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文亮医生走了】欲悲闻鬼叫,我哭豺狼笑

作者:后沙

本文转载自:后沙(ID:HSYGLGJ)

昨晚的微博经历是我记忆中最令人揪心和难受的一次,许多网友心情和我一样,仿佛都是坐在手术室外长椅上等待抢救结果的亲友们。

然而@武汉中心医院还是传来了令人痛心的消息:我院眼科医生李文亮,在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工作中不幸感染,经全力抢救无效,于2020年2月7日凌晨2点58分去世,对此我们深表痛惜和哀悼!

【李文亮医生走了】欲悲闻鬼叫,我哭豺狼笑

关于李文亮同志生平非常简单,因为他本来就是一位平凡简单的男人,去年生日发微博他说自己希望“能做一个简单的人,保持一颗平常心。

李文亮,(1985年-2020年2月7日)男,籍贯辽宁省锦州市北镇市,武汉大学临床医学七年制专业毕业,中共党员,武汉市中心医院眼科医生。

从他的微博纪录来看,就一个大男孩模样,B站春晚他去点评,《庆余年》热播他去追剧,香港暴徒作乱,他去给香港警察加油……

如果没有这场疫情,李文亮或许在十年之后成为一个小领导,再过十年或许是一位院领导……平平稳稳的工作轨迹,和和美美的家庭生活,还要陪伴孩子一起成长。

但在疫情中,他也是被感染者之一,他的态度是:

【李文亮医生走了】欲悲闻鬼叫,我哭豺狼笑

治愈后,报名上一线抗疫,职责所在,但可恨又残忍的疫魔却在凌晨夺走了他的生命。

为了守护李文亮,许多网友到了凌晨三点还没有下线,就是想等到一个好消息–李文亮医生还活着,还有希望……

然而,还有一些人却在准备着一场舆论狂欢,稿子早早写好,图文俱全,它们希望发生的和我们希望发生的不是一回事。

我在凌晨两点曾看到一个自媒体已经发出一篇长文标题是《为众人抱薪……》,图我也截了,但我不想贴出来帮它扩大影响力。而那时抢救李文亮的医生们正在尽最后的努力,没有人想放弃。

李文亮被宣告了两次去世,一次是6日晚间21点33分左右,一次是7日凌晨2点58分。前者是舆论,后者是医学。

那些急不可耐者,就算传出抢救信息后,还在不断投放制作完成的文案,这些人的网上表现与文字中的滴血心情是背道而驰的,明显反常。

到了白天,它们的表现(表演)让人的感觉,真可以用当年批判“四人帮”一首名诗来形容“欲悲闻鬼叫,我哭豺狼笑”!

为了充分利用李文亮医生去世带来的超高关注度,它们几乎将键盘敲碎,所谓的“它们”,是指那些邪教分子、分裂势力、以及“颜色革命”试水者……

它们每一张投向网络图片或文字,味道都很熟悉,不断地试图想点燃什么东西。

热点帐号下的评论区,到处是粘贴复制的小文案,引用过的名人名言有:屈原、鲁迅、索尔仁尼琴、哈利波特、还有《庆余年》的台词……

接着哈佛大学降半旗也来了,没头没脑没时间的图片,又带起了一波节奏,结果是人家一位老教授过世的仪式。

李文亮的妻子“求助信”也在网上迅速传播,很多人看了又气又痛心,结果又是伪造的文案。如果不是李文亮的妻子及时发声辟谣,这谣言存活时间至少能到晚上。

一位正承受丧夫之痛的孕妇,还要在爱人去世当天发声辟谣,并提醒大家这家人不接受任何捐款,多么令人尊敬的一家人!

那些伪造救助文案者,你们还有什么人性?你们想达到什么目的?仅仅是经济动机吗?更可耻的是,它们却将自己扮成最关心李文亮,最关心李家人的“热心人”!

还有一些倒灌进国内网络的大量煽动图文,非常密集,显然不是一两天就能准备好的,文字可真谓“文彩飞扬”,有排比句、有对比句,还有明喻、暗喻、重复、引申……连宗教布道者都拿李文亮作文章。

它们绝不是在为李文亮悲痛,它们只是在写一个剧本,并试图将剧本在社会上演一场。

这些“剧作家”习惯毫无意义的铺陈,或者矫揉造作的精致,它们为中国社会仍然保持井然有序而痛苦,而并非是李文亮的离世让它们痛苦。

在李文亮同志离世前,还有四十几位因抗疫斗争而牺牲的同志,他们有警察、医生、行政人员、工人、志愿者、城管、村干部,2月6日五位牺牲在一线的人民警察获得公安部表彰,被追授为二级英模。

这些牺牲的勇士,那些“剧作家”连眼珠子都不会转过去看一眼,因为它们的文案从来就不是为其准备的。

无限神话李文亮的“吹哨人”角色显得有些生硬,实际上“吹哨人”这个词在中国媒体语境中几乎没有出现过,whistle blowers本身含有告密、揭发、举报的意思,美国具体解释是“匿名的线索提供者”。作为中文媒体哪怕用“预警者”都比”吹哨人“准确,难道生硬嫁接就为了洋气一些?

每一位为疫情而战的人都是英雄,每一个遵守疫情防控指引的人都是战士,在东北寒风中,在江南阴雨中,为防疫线忙前忙后,保障日常供应的基层人员不值得书写吗?

中国民族决不会垮掉,这是几千年来的基因传承,在危难时刻总会有无数人挺身而出。

那些把键盘敲碎,想忽悠别人闹事,坐看云起的人,它们给李文亮医生提鞋都不配,李医生做的一切,都是希望尽自己一份力量让这国家好起来,魑魅魍魉岂能明白?它们炮制文案与其说是纪念,不如说是绑架。

李文亮医生一直活得很体面,但那份《训诫书》让他去了一份体面。

今天,中央已经派出国家监察委员调查组赴湖北省武汉市,就群众反映的涉及李文亮医生的有关问题作全面调查。该澄清的澄清,该问责的问责,人民群众需要一个满意的答复,一个经得起事实和历史检验的答复。从原点查起,一查到底,做过亏心事,欺上瞒下的一个也跑不了。

【李文亮医生走了】欲悲闻鬼叫,我哭豺狼笑

众志成城,团结“战疫”,打赢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补足短板,让那些魑魅魍魉无机可趁,才能告慰牺牲者们。

逝者已矣,生者奋进!

李医生走了,天堂多了一个白衣天使,愿他安息!对他最好的祭奠就是抗疫胜利!

免责声明:星火智库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正确价值观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欢迎致电(同微信)18530014218,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或依法处理。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k.com/3631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