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夏朝之音

本文作为前面系列文章《李王两制方案的辨析与扬弃–再与李毅教授商榷》的后续姊妹篇之二

不管几制方案都必须坚持的十大原则

夏朝之音(微信公众号夏朝之音)认为,不管两制台湾方案如何设计和探索,也不管内容如何有创意或有变化,但万变不离其宗,两岸一视同仁是方案探索的基础,也是统一追求的目标,因此,不管以什么方式实现统一,不管统一后是几制,在台湾方案中必须坚持到底的至少有十大原则,否则有违这一基础和目标,也背离的我们追求国家统一的初心和使命。

十个不容谈判的原则如下:

1、在台湾必须坚持共产党的全面领导

2、在台湾只有一支军队—中国人民解放军

3、国名,省名,军队,国旗、国歌、国徽等名称及标志图案均不可以改变,省级行政区不可以有省旗、省徽,省歌

4、台湾没有比其他省份例外的什么国际空间

5、台湾的基本政治制度是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基层实行村民自治选举制度

6、台湾的政党制度是共产党领导下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无论人大政协还是政府机构,均坚持社会主义新型民主自由制度,实行民主集中制原则

7、必须进行彻底的系统的去台独化、去殖民化和去皇民化教育

8、必须坚持一视同仁原则,任何特殊政策都是暂时的,即辩证坚持,统一的终极目标是台海两岸人民完全融合,不分彼此,真正实现两岸一家亲,一视同仁,但在统一初期,可以在财政、关税、货币等方面实行一些特殊政策,但都是临时的,而不是永久的

9、废除一切不平等条约协定和对外关系,如终止与梵蒂冈的官方外事联系

10、一切带有太上省性质的永久待遇或条件政策台湾均不应额外享有

毫不避讳必须直面回应的问题

可能有人要说,你这是想将大陆的意志强加给台湾,完全不顾及国际社会(其实特指美国等西方国家)的感受和看法,过于激进,国际观感不好。

我的回答是:

1、我说话向来直接了当,不拐弯抹角,不过是希望广大的台湾同胞能认清历史大势,顺应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潮流,最好能主动投身祖国统一的伟大事业中,振兴中华,民族复兴,让中华民族重回世界优秀民族之巅,有你我一份力量,不要附逆仅代表权贵和利益集团(含美日利益代理人)的台独或独台势力,逆时代潮流,遗祸子孙的蠢事

如果有人硬要将台湾置于时代逆流之中,充当民族复兴的绊脚石,那我们的确就是要将代表中国的大陆国家意志强加给台湾,只有这样才能让台湾脱胎换骨,容光焕发,才能让台湾跟上时代的前进步伐,赶上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脚步,担负起强盛国家的神圣使命。这完全是光明正大的,是无上荣光的,也是道德高点,不是什么短处弱点,更没啥好遮遮掩掩的,根本谈不上要特别去顾及谁的感受看法,如果非顾及的话,唯一要顾及的是14亿中国人的感受和看法,因为统一是中国的核心利益,与外人无关,外人喜也好,怒也罢,都随他们好了。

新中国成立后,西藏是农奴制,云贵等偏远省份的少数民族地区还是原始社会或者奴隶社会,如果我们不把社会主义制度强加给这些地区,他们到今天可能还是印度、非洲某些部落的状况,这不仅必将成为中国人站起来富起来强起来的巨大障碍,也必将大大不利于这些偏远少民族地区整体进步和提升,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必将沦为一句空话,更遑论富起来和强起来了。

所以,国家意志,特别是基于全局万世考虑的,并进行了充分科学论证的,是正义正当的,该强加的就一定要强加,别不好意思,也别畏惧人言,缩手缩脚,正义和有益于人民的事业遭遇人言的,往往都是权贵和既得利益者的“人言”,这些根本不足畏。

“试玉要烧三日满,辨材须待七年期”,一时的“人言”就算再喧嚣,又何足道哉?国家统一这么大的事,不遭遇一些“人言”甚至非议,是不可能的,泱泱大国没点战略定力,更是不行的。

正是因为我们不畏人言,光明正大坚持解放西藏农奴,达赖喇嘛后悔了,不干了,外部势力更不满意了,“人言”算什么?干脆就直接支持怂恿他叛乱,企图武装割据一隅,分裂国家。

