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教授陶勇。
在陶医生遇害前 3 天,他在微博上发布了一封来自就诊患者的感谢信,在这封信的最后,那名患者说「希望陶主任一生平安」。
但这个希望落空了。
又有医生被砍伤!我们再次追问:呼吁之后,谁来担责?
与此同时,又一位急需帮助的患者,失去了那名原本能够救治他的医生。
又有医生被砍伤!我们再次追问:呼吁之后,谁来担责?
从医院官网陶医生的个人简介可以看出,他是一位十分优秀的医生。40 岁不到的教授主任,博士生导师,发了 90 多篇 SCI,学医的人都知道,这多不容易。他受到同行的尊敬,受到患者的感谢,他本该有着美好的职业前景。
又有医生被砍伤!我们再次追问:呼吁之后,谁来担责?
陶勇医生个人简介
然而,陶医生的手部受伤。对于一名外科医生来说,手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这样的伤害极有可能对他造成难以弥补的伤害——他原有的那条人生轨迹,就此发生了改变。
杨文医生遇害后这段时间,我们做了什么?
2019 年 12 月 24 日,北京民航总医院的杨文医生遇害。27 日,民航总医院举办追思会。
2019 年 12 月 28 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于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五次会议通过,将于 2020 年 6 月 1 日起施行。
该法规定:全社会应当关心、尊重医疗卫生人员,维护良好安全的医疗卫生服务秩序,共同构建和谐医患关系。医疗卫生人员的人身安全、人格尊严不受侵犯,其合法权益受法律保护。禁止任何组织和个人威胁、危害医疗卫生人员人身安全,侵犯医疗卫生人员人格尊严。
违反本法规定,扰乱医疗卫生机构执业场所秩序,威胁、危害医疗卫生人员人身安全,侵犯医疗卫生人员人格尊严,非法获取、利用、公开公民个人健康信息,构成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依法给予治安管理处罚。
2019 年 12 月 29 日,西安长安医院一名护士因拒绝患儿家属插队要求后遭到袭击,导致闭合型胸部损伤、胸壁钝挫伤。
2020年 1 月 1 日,山西省心血管医院一名医护人员初诊时遭到患者同行人捅伤。随后太原市公安局万柏林分局发布通报,犯罪嫌疑人被依法刑事拘留。
2020 年 1 月 6日,南宁市第二人民医院安检通道投入试运行,当天查获 1 把管制刀具,移交警方处理。1 月 8 日,安检通道正式投入使用,该院成为广西首家开展安检工作的医院。
2020 年 1 月 10 日,一篇名为《世间安得双全法,让我安静做医生》的文章在网络流传,四川省人民医院一名医生遭到某法院副局长殴打,导致出现脑震荡、鼻骨骨折、环椎关节不稳。次日,平安青羊发布通报,违法行为人被处以行政拘留及罚款处罚。
2020 年 1 月 11 日,顶尖学术期刊《柳叶刀》发表社论,呼吁保护中国医生。
又有医生被砍伤!我们再次追问:呼吁之后,谁来担责?
《柳叶刀》社论截图
2020 年 1 月 16 日,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公开开庭审理被告人孙文斌故意杀人一案,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被告人孙文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2020 年 1 月 17 日,泸州市合江县人民医院神经内科三位医生遭到病人家属群殴,一位医生头部外伤当场倒地,一位医生鼻骨骨折。1 月 19 日,合江县公安局发布警情通报称公安机关已立案侦查,打人者被依法刑事拘留。
2020 年 1 月 20 日,北京朝阳医院眼科发生伤医事件。
严惩凶手,应该是开始,不该是尾声
孙文斌被判死刑,杨文医生却再也回不来了。
严惩凶手只是恶性暴力事件处理的开始,绝对不是事件处理的尾声,我们需要追问的是:然后呢?
《柳叶刀》发布社论指出:「在中国,暴力伤医行为有诸多原因,如基层医疗卫生体系不健全、低效的医患沟通等。因此,通过加强安保措施等方式来修复日益恶化的医患关系收效甚微。」
「若想终止中国的暴力伤医事件,仅通过执法和惩罚性措施是远远不够的,必须要进行就医文化转变,而文化改变需要时间。医疗卫生工作者需要得到信任和尊重,而增强信任最好的方式就是建立一个同样有效、可靠且值得尊重的医疗卫生体系。」
杨文医生的悲剧发生后,许多声音都在探讨医院建设安保系统的经济要求与操作难度。
要知道,陶医生所在的医院已经是北京一流的三级公立医院,而这样的医院在中国的医疗体系中,理论上来说应该有着相对于其他医院来说,更好的经济能力与行政资源,来处理落实这些安保机制。
如果连这样的医院都没办法保护自己的医生,那其他医院的情况又该如何?我们难以想象。
医院无法保护自己的医生,它同样无法保护患者。
遑论恶性暴力事件对医务人员群体造成伤害,导致更多一线人员流失,更多学生不愿选择医学专业,导致社会面对医疗资源进一步短缺的惨痛苦果。
仅看在本次北京朝阳医院的暴力事件中,该男子持菜刀砍伤了三名医护人员,同时还伤害了一名患者家属。
显然,面对恶性暴力事件,在场的「每一个人」都会成为受害者。
仅靠法律的严惩远远不足以解决问题,比起事后严惩,「如何事前杜绝」是我们必须追问与回答的问题。
但从前文梳理从杨文医生遇害至今的变化,我们不难看出,我们依然缺乏一个系统的、可操作的、具体的解决方案。
再次追问:呼吁之后,谁来担责?
事实上,对于「如何事前杜绝」的问题,丁香园已经多次发声,追问后续处理以及该事件对医疗行业警示与借鉴。
在丁香园发布文章 伤医悲剧发生后,他们是这么做的,我们呢?中,我们列举了多个国家后续处理方案作为参考,包括但不限于完善医疗场所的安保应急方案、加强对医务人员的日常培训、多个机构联动等。
我们也曾提出建议:《中华人民共和国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今年 6 月方可实施,鉴于当前情况,我们有哪些更好的普法宣传的行动措施?有哪些更好地保障该法案能够被落实执行的措施?
可否对于有医闹行为的人建立征信系统,并及时对医院做出提前预警?近年推行的公立医院绩效考核工作中,对于近期发生过恶性医闹事件伤害医务人员身体事件的机构,可否在考核中被扣分、降级?
显然,我们有足够多的参考方案,也有足够多的前车之鉴,来告诉我们,事前到底该怎么做——问题是:谁来做?
在无数医务工作者奋战在抗击新型冠状病毒的一线的此刻,在杨文医生遇害、陶勇医生受伤、恶性暴力事件一再发生的此刻,我们再次追问:
1. 呼吁保护医生之后,谁来负责制定这套系统的、可操作的、具体的解决方案?
2. 解决方案制定后,谁来负责落实这些方案?谁来确保这套方案的正常运行?
3. 如果方案实施后,依然有恶性事件发生,又该由谁来为此承担责任?
「强烈谴责、坚决打击」的口号喊过了,但呼吁有效的前提,是有人为了不履行呼吁的后果担责——这个人,绝对不仅限于行凶者本人。
而这三个追问的答案,我们依然在等。(责任编辑:gyouza)

免责声明:星火智库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正确价值观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欢迎致电(同微信)18530014218,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或依法处理。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k.com/31039.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