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星火智库首页
  2. 天下熙熙
  3. 透视美帝

内幕交易:情报机构对疫情的预警被用错了地方?

作者:杜佳

本文转载自:独家网(ID:vdujia)

截至美东时间3月25日,美国新冠病毒累计确诊55231例(不到一周增加了4万例),死亡801例。就在疫情失去控制,全美上下焦头烂额之时,媒体曝光了一出疑似严重营私舞弊的行为。

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NPR)3月19日报道,参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北卡罗来纳州共和党参议员理查德·巴尔(Richard Burr)早就收到情报机构对疫情的研判报告,但是对公众隐瞒不报。更恶劣的是,他自己提前清空股票仓位,并在聚会时对资助自己竞选的商界人士提示风险,有内幕交易的重大嫌疑。

内幕交易:情报机构对疫情的预警被用错了地方?

(《华盛顿邮报》:理查德·巴尔)

新闻一出,美国群情激奋,群众纷纷要求“把他关起来”!

情报机构的报告

参议院情报专责委员会(United States Senate Select Committee on Intelligence)设立于1976年,其职责是监督美国的情报机构,是国会这一民意机构对行政机构监督体制的一部分。

美国的情报机构需要向参议院情报委员会就最近发生的重大问题和热点问题提交报告。2020年以来,最重大的问题是新冠病毒疫情。据媒体报道,情报机构自1月以来已经多次提交报告。

2月28日,路透社报道称,根据美国政府内部匿名人士的爆料,美国情报机构一直在监控新冠病毒疫情在全球蔓延的状况。

另有知情人士透露,参议院情报委员会每天都能收到报告,对疫情在全球蔓延的动向有实时掌握

这些报告都还没有公开,不过内部人士已经向媒体泄密,美国情报机构早就知道事情不妙。

某位匿名人士接受《华盛顿邮报》的采访,称情报机构“自从1月份以来一直在发出警告”,“系统闪烁着红光”。

进入2月份,情报机构加大了警告的力度。美国国家情报总监和CIA每天会发出汇总报告。

根据《华邮》的报道,美国卫生部长阿扎在1月上旬和中旬就发现情况严重,试图引起川普的重视,但川普甚至不接他的电话。1月18日,阿扎终于打通了电话,但川普对疫情不感兴趣,转而问他因为出问题而被禁的电子烟产品何时能够再次上市销售。

2月初,美国卫生部和包括CIA在内的情报部门共同起草了一份简报,递交给了参议院情报委员会。简报称新冠病毒已经构成“严重”威胁。

总之,美国的情报机构早就预见到了威胁,并一直在发出警告。但是美国国会和政府在收到警告后没有采取相应的反应,甚至没有将报告的内容公开。

截至2月7日,美国有12人确诊,感染来源不明的所谓“社区传播”尚未出现。如果仅看公开报道,大概会以为美国防疫形势良好。

2月7日,参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巴尔在福克斯新闻网站发表署名专栏文章,讨论疫情和美国的措施:“面对新冠病毒这种公共卫生威胁,今日的美国比以往任何时候的准备都更加充分,这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情。”

文章还说,在川普总统以及国会的领导下,美国卫生部门在过去几周行动迅速。疾控中心和边境执法局在监控来自中国的人员,卫生部在指导各地防疫工作。疾控中心研发了新的测试手段,食品药监局准备加快审批速度。

2006年,美国通过了《为传染病和其他威胁做好准备法》(公法:109-417),授权卫生部额外的权限,优先动用经费为新疾病开发疫苗,以及统合全美医生、护士、药剂师等专业人士资源,为公共卫生危机做好准备。

巴尔想要告诉美国民众,美利坚自有制度,川普总统自有准备。“不管是什么疾病爆发或者威胁,国会和联邦政府随时保持警惕”,时刻做好准备,“增强反应能力”,请美国人民放心。

“割韭菜”

然而巴尔自己最不放心。美国规定公共官员必须披露财务状况,根据最新的披露,巴尔在2月13日进行了大宗股票交易,卖掉了他和他老婆持有的价值数十万(或许上百万)美元的股票。

内幕交易:情报机构对疫情的预警被用错了地方?

