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星火智库首页
  2. 学术沙龙

沈逸:从容回应特朗普的“疯狂边缘策略”,坚定走向中美战略持久战的最终胜利

作者: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沈逸

本文转载自:底线思维(ID:dixiansiwei)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沈逸】

出乎多数中国人意料但又在情理之中的事还是发生了。

2019年5月5日,日趋具有美剧《权力的游戏》中“疯王”潜质的现任美国总统特朗普,通过推特表示,拟在5月9日对中国产品增加税收,对目前执行10%关税的2000亿美元进口商品提升关税至25%,同时威胁要对剩下的3250亿美元进口商品也择机征收25%的税。

这看上去很疯的操作,在特朗普看来,是有依据和道理的:特朗普认为,“在过去10个月”,中国对美出口的500亿美元高科技产品向美国支付了25%的税,对美出口的2000亿美元产品向美国支付了10%的税,这些额外的税收为美国经济的高速成长做出贡献,且这些税收增加的成本主要由中国企业承担,对美国影响甚微。

沈逸:从容回应特朗普的“疯狂边缘策略”,坚定走向中美战略持久战的最终胜利

换言之,特朗普眼中的中美贸易是这样一种形式:中国出口到美国的产品,全部是由中国公司生产的,出售商品后得到收益进行分配的方式,就是美国政府获得税收,中国生产者获得利润;美国对中国产品征收的税越高,美国的收入越高,中国的损失越大。

如果有哪个学生敢用这样的认知,回答任何一所大学的经贸课程里关于当前中美贸易及关税问题的课堂问卷,那么,被老师当场挂科就是他唯一的下场:他不知道今天的国际贸易,已经不是亚当·斯密时代两个国家各自生产,然后相互交换的简单形式了;他不知道今天的世界,已经步入全球供应链的时代;他不知道,或者说,没有兴趣知道中美之间的相互依赖,以及这种相互依赖带来的中美两国事实上存在“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利益结构。

在“胆小鬼游戏”边缘疯狂试探

从博弈论的框架来看,自上台之后一直鼓吹所谓“交易的艺术”、“极限施压”、“不确定”、“不按常理出牌”的特朗普,其实是一个非常古典的博弈选手,只不过,他的博弈策略和利益偏好被三重迷雾笼罩着:

第一重迷雾,是特朗普自恋型表演人格的自我吹嘘所制造的迷雾。

希特勒曾说过,“人们一般不容易相信小谎,但他们容易相信大谎”;比照而言,人们倾向于相信“这世界总不会有这么无底线自我吹嘘”的人,尤其还是这种身居高位的人做的,本质上突破了常人底线认知的自我吹嘘。

第二重迷雾,是人们对“西方大国国家领导人”的刻板印象所制造的迷雾。

自15世纪地理大发现以来,在全球知识谱系的传播中,曾经垄断先发优势的西方国家,长期以来被设定为“文明”、“先进”的代名词,这种“文明”的最高领导人,始终是和“理性”、“睿智”、“谋略/心机深沉”等正面形象联系在一起的。一般人难以具备《皇帝的新装》中那个儿童的赤子之心,透过刻板印象制造的迷雾,去勇敢地看穿并确认事物的本源。

第三重迷雾,是1940年至今人们对“超级大国美国”的错误认知所制造的迷雾。

“自由世界的灯塔国”,“冷战后唯一的超级大国”,“人类历史的终极形态”这些依托约瑟夫·奈所说的美国软实力制造的迷雾,始终笼罩在美国的外围,人们习惯于将这种迷雾,等同于被迷雾包裹起来的美国本身,主观地将美国的任性、颟顸、无知、胡搅蛮缠,进行了充满程序美感和科学的再解释,建构了所谓“理性疯狂”的创新型理论分析框架。

其实吧,另一个国家的领导人,在另一个议题领域,也用过类似的招数。这个国家身处某个被称为冷战活化石的区域,在安全问题上经常喜欢在地下种个蘑菇,往天上或者海里扔不同距离的蛋蛋。因为这个国家没有美国的种种光环,所以不妨回忆下,当初这些举措出来的时候,是怎么被定义和怎么被批判。而特朗普,不过是在经济领域用更加赤裸裸的方式,挥舞关税武器,采取同样的“疯狂边缘政策”。

