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星火智库首页
  2. 天下熙熙
  3. 八零八步

到今天了,世界还在低估疫情的后果

作者:毒Sir

本文转载自:Sir电影(ID:dushetv)

全世界的焦点都变成了新冠病毒。
意大利、西班牙全国封城,美股熔断了两次……我们正在见证历史。
新冠病毒引发了一场全球的震荡——
波及了学校。
中国,日本,意大利等15个国家已经宣布全面停课,全球从学前教育到高等教育阶段的近3.63亿学生受到不同程度的停课影响。
波及了电影。
汤姆·汉克斯夫妇11日宣布确诊新冠肺炎,《花木兰》全球撤档,受影响的还有《007:无暇赴死》,《速度与激情9》等。
除了中国已经关停2个月,挪威、丹麦和希腊等多国宣布关闭全国影院,韩国市场票房同比下降80%。
波及了体育。
NBA宣布停摆,爵士队戈贝尔等3位球员确诊新冠肺炎。
五大联赛停摆,欧洲杯推迟明年夏天举行。

世界政坛也不得安宁。

据公开数据统计,目前全球范围内已有28名外国政要被确诊,伊朗有5名高官已经因新冠肺炎去世。

早在四天前。

世卫组织(WHO)就已经将新冠病毒疫情升级为全球“大流行”
到今天了,世界还在低估疫情的后果
在全球性危机爆发的当下。
Sir不想再加剧恐慌。
更不想说什么让其他国家来“抄作业”的风凉话。须知我们如今的形势,是一线人员以巨大牺牲换来的,要敬畏,而不是拿“过来人”身份沾沾自喜。
更应该理解到的是——
环球同此凉热。
有的人或许仍然不解,小小的病毒,为什么能撼动整个人类社会?
我们久处安全、卫生的现代社会,容易淡忘了瘟疫古老的阴影。
历史上能够称为大流行(pandemic)的疾病,全都是死神派来的收割者——
天花,病毒之王,史上最致命的流行病,直至公元1979年天花被消灭,有记载可查的死亡人数5亿+;
麻疹(公元前七世纪-1963),2亿;
黑死病(1340-1771):7500万,
流感(西班牙流感1918-1919):5000万-1亿
霍乱,“最令人害怕,最引人瞩目的19世纪病”,仅印度就有3800万人死亡;
疟疾,仅1900-1950年间,就有超过1亿人感染死亡。
无不惨重。
但瘟疫带来的结果,仅仅是死亡吗?
或者这样问——
这些瘟疫过去,就真的与我们无关了?
不。
有一本书说,大瘟疫塑造了今日世界的格局。
对于我们,这是警示,也是启发——
枪炮,病菌与钢铁

Guns, Germs and Steel

到今天了,世界还在低估疫情的后果
作者贾雷德·戴蒙德,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教授,他根据自己30多年的研究,写下了这本书。
15年前,美国国家地理频道根据这本书拍摄同名纪录片。
作者戴蒙德在片中现身说法,跟随摄制组走访世界各地,考察那些他书中提到过的地方,也是对自己理论的检验和确认。
堪称是一部“视像化论文”。
到今天了,世界还在低估疫情的后果
他想要追问的是:
世界各个地区不平等的起源是什么?
作者提出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观点——
无关文化、思想、政治这些深奥的问题。
而是——
一直塑造世界历史的最强力量
我总结 地理与枪、病菌和钢

到今天了,世界还在低估疫情的后果

到今天了,世界还在低估疫情的后果
△ 字幕翻译@水山汉化
正确吗?
当然,没有绝对的答案。
这是一家的观点,一种解释方式。
但重要的是,无论接不接受,你听完后,对世界的理解又多了一个维度。
到今天了,世界还在低估疫情的后果
在说到病毒之前。
先要从一个问题出发。
一次戴蒙德在巴布亚新几内亚,当地人问住了他:
为什么美国的货物比巴布亚新几内亚要多,人和人的差距怎么那么大捏?