(根据巴尔披露的财务披露整理而来)

2月13日的交易涉及股票17只,其中他自己16只,他老婆13只,里面有很多重合部分。由于没有披露具体的股票仓位,所以只有交易金额范围,美国媒体称这些股票的价值在68.2万美元到172万美元之间。

非政府组织“支持共和”(ProRepublica)报道称,巴尔并不是大富之人,在2018年的身价大概170万美元左右。也就是说,他在2月13日卖出的这些股票的价值,占据他财富很可观的一部分,甚至是一大部分。

真正的“清仓出货”啊。支持共和称,这是巴尔14个月以来最大的一笔交易。

2月13日,美股正处于历史高位。当日道琼斯指数收于29423.31点。这种局面维持了超过1周,美股从2月24日开始大幅度调整。

后来的几周,美国股市险象环生,由于下跌速度过快,2周内发生4次熔断(美国股市一共发生5次熔断,上一次还是在1987年)。3月23日,道指收于18591.93点,距离巴尔卖出股票时的位置,跌幅接近11000点。道指已经回到了2016年11月份的位置。也就是说,川普总统上台以来的股市涨幅已经全部打回原形。

在这个期间,约16万亿美元的市值蒸发。股市里的钱不会凭空消失,只会被之前先卖的人割走,俗称“割韭菜”。很明显,巴尔就是拿着镰刀割韭菜的人。

他卖出的股票,在2月13日都处于高位,在之后都经历了大幅下跌。

其中最惨的是Park酒店和温德姆酒店这两家酒店和度假村行业股票。这个行业受新冠疫情正面冲击。

2月13日,Park酒店和度假村收于23.62美元,温德姆酒店集团收于52.10美元。后来它们又在这个价位维持了一段时间,在2月24日开始随大盘暴跌。3月18日,帕克酒店和度假村收于4.92美元,温德姆酒店集团收于21.88美元。也就是说它们都被抹去了大部分的市值。一般我们说一只股票价格“腰斩”就很严重了,这属于被斩得只剩下小腿。

巴尔在2月13日的操作让他躲过了下跌,保住了自己资产,可谓十分英明。传说中的资本大鳄大概就是这样子吧。

多名官员这样干

据NPR报道,巴尔不但自己躲过了下跌,还试图规劝别人。

2月27日,巴尔参加了“国会山俱乐部”(Capitol Hill Club)的午餐会,主办方是“塔希尔圈子”(Tar Heel Circle)。这是一个北卡罗来纳州商界组织,负责本州的商人和华府之间的联系和沟通。

巴尔在2016年当选联邦参议员。2月27日来吃饭的,正是当年为选举捐过款、出过力的北卡商人,是巴尔的金主。

就在这一天,美国确诊病例59人,貌似天下太平。川普说没什么好担心的,“病毒会消失的,总有一天会消失的,就像一个奇迹”。

然而,巴尔的看法与川普完全相反,他对金主们发出警告。

“对于这个问题,我可以告诉你们一件事情:它(新冠病毒)在传染性方面,比我们在最近历史上看到的任何病毒的传染性都要强。也许更加接近1918年的大瘟疫。”

1918年到1919年,瘟疫蔓延全球,造成了约5000万人死亡。可见巴尔认为前途一片黑暗,他的态度不但不跟总统保持高度一致,也跟他自己月初发表的文章完全相反。

很不幸的是,巴尔的说法已经在美国应验。

据《华盛顿邮报》报道,巴尔不是唯一割韭菜的,甚至不是最早的。

佐治亚州共和党参议员凯利·洛夫勒(Kelly Loeffler)是参议院卫生委员会成员。1月24日,洛夫勒主持了委员会的听证会,疾控中心等行政机构人员参加。就是在这同一天,洛夫勒开始卖出股票。

到底是什么消息这么恐怖,吓得人家都开始卖股票了?很可惜,这次听证会的内容还没有公开,公众并不知情。

洛夫勒的丈夫是纽约证券交易所主席杰弗里·斯普利策(Jeffrey Sprecher)。根据财务披露,从1月24日到2月中旬,夫妇俩的股票交易有29笔,其中27笔是卖出,价值数百万美元,2笔是买入。

这2笔买入之一是思杰系统公司(Citrix)的股票,这家公司做远程上班软件。洛夫勒一口气买了10万到25万美元。

2月中旬,思杰的股价在120美元左右。后来股价跟着大盘下跌,不过跌幅不大,最低102美元。现在不但回补,而且还一度创出130美元的新高。

洛夫勒的交易做得好啊,避险、赚钱两不误,而且选股眼光独到。随着新冠疫情在美国蔓延,美国的企业也开始让员工远程上班,思杰公司的产品自然热销。

另外还有加州民主党参议员戴安·费恩斯坦(Dianne Feinstein)和俄克拉荷马州共和党参议员詹姆斯·英霍夫(James Inhofe)在此期间提前卖出股票。他们倒是规避了风险,甚至还有盈利,但是其他的美国金融机构和民众就没有这么幸运了。随着大盘回调,连桥水·达利欧这种知名投资机构都损失惨重,业绩大幅回撤,甚至一度有已经爆仓的传言。

涉嫌内幕交易

巴尔对NPR的报道很不满意,3月20日发推特说这是“小报式的花边爆料”。他为自己的投资决策做辩解,称都是按照公开信息行动。

而洛夫勒称对她的指责“可笑”、“没有根据”,她和老公不做交易决策,买入和卖出都是由“第三方顾问们”决定。至于为何交易的时间如此巧合,选股如此精准,也许是运气好吧。

美国民众自然不买账,他们说这些权贵们这是在搞内幕交易,要负法律责任。

内幕交易:情报机构对疫情的预警被用错了地方?

