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星火智库首页
  2. 家事国事
  3. 劳动之歌

武汉人半夜抢菜,这是方方没写到的事

作者:我是艾小羊

本文转载自:我是艾小羊(ID:qingchangaixiaoyang)

武汉人半夜抢菜,这是方方没写到的事

昨天,看到一则武汉的视频。凌晨三点,江岸区堤角前街的马路市场,周边群众推倒小区封锁路障,聚集抢菜。

视频拍摄时间为2月24日。当天下午,城管组建12支夜间巡控队,进行全区夜间巡逻,从晚8点到次日早晨8点,重点查看小区封控情况。

这个行动力可以说是十分硬核。这次武汉的疫情,基层人员以及下沉到基层的公务员,忍受着巨大的压力,连续加班,受着上下夹板气,如果没有他们,很难想象武汉现在的情况。

然而,另一方面,无论基层工作人员多么努力,还是暴露了人手不够、力量不足的问题。小区全部封闭后,许多居民感受到了生活的不便与物价的无情。这些半夜出来抢菜的市民,如果骂他们素质低、不要命,是可以成就一篇爆文的,大家被关到现在,心里的郁闷与不满,正愁无处发泄。

目前武汉普通市民的生活,又的确各家有各家的难处,只要深入了解一二,就觉得实在骂不出口。

武汉小区封闭管理后,生活配给依赖于社区配送与个人团购。

社区配送这一块,尽管社区、物业满负荷甚至超负荷运转,还是没有办法完全覆盖千万人口的巨大需求。尤其一些老旧小区,甚至老旧到称不上小区的小区,没有物业,社区工作人员配备严重不足,没有能力为每位居民分发足够的“爱心菜”。

武汉本地自媒体“吾汉有甜”发布过一个数据,以汉阳金色港湾社区为例,每个网格员管理363户。而在武汉居民区里,金色港湾这种算是“高配”。

武汉人半夜抢菜,这是方方没写到的事

之前武汉嫂子汉骂上了热搜,有位社区工作人员委屈地说:突然很想看到全体社区工作者撩摊子是个什么景象……呵呵!人不怕累,怕累的不值得!

武汉人半夜抢菜,这是方方没写到的事

个人团购,作为社区配送的补充,的确有效缓解了大家的生活不便,然而价格,对于低收入家庭而言,可能是一道巨大的门槛。

这是超市随手拍的几块肉。牛肉196元每公斤,排骨139.6元每公斤,带皮五花肉105.6元每公斤,而且,这些肉现在很难买到。

武汉人半夜抢菜,这是方方没写到的事
武汉人半夜抢菜,这是方方没写到的事
武汉人半夜抢菜,这是方方没写到的事

有网友花150元,买到了一袋什锦火锅丸子,一包水饺,400克肥牛肥羊肉片,一袋火锅底料。

武汉人半夜抢菜,这是方方没写到的事

白萝卜一个9.8元,西红柿3个30元,大白菜一棵15元,鸡蛋40块钱30个。

武汉人半夜抢菜,这是方方没写到的事

即使这样的价格,也是靠抢的。能把每天一家老小入口的东西顺利买回来,是封城期间,值得炫耀的事。

武汉人半夜抢菜,这是方方没写到的事
武汉人半夜抢菜,这是方方没写到的事

方方在日记里,说过多次,有热心朋友与好心邻居帮她送米、菜和鸡蛋。

有人说方方制造焦虑,我觉得她真没有。她只是忠实记录了自己的生活。可能她很少自己上网抢菜,所以也很少写抢菜的难;因为她不属于中低收入家庭,所以也没怎么吐槽吃不起。

当然,也有另外一种可能,就是她与很多普通武汉市民一样,默默约好了不抱怨。正如一位下沉到社区的公务员朋友说的:“疫时如战时,大家不能期望维持疫前的水平,我们也都是吃个红薯喝碗稀饭就去干活。

是的,不能抱怨,没有资格抱怨。毕竟,能活下来已经是最大的幸运,其它任何事情,能自己解决,能花钱解决,都不是问题。

事实上,大家都在努力地互相鼓励、互相安慰,尽量做到不“矫情”,让全国人民放心。

武汉人半夜抢菜,这是方方没写到的事

说回到半夜抢菜,这些“不听话”的人,该不该挨骂?该。但骂不骂得出口?我觉得不行。

武汉封城已经38天,我们看到了很多医护人员、科研人员、志愿者、社区工作人员等等的高光时刻,也看到了一些家庭的支离破碎。

在这些被关注的英雄与平凡英雄之外,还有许许多多既没有高光,也没有彻骨悲痛的普通人。在“抗疫”即将取得胜利的前提下,在庆功的酒杯已经准备举起的时候,他们的悲伤不值一提,提了就是矫情;然而,他们的悲伤又真实存在,甚至落实到每个个体身上,既无法言说,又彻夜难眠。

