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王两制台湾方案的辨析与扬弃(四):政治经济文化制度方面

五、关于政治制度

李案(一条):

第七,力争,使统一后的台湾,比统一前的台湾,更民主,更自由。台湾现行的各项政治制度、各种自由民主权利,完全不变。现行的村、乡镇、市县、总统四级选举制度,完全不变,只是,把总统选举,改名为省长选举。

夏评:不同意。

首先,统一不是因为台湾不民主不自由,更不是为了什么让台湾比以前更自由民主才去统一的。况且,台湾现在的还不够民主自由吗?还要更民主自由,那是什么样的民主自由?我看那就只有一条,实行无政府主义,但这可以吗?

其次,台湾的现实已经证明了台湾这套所谓的民主自由的政治制度是祸害广大台湾人民的虚伪自由民主制度是影响民族复兴国家崛起和人民幸福的巨大障碍国家统一是为了国家富强,民族复兴,社会长治久安,人民幸福安康,不能是仅仅为了政治家的名声,也不能是为了迎合台湾权贵和既得利益集团,更不能是为了西方人的所谓满意而投他们所好,从而丧失自己应该坚持的基本原则,给国家民族留下祸根隐患。

所以,统一后,如果说有很多可以制度基本上可以不改的话,这一条,即台湾的政治制度却是必须要改变的内容之一,应现制改为人民代表大会制度,配合以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坚持人民民主专政,这同样是不可以谈判的原则问题,无关统一方式问题,一如当年北平、新疆等省市的和平解放一样,政权的组织形式和本质与武力血战后解放的天津和东北等省市完全一样,并没有因和平统一而保留国民党那套体制系统

所以,两制台湾方案中的两制,我的理解是主要指和平统一后的台湾实行不同于大陆的经济和社会制度,而非根本政治和政党制度。两制是有条件的两制,绝非是说要两制,所以就是什么都得弄出两套制度来,甚至没有两制的, 还要在硬生生的另弄一套来了,比如行人靠右行驶的制度,难道要改成靠左行驶吗?

第三、台湾人民喜欢选举,喜欢民主自由,这没问题,把大陆的村民自治选举制度直选搬过去就行了或者说保留台湾现行的村级选举制度和模式就可以。先把乡村的民主选举弄好了,把乡村治理好了再说别的,乡村都治理不好,选举都贿选成风或者黑社会化(台湾政坛高层人物还要经常会讨好黑道人物,何况基层),还谈什么县市长,省长的台式选举嘛,民主自由和治国理政不是脱口秀的表演,更不是德云社的搞笑。说什么不重要,更不应在乎说什么的形式(民主还是集中),能干什么和干成什么才是重要的,要让台湾人民必须深刻领悟“发展是硬道理”的原则精神,充分享受到国家发展进步的红利,广泛体会体验到民族复兴国家崛起的自豪与尊严,这才是最重要的。

2007年,陈启礼因胰脏癌病逝于香港,骨灰移回台湾安葬,由“立法院长”王金平担任治丧委员会名誉主委,致祭的黑白两道人士估计达两万人。整场告别式在绵绵阴雨中进行5个多小时,其中让外界颇为玩味的是,大部分黑道头目为了避开警方视线纷纷低调现身,甚至赶在天没亮时前往,但台湾政坛上有头有脸的高层人物,却毫不避嫌高调登场,其中包括民进党大佬柯建铭、台“立法院长”王金平、新党主席郁慕明和各路“立委”、“议员”等一干人。但熟悉岛内政治生态的人都对此见怪不怪,一位无党籍“立委”就表示:“不管哪个政党都一样,全都接受黑道分子的援助,连陈水扁也一样

(由时任台湾地区领导人马英九吴敦义致赠挽联的台湾“四海帮”帮主葬礼风光无限,台湾黑帮大佬的重要活动都有警察出动–竟然不是在抓捕—实乃世界奇观,这就是为啥统一后台湾警察必须重组)

(台湾政坛史就是黑帮历史,人民的民主自由早已异化,真是无黑帮不民主不自由呀)

第四、这样说,并不是我们不要民主,不要自由,恰恰相反,我们非常珍视中华民族推翻三座大山之后来之不易的民主自由但是,西方的民主自由体制,其先进性随着封建残余制度和影响的彻底消失而递减,目前其弊端在西方国家已经普遍显现,在发展中国家更是无一成功案例,在台湾30余年的民主化实践已经彻底失败,根本不值得推崇和不加分辨盲目照搬照抄,更没有丝毫可以自豪自慰的地方。到今天,却还在宣扬和固守这种西式民主自由制度,还自我麻醉(非陶醉),并作为拒统的理由,其实不是因为这套自由民主体制对民族真有什么好处,更不是因为掌握了未来长足发展的真理,而完全是不敢面对现实、不敢承认事实的心虚表现。

