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星火智库首页
  2. 家事国事
  3. 劳动之歌

能否找到有效的抗毒药物?医学专家对新型病毒肺炎的几点思考

作者:风留痕

本文转载自:动态大参考(ID:dongtaidacankao)

一、目前能否找到有效的抗毒药物?

疫情既已经出现,防止疫情扩散是一个重要的任务,治疗病人同样是重要的任务。

由于是新型病毒,所以肯定没有现成的抗病毒药。目前的治疗手段更多是对症支持和治疗并发症。那么找到一个有效的抗病毒药物就是当务之急。

目前,不仅美国方面宣布已经找到了有效的治疗药物,而且已开始进口中国。而国内一些治疗团队也宣布了众多好消息。

其实,抗病毒药物研制本就是一个重大的难题,更是需要时间的。如果容易的话,存在了近200多年的乙肝病毒早就消灭了。艾滋病也已经存在了几十年了,患病者和死亡者还不是逐年上升。

虽然已经有一些现成治疗其它病毒的药物,一方面,这些药物本身的作用就有限,另一方面,这一次是新型病毒,不可能套用。短时间之内就找到有效抗病毒药是不可能的。最多也只能说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因此,且不可夸大其词。

抗病毒药物的副作用都很大,盲目应用有可能适得其反。其实,对于大多数轻症患者来说,是一个自愈过程。也就是轻症患者没必要用疗效不确切的药物。

有人说疫苗很快就能研制出来,这似乎是最大的希望。但是,疫苗要想广泛应用于临床,从试验室到动物试验再到临床实验,这需要很长时间科学验证。重要的还不只是验证疗效,而是验证毒副作用。

二、为何武汉疫区的死亡率远高于外地?

从目前报告的数据来看,武汉患病死亡率远高于其它各地,这是什么原因?

目前已经有不少分析,一是武汉的医疗机构被挤爆,导致重症患者不能得到很好的医治,死亡率偏高。这应当是一个重要的原因。要不然也不会从全国各地向武汉支援那么多医务人员了。

二是外地病患处于比较早期阶段,还没发展到死亡案例。这也有道理。由于外地的感染人群较少,在统计分析上也不对称。

三是武汉病患多为初期、首次传播,病毒毒性更大(第一批41个案例中死亡率高达15%)。这也应当是一个重要原因。大多数的传染病都是越传毒性越小,传染力也越小。

除了上述三点之外,可能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那就是武汉死亡的病例,年龄偏大,而外地被传染的人群多是年轻人。这与年轻人流动性大有关。

三、关于疫情的最坏结果?

早前就有一个香港人要求政府说明最坏结果。这也在情理之中。然而,关于疫情发展,影响因素很多,任谁都无法说得清。既然难以说清,政府自然也就不可能推测这个最坏的结果是什么。

对此,也有专家说,最好数周内得到控制。最坏,控制失败。其实,这话说了等于没说。

虽然最终结果会如何,难以预料,但不会出现最坏的结果,这却是可以明确的事情。在人类历史上出现过多次瘟疫大爆发,但似乎还没有证据表明有一次是全球大流行。目前,虽然治疗手段有限,但控制住疫情扩散还是有能力的,也是目前大家正在做的事情。

虽然是新型病毒,但其传染力和致命性越传越低,这基本上是一个大概率事件。

埃博拉病毒的致死性和传染性远大于新型冠状病毒,又是发生在非洲这样一个落后地区。还不是被中国医疗队给控制住了。

其实,对于传染性微生物来说,毒力强传染性越强的反而更容易控制。病源是需要生存宿主的,致死率过高,在杀死宿主的同时,也就失去了生存的空间。是传不下去的。

结核菌和乙型肝炎病毒这两大传染病就是最典型的例子。这两大传染病也曾经是世界性祸患,可能够经历几百年还存在,就是因为进化到了低毒低致死率。

病毒进化最快,数年数月或数天数小时就可以遗传变异一代。也只有学得像结核菌和乙型肝炎病毒这样才能长期存在下去。要从进化医学角度来看待疫情的演变。

四、一线要不要全换成共产党员?

共产党员要勇于冲在第一线,这是党的性质决定的,也是理所应当的。但是,把一线人员全换成党员,似乎也大可不必。且不说一个科室里有没有那么多党员,就是有也要因人而异。防疫抗疫注定是一个相对长期而且是艰苦的工作,更是一项科学的工作。

首先进入第一线的人员,一定是综合能力最突出的人员,至少应当是最适合的人员。而这未必一定是党员。

广大医务人员勇于报名冲锋在第一线,这与是否是党员无关。虽然要面临患病和生死考验,但毕竟不是上去就得牺牲。只要做到严格防护,也没什么大不了。

在灾难面前,爱国、卫国人人有份,人人有责。应对重大疫情,只有最合适的人冲在前才能发挥最大的作用。

共产党员一定要不怕牺牲冲锋在前,但这不等于冲在前线的一定都是党员。(作者为医学专家)

免责声明:星火智库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正确价值观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欢迎致电(同微信)18530014218,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或依法处理。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k.com/3521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