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星火智库首页
  2. 家事国事
  3. 劳动之歌

武汉战疫进入总攻时刻|收治床位已近1.5万张,驰援医务人员多达2万人

本文转载自:中国经济周刊(ID:ChinaEconomicWeekly)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侯隽 | 北京—武汉连线报道

“感谢媒体对我的帮助,感谢社区对我的帮助,我妻子已经被黄陂人民医院收治,今天产子,暂时母子平安。”2月7日晚,武汉的患者家属张磊对《中国经济周刊》表示。

在这之前,张磊非常焦灼,他的妻子陈倩怀孕34周,年三十开始发热咳嗽,因怀孕,医院不能做CT,无法确诊而不能住院。加上武汉“封城”之后的交通管控,类似陈倩这样的病患在寻找医院收治的路上遇到了不少困难。

武汉“四类”人员的收治任务非常紧迫。

2月6日上午,武汉开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动员会,坐镇指挥的国务院副总理孙春兰出席会议。

她在会议上要求:武汉市要举全市之力入户上门排查“四类”人员,测体温、询问密切接触者,全面落实辖区、行业部门、单位、个人“四方”责任,强化网格化管理,要不落一户、不漏一人,要第一时间将“四类”人员送往隔离点和定点医疗机构救治,实行首诊负责制、首访负责制。

这是中央下达的命令。

经过几天拉网式清查,截至2月8日晚,武汉市已排查391万户、979万人,完成疑似病例收治人数的92%。

与此同时,收治能力也大幅提高。从2月8日起,火神山医院已经开始大批收治病人;2月9日,雷神山医院也由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接管正式收治患者;截至2月9日晚,三家方舱医院预计可收治轻型病患约3700人,而武汉城市职业学院、武汉软件工程职业学院也已经完成改造;2月9日,近6000人组成的多支医疗队乘坐41架次包机陆续抵达武汉,这也是疫情以来抵达武汉医疗队人数最多的一天。

武汉“战疫”进入总攻时刻。

武汉战疫进入总攻时刻|收治床位已近1.5万张,驰援医务人员多达2万人

“四类人员”集中收治和隔离

2月2日晚,武汉市新型肺炎防控指挥部发布第十号通告,决定自通告发布之日起,对“四类人员”集中收治和隔离。

这“四类人员”分别是:确诊的新冠肺炎患者、疑似的新冠肺炎患者、无法明确排除新冠肺炎可能的发热患者、确诊患者的密切接触者。其中,重症的确诊患者必须送定点医院,重症的疑似患者必须入院治疗,无法进入定点医院的确诊患者、无法入院隔离的疑似患者,需征用其他医院或酒店等集中隔离收治。

《中国经济周刊》2月4日晚在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出搜集未获救治的四类患者信息的新闻后,一天内就收到了患者有效信息近300例。目前有多位患者向《中国经济周刊》反馈说,他们已接到当地疫情管理机构的问询,有的则已被收到集中隔离点,有的还安排做了核酸测试等。

此前一天,2月3日,武汉市民杨冰联系到《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她的奶奶和父亲均是此次新冠肺炎的疑似患者,但想尽办法均没能住上院。“所属的定点医院告诉我们床位已满,无法收治,让我们联系社区上报。然而,社区又让我们直接去定点医院就诊。老人80多岁了,去医院检查非常不容易,只能在家熬着。”杨冰说,她奶奶属于高度疑似,因为家住在汉口硚口区,距离华南海鲜市场比较近。“我奶奶没去过海鲜市场,我们怀疑是被接触者传染的。但正是由于没有办法得到确诊,全家人也无法作为密切接触者进行隔离。

同在武汉的郭亮与杨冰有着类似的处境。2月1日,郭亮开始在社交平台发起求助:“我是单亲家庭,母亲可能被感染了新冠肺炎,我们没有车,看病非常不方便,到现在还没有得到有效救治。

他们辗转联系上《中国经济周刊》记者,2月3日晚上,《中国经济周刊》方面连夜上报。2月4日中午,杨冰接到了所在社区的电话,安排其母亲去做核酸测试,张磊和郭亮的问题也在24小时内得到了所在社区的回应。

