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星火智库首页
  2. 天下熙熙

华盛顿的新中亚战略危及地区稳定

作者:晓华哥
本文转载自:华语智库(ID:huayujunshi)

华盛顿的新中亚战略危及地区稳定

2020年初美国国务卿、前中情局局长篷佩奥将率团访问哈萨克斯坦,除了讨论“美哈全面关系”,会抛出美国的新中亚战略。哈萨克斯坦外长特列乌别尔季声称:“……首次通过此类文件”。
今年哈萨克斯坦外长访美期间,美国国务院代表宣称:“中国和俄罗斯正在增强在这一能源丰富地区的影响力,而来自阿富汗的武装分子对地区稳定构成严峻威胁”。出访两天期间,特列乌别尔季马不停蹄——与美国国务卿篷佩奥、国家安全委员会负责人、花旗金融集团银行分部主管米莱特、世界银行主管欧洲和中亚事务的副行长米勒、卡耐基基金会主席彭斯举行了密集会谈。
讨论了“哈美两国的战略、经济和军事合作”、“中国违反人权、哈萨克斯坦公民从叙利亚、阿富汗返回”等问题。特列乌别尔季与篷佩奥就“中国新疆违反穆斯林人权的危机”交换了意见。华盛顿忧心重重:北京使用经济杠杆撬动中亚各国,强迫它们把逃往国外的维吾尔族公民遣返回国。鉴此,美国国务卿对“哈萨克斯坦为逃离中国寻求政治庇护人士提供安全保证的行为”表示欢迎,高度评价阿斯塔那“在阿富汗的维和行动”,并强调“哈萨克斯坦在本国居民从叙利亚遣返、重返中的世界主导地位极为重要”。
显然特朗普当局正以非武力方式加强对中亚的渗透。例如,去年夏天近四年来美国代表团首次访问了吉尔吉斯斯坦。11月土库曼斯坦外长梅列多夫到访美国国务院,2020年春天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政府代表团也将访美。美国认为,哈萨克斯坦的战略地位十分重要:不仅是集安组织、欧亚经济联盟、上合组织成员国,地大物博,而且与中国、俄罗斯有着漫长的共同边界。
美国毫不隐瞒,在中亚就是致力于对抗莫斯科、北京的地区战略。使用经济、法律杠杆阻挠中国在中亚实现基础设施项目(通过世界银行贷款和英国法官主持、按盎格鲁撒克逊判例法开展工作的阿斯塔纳仲裁法庭),盎格鲁撒克逊战略对这一地区的破坏作用还远未显现。
几十年来五角大楼一直致力于行为主义人类学研究,将塔维斯托克人类关系研究所的成果应用于世界许多穆斯林地区。计划之一是“人类地域系统”,在伊拉克、阿富汗进行了试验,然而由于许多美国人类学家强烈抗议,只好草草收场。
2007年10月31日,美国人类学协会执行委员会发表了声明,反对“人类地域系统”,认为这是“对人类学鉴定成果不可容认的滥用”,有悖于美国人类学协会的伦理准则。著名社会人类学家、圣何塞州立大学教授冈萨雷斯坚决反对“人类地域系统”。在自己的专著《军事化文化:关于战争状态》中,他猛烈抨击这一计划,提供了大量有力的论据,坚决反对社会学家参与军事行动、将人类学理论、方法用于军事目的。
形式上“人类地域系统”计划已于2014年下马,但实际上五角大楼在“智慧女神”计划框架内继续秘密进行改变穆斯林心理的人类学研究,只不过采用了比“人类地域系统”更加隐蔽的方式。
根据2008年五角大楼科研倡议公布的官方版本,智慧女神聚焦于对美国国家安全政策具有战略意义的社会科学领域。康科迪亚(加拿大)大学人类学教授福尔捷在《专家操纵是隐藏帝国主义操纵的一种方式》一文中将“智慧女神”计划界定为“恐怖主义产业”,企图在“超级人类学家”未能得逞的领域取得突破,例如当年提出:“英国人把伊拉克从奥斯曼帝国统治下解放出来,对抗仇视自由、罪恶滔天的阿拉伯人”。这位响誉全球的加拿大人类学家写道:今天五角大楼邀请的人类学家无法使我们的战争避免“附带损伤”,不能消除占领的烙印;只有结束战争才能达成这一目的。
美国军事专家对削弱中国在这一地区的影响力充满浓厚兴趣,将在中亚启动“智慧女神”计划。而且,美国正在这一地区加速建立行为主义计划的“影响目标”,换言之,行为主义武器目标。美国协助中亚国家、首先是哈萨克斯坦从叙利亚、伊拉克遣返数百名哈国公民。例如,据自由广播电台报道,600多人,包括数十名武装分子(!!!)重返哈萨克斯坦。美国“向某些公民返回中亚、包括遣返、重返提供援助”。这意味着,在美国国务院正式批准新中亚战略之前,五角大楼的“智慧女神”计划、各种行为主义武器早已开始投入使用。
“智慧女神研究倡议”网站系统地发布了对中亚居民社会偏好的监测数据。令美国遗憾的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居民最认可俄罗斯(占受访者的80%),其次是中国(46%),中亚居民认可美国的只有30%。“智慧女神”网站公布的一份报告确认,中亚居民普遍认为:“中国贷款将逐步导致中亚国家对北京的依赖性进一步增强。在中亚开设商场的中国公司正在排挤当地工业,雇佣中国公民,而非本地居民。除了经济损失,中国对中亚居民的民族未来构成威胁。中国男性以令人感到威胁的速度与中亚女性通婚,中国正通过新疆边境对中亚公民进行再教育。这一地区的反华现象司空见惯”。
报告作者对下列事实黯然神伤:“研究中亚居民如何看待中国政府时,他们通常对北京持赞同态度”。报告认为,这种悖论现象产生的原因是:“大量哈萨克人、吉尔吉斯人、塔吉克人和乌兹别克人对中国知之甚少,无法准确表达自己的观点。大量中亚居民不是反华,而是对中国一无所知”。
借助“智慧女神”行为主义计划,五角大楼的分析家希望使社会偏好的比例朝有利于自己的方向发生变化,而且企图采取简单粗暴的方式。美国企图让自己控制下的武装分子、伊斯兰极端分子充斥于中亚,为实施代理人战争拼凑相应的团伙,与在中东地区的行径同出一辙。
华盛顿的战略家认为,应该对中亚居民进行“行为主义”改造,让数千人从中东遣返,使中亚成为美国对抗中俄的前沿阵地。这不会带来地区的繁荣,只会导致中亚的“阿富汗化”,换言之,将这一地区变成处于“大欧亚”中间“硝烟弥漫的岛屿”。
如果中亚各国当局不能清醒认识到站到美、英一边、参与新一轮地缘政治博弈的巨大风险,上面提及的世界末日很可能变成现实。长期以来实用主义的美国人一直信奉以小博大的原则。对他们而言,为了给“一带一路”设置障碍,在中亚播下“可控混乱”的种子,要比投入数百亿美元实现这一地区的虚假繁荣简单得多(主要是更加廉价)。
-END –

免责声明:星火智库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正确价值观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欢迎致电(同微信)18530014218,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或依法处理。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k.com/3126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