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星火智库首页
  2. 天下熙熙
  3. 透视美帝

【世界观】史文:怎样让美国对华战略更聪明些?

本文转载自:大国策智库(ID:statecraft)

【世界观】史文:怎样让美国对华战略更聪明些?

随着特朗普政府将中国确定为战略竞争对手,美放弃长期以来坚持的“对华接触”战略,开始在多领域与中国展开对抗与较量,甚至威胁中美经济脱钩。此举在美国内外引发巨大争议。在此背景下,美智库卡内基国家和平基金会高级研究员米歇尔·史文(Micheal Swaine)近日撰文,认为特朗普政府现行一味对华强硬政策并不明智,是在自我伤害,美政府应该把“共存、竞争、合作”作为对华战略的主基调。

原文标题:A Smarter US Strategy for China in Four Steps

编译:吴天昊
《世界观》系列文章由大国策智库组织编译。

【世界观】史文:怎样让美国对华战略更聪明些?
原文网站截图
文章指出,一段时间以来,特朗普政府一直对中国采取极端强硬的立场,将北京描绘成“修正主义国家”“专制政权”,致力于颠覆美国领导的自由主义全球秩序。毫无疑问,美国必须对中国的行为做出更有效的反应。但是迄今为止,特朗普政府采取的措施过于简单粗暴,其对华敌对性言论和政策所产生的回报非常有限,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损害了美国自身的利益。国内外对美国现行对华政策的批评导致美国高官否认华盛顿试图遏制中国或使两国经济“脱钩”,以便软化对华强硬立场。但是特朗普政府依然采取对抗的态度(这得到国会许多人的支持)与美国高官的言论背道而驰,让人感觉到这种新言论似乎是为了安抚批评人士,而不是在释放调整美对华政策的信号。
针对上述情况,文章建议美政府基于中国国力现状、中美关系发展走势,以一种更加现实、有效的方式与中国开展竞争与合作。具体可采取以下四个方面的步骤:
第一,要打造自身优势。美国肆无忌惮地指责中国的做法忽略了一个事实,即美国的命运更多地取决于自身,而不是北京方面。与中国打交道的最有效方式是加倍利用美国现有实力,摆脱美国政治体制的积弊。正如美国科技企业家兼总统竞选人杨安泽(Andrew Yang)所说:“只要自身保持强大,崛起中的中国就不会对美国构成直接威胁。”同样,曾参与总统竞选的皮特·布蒂吉格(Pete Buttigieg)指出:“我们最应该做的就是投资发展本国竞争力。”相反,特朗普却通过减免富人税收加剧了经济不平等,并且对基础设施、教育、研发和职业培训的资金投入不足。引发国内恐慌并不能代替对未来的投资。美国必须认识到,政府可在增强本国竞争力方面发挥关键作用。
第二,要强硬而不失灵活。美国必须坚决且审慎地劝阻中国不要做出令人反感的经济行为及侵犯人权行为。在经济方面,特朗普总统征收的原油关税给美国制造商、消费者和农民造成的伤害甚至超出了对北京施加的压力。而且征收关税并未像特朗普声称的那样降低了美国的贸易逆差。正如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所指出的,“特朗普的对华贸易政策几乎没有阻止中国的经济不法行为。”为了减轻压力,美国应与志同道合的欧洲和亚洲伙伴国更好地开展协调,以便更加有效地应对中国的贸易壁垒和商业间谍活动。正如参议员克里斯·库恩斯(Chris Coons)所建议的那样,美国必须通过在“小院子周围建立高围栏”来保护其最先进和最敏感的技术,而不是试图完全中断与中国的经济与技术联系。在香港问题上,特朗普应亲自出面谴责各方的暴力行为,同时呼吁在香港建立一个更具代表性的改革委员会,以推动香港实现更大的民主,解决经济不平等和过度使用警力的做法。在周边地区,美国应慎防中国开展的间谍活动及非法影响力行动。
第三,要了解竞争对手。美国从未遇到过像中国这样的竞争对手。中国与苏联不同的地方在于,它在接受某些国际规则的同时,忽视或破坏其他规则以满足自身利益需求。中国已深度融入全球经济体系,为全球经济增长和就业做出了贡献。中国正在投入巨额资金建设全球基础设施,帮助应对共同的安全威胁,如气候变化、流行病和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等。但另一方面,虽然经过40多年的改革开放,中国社会充满了矛盾和不确定性,但数百万普通中国民众为中国在这段时间所取得的成就而感到自豪,并强烈反对美国企图削弱中国。许多中国人认为美国为纠正中国的“不当行为”所做的努力,是为了削弱中国的整体实力,而不是迫使中国向更加自由的方向发展。鉴于此,任何不考虑中国现状的美国政策都无法达到预期效果。总之,无论好坏,中国都是世界上一支重要力量,不能简单地将其定性为“美国或西方利益的破坏者”。一项明智的美国政策必须在遏制北京“恶劣”行为的同时,承认中国人引以为荣的成绩,并与中国开展更具建设性的接触,鼓励中国境内寻求开放与合作的力量。到目前为止,特朗普政府在这方面几乎没有采取任何措施。
