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星火智库首页
  2. 天下熙熙

奥运会开幕还剩几个月 日本应对疫情为何如此“佛系”?

本文转载自:易评天下(ID:yptx2035)

奥运会开幕还剩几个月 日本应对疫情为何如此“佛系”?

纽约时报原文报道截图

前言:新冠病毒疫情势头凶猛,目前已蔓延至全球十多个多家,广布于东亚、中东、欧洲等地。在无国界的疫情面前,中国与其他国家同时应对这场大考。在应对措施上,日本、韩国等国家并未采取类似于中国那样严格的管制措施。2月26日,日本学者,东京上智大学政治学教授中野晃一在美国媒体撰文,批评安倍政府消极应对疫情,其表现近乎冷漠。原文如下,以供参考:

日本政府对新型冠状病毒爆发的反应已经无能到令人难以置信的程度。对日本——尤其是作为今年夏季奥运会主办国——来说,现在是事关重大的时候,为什么在这个时候会发生这种情况呢?

日本的首例感染在1月28日就已确诊。1月30日,世界卫生组织将此次疫情宣布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但直到2月17日,日本厚生劳动省才告知公众,如果出现疑似感染的话,需要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用什么方式与政府卫生保健中心联系。直到本周二,政府才终于发布了应对疫情的“基本方针”,其实就是要求人们呆在家里。截至周三,在日本本土或近海地区已累计确诊了847例新冠病毒病例(包括6例死亡)。

医疗专业人员面临着口罩、消毒剂和检测盒短缺的问题,而日本还面临着能做诊断性检测的医疗专业人员短缺的问题。但到目前为止,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一直拒绝接受反对党的要求,在目前正在国会讨论的年度预算中增加有助于应对疫情的预算;安倍晋三说,现在就假定现有预算储备不足,为时过早。

所以,日本人民被告知,不要去做病毒检测,也不要去给医疗机构添麻烦,除非他们有严重且持续的症状。实际上,在国家把有限的资源集中到重症患者身上,而且几乎没有增加这些资源的努力的同时,安倍晋三已把政府遏制疫情的努力外包给了日本民众。他也许还有这种想法:不做检测,确诊的病例就不会增加。

“钻石公主号”邮轮上的流行病和公共关系灾难,已将政府应对措施的不足暴露无疑。经过14天的隔离后,船上的3645人中,至少有634名乘客和船员被确诊在船上感染了病毒。“我们在一个培养皿里,”一名乘客说。“这是一个试验,我们是他们的试验对象。”

自从2月19日人们开始离开邮轮后,美国、澳大利亚、以色列和英国都报告了确诊病例。这些国家将回国的乘客再隔离14天,而日本只是简单地放走了船上的所有日本人,其中至少一人后来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在没有进行必须的医学检查的情况下,政府还意外地放走了23名乘客,其中大部分是日本人。

令人惊讶的是,日本政府未做检查就放走了90多名在隔离期间登上邮轮的官员,尽管其中4人的病毒检测已经呈阳性。据一篇报道称,这是因为卫生部门担心,如果“他们检测呈阳性,将无法履行他们的官方职责”。这之后,厚生劳动省已同意对41名官员进行检测,但仍坚持不检测任何上过船的医疗专业人员和检疫官员,理由是“他们都已采取了足够的防护措施”。

正如一些观察人士指出的那样,这是一种不肯接受现实和惰性的表现。众所周知,日本的官僚机构被一种“无事主义”文化主导,稳定和循规蹈矩是首要任务,要避免任何可能动摇制度的事情。如果你对即将到来的危机报警,你可能会被指责引发了危机。

奥运会开幕还剩几个月 日本应对疫情为何如此“佛系”?

奥运会开幕还剩几个月 日本应对疫情为何如此“佛系”?

