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星火智库首页
  2. 家事国事
  3. 劳动之歌

一个四川蜂农帐篷内自缢:遗言称用药过量致蜜蜂中毒,警方排除他杀

作者:红星新闻

本文转载自:红星新闻(ID:cdsbnc)

在云南省易门县的一处养蜂房内,来自四川省西昌市的蜂农刘德成在自己的帐篷内上吊,用一种残酷又决绝的方式,结束了44岁的生命。易门县公安局出具的死亡证明显示,刘德成的死亡排除他杀。

刘德成离世的消息不胫而走,全国很多蜂农感到惋惜,纷纷在网上留言悼念。为何他要以这样的方式离去?有网络消息称,“刘德成因疫情封山封路,蜜蜂不能顺利转场自杀。”

真相是如此吗?红星新闻记者近日对此进行了调查走访。据刘德成的家属称,离世前,刘德成在自己的手机里写下一段未发出的遗言,大致内容为:治蜜蜂螨虫用药过量,加上当地的一些油菜花打药,导致大部分蜜蜂中毒死亡……

其父认为,“蜜蜂死亡至少造成十多万元损失,儿子可能压力大想不开,才走了极端。

刘德成老家的村干部也向红星新闻记者表示,刘德成的死亡并非疫情封路蜜蜂不能转场导致,“网传的消息不实”。

一个四川蜂农帐篷内自缢:遗言称用药过量致蜜蜂中毒,警方排除他杀

刘德成

落葬

“追蜂二十多年,一直居无定所迁徙生活”

2月16日,天气降温,在四川省西昌市琅环镇的一个小村,44岁的蜂农刘德成下葬了,为他送行的只有家人和亲戚,显得有些冷清。

刘德成的死在村里传开,村民们纷纷感到感叹,“好好的一个人,怎么突然就没了?”一些村民说,刘德成是村里的养蜂大户,但疫情防控期间,村里要求丧事从简、禁止聚餐,所以大家都没有去悼念他。

儿子刘德成离世10余天了,其父68岁的刘定荣仍难掩悲伤,“他(儿子)养了一辈子的蜜蜂,在外面追蜂二十多年,没想到把命留在了追蜂路上。”

一个四川蜂农帐篷内自缢:遗言称用药过量致蜜蜂中毒,警方排除他杀

刘德成的父亲刘定荣

刘德成本来是西昌太和镇人,十八九岁开始跟着村里人学养蜜蜂,二十来岁单独外出养蜂。后来,他与家住琅环镇的一女子结婚,做了上门女婿,育有一儿一女。目前一个在上高中,一个上初中,家中还有两个老人需要赡养。

漂泊是养蜂人生活的“主基调”,为追赶各地花期,他们到处流动,过着居无定所的迁徙生活。刘定荣也跟着儿子刘德成外出养过蜜蜂,他谈起儿子生前的漂泊生活,“一年四季基本是跟着油菜花跑,每年回家的时间很少。”

多年来,刘德成养蜂轨迹相对固定:每年2月从西昌出发,抵达成都平原追逐油菜花;到了4月一路北上,到甘肃、陕西等地追逐油菜花或洋槐蜜;在西北地区呆到12月份,等到南方暖和之后,1月到3月再把蜜蜂运回南方繁育。

“养蜂的地方基本都在农村,条件都比较艰苦。”刘定荣告诉红星新闻记者。

养蜂看似自由,实则很苦。“为了追赶花期,不得不四处安营扎寨,一年看似可以挣几万元,但挣的都是辛苦钱。”刘定荣说,这些年,儿子家里的经济收入主要是靠养蜂,一家人不富裕,但过得也幸福。

追忆

父子最后通话:想卖掉蜂场,不想漂泊

在刘定荣的印象中,儿子刘德成最近两年才去云南追蜂,“他是去年12月去的云南,才去了两个多月就出事了。”

“每年1至3月,是蜜蜂过冬繁育的关键时候,这关系到来年的收入。”刘定荣说,每年冬天,西昌的阳光比较好,菜花也开得早,以前儿子把蜜蜂运回西昌繁育过冬,但是近几年种油菜的少了,都改大棚种葡萄等水果,“没有蜜源,只能南下寻找,一方面蜜蜂可过冬繁育,另一方面也可以采蜜挣钱。”

