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星火智库首页
  2. 天下熙熙
  3. 八零八步

美西方大打信息战靠的是什么?澳外交官为你揭秘

作者:晓华哥
本文转载自:华语智库(ID:huayujunshi)
 
托尼·凯文是澳大利亚资深外交官,历任澳大利亚驻俄罗斯、波兰、柬埔寨使馆高级官员,亲身经历了美西方发动的信息战以及背后的真相。2019年9月,托尼·凯文以其多年研究成果和大量鲜活事例,在澳大利亚独立学者协会上阐释美西方发动信息战的相关理论、手段及特点,其主要内容披露在美国政论网站“财团新闻网”上。
一、西方信息战的本质及发展演变
现代战争的胜利或失败不仅体现在战场上,更投射在人们的心中。从前的宣传战,即人们现在所称的信息战,既关乎影响和塑造己方民族内部的信仰,更关乎挫败和颠覆敌人。作者认为,信息战或信息控制的本质是对真相、信任和恐惧这3个关键要素进行有效的状态管理,以生成、维护和推送特定的价值观
第一次世界大战以来,越来越多的行为科学家进入宣传领域工作,英国在这方面的表现尤为出色和领先。早在上世纪四十年代,乔治·奥威尔(George Orwell)就揭示了西方政府如何轻松控制和塑造公众对现实的看法并压制不同意见,以及如何创造虚构情节来进行虚假叙述并扩散,从而控制易受骗的人群。他的代表作《1984》 和《动物庄园》直到现在仍然被看做是开展信息战的指导手册。

美西方大打信息战靠的是什么?澳外交官为你揭秘

图1乔治·奥威尔与其代表作《动物庄园》
近年来的信息技术革命成倍地放大了信息战的效能。现在身处英国、美国和澳大利亚等国的民众,实际上就生活在一个广义的信息战世界中,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他们更容易、更安全地接受由国家控制的媒体提供的虚假新闻,这与奥威尔所描述的未来世界惊人的一致。
二、现代西方信息战的主要方法
作者首先以当下热门的“俄罗斯恐惧症”为例指出,所谓“俄罗斯恐惧症”的出现并非偶然,它是有策略的引导,并定期补充新鲜的谎言来持续维持营养,其中最常见的手段是制造“俄罗斯邪恶血统”的大众印象。每一次谎言都为其他领域的下一轮谎言预留可发挥的空间。
那么,所有这些虚假信息源自哪里?华盛顿和伦敦的信息技术公司的专家与政府精英往往同是伊顿公学、耶鲁大学等高校的“门生”,他们通过校友关系紧密联系在一起,共同开发了这样一门“通过主流媒体和在线方式仔细研究并测试影响人群意见”的学科。他们精通如何发出和重复所需的媒体消息,其中令人眼花缭乱的操作手法连他们的“老祖宗”——奥威尔或戈培尔都难以想象、自愧弗如。例如他们知道需要在线建立多少大小的“互联网吸引节点”,以创建各种关键数量的、内容可信的俄文短信息,然后吸引足够多的易受影响和蛊惑的忠实追随者,进行自我复制和传播。
SCL集团(前身为战略传播实验室)和现已解散的“剑桥分析”等组织在英国率先开展了此类工作。华盛顿也有许多类似的公司在监视、生产和管理大众意见。这是与国家机构紧密合作的“大生意”,事关国家安全。
三、从曝光文件看西方信息战的实施手段
2018年11月,英国一群代号“匿名者”的高级黑客以网络入侵的方式窃取了“国家治理研究所”和“诚信倡议”这两处神秘组织大量原始资料,并在互联网上曝光,为我们生动地揭示了西方发动信息战的整套流程和具体手段。
从这些资料中我们得知,“国家治理研究所”和“诚信倡议”是英国两个专门运营虚假信息的秘密网络,日常运作刻意与政府部门保持一定距离,但其运作资金都由英国安全服务局及其它相关政府机构提供。这些秘密组织招募名义上已退休的高级军事及情报人员、新闻工作者和学者,制作和传播倾向性宣传信息,为英国及其盟友服务。

美西方大打信息战靠的是什么?澳外交官为你揭秘

图2  曝光信息引发俄方强烈抗议和反弹(来源:俄卫星通讯社中文网页截图)
 
