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星火智库首页
  2. 天下熙熙
  3. 透视美帝

一个美国,两个疫情

作者:刘裘蒂

本文转载自:FT中文网(ID:ftcweixin)

一个美国,两个疫情

共和党人和民主党人似乎分别看到了完全不同的疫情,城市和农村之间对病毒威胁的态度也存在巨大鸿沟。

文丨FT中文网专栏作家 刘裘蒂特朗普政府要美国人实现“社交疏离”15天,还不到一半的时间,许多共和党人和媒体如《华尔街日报》便吵着要“复工”。尽管美国政府的公共卫生专家、顶尖的传染病专家和比尔•盖茨都警告提早结束“社交疏离”可能带来灾难式的结果,但特朗普在3月24日说复活节(4月12日)前美国就要“开工大吉”。截至3月25日为止,共有18个州、31个县和13个城市至少1.79亿美国人“居家避疫”,但特朗普说,复活节的时候,全美各地的教会将“挤满了人”。

一个美国,两个疫情

发明艾滋病鸡尾酒疗法的华裔科学家何大一,目前正领导哥伦比亚大学科研团队全力研发对抗新冠病毒的药物和抗体。他认为根据目前疫情发展的态势,美国需要数周甚至数月对抗疫情,绝不可能在复活节前解除社交距离限制,重启经济活动。问题的症结是:共和党人和民主党人眼中,似乎分别看到了完全不同的疫情。在许多共和党人的眼中,疫情似乎“可防可控”,用特朗普的术语来说,新冠病毒治疗不能“比问题本身更严重”,经济萧条可能会威胁更多人的生命。两种对于疫情不同的评估,似乎也代表了对于生命价值不同的评估。德克萨斯州副州长丹•帕特里克在电视上表示,作为高龄公民,他愿意牺牲自己的生命,为子孙后代换取美国人所爱的美国。他认为很多祖父母跟他想法一样,不想看到整个国家都被(封国)牺牲了……由于纽约是这场美国危机的风暴中心,在所有美国确诊的病例中,有超过半数是纽约州人,纽约州长安德鲁•科莫表示,他不同意特朗普和保守派评论家的建议,就是经济考虑比高风险人群的安危更为优先。

一个美国,两个疫情

“我的母亲不是可以牺牲的,你的母亲也不是可以牺牲的,我们的兄弟姐妹也不是可以牺牲的,我们不会接受人类是可以随意被丢弃的前提,我们也不会在人命上标上价码。”科莫强调最近纽约州通过的“居家避疫”的法令叫做《玛蒂尔达法令》,是以他的母亲玛蒂尔达的名字命名。科莫说他理解特朗普关于不能无限期关闭经济活动的论点,但如果对民众进行严格的检测,然后允许康复的人和低风险的人重返工作岗位,那么公共卫生战略就可以等同于经济战略。“你可以两者都做,但不能用笨拙的方式说,‘好吧,我们牺牲老年人,无论如何他们都是老年人,而老年人落伍了。’ 这算什么?一些现代达尔文式的物竞天择理论?你无法跟上队伍的步伐,就要把你抛在后头吗?”科莫在3月24日警告说:“今天的纽约,明天的美国。” 纽约大都会区目前是世界重灾区,至美东时间25日16时截止,纽约州确诊逾3万人、死亡285人;纽约市确诊1万7856人,死亡192人。但科莫所投射的价值观,不但是基于纽约州疫情的现实情况,也代表了经典的民主党人情怀。他在3月25日的每日早报新闻会直播中引用了他父亲的名言,认为理想的政府应该像个家庭,“在纽约,我们分享彼此的恩典,我们分享彼此的痛苦。”科莫出身民主党世家,他的父亲曾是三届纽约州州长。

民主党人比共和党人怕病毒?

根据美国电视网NBC和《华尔街日报》于3月11日至13日联合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有68%的民主党人担心家人会感染新冠病毒,而共和党人只有40%。共和党人计划停止参加大型聚会的可能性只有民主党人的一半,而减少在餐馆吃饭的可能性只有民主党人的三分之一。

