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时候,明明知道一些事情非做不可,而且符合自身长远利益,但眼前的阻力总是显得无法逾越。如今美俄就是如此。美俄总统7月16日在芬兰的会晤很融洽,特朗普还曾经乐观地表示“已经迈出改善关系的第一步”。不料,美国内部却掀起反对浪潮,以至于特朗普不得不在7月17日就收回前一天的话,改口称“相信俄罗斯在2016年有过干涉行为”。实际上,在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内,美国已经连续4次显露对俄罗斯的敌意:
  特朗普对俄罗斯展示某种柔性,可美国参众两院并不买账,异口同声地打脸白宫,声称“普京不受国会欢迎,不会邀请其发表演讲。”

  五角大楼决定进一步提升乌克兰的防御力,在7月20日宣布,将向乌克兰提供2亿美元的援助于训练军队、采购装备。而从2014年乌克兰爆发危机以来,美国已向亲西方的基辅当局提供总价值超过10亿美元的经费。乌克兰方面将利用这笔援助升级军队的指挥系统、维护通信安全、提高军队的机动性和医疗条件。
  事实上,美国提供给乌克兰的援助显得微不足道,这些钱像撒胡椒面一样分散在多个项目中,从根本上来说无法改变乌克兰与俄罗斯的实力对比。不过这一措施有着很大的弹性。美国准备在2019财年投入63亿美元,增加在欧洲的驻军数量,以有效防御俄罗斯所造成的威胁。从这份计划里可以看出,美国虽然嘴上不惜以退出北约威胁盟友们增加军费,实际上一点也不敢放弃欧洲。而在乌克兰问题上,美国实际上也没有使出全力来支持基辅当局,还是留有不少余地。

  媒体7月24日报道,美国参众两院计划在2019财年向美军提供7160亿美元的预算,增加包括77架F-35隐身战机、13艘新舰(1艘福特级航母、2艘弗吉尼亚级核潜艇、3艘濒海战斗舰)在内的武器装备。预算还包括新型潜射战术核导项目的研发费用。众议院军事委员会在《2019年美国国防授权法案》摘要里强调,之所以制订将近7200亿美元的预算,主要是为了遏制俄中的“扩张”,从资金和装备上支持盟友采取相应的行动。
  7月25日,美方发布所谓的“克里米亚宣言”,重申坚决不承认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的既成事实,并指责俄罗斯如今陷入孤立是咎由自取。美国务卿蓬佩奥在参议院为特朗普在赫尔辛基发表的“不当言论”进行澄清:除非俄罗斯把克里米亚归还乌克兰,否则美国不会放松对莫斯科的制裁。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白宫实际上向俄方传递了这么一个信息:真正阻挠美俄交好的是国会,而非特朗普本人。俄方则对此进行嘲讽,暗指白宫的承诺与宣言都不可信,可以根据心情随时反悔。这也表明俄美双方并没有什么信任的基础。
  俄罗斯似乎也做好了与美国闹掰的准备。
  媒体不久前披露,俄罗斯在持续抛售美元国债,从2018年3月到4月,俄罗斯向市场抛售了474亿美债,减持幅度达到惊人的50%。5月以后,俄罗斯仍旧在减持美债。其持有额度或将降到10多年来最低的程度。另一方面,俄罗斯则不断吞入硬通货,连续39个月增持黄金,如今已经成为全世界排名第5位的黄金储备大国。在2018年5月,俄罗斯的黄金储备超过6200万金衡制盎司,总值达到800多亿美元。俄罗斯加速实现储备多元化,最主要的原因就是规避地缘和经济风险,而这种风险主要就来自反复无常的美国。从2014年西方合伙对俄罗斯进行制裁开始,莫斯科就开始了“去美元化”进程。普京甚至表态:俄罗斯已经不再信任以美元为基础的国际金融体系。而一旦美俄真正发生对抗,美元就不再可靠,只有真金白银才能避免更大的损失。最大的努力,最坏的打算,这恐怕就是俄罗斯目前的共识和对策。

  看起来,特朗普与普京是表面惺惺相惜,背后磨刀霍霍。最近诡异的一幕出现了:两国虽然处于相互敌视的状态,但并不妨碍两位总统跨洋“调情”。
  7月25日,特朗普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代替总统宣布:我们决定在“通俄门”调查结束后再邀请普京访问华盛顿。而白宫在当地时间7月27日又软化了之前的立场,声称如果收到克里姆林宫的正式邀请,总统对访俄持开放态度。总统还希望普京能够在2019年春天之后访问华盛顿。由此可见,白宫与国会似乎在是否邀请普京来访的问题上产生了严重的分裂。
  面对美方释放的信号,身在南非的普京似乎心领神会,他对记者透露:自己已经邀请特朗普访问莫斯科。而前提就是“创造一个合适的条件”。他还强调“特朗普已经收到了邀请”。看起来,普京并不在意美方种种不礼貌的举动,反而一直在递出橄榄枝,向特朗普示好。

  从大格局来看,美国与欧盟在经贸方面已经暂时化干戈为玉帛,日本、澳大利亚、加拿大等国也可能像欧盟一样与美国和解。毕竟,西方阵营内部的矛盾还是会内部解决,欧盟与美国虽然会有分歧,也会吵得你死我活,但从根本上来说是兄弟之争,最终和好也在意料之中。只是如此一来,美国在经贸方面很可能构筑起统一战线。接下来,特朗普就应该采取基辛格的“联俄”策略,试图离间俄中。只要俄罗斯能逐渐中立,无疑就能在对华打交道时获得丰厚的筹码。而从历史上看,斯拉夫人擅于把战略压力转移给别国,尤其是严厉的制裁已经给俄罗斯造成实质伤害的情况下。唯一的难题是,特朗普如何满足普京的出价。可以大胆地讲,所有条件都可以谈,美国甚至可以把乌克兰当成交易品。反常的形势表明,美国已经基本形成一个共识:真正的对手是崛起中的大国。现在应该是正视考验的时候了。(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