武汉战疫进入总攻时刻|收治床位已近1.5万张,驰援医务人员多达2万人

“隔离点每日消毒4次”

疑似病例的集中隔离以及确诊病患的收治是疫情防控工作的重点。

2月5日,武汉市委副书记胡立山在湖北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例行新闻发布会上公布,武汉已设置132个集中隔离点,床位12571张,集中隔离各类人员5425人。武汉已在此前基础上再征用包括武汉民生耳鼻喉医院等民营连锁专科医院在内的27家医疗机构,可提供床位2183张,用于收治首次检测结果为阴性的疑似病例。

而由武汉国际会展中心等改造的3所“方舱医院”,共计设立3400张床位。同时,继续将方舱医院扩容至13家,接诊床位将增至万余张。

2月5月中午,家住武汉洪山区的王琳接到社区通知,要去洪山区张家湾街某酒店隔离点,她为此感到焦虑,内心有些抵触,担心去了隔离点会交叉感染。

当天下午,《中国经济周刊》致电该隔离点了解到,该隔离点为疑似患者隔离点,拥有93张床位,其中使用88张,空余5张。该隔离点联络人介绍,为斩断病毒传染渠道,该集中隔离点尽力比照正式病区:实行分层管理,对隔离者门禁卡分别授权,以防止互相串门。此外,隔离点每日消毒4次。

隔离点还实行医护人员24小时3班倒制度,张家湾街烽胜路卫生服务中心提供医护人员,保证每班拥有1名医生、2名护士在岗。为解决疑似患者一日三餐,餐食社区统一配送。

王琳的微信朋友圈显示,住进酒店集中隔离后,每天早上8时、中午12时和晚上6时,工作人员会把饭菜送到房间,每天上午和下午,会有医护人员前来测量体温,观察病情,督促服药,工作人员一天对房间消毒两次。

武汉战疫进入总攻时刻|收治床位已近1.5万张,驰援医务人员多达2万人

疏通“堰塞湖”

外界认为,当前,武汉面临着提高分类集中收治速度的问题。

胡立山表示,在“四类人员”集中隔离过程当中,遇到最大的难题就是集中治疗压力非常大。

2月5日晚,在发布会上,他表示,老百姓对我们指责非常多,我们非常理解。假如我们自己的家人确诊、疑似,但是得不到治疗,我们一定会很着急,指责我们是因为工作没有做好。我们现在为什么没有做好?病床供需矛盾还确实比较突出。现在28家定点医院的病床一共只有8254张,住在医院里面的有8182个人。

“(但是)昨天(2月4日)确诊病例1900多例,疑似病例780多例,加起来有2700多例。截至昨天,305张空病床,出院的只有116人,也就是(只空出)421张病床。” 胡立山谈到,“说真的,我们感到很揪心、痛苦的是,很多确诊、疑似病人没有住进指定的医院救治,因为供需的矛盾形成了‘堰塞湖’,已经确诊和疑似的病人没有到达指定的医院得到很好的救治,这个问题确实存在。

根据此前中国疾控中心有关负责人的研究,新型冠状感染的肺炎的病例规模每7.4天增加一倍,由一人传染到另外一人的平均间隔时间为7.5天,基本再生数(R0)估计为2.2。

目前,根据公开的数据,武汉28家定点医院的8254张床位、三家方舱医院的3700张床位以及火神山、雷神山的2500个床位,一共加起来大约能提供14454张床位。

“现在病人量太大,外地的医生护士团队也来了,但还是远远不够,病人都救治不过来。”据北京支援武汉的一位护士对《中国经济周刊》表示,现在医生是4个小时换一班,护士人数不够,6个小时换班。“比如我是从上午8点到下午2点,这6个小时不吃不喝,不上厕所。

截至2月9日,全国各地及军队驰援武汉的医疗队员人数已经高达19615人。但一线医务人员仍然非常辛苦,武汉大学中南医院重症监护室主任彭志勇在湖北的发布会上表示,将尽量想办法安排一线医护人员轮休。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张磊、陈倩、杨冰、郭亮、王琳均为化名)

免责声明:星火智库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正确价值观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欢迎致电(同微信)18530014218,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或依法处理。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k.com/3764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