一个美国,两个疫情

而路透社和益普索在3月2日至3日做的联合民调显示,与共和党人相比,民主党人避免大批人群的可能性高18%,民主党人 “更频繁地洗手或使用干洗手”的可能性要高出10%。全部受访的美国人中8%最近购买外科口罩防疫,民主党受访者有11%,共和党受访者有5%。(身在纽约,我已经居家避疫;但是看了这份报告,以后我会更躲着共和党人。)3月16日发表的全国盖洛普民意测验显示,从2月到3月,美国人担心新冠病毒的百分比上升了24%,虽然73%的民主党人和64%的无党人士表示担心自己或家庭可能暴露于新冠病毒,但只有42%的共和党人担心。美国国家广播电台在3月17日发布的民调显示,54%的共和党人表示新冠病毒的威胁被夸大了,而76%的民主党人认为新冠病毒是真实的威胁。

一个美国,两个疫情

共和党选民和官员对新冠病毒的风险轻描淡写的趋势,部分反映了特朗普和共和党领导人淡化疫情的信息——“这不过是一场流感”,但也反映了联邦政府内部对防疫专家与媒体更深层意识形态的质疑。号称“共和党党媒”的福克斯新闻主持人肖恩•汉尼蒂称新冠病毒问题是渊源已久的“暗深势力集团的阴谋”,曾经与中国央视国际台主播刘欣电视辩论的特里什•里根指责民主党利用新冠病毒危机“摧毁并妖魔化总统”。纽约大学社会心理学家进行的一项研究发现,党派分歧也反映为阴谋论的信念。对294名美国人进行的调查发现,共和党人比民主党人更有可能相信有关新冠流行病的虚假陈述,例如“中国政府故意将新冠病毒传播为生物武器”。加州大学政治学副教授迈克尔•泰斯勒对谷歌搜索引擎趋势进行分析,发现从2月15日到3月15日,居住在 “红州”(共和党州)的居民比“蓝州”(民主党州)的居民搜索“冠状病毒”关键词的要少得多。但随着疫情的升温,在调查期间的最后几天(3月11日至15日),共和党各州居民在谷歌搜索引擎寻找新冠病毒关键词的次数几乎与民主党人一样。

一个美国,两个疫情

意识形态或地理现实?

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对疫情态度的差异不仅基于意识形态,还反映了地理现实。到目前为止,新冠肺炎的爆发地点集中在几个倾向于民主党的大都会地区,包括西雅图、纽约、旧金山和波士顿。根据白宫新冠病毒工作小组负责人黛博拉•伯克斯医师提供的数据,到3月19日为止,全美一半的确诊病例都集中于10个县。由此看来,疫情最终对美国政治的影响可能会有所不同,具体取决于疫情扩散的程度。假设新冠病毒永远不会在大城市之外蔓延(我可以对你保证,很多美国人的确这么想),那么这可能会给许多共和党选民和公职人员口实,因为他们认为目前的反应过于高估了病毒的威胁。特朗普和其他共和党领导人,例如阿肯色州参议员汤姆•科顿将病毒称为“中国病毒”或“武汉病毒”,也助长了仇外心理。

一个美国,两个疫情

几乎所有最早采取最激进行动的州,例如纽约州、新泽西州、康涅狄格州、罗德岛州和伊利诺伊州,都由民主党州长领导。这些州是美国最融入全球经济的地区,更有可能接待国际游客或有当地居民出国旅行。到3月26日为止,新冠病毒确诊数量最多的四个州中的每个州都是沿海地区的民主党州:纽约、新泽西、加利福尼亚和华盛顿州。排名第五的佛罗里达州沿海,略微倾向于共和党,是国际化的州,并且有大量来自纽约州的退休人士。近年来纽约对佛罗里达州的人口流入贡献最大,2017年有63722人从纽约州迁移到佛州。日前佛罗里达州州长罗恩•德桑蒂斯(共和党人)发布了一项行政命令,要求在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间,从纽约、新泽西州和康涅狄格州的机场前往佛罗里达的旅客必须进行14天的自我检疫或隔离。佛州之后是密西根州、路易斯安那州、伊利诺伊州、马萨诸塞州、宾夕法尼亚州、乔治亚州和德克萨斯州,每个州至少都有一个大型城市中心,可作为旅游和贸易的门户。相比之下,除了少数例外,确诊病例最少的州通常在东西两岸之间较小、倾向于共和党的红州,与各种旅行者和全球经济的联系较少,包括怀俄明州、爱达荷州、密苏里州、蒙大拿州、南达科他州、俄克拉荷马州和堪萨斯州。而这些正是所谓的特朗普“票仓州”。由于疫情的扩散反映了地理位置和人口构成,到目前为止,有共和党倾向的州对疫情的紧迫性明显认知度较低。根据公益组织美国进步中心卫生政策部门的分析,在全州范围内采取最少行动限制公共集会或限制餐馆服务的州(例如德克萨斯州、密苏里州和阿拉巴马州)中,几乎所有州都有共和党州长。“红州”如德克萨斯州和佛罗里达州,向来奉共和党的“小政府”理念(税负低、监管少和安全网薄弱)为圭臬。德克萨斯州2900万人中约有五分之一没有医疗保险,佛罗里达州2100万居民中近四分之一是老年人。尽管批评声浪不断,两个共和党州长担心“反应过度”,拒绝下令要求居民待在家里。前两个周末,无视美国疾控中心“保持社交距离”的指南,大批度春假的人潮聚集在佛罗里达州的海滩上嬉戏。因此位于“红州”但由民主党市长领导的城市,例如休斯顿、图森、纳什维尔和亚特兰大,必须逆流把自己的规则强加于当地的公众集会上,然而本地的限制都面临一个挑战:这些“红州”和“蓝城市”之间的人口流动仍然可能导致以追求个人自由为名的防疫漏洞。

