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新民晚报 世界先进制造技术论坛

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捕事件已发酵四个月,喧嚣沉淀、真相渐露——美国动用外交、金融、司法等领域优势发起“长臂管辖”,打压中国。

此时,有人翻出了前法国阿尔斯通公司高管弗雷德里克·皮耶鲁齐案,他的六年牢狱之灾,给了美国同行将阿尔斯通“吃干榨尽”的机会。

(左孟晚舟,右皮耶鲁齐)

如此雷同的情节

让人不仅好奇

故技重施的美国

能够再一次得逞吗?

为错误付出代价

“皮耶鲁齐之囚”始于2013年,他本打算在纽约中转,前往墨西哥开拓拉美业务,可美国司法部以“商业贿赂”之名,不仅将其投入监狱,还让阿尔斯通陷入“外有官司,内有钱荒”的绝境,最终以公司拆分收购,皮耶鲁齐刑满释放之际,而吃下阿尔斯通优质资产的正是美国对手通用电气(GE)。“皮耶鲁齐是法兰西悲剧的缩影,”法国历史学家弗朗索瓦·戈德芒2016年坦言,“至少在产业界,法国乃至欧洲早就成了被美国征服的土地,我们在全球化竞争中显得无能为力。”

法国总统马克龙目睹过“皮耶鲁齐事件”全过程,2016年,尚为奥朗德政府经济部长的他告诉《回声报》,“法国为(阿尔斯通瓦解)错误付出代价,自2000年来,我们丟失超过100万个就业岗位,我们处于脆弱的局面”。

“戴高乐时代,每年约170家大企业在政府组织下制定战略发展计划,无论国家银行还是私人银行,都必须依照国家方针,支持实体经济,”戈德芒回忆,“正是在上世纪60-70年代‘光荣岁月’崛起的阿尔斯通,得益于专注工业与基础建设领域的国家投资,实现国内市场强势地位,随后步入国际市场,取得优良业绩。”马克龙承认,国家资本主义与家庭资本主义的结合,成就了阿尔斯通这样的法国名企。

左阿尔斯通,右通用电气

21世纪第二个十年发端后,席卷全球三分之一输配电市场的阿尔斯通成了美国竭力打压的对象。2010年,美国商务部率先追查阿尔斯通如何以“不正当”手段获取大笔订单,接二连三的官司和制裁让阿尔斯通疲于应付。随着2014年印尼、埃及等国“电力设备采购弊案”发酵,华盛顿的“司法铁锤”与“金融铁砧”同时发力,不仅利用《反海外腐败法》的规定逮捕涉嫌向对象国行贿的皮耶鲁齐,对阿尔斯通以7.72亿美元罚金,而且美国金融财团“奇迹般”地让法国国债收益率出现异常波动,令法国政府急着抛售这个烫手山芋。

“征服”并非偶然

阿尔斯通的陨落并非个案。在萨科齐政府时代,法国逐渐失去一大批最优秀的企业。2008年起,已经有数百家企业被外国人收购。西班牙《阿贝赛报》记者安赫尔·富恩特斯形容,美国是最能证明法国经济健康每况愈下的“参照物”,“移民”到美国的法国企业阵容庞大——代表“法兰西血管”的德西尼布能源公司被美国FMC公司控股;欧洲数码纺织品领军企业Caldera Graphics SAS成了美国都福集团的“囊中物”等。

美国“征服”法国并非偶然,“法国几乎赤手空拳地迎战这场全球性战争:软弱的政府没有能推动战略集团发展的产业政策,资本家手中没有资本,只顾眼前利益而不重视创新。”富恩特斯提到,过去二十年,法国工业(尤其是电气、机床制造)错过了自动化及产业高端化的转向,同时因丧失金融主权,背负沉重债务的法国政府不得不靠出售优质资产来弥补财政窟窿。这其中,为人诟病的《蓬皮杜·罗斯柴尔德法》是酿成“法国病”的一部分,这部法律禁止政府以近乎零利率向国家中央银行借款支持国内企业,理由是“防范通货膨胀”,可真实情况是“法国中央银行以象征性的1%利率将钱借给私人银行,而私人银行基本以4%的利率借钱给国家,由国家提供给企业”,这多出来的额外利息构成法国国债的主体。

滑稽的是,法国超过1.3万亿欧元的国家债务中,三分之二的债权掌握在法国境外的银行,说的直白点,掌握在美国华尔街手里。据统计,20家有权发行法国国债的银行中,仅3家为法国银行,其余多半是跨国银行,而且美资背景浓重。而购买最多法国国债的,正是高盛、摩根、巴克莱这样的美国大金融财团,实际上控制着法国经济命脉。