据各大网站以及社保网站的资料显示,2020年,武汉市最低工资标准为1320元-1550元每月,平均工资3984元。

武汉人半夜抢菜,这是方方没写到的事

我相信,住在偏远老旧小区的人们,冒着被感染的危险,半夜3点起来抢菜,绝大多数人不是单纯为贪小便宜而贪小便宜,他们有迫不得已的原因。尽管这些原因,在大疫面前,不值一提,却是沉默的大多数,真实的生活与处境。

“一刀切”是容易的,责怪个体的素质、行为,同样非常容易,不仅容易,而且安全、无过、正义。人们经常说,在大灾大难面前,总要有人做出牺牲。在“必然牺牲”的宏大声音下面,很多普通个体被卷入洪流,饰演牺牲者的角色,人们很难再考虑这些角色之下,是一个个活生生、有着千差万别的个体。

“只考虑自己,不顾全大局”,的确是他们身上不够光明之处,然而,顾全大局之后,他们自己的生活由谁来考虑和负责,人们往往止步于此问。

武汉人半夜抢菜,这是方方没写到的事

有人说书生只会空谈,我也一次次问过自己,记录这些的意义究竟是什么。

昨天,看到方方在疫情前录制的一段采访,她说:“文学更开阔地表达了一种情怀,它经常与落伍者、寂寞者、边缘人为伍,它关心和鼓舞那些被前进的社会所冷落的人。文学它从本质上说,是与弱者心息相通的,某种程度上它是照顾人心的。

武汉人半夜抢菜,这是方方没写到的事

这段话,让我忽然想明白了前面那个问题。

我不属于纯文学圈,但能这么多年坚持写作,一定心里曾经有过文学梦。文学,这项启蒙于童年,实践于青少年时期的活动,虽然成年后,与我渐行渐远,但这场疫情中,写了很多,也看了更多,我越来越坚定一个信念:文字的本质,不应该完全背离文学,一旦背离,它们不仅毫无意义,甚至可能有毒。

有年轻小朋友写文章说,方方老矣,有本事你去做个志愿者,呆在家里小声bb算什么。如果硬要扯出一个疫情鄙视链,站在顶端的当然是医护人员、社区工作人员、志愿者等在一线奔波,为大家服务的人。

然而,大疫之下,作家有作家的本职,文学有文学的本职,主妇有主妇的本职,甚至半夜出去抢菜的男人,也有他们自己的本职。普通人之间,不应该再人为地设置鄙视链,互相伤害。

每个人都不容易,每个人都在受伤害。肉体的伤,容易愈合,心理的伤需要更长时间平复。基层工作人员伟大,值得被书写,他们真真切切地帮助别人;有质量的、真实的记录,同样应该被记忆,因为唯有真实地记录历史,才能诚实地反思过往。

我日常的主业是写娱乐、写明星,借娱乐事件描述人性弱点与人生百态,这既是我的兴趣所在,也多少觉得那样的文字,是照顾人心的。

这场疫情,短暂地改变了我的写作,以及这个公号的属性。它让我发现,原来文学这根刺,已经深深扎在我的躯干里,同时让我发现,每天能提起精神,兴致勃勃写娱乐的日子,是多么岁月静好、弥足珍贵。

这次“抗疫”中,有很多种伟大值得被书写,也有很多种无奈和痛苦,应该被记录。

伟大的奉献与渺小的痛苦背后是同一种东西,就是普通人为这场疫情所做出的牺牲。

我们牢牢记住,疫时如战时,千万不要矫情,同时,也希望这些真实的牺牲与辛苦,能换来一些什么。“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今天真实的记录,即为明日可鉴之“史”。

吃苦不怕,牺牲不怕,但总希望它不仅仅是苦难,而能成就一种力量;总觉得它应该换来一点什么吧,经验、教训、歉意、反思、科学方法论……当我们的孩子忆起今日,愿它是遥远的、不再重复的故事。

免责声明:星火智库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正确价值观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欢迎致电(同微信)18530014218,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或依法处理。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k.com/4713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