在汹涌舆论面前,当事人坐不住了,2018年12月,这两个组织的关键人物、英国陆军前情报官员克里斯·唐纳利(Chris Donnelly)制作了一个长达7分钟的网络视频,对舆论质疑进行了解释和回应。唐纳利表示,这两个组织只是在捍卫西方社会免遭(主要来自俄罗斯的)虚假信息和有害舆论的影响,他承认是站在北约和反俄罗斯的立场来“教育和引导”舆论和决策者,这一点在我看来确实不是假话。他还吹嘘他们是如何在众多受针对的欧洲国家的呼声中成立的。唐纳利将这些国家称为“受害群体”,这些“受害”国家自称遭到俄罗斯虚假信息的攻击。
唐纳利直言,西方已经同俄罗斯开战,在这场“新的战争”中,“一切都可以变成武器”,“虚假信息也不例外,它甚至可以将其他武器团结起来,提升它们的维度,赋予更大的攻击效能”。这不同于传统的间谍或策反所在国政府高层的活动,而是制造大量虚假信息,打造大规模的倾向性舆论氛围。
我们从此次泄露的被招募人名单中发现了多名来自外交政策智囊团、大学、新闻和出版界的重要人物和意见领袖。泄露的文件也披露了如何识别筛选合适的候选人,与他们进行初步接触访谈,最后邀请他们加入组织,并宣誓保密。英国副外交大臣在议会中承认,英国外交和联邦事务部每年向“国家治理研究所”提供近300万英镑的补贴,此外还有英驻外使馆向该所提供人员和办公室支持等其他多种非金钱援助。
四、西方大打信息战对国际关系产生深远影响
一是西方信息战令美俄错失缓和机会。原本有一批美国高级官员,曾以长远眼光努力推动特朗普探索缓和美俄关系(特朗普参选期间至执政初期一度认同此观点),但这些官员已经被逐步清除。2018年7月在赫尔辛基举行的特朗普-普京峰会因受到斯基里帕尔中毒事件和叙利亚虚假新闻的冲击而最终失败,特朗普怀着愤懑和羞辱的复杂心情离开了峰会。

美西方大打信息战靠的是什么?澳外交官为你揭秘

图3  2018年赫尔辛基特普会被各方寄予厚望却无果而终

然而,他很快屈服于美国内以蓬佩奥和博尔顿为代表的对俄鹰派势力,最终被蓬佩奥顺利地主导了其外交政策。现在,反俄态度高度一致的美国会两党已牢牢控制住美国政坛的涉俄议题,在俄罗斯问题上,特朗普已经被锁死。

 

美西方大打信息战靠的是什么?澳外交官为你揭秘

图4  美国国务卿迈克尔·蓬佩奥
 
二是西方信息战连自己人都打。作者指出,英美等国利用“五眼联盟”情报共享机制,在英美外交力量的帮助和策应下,对澳大利亚进行了长期虚假信息宣传。目前,来自俄罗斯或关于俄罗斯的真实信息和分析无法见诸澳大利亚的新闻报道和评论,澳大利亚对俄舆论已被美英深度绑架。

美西方大打信息战靠的是什么?澳外交官为你揭秘

图5  由美英澳加新五国情报机构组成的“五眼联盟”
美国和英国通过“五眼联盟”体系向澳推送预制信息,成功地将澳大利亚人培养成“善于倾听”的观众和虚假信息的“囚徒”。在澳大利亚,每当涉及乌克兰危机、MH17航班、克里米亚、叙利亚乱局、斯基里帕尔(中毒特工)和纳瓦尔尼(俄反对派)等涉俄话题,都会有一整套强力的反俄罗斯新闻叙述。而关于西方对俄经济制裁对澳大利亚的负面影响、美国在世界和澳洲地区影响力下降、美国作为盟友的可靠性受到更多质疑、改善同中(俄)关系为澳大利亚的国家安全和经济福利做出的贡献等事关澳大利亚国计民生的诸多重大议题在澳舆论场几乎没有被讨论,甚至无人提及。因为,“在不理想的事实面前保持沉默”是“虚假信息工具包”的重要组成部分
三是西方信息战加剧“新冷战”。俄罗斯认为,只要像蓬佩奥这样的“冷战斗士”继续有效控制着特朗普的对外政策,美俄之间就永远不会有任何严肃的缓和关系或军控谈判。正如叙利亚和伊朗危机所表明的那样,由于西方决策体系的偶然性和无力感,特别是在特朗普和蓬佩奥的混乱领导下,当前全球爆发核战争的风险已逐步趋近“冷战”时期。西方需要再次学习如何与俄罗斯和中国进行相互尊重的有建设性的对话,然而在西方大打信息战的背景下,西方各国那些所谓睿智的政客和军方领导人正在逐渐失去这种意识和能力。

 – END –

免责声明:星火智库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正确价值观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欢迎致电(同微信)18530014218,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或依法处理。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k.com/532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