到今天了,世界还在低估疫情的后果

到今天了,世界还在低估疫情的后果
该怎么回答?
西方文明本来就先进,白种人更有优势?
巴布亚新几内亚考察过的戴蒙德知道并不是这样的。
要说聪明,常年生活在丛林中的他们,在恶劣环境下觅食的能力,比其他地方的人明显也要强。

到今天了,世界还在低估疫情的后果

到今天了,世界还在低估疫情的后果
要说起跑线。
他们也不落后——
早在世界其他地方(中东、中国等地)出现大规模的农业文明之前,巴布亚新几内亚就出现了世界上最早的农业文明。

到今天了,世界还在低估疫情的后果

到今天了,世界还在低估疫情的后果
问题在哪里?
找来找去,只能归咎于地理环境
虽然出现了世界上最早的农业文明,但他们的农作物只有芋头。
这样一来,差距就出现了:
芋头无法储存,蛋白质含量也不高。

到今天了,世界还在低估疫情的后果

到今天了,世界还在低估疫情的后果

到今天了,世界还在低估疫情的后果

到今天了,世界还在低估疫情的后果

到今天了,世界还在低估疫情的后果
这决定了,以芋头为主食的人,不得不一年到头都在劳作,才能维持他们的生存所需。
他们还有时间想其他的事,过精致的精神生活吗?
“闲暇才能产生哲学”不是说说而已。
相反,在稍微高纬度一点的地方,情况好很多了。
像一向被称为“新月沃地”的中东。
出现了世界上第一个储存粮食的粮仓,这证明他们已经掌握了产量更高、营养更好、播种也更容易的谷物作物,可以大量生产粮食,满足更多人的需求。

到今天了,世界还在低估疫情的后果

到今天了,世界还在低估疫情的后果

到今天了,世界还在低估疫情的后果
并且,他们的粮食种植传播到了北非,产生了埃及文明,耸立千年的金字塔,没有充足的粮食供应注定无法造成;
谷物也传播到了欧洲,为希腊人的精神文明创造了前提。
除了农业,还有一个重要因素——畜牧业。
我们一般认为,畜牧业是游牧民族的特长,但其实畜牧业是农业文明的特长。
因为只有大规模种植谷物的地方,才有可能大规模为牛,羊等动物提供草料。
牛羊排泄物边吃边拉,也才能提供种植作物的肥沃土壤。
处于生物链高端的人类,坐收农畜之利。
一个完美的闭环。
而人类饲养的14种家畜,有13种都在亚欧大陆找到。
到今天了,世界还在低估疫情的后果
所以,到底是什么造成了文明的悬殊?
戴蒙德的答案也许会让有优越感的人感到不满——
偶然和运气
到今天了,世界还在低估疫情的后果
不吹自由精神,不吹勇于开拓,不认同西方文明的原发优越性。
只不过是老天爷赏饭吃,才让欧洲人更有余力去创造出进步的文明。
而这,就是戴蒙德理论的核心:
地理环境决定农业生产,导致了文明动力的差异。
而“枪炮,病菌和钢铁”这些因素,则在接下来,更近一步倾斜了世界的天平。
让分化,愈演愈烈。
到今天了,世界还在低估疫情的后果
到今天了,世界还在低估疫情的后果
因为粮食充足,使得一部分人能够从纯粹的农业中独立出来,专门从事冶炼,锻造等职业。
经过千百年的试错,欧洲人能造出坚硬而又韧性的剑,当然少不了坚船利炮。
接下来的事,你在高中课本里都学过——
“地理大发现”开始了。
扩张和征服也随即大规模展开。
那么要重点来了——
病菌,到底在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呢?
Sir只能说,其中的逻辑,曲折而骇人。
不妨先从结果说起。
现代拉丁美洲,土著印第安人不多,白人和黑人(以及混血)始终占据美洲人口的多数。
那么土著人去哪了?
在今天人口中含量也不高。
自从哥伦布的大航海发现后,新旧大陆,开始交换他们的特产。
欧洲殖民者从美洲换回了玉米、土豆和西红柿。
也从欧洲给美洲带来了牲畜……
和身上的病菌。
早在西班牙征服者皮萨罗登上美洲大陆的12年前,一艘驶向美洲的西班牙航船上,有一位黑奴发烧咳嗽,奄奄一息。
这个人身上带有的,是美洲人此前从未见过的一样东西——
天花病毒。