理论上,偏好博弈论的人,多数都应该读过托马斯·谢林的《冲突的艺术》,这里面提到过一些经典的博弈模型。特朗普的“交易的艺术”,用谢林老师的话来说,就是将中美两国的贸易谈判,当成重复进行的“胆小鬼博弈”(又名“小鸡游戏”,也许还能算是“今夜吃鸡,大吉大利”这句网谚的学理由来23333)。

沈逸:从容回应特朗普的“疯狂边缘策略”,坚定走向中美战略持久战的最终胜利

这种博弈,源自20世纪初期至30年代,美国街头青年的实际游戏:

同处一个街区的两个荷尔蒙过剩的好汉,同时喜欢上了同一个美女,为了决出谁是英雄,谁是小鸡,就来一盘决斗。两辆汽车压着马路中心线,相向而行;谁先转弯,谁就是小鸡,当然就会被从街区扫地出门,留下的英雄自然就抱得美人归。

为了最大限度地挤压对方的神经,英雄们往往千方百计地把自己装扮成一个“亡命之徒”,常见的做法包括:两车接近到目视可见距离时,一方把方向盘卸下来/装作卸下来(那个时候的汽车是可以有这种操作的),并扔出窗口,以表达自己不留退路视死如归的决心。

这种被谢林称为“鲁莽伪装”策略,在冷战时期的美苏危机中常有体现:柏林危机中,美国为坚持在柏林的存在,不惜让美国坦克和苏联坦克隔着150米炮口对炮口;古巴导弹危机中,美国在古巴外海部署拦截舰队,拦截向古巴运送导弹的苏联船队;中程导弹危机时,美国用部署潘兴I和II中程导弹的计划对抗苏联在欧洲部署的SS-20系列。

总体来看,美国的运气不错,赢得系列胜利,常见的情况就是美国的对手“先眨眼”,然后被美国赢者通吃,一波带走。

毫无疑问,特朗普想复制这样的战术。但是,首要的问题在于,和冷战时期的美苏军事对抗不同,当下的全球经济领域,基本上是一个不适用胆小鬼博弈的场域,因为相互依存的存在,以及美国并不在经贸领域享有类似冷战时期美国对苏联那种质量上的优势。

沈逸:从容回应特朗普的“疯狂边缘策略”,坚定走向中美战略持久战的最终胜利

如上图所示,《经济学人》杂志五月刊《伤人伤己》一文就明确指出,美国的对手可以非常精准地将报复措施锁定特朗普最脆弱的部位——他的核心选民。欧洲可以针对“锈带”老工业区征收报复性关税,而中国可以对大平原农业区的选民进行毁灭性的打击。被欧洲打击的那个目标区里,似乎还包括了《国王特工2:黄金圈》里那个牌子的威士忌;被中国瞄准的,则是曾被部分“精美”认为无法替代的大豆区。

虽然有来自中国的个别声音试图将特朗普的操作描述为“疯狂理性”,但真正理性的是美国的资本。相关信息已显示,农业、化工、零售商等多个利益集团纷纷表示,特朗普应该尽快与中国达成协议。

沈逸:从容回应特朗普的“疯狂边缘策略”,坚定走向中美战略持久战的最终胜利

特朗普越疯狂,越见中方的坚定

从实践看,特朗普的这一波操作大致有三个需要认真理解的方面:

第一,特朗普的操作,反衬出中国贸易谈判代表以及最高决策层,坚定地顶住了美方不合理的要价,坚定地维护了中国的核心利益。

如果特朗普已经全部拿到了想要得到的东西,实现了预设的目标,或者,如某些自媒体或者所谓消息人士说的那样,整个谈判进程都是美国开清单,中国接受的话,特朗普就完全没必要搞这个幺蛾子了。