前几年,刘定荣还跟着儿子一起去养蜂,搭伴相互照应,但是去年他被诊断出患尿毒症,每周需要透析三次,便没有再去追蜂。曾经,刘德成的妻子也跟着他一起去养蜂,但是两个孩子在上学,妻子在老家附近小镇的超市找了一份临工,方便照顾孩子。

为此,刘德成常年一个人在外带着蜜蜂四处迁徙。平时,刘德成每隔两三天就要给父亲刘定荣打电话问候。“2月1日到10日,他一共给我打了5个电话,问得最多的是我的身体情况。”

刘定荣翻开手机,最后一通电话是在2月10日下午,这也是父子俩的最后一通电话。

一个四川蜂农帐篷内自缢:遗言称用药过量致蜜蜂中毒,警方排除他杀

刘德成给父亲刘定荣打电话的记录

“除了问我身体怎么样,他还在电话中说计划把蜂场卖了,不想在外漂泊了,不养蜜蜂了。他还说,爸爸你一个人在家,没人照顾,我回来照顾你吧。”刘定荣回忆着与儿子的通话,“大约聊了7分钟,没发现他有什么不对劲。”

刘定荣有两个儿子,刘德成是老大。但去年8月刘德成的弟弟患癌症不幸去世,赡养的重任就落在了大儿子刘德成身上,“我没钱了,他也会给我打钱。”他评价儿子刘德成,“心好、孝顺。”

直到2月13日, 刘定荣接到儿媳段女士的电话,才知道儿子刘德成在云南出事了,“别人在蜂棚里发现他时,已经离世了。”

“出事前两天,儿媳妇就多次打过他(刘德成)的电话,但是一直没有打通。”刘定荣说,当电话打不通后,儿媳就打电话给刘德成的堂弟黄先生,他们是一起去云南易门县养蜂的,但两个蜂场隔了七八公里,“因为儿子是一个人居住,所以叫他堂弟去帮忙看下情况。”

遗言

用药过量致蜜蜂中毒死亡,损失惨重

2月13日一大早,堂弟赶到刘德成的蜂房时,被眼前的一幕吓到了。刘德成的身体挂在帐篷里,脖子上套着绳子,身体没有动静。医生赶到现场时,诊断刘德成已无生命体征。

刘德成的死讯随后在全国各地的蜂友圈中传开,有网友发帖声称,“疫情封山封路,蜜蜂不能顺利转场,刘德成和他的蜜蜂,一起离开了这个世界。”“养蜂人在云南转不了场,蜂中毒,养蜂人自杀。”

一个四川蜂农帐篷内自缢:遗言称用药过量致蜜蜂中毒,警方排除他杀

刘德成发在网络上的蜂场

事发后,云南省易门县公安局介入调查,该局出具的死亡证明显示:2020年2月13日,易门县公安局110指挥中心指令:在易门县龙泉街道罗所社区居民委员会林士桥村旁的养蜂房内发现一男子死亡,经处警核实,死者姓名刘德成,经现场勘查、尸表检验、调查访问,死者刘德成的死亡性质排除他杀。

“当地警方还在刘德成的手机里找到了一段未发出的遗言,这段文字是2月11日写下的,还没发给妻子。我们从警方了解到,儿子2月11日就出事了,所以后面打电话、发短信都没有回。”刘定荣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儿子的遗言大致内容说:因蜜蜂治螨虫用药过量,加上当地的一些油菜花打药,导致大部分蜜蜂中毒死亡,损失惨重想不开,所以上吊轻生,“我们对警方的死亡结论没有异议。”

“螨虫药也是一种农药,打少了,蜂螨去不掉。打多了,就会把蜜蜂毒死。”刘定荣说,每年蜜蜂治螨情况不同,只能自己估计,“这次他(刘德成)打多了,蜜蜂都死的差不多了。”