到今天了,世界还在低估疫情的后果

到今天了,世界还在低估疫情的后果
现代人对天花病毒已经无感,因为早在1980年世卫组织就宣布人类已经彻底消灭了天花,仅存的两个天花病毒毒株保留在美国和俄罗斯的实验室,以供人类研究。
可是,在16世纪,天花病毒对于美洲人却是一个致命的因素,甚至在一周之内就可以感染成千上万的美洲土著居民。
一旦感染天花,1到2周内死亡率高达30%,患者全身长满丘疹,然后发展为大水疱,一旦水疱被戳破,大量天花病毒就会蜂拥散播到空气中,感染人数以指数级别倍增。
可以说每一位感染天花病毒的美洲人,都成为了超级传播者

到今天了,世界还在低估疫情的后果

到今天了,世界还在低估疫情的后果
有一个触目惊心的事实——
在欧洲人没踏上美洲大陆之前,据估计美洲的原住民有差不多2500多万。
可是欧洲人去了以后,原住民只剩下了5%。
比起坚船利炮,病毒才是更恐怖的“生物核弹”。

到今天了,世界还在低估疫情的后果

到今天了,世界还在低估疫情的后果
但这就带来了另一个问题:为什么西班牙人等殖民者对天花无感,或者说,感染程度远远低于美洲人?
西班牙侵略者的头领皮萨罗的出身就可见一斑——
他小时候是一位猪倌,平时就是看猪、养猪和宰猪。
前面提到过,在人类蓄养过的14种家畜里面,有13种在欧亚大陆,在美洲原产的,只有驼羊一种。
到今天了,世界还在低估疫情的后果
也就是说,欧洲人比美洲人更早、更广泛地接触了家畜。
也更早开启了和家畜身上各色病毒、瘟疫的抗争史,从古希腊和古罗马开始的天花和麻疹,直到开始于公元八世纪,持续了整整六百年的“黑死病”鼠疫。
欧洲人在千百年来和瘟疫共处过程中,相爱相杀,野蛮生长,基因上习惯了家畜身上的流行病菌,欧洲人的后代普遍对病毒产生了某种程度的抗体。
流感是猪病演化 通过鸡鸭传播
麻疹来自牛 天花来自家畜
人类最严重的杀手是一万年
与心爱家畜接触的传统

到今天了,世界还在低估疫情的后果

到今天了,世界还在低估疫情的后果

到今天了,世界还在低估疫情的后果

到今天了,世界还在低估疫情的后果
显然。
畜牧的传统,长期封闭的美洲新大陆是无缘参与的。
在欧洲存在了上千年的天花病毒,一旦登上了新大陆,立马像嗜杀的饿狼进入了毫无防备的羊群,如入无人之境,杀伤力远远不是枪炮所能比拟。
这就叫“处女地流行病”。(病毒第一次登上该地,造成该病在该地的流行)。
正如今天的新型冠状病毒。
最可怕的不在于它的致死率,而是“第一次”——
一切都是新的,没有“解药”,也没有抗体。
在没有免疫学常识的过去,人类只能用生命的代价,去和病毒拼进化。
大批感染,大批病死,一次次筛选,留下能够免疫的人。
欧洲人更早开始了这个残酷的进程。
而由于地理的原因,美洲人遇上病毒晚了。
晚一步。
历史就在新旧大陆之间,划下一道不可逆转的天堑。
到今天了,世界还在低估疫情的后果
上面说到,欧洲人征服新大陆,很大程度上占了“病毒的顺风”。
但欧洲人总能占到便宜吗?
逆转来了。
病毒曾经加速过侵略扩张的进程,也给予过侵略者以重创。
性情多变的病毒,从来没有选择自己要支持的主场。
在同样遭到入侵的非洲,虽然没有枪炮和钢铁足以自御,但与非洲人相伴的病毒,成为了反击的武器——
疟疾。
位于赤道地带的中非,荒漠广布,蚊子肆虐,往往还带着疟疾病菌。
非洲人因为习惯了蚊子叮咬,在千万年的进化中已经产生了对疟疾的免疫。