第二,特朗普的操作,本质上是莱特希泽、纳瓦罗、库德洛这批强硬派看不惯理性温和主张占据上风,利用特朗普外行、任性、无知又爱表现的特质,额外搞的盘外招。

简单回顾新闻报道,可以发现,在特朗普突然搞威胁加税这波操作之前,中美即将达成协议的消息满天飞。而同样清楚的是,从2018年第一轮谈判开始,美方团队内就有两种声音,一种声音是以财政部长为代表的相对理性的声音;另一种是超级强硬,甚至强硬到不知所云的声音。这两种声音代表了多元美国不同的利益集团,相互之间的竞争已到了无所不用其极的状态。

第三,特朗普的操作,不过是在复制类似某国地下种蘑菇实验那种段数的“极限施压”,其基本出发点都是错误的。

构成其所谓基本出发点的错误认知,就是认为中国极度脆弱,认为中国有求于美国胜于美国有求于中国,认为美国可以依靠极限施压,通过一个短促突击,在自身经济出问题之前,决定性地击败中国,并以可承受的代价,消除未来30-50年美国面临的最大战略威胁。

而特朗普手上最大的筹码,则是中美两国各阶层,在应对此类问题上的不同反应:

美国著名投资家巴菲特于2019年5月在MSNBC这个和特朗普不对付的媒体上发言,明确指出,谈判者有时需要“强硬表态”甚至“以半疯狂的方式行事”,以期达到预期目标。这种举措,延续了此前美国特定历史时期,金融市场上流行的“我们绝不做空美国”的口号,是基于某种超越党派分歧的共识,共同维护国家利益的战略自觉;

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特朗普一条“准备加税”的威胁性推特发布之后,中国大陆的股票市场瞬间变成青青大草原。

更有甚者,个别账号要么在那儿教训中国人,说美国加税是中国迟迟不向美国投降导致的——大致相当于1930年代有人嫌弃中方抵抗导致皇军搞了南京大屠杀以至于影响中日共荣一样;要么在那儿吐槽中方的正常不满,搬出若干普世价值以及热爱自由主义的陈词滥调,来不阴不阳煽风点火的;还有那看似一脸正义实则说怪话蹭流量的(如嘀咕美国国务卿飞过来等我们外交部长接见才算强大的象征);以及,借机会呼应“疯王”说中国面临失业、产业转移以及一片大乱的一批账号。

沈逸:从容回应特朗普的“疯狂边缘策略”,坚定走向中美战略持久战的最终胜利

当然,无论特朗普,还是他背后的军师班农,都很清楚,这种筹码是有时代性的,随着时间的流逝,这种被认为能够帮助美国把“中国制造2025”干掉的内部支持力量(据说是美国商务部长罗斯说),终将成为历史尘埃的一部分,成为被翻过去的并不光彩的一页。

因为特朗普那看上去出人意料且极其疯狂的边缘政策,本质上既不新鲜,也不真的让人意外(这不是他第一次翻桌子),所以中方的反应是淡定且从容的:要谈就谈,要打就打。因此,预期的访问仍然展开,但两手准备——两种结果,都已有了充分的准备。

对整个中国来说,就像一架遭遇气流,有点颠簸的飞机一样,朝着原定目标,坚定前行,有来挑事的就对称报复回去,同时保持自己的节奏,做好自己的事情,那唯一的结果,就是在若干年后,必然得到中美战略持久战的最终胜利。有人要发疯,那就由那泼皮破落户折腾去吧,这也是很难马上改正的事情了。

或许是某种巧合,特朗普新一轮发疯,时值五四一百周年之后的第一天;而用胡锡进的话说“带剑入席”赶赴美国“鸿门宴”的中方代表,则将在五八炸馆事件二十周年后的第一天,与那用了旧地图误炸的霸权,再度进行一场艰苦的谈判。

滚滚向前的历史,见证了中国的选择,见证了中国的崛起,也必将见证中国的胜利。

声明:星火智库网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正确价值观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欢迎致电(同微信)13011006679,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或依法处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评论列表(1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