这当然是不可以的,于是我们就旗帜鲜明,针锋相对,坚持两手都要硬,一手坚决武装平叛平乱,一手坚决和平推进农奴解放,绝不因什么国际上和西藏旧有达官贵人有什么可畏的“人言”,而放缓解放农奴的脚步,停止平叛的进程,更绝不搞什么两制西藏方案,将保留农奴制作为对西藏人民最大的尊重和照顾。区区“人言”,这有什么大不了的嘛,反正心底无私天地宽,全国一制百病消,坚持走自己的路,让叛乱分子无路可走,果然,西藏过去农奴制的各种毛病都很快给治好了,西藏从此进入人类文明的新时代,踏上了发展的快车道。

所以,难道只允许外国及台湾权贵和利益集团把他们分裂割据的意志强加给中国各族人民,只允许他们在两岸统一以后,将自己既得利益继续最大化并维持住的意志强加给台湾人民,就不许国家将民族复兴、国家强盛、人民幸福、社会长治久安的意志强加给妄图割据分裂中国的台湾岛?将两岸一家亲,血浓于水和一视同仁的意志强加给台湾权贵和利益集团?

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是那是他娘的以前,不是现在。

2、如果国际社会有人感到难受,接受不了我们统一祖国的壮举及治理台湾的方式,那就学会习惯忍着吧,实在忍不了,就回家先管好自家的事,再出来现眼吧。套用网友经常用的一句话,看到他们那么激烈反对,我就知道我们做对了。

如果台独分子或独台分子感到不可接受,我则一点都不担心,正如有台湾同胞说的,他们其实见风转舵快的很,没有什么不可以接受的,真统一了他们甚至是接受最快的那第一批人呢。

普通老百姓则更没有不接受的强硬理由了,难道统一是洪水猛兽?长期被台独和独台势力误导愚弄的老百姓,统一后拥护支持统一的热情一定是很高的,因为觉醒产生的力量是非常强大的。

所以,何必在意打着台湾人民旗号的权贵和既得利益集团(台独和独台势力的支柱)的负面观感呢?反正他们从来就不会对历史和人民负责任的。

3、是不是极端,激进,不是现在下得了结论的,还是先坚持这样做了,再让日后的结果和事实来说明吧,何必急在一时,一切尚没开始就自己先畏惧起来,甚至都下结论了,试玉尚且要烧三日满呢!套用一句名言“不管白猫黑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不管激进还是缓进,能实现祖国统一且根除分离独立基因的后患就“中”!

也许有人还要问,你上面列的那十大原则,如果全部实施的话,还是“一国两制”吗?

我的回答是:

当然是,这还有什么疑问吗?

一国两制难道不应是使一切好的对台湾人民有益的但又不同于大陆的制度得以保持不变吗?

比如听说台湾的医保制度比大陆好,保留;听说台湾的经济制度比大陆好,如房屋产权永久私有,不是像大陆只有70年,那就保留;听说台湾军公教警消退休人员待遇比大陆好,退休金也高,没问题,继续保留,台湾人民喜欢FB,LINE,OK,保留,等等这些不同于大陆的制度、做法和生活习惯一点不变,而一切落后腐朽的制度予以更新或者涤荡,如政治、军事、金融、货币等制度弊端及台独、皇民土壤等,借统一之机,彻底洗心革面,彻底根除,这难道不是一国两制吗?一国两制难道不应该取长补短、兴利除弊,造福于民?难道不是一国两制台湾方案最闪亮的内容?

台湾当然可以实行两制,实行的也当然是两制,但必须是在共产党统一领导下的两制,探讨两制方案也是探讨在共产党领下的两制方案,而不是像香港一样,脱离共产党的具体直接领导,搞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那种两制,统一后的台湾,如果不能两岸一制,则必须是共产党领导下的与大陆不同的制度,即无论大陆的社会主义制度,还是台湾资本主义制度,都是共产党直接领导和执政的,这样才能实现主权、治权、军权、司法权的完全统一,才能产生最大的合力,助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

统一后的台湾,难道还让民进党、国民党当这样败光台湾家产的败家党或美日利益代言党继续轮流坐庄,愚弄台湾人民?连一个成员才一二十万人的政党都治理不好(为2020大选领导人党内提名国民两党纷纷上演闹剧),还想让他们统一后在台湾轮流坐庄,还嫌人民不够讨厌吗?这不是笑话吗,这样的话,台湾猴年马月才能赶上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脚步呢?

用邱毅的话说,就是“两党相争,伪君子对上真小人,都很难看,这就是「台式民主」的真面目,还有什麽好自我夸耀的呢?”(点击参看《国民党诡雷遍地,韩国瑜你咋突围》),就这种台式民主,还好意思与大陆谈制度优越性吗?还好意思在两岸统一后与共产党争夺台湾的领导权吗?

