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星火智库首页
  2. 海大鱼
  3. 回眸千年

传染病上战场,比炮弹更凶猛

作者:深眸

本文转载自:地球知识局(ID:diqiuzhishiju)

传染病上战场,比炮弹更凶猛

作者:深眸

制图:孙绿 

1月26日,美国宣布安排包机从武汉撤侨。虽然最后撤走的230名美国人中,绝大多数都是外交官及其家属,但美国对瘟疫传染病的恐惧却是显而易见的

也许这是因为在美国人的历史记忆中,对传染病危害的认识和恐惧,早在1861到1865年的美国内战期间就埋下了,当年的那场传染病也直接改变了美国内战的进程,成为了美国历史教科书中不可不提的一页。

内战期间传染病流行

长达四年的美国南北内战,造成高达75万名士兵丧生,40万名士兵伤残。

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其中的大部分士兵,不是死于战场上的冲锋陷阵,而是死于传染病

人们习惯性注视那些死在战场上的士兵

而更多更多死在后方的人,却少有人在意

而征兵、医疗、后勤往往才是决定胜负的关键所在

(图片来自:wikipedia)

传染病上战场,比炮弹更凶猛

据统计,北方士兵中63%的士兵和南方士兵中的71%都死于疾病。这个病死比例,甚至让战争本身的残酷性都显得不值一提了,医疗技术的低下,是造成巨量伤亡的关键原因。

美国南北战争起于对奴隶制度的巨大分歧

当时北方的人力物力、工业实力远比南方要雄厚

但战争过程还是长期的鏖战与拉锯,双方都损失巨大

(红色为蓄奴州,黄色为存在奴隶的北方阵营)

传染病上战场,比炮弹更凶猛

虽然19世纪60年代的美国正在酝酿第二次工业革命,国力不断上升,但从医疗技术而言,它仍远远落后于英法等殖民大国甚至荷兰、比利时等国家。而美国南方沼泽密布,夏天又是异常潮湿闷热,很容易感染疾病,美国内战的主战场又恰恰在南方,这就为疾病的传播提供了绝佳的场所。

美国湿地大致分布

相比南北战争时期已大量减少,仍主要分布在南方

主要在南方沿海地区、延密西西比河沿岸、五大湖沿岸

传染病上战场,比炮弹更凶猛

其次,在战争期间,南北方士兵都面临着营养失衡、食物短缺、水源污染等问题,尤其是南方的邦联军队最为严重。在战争后期,南方军队由于战争失利,不断丢失城池,物资库被攻占以及粮食生产的落后,士兵们只能经常吃霉变甚至被昆虫感染的硬面包,身体素质不断下降,很多人选择偷吃野味来改善伙食,得病风险可想而知。

美国内战中的攻城迫击炮

(图片来自:shutterstock@Everett Historical)

传染病上战场,比炮弹更凶猛

在行军过程中,南方沼泽遍地的现状导致很多水源不卫生,再加上战争的残酷,很多士兵、马匹的尸体浸泡在河流中将水源完全污染,士兵在口渴难忍的情况下大量饮用污染水源,也会因此得上传染病。

有固定军营的队伍相对容易得到淡水补给,但大多数野战军队只能就地取水,有指挥官就抱怨甚至崩溃“我们迫不得已喝着连马都不愿喝的水,喝完之后走着走着发现水的源头竟然是厕所”。

营地日常(当然,能拍照的基本只有军官)

(图片来自:shutterstock@Everett Historical)

传染病上战场,比炮弹更凶猛

最后,参战的350万人中绝大多数为志愿兵,很多人没有纪律意识,个人卫生习惯和军营卫生十分恶劣。当年的人们确实也没有很好的洗澡、垃圾分类的习惯,很多人满身污秽、乱扔垃圾,不注意通风和更换衣物,得病概率高。

当时已经开始有野战医院,不过条件还相对简陋

(图片来自:wikipedia@Gardner, James; Civil War Glass Negatives)

传染病上战场,比炮弹更凶猛

在这几大因素的共同作用下,大多数士兵都不同程度的患病,而死亡原因中除风湿病、心脏病等慢性病外,高发病率的黄热病、疟疾是最主要的致死传染病。

南北方“黄热病对战疟疾”

黄热病由黄热病毒引起,通过伊蚊叮咬来进行传播,以高热、头痛、黄疸、蛋白尿、相对缓脉和出血等为主要表现。而疟疾的病原体是疟原虫,由蚊子传播,周期性发作,症状表现为发冷发热,热后大量出汗,头痛口渴,全身无力。

电子显微镜下的黄热病病毒

(图片来自:wikipedia@Erskine Palmer, Ph.D.)

传染病上战场,比炮弹更凶猛

可想而知,该病自19世纪以来主要发生在美国潮湿闷热的南方地区,所以南方大多数民众都感染过此病,痊愈之后获得免疫能力。而北方民众则很少接触,缺乏免疫容易患病,因此它对于南北双方的影响是大不相同的。

主要靠蚊子传播,非常适合南方,防不胜防…

(图片来自:wikipedia@Emil August Goeldi)

传染病上战场,比炮弹更凶猛

当时的南方民众和邦联军队指挥官就认为:只要北方军队敢进入南方黄热病区域,就让他们有来无回。传染病本身,已经成为了南方防御系统的一部分

当然,南方自身也是黄热病的严重受害者

南北战争之前的1853和之后的1878

密西西比河谷以及新奥尔良都受到黄热病袭击

(1878年黄热病流行中的死者墓碑)

(图片来自:wikipedia@Michael Homan)