顺便提一下,除了皮耶鲁齐,另一个试图与美国对抗的法国金融界名人、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多米尼克·斯特劳斯·卡恩据说也是遭美国“陷害”了。《费加罗报》记者洛尔·芒德维尔提到,2009年,卡恩治下的IMF有意提升新兴市场国家代表权,在美国抵制下坚持设立特殊准入原则,打破贷款额度必须参照借款国对IMF的贡献的程序,允许超额贷款。2010年,卡恩带头设立所谓“系统性豁免”,向岌岌可危的希腊、冰岛和葡萄牙提供大额贷款,理由是不这样做可能导致系统性风险。这让美国认为是实质性帮助法国银行业,这最终成为压垮他与华盛顿关系的“最后稻草”。

果然,2011年5月,身高1米6出头的卡恩在纽约被捕,理由是他性侵了一名身高1米8、体格健壮的32岁黑人女清洁工。该案最后虽然因原告供词前后矛盾而不了了之,但卡恩不仅被迫让出了国际货币基金总裁的位置,还退出了当时法国总统大选,让亲美派的萨科齐顺利上位。卡恩下台后,新任IMF主席拉加德上台后第一件事便是取消系统性豁免,并宣布更符合美国心意的贷款规则。

多米尼克·斯特劳斯·卡恩

美国没有扼杀机会

美国有句俚语:“美国任何事情都遵循商业逻辑”,意为用最佳的组织、最小的成本,获取最大的利益。目睹法国人的教训,明眼人都能意识到孟晚舟事件已不是简单的司法问题,而是带有强烈施压信号的政治行为,“美国正利用其法律体系在与中国竞争中推进政治和经济利益”。

首先,经济规模和产业链覆盖面完全“碾压”法国的中国,美国法律“长臂管辖”究竟能在多大范围内奏效是个问题。

深度了解阿尔斯通事件的美国恩维斯特内特公司全球战略负责人扎卡里·卡拉贝尔指出,针对华为公司及孟晚舟的诉讼,是可怕的政治错误。他认为,“相较敢于反抗的国家,美国如果拥有支配性实力,它就能将执法作为实现政策目标的工具,但这显然不适用于美国与中国。”曾任小布什总统顾问的罗德·亨特说:“如果中国经济规模与加州相当,孟晚舟和华为就很危险。但中国现在是全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美国)逮捕世界最大科技公司之一的二号人物(孟晚舟),并不是实现政策目标的手段”。

其次,美国通过关税、法律、金融等手段来减缓中国高科技发展速度,也是无效的。

中国把“防控金融风险”列为三大攻坚战之首,一方面进一步扩大开放,一方面扎牢制度笼子。即便回到商业竞争本身,“华盛顿保护主义者希望将高科技供应链转移到美国,纯属天方夜谭,这一行业就是全球化的受益者,一家美国公司有1.6万家供应商,其中一半以上在国外。任何试图将该行业一分为二的做法,最终将损害美国生产商和消费者。因为对这些公司来说,中国同样是巨大的市场。”《经济学人》周刊如是说。

第三,中国大力发展半导体行业正值千载难逢的历史机遇期。几十年来,芯片产业一直是靠摩尔定律来推动。根据摩尔定律,特定尺寸的芯片性能每两年翻一番。而目前该定律正好达到物理极限。米拉博证券公司分析师尼尔·坎普林认为,华为是“最具颠覆性和技术最先进的”中国公司,是全世界最大的电信设备制造商,拥有数量最多的5G移动网络专利,“这些标准是中美大范围知识产权之争的核心,美国不择手段要挖掉中国技术知识产权革命的心脏的原因”。华为等公司的创新能力早在2015年就得到证明,那一年,美国奥巴马政府阻止英特尔芯片出口,反而刺激中国发展国内的超级计算机产业。

法国学者戈德芒表示,特朗普的前战略顾问史蒂夫·班农形容美中关系局面类似20世纪80年代初的美苏关系,“这是极端错误的”,“原苏联当时对西方经济体内部的融入几乎为零,而中国的融合是巨大的,因而所有针对它的制裁都将带来‘回旋镖效应’”。也因此,在全球范围内中,很多人反对美国敲打中国。

孟晚舟不是皮耶鲁齐,华为不是阿尔斯通,中国更不是法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