所以,统一后台湾这套弊端丛生的西式虚伪自由民主制度必须解体或者重构。因为,我们不是不要自由民主制度,而是不要这种西式的虚伪的本质上是少数人(权贵和既得利益集团)轮流坐庄的自由民主制度,也就是台湾目前仍抱残守缺的这种制度。看看英国议会为了脱欧协议,吵的不可开交,为一个真正民主决定(公投脱欧)的后续脱欧协议三年来议而不决的样子,以及美国总统与国会间的府院恶斗现状,就知道西方这套民主自由制度,随着中国大陆的更先进更科学的新型自由民主制度的成功崛起,已经明显步入死胡同了,其曾经的先进性随着封建势力和封建制度的消亡而早已丧失殆尽了,且越往后发展,就越不是先进性丧失的问题,而是阻碍国家进步发展的巨大障碍的落后性问题,是落后性愈发明显且不可救药的问题。第五,我们自然知道,没有民主,就是独裁,当年蒋介石搞戡乱,就是独裁,目前沙特的君主制,同样还是独裁;但台湾更应该明白,民主不集中,就是烂民主,泛民主,必然导致低效,甚至国家动荡。

这种烂民主泛民主就是今天英国议会的这个样子,也是曾经的乌克兰、阿拉伯等国街头民主政治那个样子,当然也是今天在台湾貌似热火朝天的这种民主,但无论哪种,不仅是台湾人民不应该要的,也是大陆人民绝不要的。西方人既然特别钟爱喜欢这种自由民主制度,那就太好了,请他们始终这样坚守着,当宝贝留着自己一直用好了,但是,请别想将之强加给中国人民,包括统一后的台湾岛。

事实上,台湾人民对此已经开始觉醒求变了。

正如有海外爱国人士指出的那样:柯文哲和韩国瑜的兴起就是代表了台湾百姓求变的心声。 柯文哲说得好:“民进党和国民党除了统独假议题外乃是一丘之貉,选出的官员大多表里不一,说一套做一套,如何造福百姓? 此外,选举频繁,行政长官更迭太快,想的都是取悦百姓的短期措施,然而世界在迅速变化,没有长期规划和持续有效的执行力,如何能够为苍生谋长久的发展?”(参看《“国民智库”在美国洛杉矶宣告成立》点击阅读)

觉醒了的广大台湾人民已经开始厌倦这种虚伪的西式民主自由制度,开始努力求变了,但我们却还在努力争取统一后继续维持这一落后制度,还随着台湾少数权贵和利益集团的指挥棒,一厢情愿地认为这是对广大台湾人民最大的善意,我看这不是对广大台湾同胞的真正关爱和善意,而是完全无视广大台湾人民的真正福祉,是讨好台湾的权贵和既得利益者的短视行为,自然也是丧失“全局万世”高度和对国家民族未来负责的立场。

所以,我们要的民主制度只能是有助于民族复兴国家强盛的、且已经被事实证明了的大陆正在实行的这种先进的新型自由民主制度,虽然这一新型民主自由制度尚有不够完善的地方,还在实践和丰富当中,但相比台式那种虚伪的民主自由制度,却拥有无可争辩的优势和先进性,这也是台海两岸近30多年来的发展进步迥异的根源所在。

这一先进的新型自由民主制度是以民主集中制为原则的,民主集中制就是民主基础上的集中和集中指导下的民主相结合的制度,是目前已知的且经过实践检验和充分验证的最科学的制度。民主集中制充分体现了民主与集中的辩证统一关系,符合辩证法,因而具有科学性和先进性,其先进性和科学性正是通过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的新型政党制度来体现真正的民主和自由。事实证明,大陆这套以民主集中制为原则的共产党领导下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的民主自由制度的优越性已经远远超越西方的那种泛民主自由制度了,更别说台式民主自由制度了。

统一后的台湾民主自由制度,也必须以民主集中制为原则的新型民主自由制度替代原来政党恶斗的泛民主、烂民主制度,这也是原则问题,不好意思谈判让步的,这也无关统一的方式。

最后,不可否认的是,因为目前大陆实行的共产党领导下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的政党制度是超越目前所有西方政党制度的最先进、最科学、最高效、最民主、最自由的新型政党制度,民主自由一个都不少,又规避了各党派为了一党一派私利,不顾国家利益而恶斗和为了选举而选举,为了夺权而夺权,缺乏长远规划的致命弊端,从而受到美国等西方国家的攻击、抹黑和妖魔化,美国甚至直接违反国际法,违背世贸规则,违背自己鼓吹已久的很多政治经济理论理念,为全面遏制中国不择手段,什么下作的毒招赖招都敢冒天下之大不韪而使之。试想,如果不是因为我们这套制度相对美国全世界吹嘘已久的那套自由民主制度拥有无可争辩和完全不可逆的优势,美国会如临大敌,如此迫不及待恶待中国吗?要不美国怎么不这样对待印度呢?印度和中国的情况又是高度相似,都是从一穷二白的半殖民地半封社会独立而来的,只是实行了不同的民主自由制度,印度是西方自由民主制度理论下的优秀学生,虽然独立建国比中国时间还长,但至今却不值得美国像恐惧中国一样地也将印度列为美国主要对手,也去全面遏制一下,这不再次证明了究竟什么样的民主自由制度才更具有生命力和优势吗?