刘定荣说,每次出去追蜂并非都赚钱,去年儿子刘德成到甘肃养蜂,遇低温冻害无蜜可采,也没赚到钱。

一个四川蜂农帐篷内自缢:遗言称用药过量致蜜蜂中毒,警方排除他杀

公安局开具的死亡证明

今年1月底,甘肃养蜂人李先生还给“师父”刘德成打过电话。在电话中,刘德成告诉李先生,大约2月20号,准备从云南转场到绵阳去。“疫情严重的那段时间,村子封路,也找不到车,即便是出去了,四川那边村子也不接收,只有在云南等待解封后转场。”

但是,在2月3日,刘德成发了一个朋友圈,说自己的蜜蜂中毒了。这样的消息,在蜂友圈扩散,四川的蜂农徐先生看到后,还找刘德成聊过,“他说大年初三之后,蜜蜂死了六七大桶,死得密密麻麻的。”

刘德成老家所在的村干部向记者表示,他一直在全程帮忙处理刘德成的事,包括协助其家属前往云南易门县善后,“我们乡里、村里都关注到了网传的消息,疫情封路无法转场导致刘德成自杀不实。”

该村干部说,通过他们的了解,警方在刘德成手机里找到了遗言,自杀主要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方面是他自己治蜂螨虫用药过量,另一方面是油菜花打药致蜜蜂中毒,导致蜜蜂大量死亡,“他们家属也从来没有说过疫情封路导致自杀这样的话,希望大家不要传谣。”

通知

多部门联合发文保障“绿色通道”

像刘德成一样的养蜂人,在云南还有不少,他们知道刘德成去世的消息后,纷纷惋惜。前段时间,还有蜂农在网上发起募捐,筹到的钱都给了刘德成的妻子。

2月15日,农业农村部办公厅、国家发展改革委办公厅、交通运输部办公厅联合下发了《关于解决当前实际困难加快养殖业复工复产的紧急通知》(农办牧〔2020〕14号)。其中第二条将“转场蜜蜂”纳入生活必需品应急运输保障范围,切实落实绿色通道政策,除必要的对司机快速体温检测外,确保“三不一优先”,便捷快速通行。

一个四川蜂农帐篷内自缢:遗言称用药过量致蜜蜂中毒,警方排除他杀

刘德成的蜂蜜

政策出来了,最近路也通了 ,目前,蜂农们开始在云南转场北上。翟小龙是四川简阳人,在云南省临沧市云县茶房乡养蜂。他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他和父亲去年12月初到云南养蜂,有200箱蜜蜂。2月23日下午,红星新闻记者联系上他时,他正在运蜜蜂的途中,已经到了成都境内。“现在到处的路通了,村里也要接收,已经顺利转场了。”

他说,目前有部分蜂农已经在转场,还有一部分还在云南当地。

刘定荣说:“按照计划,儿子大约在2月20号前后转场,将蜜蜂运至成都平原,可是他没等到那个时候。因为蜜蜂都死亡了,什么都没有了。”

刘定荣说,儿子刘德成养的近180箱蜜蜂,死的只剩下30多箱,这意味着今年的收入都没了,还至少造成十多万元损失,“他可能是压力大想不开,才走了极端路。”

2月19日,红星新闻记者来到刘德成的家,其妻段女士仍在悲伤中,婉拒了采访。

一个四川蜂农帐篷内自缢:遗言称用药过量致蜜蜂中毒,警方排除他杀

刘德成在网络平台发的视频

养蜂路上, 很多蜂农都喜欢玩快手、在网上K歌,以此排解养蜂路上的孤独寂寞,刘德成也一样。红星新闻记者在他的快手账号看到,他的视频大多是一个人戴着耳机唱歌,嗓音中带着沧桑感,背景是空旷的养蜂场,成群蜜蜂在飞舞。

自从刘德成离世后,很多蜂农纷纷在歌曲下面留言悼念。在一家k歌平台,刘德成唱的最后一首歌是《多年以后》,他这样唱道,“多年以后,我还能不能活着,会不会有人为我唱首歌,多年以后会不会有人还记得我,记得这个世界我来过…… ”

免责声明:星火智库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正确价值观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欢迎致电(同微信)18530014218,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或依法处理。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k.com/44959.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1条)

  • 金色蚂蚁
    金色蚂蚁 2020年2月26日 下午2:26

    农时不等人啊,蜜蜂不仅仅是采蜜,还能授粉。这些人,一般都是独立居住,应该绿色通道,允许自动运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