一个美国,两个疫情

共和党州提供的新冠病毒测试较少吗?这是一篇《媒介》上发表的文章的标题,主旨是“民主党州的检测率是共和党州的三倍以上。此外,两方的数据还显示对数分布。” 这篇文章已经被删除。NBC电视网3月25日发布的资料显示,虽然没有迹象显示民主党州的检测系统性地较高,但纽约州目前有美国超过一半的确诊病例,也有最高的检测率,以每百万人口为比例的检测率遥遥领先于除华盛顿州之外的各州,从全球的范围来说,检测率与意大利接近,并且逼近韩国。这背后的顾虑是,在某些州可能少检测,就少确诊病例,循环式地助长了疫情不着急的既定印象。自由主义者政治研究中心主任吉夫里•卡巴夫指出:“保守派将城市妖魔化为威胁‘纯净腹地’的疾病来源由来已久,对于共和党来说,这是一个古老的叙事主题。这样一来,情况就会恶化。”城市/郊区与小镇/农村之间对于病毒威胁的态度存在着巨大的鸿沟。盖洛普调查显示,三分之二的城市居民和五分之三的郊区美国人表示,他们担心周围的人感染新冠病毒,而农村地区只有约一半的人担心。

摆着好看的《国防生产法》

特朗普3月18日表示将援引《国防生产法》来帮助弥补潜在的医疗供应短缺。《国防生产法》授予美国总统特殊权力,迫使美国工业企业生产全国各地的医院严重短缺的医疗用品、材料和设备,包括重症病人需要的呼吸机和卫生保健专业人员急需的防护设备。但目前为止,特朗普政府一直未启动《国防生产法》。科莫直言:“我不明白为何不愿使用联邦的《国防生产法》。”纽约市的一些医疗人员用塑胶垃圾袋制成防护服。纽约州日前批准了通过一定技术让两名患者共享一个呼吸机,以满足急需。根据科莫的说法,纽约州至少需要3万台呼吸机来治疗新冠病毒患者,纽约的医院系统有4000台呼吸机,联邦政府送来了4000台,州政府已购买了另外7000台,且正在寻找更多。尽管新冠病毒的威胁加剧,但到3月26日为止,特朗普政府拒绝将医疗物资征收为国有,或强制要求私人企业制造目前极度短缺的呼吸机和口罩等物资,而选择让私人公司“自愿”。这一立场让自由派媒体如《纽约时报》抓狂,它们质疑特朗普是否正在通过不使用《国防生产法》所赋予的强大权力来“踢皮球”,把责任转嫁到各州政府头上。特朗普对记者说:“首先,州长应该做很多这类工作……联邦政府不应该购买大量物资然后运输到地方上。你知道,我们不是送货员。”白宫官员解释这是一种“小政府”的做法,典型的共和党人爱引用的意识形态,即坚持对“大政府”的长期反对,政府试图诱导私人公司采取自愿行动,并排除联邦政府干预的可能性。

一个美国,两个疫情

然而当各州政府必须赤手空拳地与其他州政府和外国政府抢购全球短缺的医疗物资,一个“战时政府”仍然执着于意识形态似乎很可笑。但愿不必等到疫情从大城市转往郊区或农村,不必等到病毒从“蓝州”扩散到“红州”,共和党人和民主党人都会尽快找到抗疫的共识。至于疫情将会对美国2020总统大选有何影响?请待下回分解。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

免责声明:星火智库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正确价值观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欢迎致电(同微信)18530014218,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或依法处理。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k.com/6002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