所以,包括十大原则在内的,前面提到的很多内容都是对两制台湾方案很好的探索,而且是真正站在全局万世的角度,以高度负责任态度探索,是真正正面相应领袖号召的探索,怎么能说探索的不是一国两制呢?

再说了, 谁说两制就是台湾的一切制度、做法都一点不能改变,要这样的话,领袖还号召探索个啥呀?

也有人说,原来你就主张战争的,比李毅教授还要激进。

我的回答是:

您从哪里看出来我是反对和平统一,主张战争的?虽然我并不分反对非和平方式。我主张的不过是,不管和平还是非和平方式,不管一制两制还是多制,该坚持的十大原则就应该毫不动摇地坚持,这些都是没有让步谈判的空间的,要有底线思维和长远考虑。

我们首先考虑的永远是中华民族整体的长久利益,而非大陆或者台湾单方短期的私利。

也有人说,照你的说法台湾没必要和大陆谈判了,没有给台湾留下任何好处,那台湾有什么谈判的必要?

我的回答是 :

这个意思好像说是因为我们的谈判条件不够优厚,诚意不够,所以台湾才没有兴趣,也无必要来谈,更别说留下的是没有太多好处而是很苛刻的谈判条件了,因此我提十大原则的实质就是关闭谈判大门,如此两岸不能展开和平谈判的责任在我们大陆自己

照此逻辑,王委员如此优厚,连外国人对台湾不接受都感到匪夷所思的条件,都不能触动台湾有兴趣来探索一下,连民间学术探讨都被台湾官方禁止,就更别说台湾官方主动来谈判了,连积极回应都没有,这又做何解?

看来,想让主政台湾的权贵和既得利益集团觉得有必要来谈,王委员的条件还远远不够,但也绝不是大陆也实现了所谓的台式民主自由制度(很多人以为是这个条件)就够的,而是大陆必须拱手让出全中国的政权,让台湾政客来大陆坐庄,领导全中国,否则,无论给什么条件、留什么好处,他们都不会主动来谈的,因为这帮权贵和利益集团从来就不是站在国家民族的立场上的。

事实也正是这样,目前台湾朝野一致不谈和,一国两制方案,蓝绿统一反对,在拒统这件事上,朝野蓝绿出奇的团结一致,没有分歧,没有任何问题比在这个问题上更能达成朝野一致认识的了,这充分说明台湾权贵和既得利益集团铁了心不要任何统一的好处。因为给出那么多的好处,太上省的待遇,他们都没有兴趣来谈,还要留什么好处才能打动他们呢?我看除了请他们直接来大陆接管政权,没有其它的方法了。

所以,对主政台湾的权贵和利益集团来说,能主动来谈,他们多少会有点好处,不来谈,也没关系,不会影响“祖国必须统一,也必然统一”目标的实现,想要大陆拱手让出政权才来谈统一问题,恐怕台湾权贵和利益集团一定都不曾做此妄想,比起大陆有些果粉的幻想,在这一点上,他们恐怕要现实的多,他们想的是如何偏安,而不是振兴中华,所以他们非常清楚自己的重量,倒是大陆总是高估他们的重量。

还有人说,说你激进,不是说十大原则不好,而是说两岸一制可以当做“两制”期间的最终目标,但前期“两制”最好不要动,太急切太激进,会水土不服的。

我的回答是:

我并没有刻意追求两岸一制,或者说并没有给台湾两岸一制这个唯一选择,虽然这的确是最佳选择。前面已经说的很充分了,两岸可以两制,这不是问题,问题是两制是不是在中国共产党直接领导下的两制。

如果统一之初都不将共产党的领导这一原则在台湾贯彻执行下去,那么,

一、何来四个自信?

二、将错失良机,过了这一村就没这一店了。

三、以后还有什么理由和机会可以再顺利贯彻执行呢?

开始借统一之势,顺势而动是最易成功,代价最小的,到惰性习惯养成以后再启动,往往积重难返,形势更加错综复杂,想动基本是遥遥无期的不可能,除非付出巨大社会代价。

关于香港基本法第二十三条的立法工作,回归之时不顺水推舟一气呵成,却寄希望回归后港人治港时自动启动立法,结果时至今日,仍未启动完成,而因缺乏法律的基本保驾护航,致使港独从无到有而政府束手无策,香港社会撕裂屡陷动荡,成为各种反华组织的前沿阵地和大本营,前车之鉴,不可不察。

西方人说"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中国人说吃一堑长一智,亡羊补牢为时未晚,都到21世纪了,我们的见识难道还不如古人,还要在同一个地方跌倒两次吗?

