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军曾处于崩溃的边缘”——来自俄军原总参谋长的历史反思

作者:晓华哥
本文转载自:华语智库(ID:huayujunshi)
 

“我军曾处于崩溃的边缘”——来自俄军原总参谋长的历史反思 

一、马卡罗夫总参谋长的切肤之痛
不久前,在俄罗斯军事首长俱乐部成员会面时,前总参谋长(2008-2012)马卡罗夫大将向公众介绍了自己2019年刚刚出版的回忆录:《转折中的军队》。

“我军曾处于崩溃的边缘”——来自俄军原总参谋长的历史反思

前军事高官出书总是一件大事。特别是对国家、军队艰难改革时期的回忆与思考。作者讲述自己的亲身经历,揭开长期以来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众所周知,任何一名军人履行义务时会受到诸多限制,包括保密。无权擅自谈论自己的痛苦经历、将某些勤务活动公诸于众,特别是涉及世界、国家的政治进程更是如此。但退役之后,许多东西可以大白于天下了。
马卡罗夫长期担任俄军高级军官,包括在艰难岁月临危受命出任总参谋长。亲身经历了俄军多次改革、换装,编制体制调整,战斗训练器材捉襟见肘,人才大量流失,军官生活拮据……二十一世纪初,俄军甚至连靶标使用的三合板都买不起。由于油料短缺,飞行员长期无法正常飞行,装甲兵无法驾驶战斗车辆。大部分军官难以养家糊口,毫无出路,甚至丧失了生活的目标。马卡罗夫的新书《转折中的军队》正是对这一段蹉跎岁月的回忆。
马卡罗夫大将在前苏联、俄联邦军队中长期服役——长达52年!毕业于莫斯科的军校,37年后才升任主管装备的国防部副部长,重返首都。马卡罗夫回忆:“我非常幸运,军旅生涯中遇到了各类十分优秀、才能卓越的人才:老首长、指挥员、战友,获益匪浅。首先是一些参加过二战的老兵,其次是上一辈的人。他们大多数受过良好的教育,对祖国无比忠诚,精通军事。当然也会碰到其他类型的人,但毕竟是少数”。
作者本人曾渴望在军校获得所有知识、技能,但未能完全如愿,为什么伏龙芝军事学院、总参军事学院不能完全给予?马卡罗夫通过自身的经历诚实地回答了刚刚分配到部队年轻中尉们不可回避的上述问题,关于如何完善训练过程,为年轻军官、目前的营长、连长、排长提供了宝贵建议。马卡罗夫认为,军校毕业生应该获得可以立即运用到部队实践中的知识,不应自视过高,不要只是通过试错法获得经验。
无论马卡罗夫在哪个岗位工作,总是竭尽全力建立完善的训练、教育体系。这一体系将部队服役、生活、守纪、休息等问题有机融合在一起,正像苏沃洛夫所言:每一名军人都应清晰地了解“自己的机动”。如能建立起这一体系,部队集体中会形成一套良好运转的机制。如果没有,既不会井井有条,更谈不上纪律严明。这位前总长承认:“很可能弄虚作假成风,掩盖严重的问题。这不是主观臆测,而是生活的经验”。马卡罗夫出身平民家庭,却平步青云。高级军衔、重大奖励、显赫职务纷至沓来。
作为俄军曾经的总参谋长,首次提出了下列尖锐问题:为什么二十一世纪初俄军会陷入岌岌可危的状况?崩溃的威胁现实存在,当时军中的每一个人都感同身受。经过深入思考,马卡罗夫得出结论:当时前苏联的遗产已经消耗殆尽,但是问题却越积越多,就像滚雪球。“这种雪崩将夺走我们的一切。必须立即采取切实措施,防止完全崩溃”。
马卡罗夫将军有幸二次在艰苦的西伯利亚军区服役——从少校成长为少将,后来担任西伯利亚军区司令员。接手军区时,情况如何糟糕他记忆犹新。当时普京总统说,西伯利亚军区的现实反映了俄军的总体状况。但遗憾的是,关于俄军改革,当时说得多,做得少,没有人提出具体建议,究竟应该往何处去?军事首长们各持己见,意见很难统一。打着改革的旗号,进行雪崩式裁军、空防合并、将战略火箭军由军种降为兵种……表面上因完成了部队大量裁员的任务而沾沾自喜,每两个人之中就有一人是军官或准尉。当北高加索爆发冲突时,几乎没有人会打仗。不得不从全国紧急征调驾驶员。
马卡洛夫回忆:“俄军当时的编制体制客观上无法开展有效的战役(战术)训练,不会内行地保养装备,无法加强部队的纪律性,尽管所有人都心知肚明。当时也有一些纪检巡视机关,却对很多问题睁一眼闭一眼”。