(《华邮》相关报道评论区群情激奋,“这是叛国”,“把他关起来”!)

他们的行为是否构成内幕交易呢?

根据美国证监会的定义,“内幕交易”(insider trading)是指“基于有关该证券的非公开信息”的交易行为。

1934年的《证券交易法》(公法:73–291)明确表示禁止“欺诈、操控和内幕交易”。(美国国会, 2018)当初立法的限制对象主要是企业高层和大股东。

巴尔、洛夫勒、费恩斯坦和英霍夫都是国会议员。美利坚专门有制度限制国会议员利用敏感信息从事交易,这就是2012年通过的《禁止利用国会信息交易法》(公法:112-105)。

该法律对1934年《证券交易法》进行修订,扩大了法律监管的范围。按照规定,美国的国会议员(以及行政部门和司法部门的工作人员)也必须遵守《证券交易法》,“禁止利用来自他们职位的非公开信息”来“谋取个人利益”。(美国国会, 2012)

也正是这部法律规定,国会议员在买卖股票之后,必须将交易信息披露,我们才得以知晓这件事情。

这部法律在订立时获得了极高的支持率,100位参议员中有96个投赞成票。只有3个议员投了反对票,其中就有这位理查德·巴尔。

巴尔极力否认内幕交易。我们讲“论迹不论心”,他怎么决策的我们不知道。但我们知道,作为参议院情报委员会主任,巴尔每天都能接到情报机构关于新冠疫情的报告;美国的情报机构对于疫情很不乐观;巴尔在2月中旬就卖掉了股票,躲过了市场的剧烈震荡;巴尔将极度悲观的预期传达给了自己的金主们。

美国证监会还规定,把内幕消息告诉别人(tipping)也算内幕交易。如果巴尔的金主们也进行了股票交易,巴尔就又成了内幕消息的提供者,罪上加罪。不过检控是司法部的事情,定罪是法院的事情,笔者在此就不僭越了。

川普的亿万美元老鼠仓

川普总统对此还没有表态,这大概是因为,他自己就这样干的。

2019年10月16日,美国《名利场》杂志称川普靠推动政治事件来影响期货价格,然后交易获利。

2019年6月28日收市前30分钟,有人购买了芝加哥商品交易所42万份标普电子迷你期货合约(S&P e-minus)。就在同时,川普正在日本的大阪参加20国集团峰会,并在此期间与中国方面谈判。后来谈判释放出正面信号,标普500指数1周内上涨近100点。这位神秘人士赚了接近18亿美元。

这还可以说运气好。8月份,中美贸易谈判再次陷入僵局。8月23日周五收市前10分钟,有人购买了38.6万份e-minus合约。

3天后是周一,市场开市,川普称在25日接到中国方面两通电话,请求重启谈判,“他们是认真的”。股市在正面消息刺激下上涨,这单交易潜在获利高达15亿美元。

后来的事实证明,川普在说谎,两通电话实乃子虚乌有。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说:“对于美方提到的周末通话,我没有听说过。”

如此精准的时机,如此大的交易量,芝加哥商品交易所某位交易员接受采访时说:“绝对有人在使诈”,渗透着一股内幕交易的味道。《名利场》认为,川普有重大嫌疑。如果有关部门介入调查,一定能水落石出。不过美国证监会、商品和期货交易委员会这两个主管部门却拒绝展开调查,甚至拒绝回复媒体。

相对于这些动辄十多亿美元的交易,巴尔参议员的几十万、上百万美金只是小钱,也怪不得川普不关注了。

3月23日,证监会对内幕交易发出警告,不过没有点几位国会大员们的姓名。看来美国的金融主管部门的确很讲政治。

美国的情报机构很懂情报,从权贵们的反应可以看出,它们履行了自己的职责。美国的金融主管部门很懂政治,川普和巴尔等人既懂政治、又懂金融。只是这一切和民众都没关系,消息不对他们公开,抗疫物资也很缺乏,一个个都成镰刀下的韭菜。

参考文献:

【1】美国国会. (2018年3月23日). 1934年证券交易法[A]. 检索日期: 2020年3月24日,来源: 美国国会:

https://legcounsel.house.gov/Comps/Securities%20Exchange%20Act%20Of%201934.pdf

【2】美国国会. (2012年4月4日). 禁止利用国会信息交易法[A]. 检索日期: 2020年3月24日,来源: 美国国会:

https://www.congress.gov/bill/112th-congress/senate-bill/2038/text/enr

免责声明:星火智库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正确价值观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欢迎致电(同微信)18530014218,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或依法处理。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k.com/5875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