第四,要赢得更多支持。特朗普政府对中国的描述与国内外重要选民对北京的看法不一致。如今,一个统一的联盟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重要,但美国公众以及美国与国外伙伴国在对华问题上并未达成共识。许多美国人已经厌倦了政府一味呼吁对潜在敌人实施遏制,因为有些敌人既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好处,又带来了不可否认的风险。例如,尽管关键部门失去了很多工作岗位,但美国许多州仍从对华贸易中获得了可观的收益。这种情况在矛盾的民调数据中得以体现。例如,2019年的一项调查发现,尽管担心中国的发展,但只有42%的美国人将中国视为“重大威胁”,仅比1990年增加了一点。近70%的美国人认为,华盛顿方面应该与中国开展“友好合作与接触”。尽管绝大多数美国人希望在经济领域与北京更公平地开展竞争,但他们并不希望为此而与中国展开贸易战。特朗普政府对中国扭曲而混乱的看法同样使美国的伙伴国和盟国感到困惑。很少有国家愿意与北京开展两极分化式的冷战。例如,印度和日本都拒绝与中国完全对立,而是寻求维持某种建设性关系。甚至绝大多数国家认为没有北京的帮助很难解决气候变化及其他全球性威胁。
经济上,特朗普排斥与法国、德国、印度、日本、韩国、英国等友好国家及盟国开展多边合作。正如参议员迈克尔·本内特(Michael Bennet)所批评的那样,“对盟国征收关税以及对中国征收关税实际上对美国人征收关税。这是完全错误的”。与伙伴国合作制定新的贸易、投资和技术规则,并改善世界贸易组织的争端机制将使美国从中受益。更重要的是,特朗普放弃加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等旨在迫使中国更负责任地采取行动的多边贸易协议。实际上,如果结构合理,此类协议可以促进增长并保护美国工人。同样,尽管副总统迈克·彭斯最近发表了相反的言论,但华盛顿方面无力终止与中国开展经济和技术交流并使两国“脱钩”。这只能使中国与其他国家的联系得到加强,使美国孤立。即使美国参与,这些国家也会在没有华盛顿的情况下继续开展合作。
军事上,为确保美国的安全,华盛顿应避免大肆增加国防预算,防止草率地认为美国可以而且应该在全球范围内保持明显的军事主导地位。更明智的做法是与友好国家及盟国更好地开展协调,对力量对比关系采取更加现实稳定的态度,尤其是在亚洲地区。美国需要以实力为后盾,以更有效的外交取代长期以来注重以军事实力主导外交事务的做法。美国还必须与盟国合作,以便在西太地区建立稳定的军事平衡,并与中国就台湾等潜在冲突根源达成共识。为此,华盛顿还需要确保合理使用美国的国防预算。正如库恩参议员最近观察到的那样,“在易受价值1000万美元的反舰导弹攻击的航母上花费150亿美元是不明智的。”
文章最后强调,上述措施旨在达成一种平衡的对华政策,使美国从中获取广泛利益。虽然以往的对华接触战略并没有达到预期效果,但特朗普及其民主党对手和国会都必须认识到,简单地宣布接触战略失败,并用存在严重缺陷的对抗政策取而代之将是愚蠢的。华盛顿必须增强自身能力、慑止中国最具威胁性的行动,并与友好国家和盟国更好地开展协调。同时,美国需要争取中国社会中温和派的好感,并在必要时审慎地与中国开展合作。就像库恩斯参议员所说的那样:“我们必须努力与中国共存、竞争与合作,这三者都有可能实现。”但首先美国政府应放弃简单的言辞和极端的解决方案,对内增强自我、对外开展合作。
文章内容不代表大国策智库观点。

免责声明:星火智库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正确价值观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欢迎致电(同微信)18530014218,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或依法处理。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k.com/5603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