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星火智库首页
  2. 家事国事
  3. 劳动之歌

第一批专家组,可能被我们冤枉了!

作者: HY研究员

本文转载自: 黑色研究所

前段时间,网上很多文章将武汉疫情归罪于第一批赴武汉的专家组,许多人将他们视为千古罪人。
我也在《你知道,我们为什么没有躲过这场旷世国难?一文中,引用财新网此前对武汉大学中南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彭志勇的采访,认为是第一批专家组到武汉制定的诊断标准过严,使很多真实病人被遗漏,导致了疫情的扩散。
根据财新网最新的调查报道,我们之前的认知,可能是存在错误的。
事实上,第一批专家组到武汉后制定了《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诊疗方案(试行)》(下称《试行诊疗方案》),武汉市卫健委在专家组方案基础上进行了重要修改,制定了指导医生诊断的《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入排标准》(下称《入排标准》),要求医院按照《入排标准》进行病例诊断。
1、第一批专家组的诊断标准
根据国家卫健委第一批专家组制订的《试行诊疗方案》,针对“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的病例定义有四条:
1、发烧;
2、具有肺炎的影像学特征;
3、发病早期白细胞总数正常或降低,或淋巴细胞计数减少;
4、经规范抗菌药物治疗3天,病情无明显改善或进行性加重。
同时具备这四条,不能明确诊断为其他疾病的肺炎病例,定义为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如果患者有华南海鲜市场暴露史或有类似病人接触史,满足前三条即可。
从事后看,《试行诊疗方案》的诊断标准总体是比较稳妥的,既重视流行病学史方面的内容,但又没有拘泥于海鲜市场这一个可能的疫源地。如果严格按照这个方案中的病例定义执行,不会出现大量与海鲜市场无关的病人漏诊的情况。
2020年1月16日,国家卫健委公布的第一版《新冠肺炎诊疗方案》中,对确诊病例的临床表现定义完全沿袭了上述相关表述,流行病学史的内容则定义为“发病前两周内有武汉市旅行史,或武汉市相关市场,特别是农贸市场直接或间接接触史”。
2、武汉市卫健委的诊断标准
根据武汉市卫健委制定的《入排标准》,在专家组诊断标准基础上,增加了流行病学史,要求必须同时具备流行病学史和临床表现,才能诊断为不明原因肺炎。其中,临床表现要求与“国家专家组标准”病例定义列出的四条基本一致,仅将发热定义为高于38度,但更严格的要求是必须具有流行病学史,不具有流行病学史的患者,即使表现出新冠肺炎的症状,也不能被确诊为新冠肺炎病例。
流行病学史具体要求如下:
1、即2019年12月1日以来,长期在华南海鲜市场从事交易活动的商户、雇佣者和工作人员,
2、或发病前两周内曾在海鲜市场从事加工、售卖、宰杀、处理和搬运等工作三小时以上者,
3、或发病前两周内曾在海鲜市场有禽类、野生动物明确接触史(触摸或1米以内近距离观看等)者,
4、以及与符合病例定义者共同生活、居住、学习、陪护、同病房的人员或未采用有效防护措施的诊疗、护理的医务人员。
据中南医院彭志勇医生的说,“按照这个标准,很难有人会被确诊。在这个期间,我们医院领导跟卫健委反映了好几次,我知道别的医院也在反映。这是传染病,确诊标准弄得太紧,放掉有病的人,对社会危害很大,但主管部门始终没有更改标准。
直到1月16日国家卫健委制定新型肺炎诊疗方案,把一些标准修改,比如不再要求病人有华南市场接触史,而是武汉旅游史等等,这个诊疗标准才被废止,这时疑似病例就开始多了起来。
3、关于新冠肺炎的确诊权
据经济观察报报道,武汉大学人民医院呼吸内科危重症专家、副主任医师余昌平表示,早期新冠肺炎“确诊是很难的——需要专家、领导签字,才能查冠状病毒”。而财新网也报道,医院在当时并不具有确诊权,而是先检查排除所有常见的流感病毒、腺病毒、呼吸道合胞病毒等病毒性肺炎,支原体和衣原体肺炎以及细菌性肺炎后,经院内讨论后交区里、市里、省级三级专家组讨论后才能定为“确诊”病例
最后,通过上述严苛的《入排标准》和复杂的确诊程序,除最初59例不明原因肺炎在1月11日确诊41例新冠肺炎外,武汉市在1月3日至1月15日期间,成功实现了不明原因肺炎病例和新冠肺炎确诊病例零新增。
特别声明:
第一批赴武汉的专家组成员包括中国疾控中心徐建国院士、北京地坛医院感染科专家李兴旺、中日友好医院危重症科主任曹彬,以及武汉同济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主任赵建平、金银潭医院ICU主任吴文娟等8名成员。
在诊断标准这个问题上,我们应该是错怪他们了,向他们表示歉意!

免责声明:星火智库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正确价值观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欢迎致电(同微信)18530014218,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或依法处理。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k.com/45993.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