传染病上战场,比炮弹更凶猛

1862年夏天的时候,北方的一支军队占领了新奥尔良城,南方军队的一个将军洛弗尔就准备组建一支上万人的军队,去包围这个城市,然后传播黄热病让士兵大量死亡。到1863年,南方军队甚至精心策划了一项将黄热病病人的衣物散布到北方的计划,希望能让北方民众丧失斗志,邦联政府也暗中支持这一计划。

北方一方面从海上经济封锁南方

一方面沿密西西比河南下将南方一分为二

是北方的重要战略,不过南方传染病确实是一大障碍

(图片来自:wikipedia@NOAA Photo Library

传染病上战场,比炮弹更凶猛

和黄热病相比,疟疾有所不同,因为南北方都深受该病的困扰。

疟疾还有个外号,打摆子

由疟原虫治病,主要传播途径也是蚊虫叮咬

(图片来自:wikipedia@Ute Frevert、Margaret Shear)

传染病上战场,比炮弹更凶猛

四年战争期间,北方感染该病的人员高达百万,南方则更为严重。而北方联邦政府率先研制出了治疗这一疾病的特效药——奎宁(Quinine),俗称金鸡纳霜,对恶性疟的红细胞内型症原虫有抑制其繁殖,或将其杀灭的作用。这就成为北方政府反制南方“疾病战”的一大手段。

对于广大的热带、亚热带地区,奎宁都是一种刚需

奎宁作为疟疾特效药的广告

(图片来自:wikipedia@Wellcome Images)

传染病上战场,比炮弹更凶猛

而美国南方则缺乏奎宁,只能从英法等外国进口,但联邦政府直接封锁了海上通道,造成南方奎宁价格是北方的5倍,南方邦联政府根本无法控制疾病。很多南方民众逃到北方归降联邦政府,而没有归降的南方民众很多在原地也坐不住了,纷纷逃离家乡,这进一步导致疟疾的蔓延,人心涣散。

南北战争中,经济封锁是北方最成功的的战略之一

由于南方经济高度依赖对欧洲的原材料出口

长期经济封锁使南方经济濒于崩溃、吃饭都成问题

(图片来自:wikipedia@J.B. Elliott)

传染病上战场,比炮弹更凶猛

相比而言,南方军队的黄热病武器只能在个别地区打击北方联邦政府,随着北方医疗技术的不断进步,这一武器的作用也越来越小。而北方联邦政府的封锁政策对于南方而言是致命的:奎宁特效药在北方的大量使用和价格低廉与南方形成了鲜明对比,民众纷纷叛逃,失败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由非裔美国人组成的一支北方部队

他们基本来自南方

(图片来自:shutterstock@Everett Historical)

传染病上战场,比炮弹更凶猛

联邦政府的决心和能力

实际上,在1863年,南方军队在传染病大战中还占据一定优势,毕竟北方军队中的大多数人完全缺乏对黄热病的免疫能力。但随着北方军队在1863年末采取了先进的防护措施,南方军队彻底处于劣势。

首先,联邦政府使用了先进的消毒剂。

在内战爆发之初,多数医生和社会大众对消毒剂的认识还很浅薄,只将它认为是净化环境和保存食物之用。但随着战争对医疗观念的促进作用,北方卫生局研制出专门用于黄热病、疟疾的消毒剂,稀释过的漂白粉也大量用于病房的空气净化。

在政府的大力宣传下,北方民众几乎家家都有十几个消毒剂,政府也对买不起消毒剂的穷人进行购物补贴。南方则由于被封锁和战争的不断失利,完全无法保证每家每户的供应。

其次,联邦政府采用了防病“硬核模式”。

当前国内的防疫工作中,河南省的高效率、严把控起了表率作用,甚至有些六亲不认,反而在科学上起到了可观的效果。当时的美国联邦政府也是采取了一样的举措:当1862年联邦军队占领黄热病流行的新奥尔良时,军队指挥官巴特勒就颁布严令,禁止任何家庭相互串门;每隔一两公里就设立检查战;扔垃圾到街道被拘留;每家每户保持通风干净;动用几千名士兵扫大街。

这些措施起到了很好的效果,一直到内战结束,这一地区都没有出现大量的黄热病病人。后来,这一模式逐渐推广到联邦政府管控的大多数地区。

最后,建造通风医院和对黑人群体特殊照顾。

在内战期间,联邦政府不惜金钱,给每家战地医院的每个房间都增加了窗户,力图保证通风效果。为此,北方举行了多次募捐活动。而考虑到颁布释奴法令后加入北方军队的黑人数量越来越多,联邦政府组建了卫生宣传队,对黑人进行了集中的卫生知识科普,并配发了每人两套的换洗衣物。黑人对政府的认可度进一步提高,战斗力也大为增强。

通过这些措施可以看出,联邦政府预防和治疗传染病的能力和决心都要远远大于南方。而南方邦联政府对疟疾的难以控制使军队战斗力不断下降,特别是在战争后期。

虽然政治、军事、经济等综合实力的比拼是交战各方赢得战争的关键因素,但控制传染病方面的能力对抗也是最终取胜的重要影响因素。

北方联邦政府正是在传染病方面采取铁腕手段和科学管控,才在执政合法性上战胜了南方邦联政府,并在四年的时间里打垮对手。所谓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在瘟疫爆发的绝望境地中,才真正体现出了它的正确性。

参考文献:

1. 乔治·W. 亚当斯:《蓝色的医生:美国内战时期联邦军队医疗史》,路易斯安纳大学出版社1996年版。

2. 玛格丽特·汉弗莱斯:《惨痛的悲剧:美国内战的健康危机》,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出版社2013 年版。

*本文内容为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球知识局立场

封面图片来自:Joseph Sohm / Shutterstock.com

免责声明:星火智库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正确价值观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欢迎致电(同微信)18530014218,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或依法处理。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k.com/3248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