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星火智库首页
  2. 家事国事
  3. 星辰大海

英国教授撰文:华为成功证明了对领导力进行长期战略投资才是制胜“法宝”

作者:Jonathan

本文转载自:华夏基石e洞察(ID:chnstonewx)

英国教授撰文:华为成功证明了对领导力进行长期战略投资才是制胜“法宝”

尽管美国通过施压试图封杀华为,但英国政府已经决定允许华为有限地参与5G网络建设。Jonathan Liebenau这篇文章介绍了华为公司的发展史,并进一步阐述了华为受到审查的部分原因。

最近几周经常有人问我,应该如何看待华为相关的政策和宣传。这是因为多年来,我一直在研究华为等中国数字公司,并有机会深入接触许多华为员工,获取相关记录以及参观他们的园区。最近大家对华为如此关注,是因为英国政府允许华为向英国电信网络运营商出售设备,且该部分的市场份额不得高于35%。这一决定让电信行业有了喘息之机,但同时也使那些认为华为构成威胁或担心与美国作对会引发报复的人感到愤怒。

01

华为的发展史

相信大家都知道华为的发展史,不过这段历史经常被歪曲。华为是一家拥有员工持股计划的私营企业,聚焦于打造核心竞争力和完善内部机构。该公司是中国最早开始对外投资的企业之一,并迅速成长为一家拥有约19.4万员工的大型企业。华为不仅在深圳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也给全球各地带来大量的就业机会。满怀抱负的中国高校人才都将华为视为他们最理想的雇主,因为华为不仅能提供一定的社会地位,还提供极具竞争力的薪酬和福利。华为并非国有企业,至少表面上并非如此(我相信实际上也并非如此),不是中国共产党或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工具,也不是所谓的间谍。实际上,华为依法纳税,遵守中国公司法和其他法律法规,并遵守业务所在国的法律法规。

我对以下几个问题均无法提供洞察:华为是否违反了伊朗制裁或是否应对相关行为负责;华为设备是否已经遭到外国或国内实体的渗透;华为养老金计划的部分内容能否在法庭上站得住脚。以上问题的部分内容仍有待中国、加拿大、美国和其他地方通过调查或庭审提供最终结论。然而,虽然华为来自中国,但现在华为是一家非常开放且善于公关的公司。

众所周知,长期以来,华为一直与世界各地的网络设备制造商进行竞争和合作,其中主要包括爱立信、诺基亚和中国国有企业中兴。华为在部分领域的竞争对手还包括三星、富士通、阿尔卡特-朗讯等全球公司,以及高通、瞻博网络等美国公司,尤其是思科。在各种关于如何重新夺取技术霸权的讨论中,美国公司在这一竞争中的失败已经成为主要的关注点,尤其是思科。华为早年生产的零部件大多是标准电信基础设施设备(如交换机和路由器)的改良版,这些设备先是出售给国内三大网络运营商,然后销往非洲、东南亚等新兴市场。20世纪90年代末以来,华为的一大战略重点是积极对外扩张并提升竞争力。在成为大型基础设施设备制造商之后,华为也成功打入智能手机市场,随后开发了一些大众消费品,包括笔记本电脑、平板电脑和智能手表,与苹果、三星、小米等公司进行竞争。

02

中国与知识产权

与世界上几乎每一家创新型电子产品公司一样,华为也卷入了专利纠纷,并经常被视为中国侵犯知识产权的典范。这不仅歪曲了中国如何使用专利的现实,还忽略了华为这些年来发生的变化。早年间,中国授予专利的主要目的是为了在国内市场发展过程中明确知识产权归谁所有,而非在与外国专利形成竞争时进行索赔。其他国家认为知识产权意味着专利持有人对自己的发明在全球拥有垄断权,这一看法与中国的看法截然不同。但直到最近,这一观念冲突才带来重大的经济影响。这些年来,中国法律机构根据知识产权的广泛原则逐渐采取行动,而这主要是因为如今中国的发明人士希望能在国内外捍卫自己的专利权。

其次,这也是由于中国在贸易条件上面临的压力,但从华为等中国创新企业的角度来看,这也是因素之一,因为这些企业已不再是技术追随者。另一个因素是,中国已经制定了国家政策,旨在效仿美国、欧洲等地方的知识产权体系,完善中国的知识产权体系,并强调专利须具有新颖性的基本原则。在2000年代末,《经济学人》表示只有约5%的中国专利能够在美国或欧洲法庭上站得住脚,而现在绝大多数中国的新专利都得到其他国家的认可。实际上,华为已经从外国公司那里获得了14亿美元的许可收入。约2000年以来,华为还为使用他人专利支付了60多亿美元的许可费。

