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星火智库首页
  2. 天下熙熙
  3. 八零八步

控疫情还是保经济?伊朗做出了选择

作者:英特纳雄耐尔湃本文转载自:国际湃

进入三月,伊朗新冠病毒疫情形势急转直下。日增确诊人数从1日的358例,2日523例,到3日835例,最后到了6日以后,开始日增千例以上(编注:当地时间7日,伊朗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1076例)。前驻梵蒂冈及埃及大使霍思鲁沙伊、国家确认利益委员会成员穆罕默迪、前外交部长助理谢赫伊斯兰、德黑兰省议员法蒂玛-鲁赫巴尔等重量级政客先后因冠状病毒逝世;各地医护人员也因为缺乏防护设备大量染病牺牲减员,让抗疫工作陷入更大困难。
面对日趋严峻的形势,伊朗政府在抗击疫情政策上,从宏观构想到具体执行层面,都对之前的措施作出了调整。
控疫情还是保经济?伊朗做出了选择
当地时间3月5日,伊朗德黑兰,一名安保人员为进入商场的顾客测量体温。 新华社 图
疫情严重,哈梅内伊发话了
其实,伊朗政府对疫情形势的发展形势早有预判。早在2月28日,政府发言人拉比伊开始给百姓打心理预防针,称“未来两周伊朗疫情将进入极为艰困的阶段”。
3月3日,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一周内第二次就应对国内新冠疫情发表讲话,在长达11分半的讲话中,领袖对 “默默忍受自己心爱的人因日夜连续工作,无法回家”的医护人员亲属表示慰问,侧面承认了因患者和疑似病例增加,医护人员人手吃紧的事实,并要求军政各部门在必要时拿出一切资源配合卫生部门抗疫工作。
他告诫信众:“凡是有利于维护社会公共健康、阻止疫情传播的行为都是善举,相反,凡是所有助长病毒传播的行为都是罪过……严格遵守(卫生)规定是宗教义务,必须执行”。这是针对疫情初期,部分教士和信众以信仰之名抵制抗疫措施(比如库姆圣墓负责人称来库姆疫区朝觐能治病,有信众舔圣墓棺椁说自己把冠状病毒吃了别人可以来朝觐了)的拨乱反正,让卫生部门放手采取一切必要措施应对疫情。
此外哈梅内伊认为对待疫情应该“不轻视、不夸大”,与早前韦拉亚提等伊朗高层把冠状病毒视作普通流感、总统鲁哈尼认为“宣传疫情威胁是敌人的阴谋”等轻描淡写的态度拉开距离,旨在要求政府不要再以保经济为由对疫情控制放任自流,而是要在保经济和控疫情两端建立新的平衡。
根据过往政治传统,伊朗最高领袖会在重大事件发展到关键时刻发表讲话,作出一锤定音的指示。一向保守传统的哈梅内伊这次在教法上作出不管黑猫白猫能控制住疫情就是好猫的开明务实姿态,表明伊朗的疫情发展十分严重。