到今天了,世界还在低估疫情的后果

到今天了,世界还在低估疫情的后果
这次,“处女地流行病”的情形,发生在了欧洲人身上。
从未在这种纬度生存过的欧洲人,自然没有疟疾的抗体。
欧洲人在中非,遭遇了殖民时代以来最严重的失败。
大麦和水稻,没办法在非洲这种只有干湿季的地方生存,口粮无法保障;
逐水草而居的生活方式,“哪儿凉快睡哪儿”,也导致必然在蚊子肆虐的河畔族居。
不就是往死神疟疾的怀抱里跑。
到今天了,世界还在低估疫情的后果
正如戴蒙德教授所言:
在新世界 病菌成为欧洲人杀害土著的武器
这里(中非)是土著病菌 欧洲人从没接触过
所以这里又是枪、病菌和钢
但病菌朝相反方向 杀死欧洲人

到今天了,世界还在低估疫情的后果

到今天了,世界还在低估疫情的后果

到今天了,世界还在低估疫情的后果

到今天了,世界还在低估疫情的后果
同样属于第三世界,非洲和美洲上发生的情形,竟然是如此不同。
当人类还在以为自己发现了世界,创造了历史时。
其实诡秘莫测的病菌,早已在暗中为各方分配好了棋盘。
你是否还记得。
伴随着这次疫情的爆发的,有太多类似阴谋论——
“新冠病毒是人工合成的生化武器。”

到今天了,世界还在低估疫情的后果

到今天了,世界还在低估疫情的后果

不仅是一种无知。
也是一种狂妄——
长久以来命运被病毒左右的人类,居然认为自己可以掌握、操纵病毒了。
是吗?
目前的技术根本无法合成特殊属性(只攻击特定人种)的病毒。
就算能够实现。
又能保证病毒在传播过程中,不会变异,反过来攻击自己吗?
记住。
病毒绝不会忠诚与哪一方,甘当指哪打哪的武器。
刚才还说到,靠疟疾“击退”侵略者的非洲人。
可今天我们仍然经常从新闻听说,非洲疟疾疫情严重。
这是怎么一回事,不是说他们早已经有抗体了?
有。
但抗体并不是护身符。
在过去,非洲人长期的分散居住,将房子建在高处,远离水源的生活习惯,导致疟疾不可能在非洲人群体大规模传播。
但后来,情况就不同了。
他们有了城镇、市集和矿产等企业,放弃了他们祖先成千上万年分散居住的生活方式,成为了聚居的现代人。
这无可厚非,某种程度上,也是一种进步。

到今天了,世界还在低估疫情的后果

到今天了,世界还在低估疫情的后果

到今天了,世界还在低估疫情的后果

到今天了,世界还在低估疫情的后果
但,群体性聚居,标准药物的药效大幅度下降,传染性大大加强。
同时因为人群密集,有更多机会传播、变异……
今天非洲百姓面对已经变种的疟疾,体内再无抗体。
在赞比亚的一所医疗设施内,45%到门诊求助的孩子都患有疟疾。
疟疾,是5岁以下儿童的头号杀手。一家医院甚至每天都有7名儿童死于疟疾。

到今天了,世界还在低估疫情的后果

到今天了,世界还在低估疫情的后果
这是戴蒙德教授在写书时,所不知道的。
在医院看到非洲儿童的惨况后,他只能痛哭流涕。
到今天了,世界还在低估疫情的后果
不只是儿童遭受痛苦。
患病儿童的母亲,由于要照顾病儿无法工作劳动;
整个非洲过去半个世纪1%的GDP负增长,完全可以归因于疟疾。