所以, 两岸统一,必须以坚决的态度,在最恰当的时机,毫不犹豫的进行,一气呵成完成统一,才是对国家民族负责任的态度和真正的自信,哪有那么多时间和精力去为一些不值得费神的落后制度和区区几个权贵和既得利益者的“人言”磨叽来磨叽去的。

当然,我们说解放军登岛之后,各项工作就应该按照十大原则全面有序展开工作,这不是说所有要求都一夜之间做到位,这是不可能能的,当年建国之后的社会主义工商业改造也不是一夜之间完成的,是花了三年多时间,而是说我们必须要有统一时间表和路线图,不可以偷懒,将隐患矛盾留给后人,什么让后人靠智慧解决历史难题,这个成本和教训是很大的。

自己能解决的事,不要留个后人,一代人就有一代人的使命,一代人就有一代人的担当,让后人承担后人的使命和担当,让后人的智慧集中于解决他们新面临的各种新问题吧,今人不要再创造更多的历史遗留问题给后人了,因为今天我们完全有这个能力和实力,这是我们与前人的最大不同点。

还有人说,你看韩国瑜仅仅承认九二共识,给高雄人民拉了数十亿的大订单,还被骂卖台呢,现在还没谈没统,岛内已是如此氛围,再提如此苛刻条件,不怕刺激台独,反而让统派更难立足,统一大业更艰难吗?

我的回答是:

台湾有什么好卖的?非要把惠台说成卖台,那就卖好了,再不卖,台湾的农副产品都要留在地里烂掉吗?

台湾统派日趋式微,台独势力猖獗如斯,不是因为我们提出的统一条件太苛刻,而是太宽松太匪夷所思,所以刺激鼓励了台独势力的发展壮大,再加上统派理想信念丧失,沦为彻底的利益党,才使统派自己岛内难以立足,正如在某微信群中一位台湾高雄的陈老先生在所言:

大陸的一國,為單一國體制,兩岸也並非兩個國家。如何和平統一呢?

大陸幾十年前,提此方案(指一国两制-编者注),被吹捧成聰明有智慧。卻在不知厲害關係的局勢中,助長了臺灣臺獨勢力的成長,並且,兩度讓臺獨政黨主政。兩岸關係漸行漸遠,幾達不可收拾的地步而不自知。

      大陸主政者,既不了解政治歷史,也缺乏危機意識。

这位老先生虽然对统一开出的药方(联省自治)是极其荒谬的,但是他对这一片面方案在台湾产生的负面作用的看法却是很有一番道理的,很值得我们认真反思。

最后,借用毛主席一九五四年九月十五日在一届人大第一次会议上会议上致开幕词时铿锵、自信的讲话来结束本文,并作为对我方案建议有疑问的所有朋友的正面回应,如还有不理解的,请就从主席的这段话中去自寻答案吧。

这段话也送给所有探索两制台湾方案的专家们参考,同时送给台湾同胞,希望大家一起站在中华民族统一团结的“极其光荣伟大的事业”立场上,共谋统一大业,共创中华民族伟大辉煌。

让我们一起再回味一下毛主席那段掷地有声、自信豪迈话语中的真谛吧:

我们的事业是正义的。正义的事业是任何敌人也攻不破的。

  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是中国共产党。

  指导我们思想的理论基础是马克思列宁主义。

我们有充分的信心,克服一切艰难困苦,将我国建设成为一个伟大的社会主义共和国。

  我们正在前进。

我们正在做我们的前人从来没有做过的极其光荣伟大的事业。

  我们的目的一定要达到。

  我们的目的一定能够达到。

推荐 阅读

【穿越迷雾】二五、李王的“两制方案”恰合时宜吗? –再与李毅教授商榷(上)

【穿越迷雾】三三 | 完整篇:李王两制台湾方案的辨析与扬弃–再与李毅教授商榷(下)

作者:夏朝之音(微信公众号夏朝之音主笔)

更多精彩请点击星火智库连载专栏:

台海局势解读

(欢迎点赞、转发和分享。原创不易,您的打赏是对作者最大的鼓励,您的鼓励是作者最大的动力,多少随意,量力而为。正能量的阵地需要你我共同坚守)

(请用微信扫描上方二维码转账打赏,多少随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