政府出手:省际软隔离
领袖讲话后,宗教阶层很快给出正面回应。3月8日,卫生部发言人透露,伊朗所有教法权威联合做出fatwa(教法裁决),禁止任何形式和目的的宗教聚集。
而在执行层面,鲁哈尼政府也在迅速调整政策。
第一就是限制民众间不必要的往来。考虑到闲逛串门聊八卦在波斯文化里根深蒂固,而伊朗大城市社会的市民性很强,政府无法强制禁止民众出门,只能采取各种诱导措施让民众待在家里。
之前伊朗国家音像电视台大幅宣传疫情期间百姓照常上街出行的内容不见了,转而在节目中播放滚动文字建议民众“除非在必要情况下,尽量不要出门”。伊朗总统鲁哈尼在哈梅内伊讲话次日,召开内阁会议,责成文化部门在媒体上多播放“有趣、喜乐”的节目内容,让百姓能够愉快地在室内生活;他还号召文艺工作者和心理学家在线上与民众互动,让民众笑起来。3月7日,伊朗信息部指示各网络供应商向每户使用者免费提供100GB的宽带流量,这也是把好占小便宜的伊朗人留在家里的大招。
第二就是开始省际间“软性隔离”,多个省份宣布禁止非本省机动车和人员进入。
伊朗卫生部副部长2月24日曾否定了城市隔离的措施。不过,眼看疫情形势恶化,伊朗各地开始采取了一些“软性的”限制人员流动的举措。
“软”是因为:第一,限行政策并非一刀切,而是由各省份自行决定,而且只禁入不禁出,省内各城市及城市各区间往来自由;第二,限制措施局限在陆路交通,而没有切断任何城市间的航空往来,若有紧急事务,还是可以通过航班前往目的地城市。
当然,措施再软,也还是产生了隔离的效果。比如吉兰省,虽然执行了准出不准入的柔性政策,但它周围的阿尔达比勒省、赞詹省、加兹温省、马赞达拉省则实施了禁入政策,这样吉兰省事实上已经被隔离。即便在首都德黑兰,虽然南部和西部出城的路都还通畅,但视角若拉远一些,德黑兰-阿尔布鲁兹省-库姆-中央省已经成为一个大隔离区。
航班往来虽然依旧,但考虑到飞机票价高昂加之封闭公共空间增加染病可能,一般人不到必要时刻还是会敬而远之。
鲁哈尼政府该政策其实就是提高各省间人员往来的门槛,只让确实有迫切需要的人——如商务人士、各地项目的技术专家——在省际间往来,而杜绝了以旅游、访友为目的的人员流动。到目前为止,游客确实是疫情传播的重要载体之一。
3月4日最早宣布限制外省人员进入并关闭省内客栈酒店的吉兰省和马赞达兰省就是旅游大省,因其毗邻里海风景秀丽,备受全国各地尤其是德黑兰游客的青睐,结果成为疫情重灾区和向各省输出病例的大户。考虑到诺鲁孜节(伊朗的新年)临近,各地民众又摩拳擦掌规划出游,各地防疫部门如临大敌,结果3月7日又有14个省份宣布禁止外省人员车辆进入。
这种软性隔离是哈梅内伊在防控疫情和保护经济间再平衡思路在政策执行层面上的体现,即一方面牺牲掉旅游业等服务型行业以控制疫情的传播,另一方面还是力图确保工厂不停业、各省城内民众经济生活正常运转、核心经济命脉和必要的商务往来畅通,在防疫措施上循序渐进,尽量避对国家经济和社会的冲击。

控疫情还是保经济?伊朗做出了选择

伊朗限制人员进入的省份(红色)
政策再软也难免影响经济
但政策再软,也会对经济产生负面影响。尤其伊朗经济长期遭受制裁,上个月又被国际反洗钱机构列入黑名单,谁也不确定哪个控制疫情的政策会成为压垮经济的最后一根稻草。
所以,尽管疫情大敌当前,哈梅内伊赋予卫生部在应对危机中的核心地位,要求各军政部门必须配合卫生部的政策举措。3月7日,多个省份宣布限制人员往来的政策后,卫生部长在当日的发布会上称,固然卫生部屡次劝阻不必要的旅行以阻止疫情扩散,但限制人员往来的决定由各个省自行作出,卫生部只扮演“通报”角色。
哈梅内伊要求军方配合防疫工作,伊朗武装力量总司令巴盖里在领袖讲话后也开始出现在鲁哈尼牵头的防疫工作会上,不过相比以往多次在国家内部动荡之际出手摆平反对势力的决绝果断,伊朗军方在应对这次疫情中却显得有点力不从心。
疫情爆发后,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承诺“下属工厂开足马力生产消毒液满足市场供应”、军队宣称要实现试剂盒生产本地化、民兵说要动员30万医护力量挨家逐户排查病情,可要落实这些并不容易。
革命卫队开着防爆车到马路上喷洒消毒剂,还挂起牌子写道“镇压新冠病毒行动”。可病毒看不见摸不着,而且还能发生变异,并不好对付。
随着伊朗疫情日趋加重,军队高层中出现了“美国对伊朗发动的生物攻击”的观点。目前美国生物攻击伊朗的证据尚不明了,但已经有国家指责伊朗在传播病毒。3月5日,沙特宣布发现5例新冠病毒病例,5人全都经巴林往返伊朗,但伊朗海关(可能出于保护沙特境内什叶派穆斯林安全的原因)却没有在他们的护照上留下出入境记录章。结果,五人返回沙特隐瞒了自己伊朗行程,也就没有被立即隔离,直到病发。沙特官员指责伊朗对新冠病毒扩散到各国负有直接责任。
次日,扎里夫发推称在病毒面前地区各国“一损俱损,一荣俱荣”,呼吁各国加强地区合作。
(作者系自由撰稿人,现居伊朗)

免责声明:星火智库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正确价值观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欢迎致电(同微信)18530014218,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或依法处理。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k.com/5164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