有道是相马不如赛马,就是这个道理,西式民主自由制度究竟如何,短跑可能看不透彻,来一场马拉松式的中长跑就知道,比赛虽然还未结束,美国却正是因为知道了结果几乎已不可逆转,所以才对我动歪心思,必欲将中国全面民主化而后快,如此数十年仍不可得后至今天,则悍然将中国列为其头号敌人,并企图发动全世界的国家来孤立、打压中国,但这注定是要失败的,因为我们对美国等西方传统强国,具有无可比拟的社会制度优势,只要我们自己不乱,不败的必然是中国,失败的必然是美国,这是不以人民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

其实不必再言什么“不信,且拭目以待”之类的话,因为二战结束后,全世界拭目以待70多年了,放眼全球,特别是实现了民族解放和独立的广大亚非拉国家及其现状,因其中绝大多数盲目跟随西方,复制西方的民主自由制度,结果如何,不是一目了然吗?台湾同胞还有什么可拭目的,什么可以待的吗?

因此,中国建国70年的实践证明,这套独特的新型民主自由制度所包含的民主自由才是最真实最广大的,也是最适合中国的,时间和实践同时都证明,这套制度更具有先进性、科学性和生命力。这么好的东西,我们当然要坚持着,当宝贝留着自己用,既不会将之硬性输出,强加给别国人民,也不会听美国的忽悠,放弃自己的宝贝,像印度一样去当西式民主自由制度的好学生。说句自私的话,我倒是非常感谢美国等西方国家数十年如一日地全球推广西式民主自由制度,甚至不惜使用武力,却至今却无一成功,真是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比过看过路过之后,才知道“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还是非常适用的,至少值得台湾人民思考。

统一后的台湾,不采纳最先进的自由民主制度,却千方百计找尽借口,维持那套已经被证明失败了的落后自由民主制度,如果这不是立场问题,不是认识问题,也不是智商问题的话,那么就一定就是良心问题,或者这些问题都兼而有之。

事实上,台湾坐井观天的夜郎式自由制度,我看颠倒黑白和指鹿为马的自由倒是很充分,但这不值得骄傲。至少仅仅因为说了句“大陆帮助受困关西机场台湾同胞脱困”的真话,就被指造谣,进而遭逮捕,就不是台湾自己宣扬的且心理优越感特强的什么自由,难怪民进党蔡英文当局被指独裁,蔡英文荣登女皇第二,民主自由体制之下,竟然出现女皇、独裁,这是什么?我就不多说了,说多了会让人误解,以为我们歧视台湾同胞,反正台湾的所谓民主自由体制既不是拒统的理由,也不是谋独的借口,我们普惠的新型民主自由制度,是人民该有民主和自由,保证一点都不会少的,至于权贵和既得利益集团(曾经的台湾土司)欺骗、愚弄和压榨老百姓的自由和民主毫无疑问会受到很大的限制。

王案:未提及

六、关于教育制度

李案(一条):

第八,台湾现行教育制度不变。但要彻底消灭一切去中反中的教学内容。要强化反台独教育。本国历史,恢复中国历史。本国地理,恢复中国地理。把台独势力歪曲篡改的教材,立即改回来。在台湾大中小学图书馆、图书室,要彻底清除、焚毁一切台独书籍。夏评:同意

王案:

未提及

七、关于文化制度

李案(一条):

第九,台湾现行文化制度不变。但要彻底消灭一切台独电视台、台独报纸、台独杂志、台独广播电台。正体字(繁体字)继续使用。是否使用简化字、何时使用简化字,由台湾省政府和台湾人民自行决定。

夏评同意,但是不够,不仅要彻底消灭台湾媒体宣扬台独文化的土壤,而且要大力弘扬红色文化,让台湾人民对红色文化有正确的认识,并热爱红色文化。
正如习主席说的,
共和国是红色的,不能淡化这个颜色。无数的先烈鲜血染红了我们的旗帜,我们不建设好他们所盼望向往、为之奋斗、为之牺牲的共和国,是绝对不行的”。因为在台湾,红色文化不是淡化的问题,而是妖魔化的问题,所以,统一后必须拨乱反正,而且要从娃娃抓起,必须大力宣传红色文化,传播红色文化,让台湾人民真正了解、理解什么是红色文化,为中国的红色文化感到骄傲和自豪。

王案:未提及

(2019年3月29日)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下篇:

李王两制台湾方案的辨析与扬弃(五、经济、货币、财政及关税制度方面)

–再与李毅教授商榷(六)

作者:夏朝之音(微信公众号夏朝之音主笔)

更多精彩请点击星火智库连载专栏:

台海局势解读

(欢迎点赞、转发和分享。原创不易,您的打赏是对作者最大的鼓励,您的鼓励是作者最大的动力,多少随意,量力而为。正能量的阵地需要你我共同坚守)

(请用微信扫描上方二维码转账打赏,多少随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