对提高部队服役的人文程度议论颇多。马卡罗夫认为,这是士兵服役的一种状态:为其提供必要的被装、给养,使其感觉是法律、工作休息制度健全社会的一分子,可以得到法律的有力保护。艰难岁月(2002-2007)里,作为军区司令,马卡罗夫在简化士兵服役方面做了大量工作。例如,为了在“赤塔”训练中心改变令人深恶痛绝的轮换制度(许多母亲不想让自己的儿子去那里),不得不撤换那里几乎所有的领导。最后这个倒数的训练中心一跃成为俄军最好的训练中心之一。
马卡罗夫十分体恤下级军官。当时经常拖欠工资,给养仅能维持几个月。他回忆到:“我记忆犹新:有60-80名军官(军校毕业生)拿着退役申请找我,理由很简单:无法养家糊口。当时一名军官的月工资是11200卢布(2012年改革之前),其中还要拿出一大部分用于购房。他们十分公正地提出下列问题:这点钱如何生活?况且还要担负繁重的作战值班。我无言以对,当时要求退役的人如过江之鲫。骨感的事实是,60-80%的军校在徒劳无益地工作:中尉们毕业后马上申请退役。部队中弥漫着对一切都漠不关心的空气。没有严格的战斗训练,部队一定会蜕化。军官们在“纸面上的”师团服役,几乎没有所属部队……在切尔尼亚霍夫斯克有一个强击航空兵团,完好的战机只有一架。结果飞行员的职业技能退化,为了让他们恢复飞行,需要启动整个培训、许可体系。接近崩溃的边缘……
部队盗窃有色金属的现象时有发生。例如,每种战车(坦克、步战车、装甲输送车等)底部都有一个铝制的舱盖,用于封闭各类部件或机构。某些师长、团长不得不把它们拆下来,严格保管在仓库中。而连长们从战车上取下观瞄仪,把它们小心翼翼地收藏在家中”。
“我军曾处于崩溃的边缘”——来自俄军原总参谋长的历史反思
二、其他军事将领的高见
俄联邦军事将领俱乐部主席库里科夫大将向马卡罗夫新书的出版表示祝贺:“当然,今天我们还有很多东西不能说,要保密。特别是涉及国家艰难、矛盾的时期。我记得很清楚,当时副总理涅姆佐夫建议放弃义务兵役制,完全改为合同制军队。我只是问了他一些简单的问题:让您甘愿冒着生命危险在军队服役,您觉得给多少钱合适?我们的国家能不能负担起这笔费用?每名合同制士兵每月一千美元?恐怕不行吧?因此这不能称之为平民建议。还要知道,我们的边境线长达6万公里,而且许多邻国对我们的国土虎视眈眈。因此,国家必须有能力具备庞大的动员资源,坚决捍卫自己辽阔的领土”。
会见时,苏联国防部前副部长兼总监察长(1990-1991)舒拉廖夫大将指出,前苏联时期苏军时刻枕戈待旦。采取了各项严格的措施,部队励兵秣马,甚至经常举行方面军一级的演习。仅白俄罗斯一个军区就拥有7个集团军、32个师、10500辆坦克,几十枚战术核弹头。但苏联解体后,部队状况堪忧。为了让俄军恢复较强的战斗力,马卡罗夫居功至伟,果断做出了许多决策,说服叶利钦、普京总统将“纸面上”的师改成更加务实的常备旅。开展了贴近实战的战斗训练,年轻军人:飞行员、坦克兵的职业技能水平不断提高……
历史已经为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二十一世纪初的改革争论画上了句号。军事首长出书的目的绝不是为了博眼球,而是为了避免重蹈武装力量几近崩溃的覆辙。

 – END –

免责声明:星火智库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正确价值观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欢迎致电(同微信)18530014218,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或依法处理。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k.com/580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