如今,华为和其他几家中国高科技公司已经成为市场领导者。这些公司对于自身商业角色和国家背景的看法也正在发生变化。华为已经从一个移动技术的跟随者变成了5G领导者(甚至在其他领域也是如此)。华为成功证明了对领导力进行长期战略投资可以获得回报。在大多数移动基础设施产品开发领域,华为的技术在2000年代中期就已经接近最先进的水平。正是这种信心促使华为向消费者产品领域进军,而此前很长一段时间内,他们一直都不愿涉足这一领域。与此同时,华为也认识到,如果在研发上投入足够多的资金,就能够生产价值更高的高质量产品。正因如此,华为在2000年代后期为研发这一战略举措投入巨资。这不仅包括建设新的研发设施,还包括将员工配置的重点从生产、销售和维护转向工程研究,这极大地改变了公司的人员组成和精神风貌。

然而,华为游说(尤其是与政府和监管机构建立良好关系)能力建设起步较晚。近年来,华为一直奋起直追来弥补这一能力短板。为了成为技术领导者,华为一直在与标准制定组织开展合作,而各方对此反应不一。所有公司与标准组织的互动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即推广其自身选择。许多国际委员会、行业委员会和国家标准委员会的参与者都认识到这点,并对华为的积极参与感到不安。从华为的角度来看,面对国际上的猜疑和恶意指控,增强标准组织的作用和严谨性明显是一个合适的回应,尤其是在安全领域。2019年,该公司多次呼吁,由一个中立、技术成熟、聚焦电信安全的标准机构来审查所有网络设备制造商的产品。

03

华为在英国

英国就有一个非常具体的例子,即2010年开设的华为网络安全认证中心。该机构由华为所有,但受到英国通信总部和国家安全中心的监管。国家安全中心的首席执行官担任监管委员会的主席。该机构每年向英国国家安全顾问提交一份报告,详细介绍华为设备的技术质量,调查华为产品缺陷,对潜在“后门”或可利用的软件进行详细评估。评估各种缺陷和软件故障造成的具体威胁非常难,但据我所知,所有大型生产商的设备和软件中有时也会发现这类缺陷。只要这些机构无法证明发现的这些缺陷被用于恶意用途,或证明其可能会引发灾难性后果,它们就不能证明华为产品构成任何具体的网络安全威胁,或至少无法将华为产品与其他生产商的产品区分开来。

对华为的公开批评(尤其是美国政府的批评)可归结为以下几点:侵犯知识产权;不公平的商业实践;可能与政府、军队进行恶意勾结。还有一种说法是,由于中国政府对对手国家构成具体威胁,即使这些指控现在都不属实,以后也不可能会成为现实。这种说法源于2017年颁布的中国国家情报法。对于这部法律,各种解释都认为,中国公民和实体都有义务对任何与国家安全相关的行动提供协助。当华为请领先的国际律师事务所高伟绅律师事务所对此进行评论时,该律所表示无法进行如此宽泛的法律解释。此外,华为一再声明,如果被要求在设备中植入后门或利用已经安装的设备开展间谍活动或发动网络战争,该公司不会遵从这种要求。华为强调称,这显然会彻底破坏华为的商业信誉,至少在国外是这样。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明确的例子证明,中国当局会像人们预计的那样对企业为所欲为。

05

结论

英国政府的决定(尤其是将华为归为“高风险供应商”)似乎是在限制华为且非常严苛。然而,这被认为是该公司的一次胜利,尤其是华为的市场份额上限被设定为其短期内可达到的35%,这取决于如何定义市场。英国的决定,华为CFO在加拿大被监禁,以及海外的相关行动都让华为与中国政府走得更近,超过了华为感到舒适的界限。

无论如何,从此事得出的主要教训是,与许多关于先进技术商业应用相关的难题一样,无法凭借工程标准来解决华为问题。归根结底,这取决于信任谁,以及有哪些能够实现利益的替代方案。我们不知道华为是否构成威胁,也不知道中国是否会出现一个爱德华·斯诺登式的人物。但与此同时,我们希望能从华为的创新成果和经济效益中获益。

免责声明:星火智库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正确价值观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欢迎致电(同微信)18530014218,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或依法处理。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k.com/3943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