日本东京部分超市也出现了卫生纸、零食被抢购一空的现象

安倍晋三的内阁于1月30日成立了一个由多名大臣组成的应对新冠病毒的工作组,但在接下来的很多天里,这个工作组主要关注的是中国发生的情况,尤其是从武汉撤走日本公民的工作。就在2月13日,日本厚生劳动大臣还在说,“从流行病学的角度来看,说全国各地的感染正在增加”尚需更多的信息。不过,他终于在两天后承认,日本已进入疫情爆发的“新阶段”,这时才强调,有必要对人们进行检测,并对重症患者进行治疗。次日,政府工作组首次召集了自己的专家组,就日本的情况和应采取的措施向他们征求意见。

安倍晋三对威权式的领导作风并不陌生,为达到自己的目的,他毫不迟疑地打破规则和惯例。为什么在这件事情上,他没有采取更多或者更果断的行动呢?

答案可能很简单:没有兴趣,无论是个人还是政治上的兴趣。当专家组最终于2月16日开会时,安倍晋三只在会上发表了三分钟的讲话,然后在家里度过了那天剩下的时间。这个工作组已经开了13次会议,但据反对党称,安倍晋三平均在每次会议上只露面了12分钟。

日本的第一例新冠病毒死亡报道出来后的第二天,安倍晋三出席了当天的工作组会议,待了八分钟,那之后,他花了近三个小时的时间与日本经济新闻社(Nikkei)社长和总裁共进晚餐。环境大臣小泉进次郎是日本执政党中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为了跟选区的支持者参加新年派对,他干脆跳过了工作组的一次会议。

奥运会开幕还剩几个月 日本应对疫情为何如此“佛系”?

安倍在东京一个应对新冠病毒爆发的特别会议上发表讲话。据称,在他担任领导的一个专门工作组的会议上,安倍的平均露面时间只有几分钟。

这并非安倍晋三及其随从第一次在灾难面前冷漠无情了。2018年夏,在日本西部一场最终导致220多人死亡的暴雨发生时,首相及其执政党的同僚们在东京大吃大喝,因此受到指责。从2014年日本关东地区的山梨县遭大雪袭击、导致城市瘫痪,到去年的“法赛”和“海贝斯”台风摧毁了日本东部部分地区,在几次灾难中,安倍晋三政府都一直被批评缺乏保护人民的领导力。

这次,在日本努力应对新冠病毒时,安倍晋三仍基本上不露面。或许他想通过此举避免被追责。但还有另一种更简单也更系统的解释。

历史悠久的政治家族的第三代和第四代后裔主导着今天的日本政府,这些人继承了重要的遗产,包括知名度、专门的选举机器、充足的免税竞选基金,以及庞大的裙带关系和特殊利益集团网络。现任首相的外祖父和现任副首相麻生太郎的外祖父都当过首相;环境大臣小泉进次郎是一位前首相的儿子;防卫大臣河野太郎是一位前副首相的儿子。

安倍晋三当首相归功于他出生的偶然性,而不是日本人民的民主意愿。

安倍晋三所在的自民党在议会的席位中,有超过三分之一的议员是世袭政客。安倍晋三在2006—2007年间首次担任首相,在自民党赢得大选前不久,他于2012年9月夺回了自民党党魁的职务,这使他再次当上首相——尽管在该党普通党员投票推荐的五名党魁人选中,安倍晋三以远低于第一人选的票数位居第二。(他之所以胜出,是因为国会议员的看法更有分量。)由19名大臣组成的现任内阁中,有5名前国会议员的儿子或孙子,另外三人是国会议员的亲戚。日本政府是一个由世袭政客及其机会主义马屁精组成的俱乐部,是一群轻松自在的应声虫。

日本领导人与普通民众的生活如此之脱节,以至于他们看来真的对老百姓的困境不感兴趣。这转而让整个官僚机构沉湎于对现实的否认之中,即使政府面临的是新冠病毒爆发这样的危机,即使离奥运会开幕只有几个月的时间了。

免责声明:星火智库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正确价值观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欢迎致电(同微信)18530014218,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或依法处理。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k.com/4666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