到今天了,世界还在低估疫情的后果

到今天了,世界还在低估疫情的后果
病毒,仍在深刻影响着人类社会,扼住国家命运的咽喉。
从《枪炮、病菌与钢铁》的中,我们看到侵略史的残酷,看到人类历史中的种种无常、巧合和必然。
那么离开书本和纪录片。
回到今天,我们应该记住什么?
让Sir印象最深刻的是,在非洲医院,悲痛不已的戴蒙德教授对护士说——
“你已经习惯,我还没习惯这种场景(儿童死亡)。”
到今天了,世界还在低估疫情的后果
护士却回答:
坦率说 我不会说我习惯这些
因为我不认为有人会习惯 生病乃至
最终死亡
尤其是那些 你深爱并成为你一部分的人
我得说 因为问题的严重
人们希望能尽其所能地救助他们

到今天了,世界还在低估疫情的后果

到今天了,世界还在低估疫情的后果

到今天了,世界还在低估疫情的后果

到今天了,世界还在低估疫情的后果

到今天了,世界还在低估疫情的后果

到今天了,世界还在低估疫情的后果
如何理解这番话?
不要习惯。
不要习惯于现实的不公。
不要接受病毒对今日人类命运的安排。
在了解了历史的来由后,我们更要把握住改变未来的机会。
就在企业纷纷复产复工的今天。
我们看到中国的疫情,已经初步得到控制,而在国外许多国家,疫情都有扩大甚至爆发的危机。
微博上,大面积的看热闹和找优越感开始了。
在纷繁的疫情新闻中,我们更倾向于检索和传播那些异国的丑态和窘况。
但最该被看见和记住的呢?
恕Sir直言,就在我们在说“来抄作业”的时候,千万别忘记那些比我们更漂亮的答卷。
比如,早前出现大爆发风险的韩国,目前确诊8162,最新一天新增确诊降到两位数,死亡率是0.4%。

到今天了,世界还在低估疫情的后果

检测实验室24小时运作,每天检测2万人,把6小时的检测周期缩短为20分钟。
他们是怎么做到的?
究竟是了解清楚他们的措施,还是嘲笑他们的乱象,对我们更有帮助?
再比如,新加坡。
最早发现疫情的地方之一,但直到现在,无一人死亡。
在纪录片中也同样提到了这个地方。
早在上个世纪,新加坡就成功改写了命运。
作为一个热带国家,这里同样有严重的疟疾疫情。

到今天了,世界还在低估疫情的后果

但一系列措施,没有让它陷入病毒造成的落后泥潭。
新加坡从马来西亚分离出来之后,提出“花园城市”的概念,将国土面积上80%的绿地面积改造,从原来的粗放生长改成人工营造。
这样做的好处,不仅将新加坡迅速从落后的国家变成高速增长的地方,还将一系列传播疾病的宿主,比如蚊子,有效控制住。
同时大力发展卫生事业,也靠严刑峻法约束国民的生活行为(不乱扔垃圾,不破坏环境)。
在1982年就全面清除了疟疾病情。
到今天了,世界还在低估疫情的后果
如果说病毒在过去塑造了世界格局,那么今天,它的阴影仍未退去。
在落后国家,会加剧贫穷的地心引力。
在发达国家,会带来措不及防的重创。
病毒面前,谁也不会有人种优越。
这,或许就是全人类面对的,最大的“公平”。
但在今天。
造成命运巨大差距的,又不再是病毒本身。
就像《枪炮、病菌与钢铁》一书的作者在纪录片中承认的。
在实地考察,看到了那么多与疫情抗争,悲壮而英勇的情形,他才发现自己的理论并不代表世界的全部。
其中他忽略了最关键的一点——
人。
到今天了,世界还在低估疫情的后果

到今天了,世界还在低估疫情的后果

到今天了,世界还在低估疫情的后果

作为瘟疫幸存者的子孙后代。
我们都是瘟疫横扫、挑选过后留下的。
但我们活下来,不是为了继续向病毒上交我们的命运,关键是——
你看到。
你反思。
你选择。
去做哪一种人?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免责声明:星火智库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正确价值观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欢迎致电(同微信)18530014218,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或依法处理。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k.com/5403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