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星火智库首页
  2. 天下熙熙
  3. 八零八步

方方日记登上外媒头版,我们啥时候能有“美国日记”?

作者:乌鸦校尉

本文授权转载自:乌鸦校尉(ID:CaptainWuya)

最近美国的一则“硬核医闹”的新闻,看得网友们是满头问号。

3月31日,美国洛杉矶有个火车司机,竟然驾驶火车冲出轨道,企图撞向美军停在洛杉矶的医疗船。

结果,未遂,被逮住了。

这个火车司机这么爱硬闯,我们就叫他“闯王”吧。

方方日记登上外媒头版,我们啥时候能有“美国日记”?

这个闯王干嘛要撞医疗船呢?

警察那边调查说,闯王是出于对美国联邦政府的不信任,怀疑美军的医疗船不是来治疗病人的,而是联邦政府派来接管洛杉矶,或者在洛杉矶做病毒实验的,动机不纯。

为了挽救洛杉矶的江山社稷,闯王决定牺牲自己,开着火车“入关”,在接近轨道终点时全力加速。

最终列车脱轨,像一颗炮弹一样连续冲撞了几道障碍物才停下,停下时距离美军“仁慈”号医疗船仅仅只有230米。

“你只有一次机会,全世界都在看着,联邦政府肯定隐瞒了这艘船的真实目的!”

方方日记登上外媒头版,我们啥时候能有“美国日记”?

这个闯王简直就是没有带着面具的V,一个追寻自由,反抗暴政的勇士!唯一的区别就是他的火车上忘了塞上炸药。

方方日记登上外媒头版,我们啥时候能有“美国日记”?

这事如果发生在中国,肯定给这个火车司机的各种高帽子就来了。

然而你去外网看新闻,你会发现美国主流媒体并没有深入挖掘“体制问题”,只是很平淡地陈述了一下客观事实,仿佛火车是自然脱轨的一样。

你们怎么不问问人家为什么对联邦政府不信任到了这个地步?这究竟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如果是中国的事情,那就完全不一样了,都火烧眉毛到这个地步了,外媒还在找我们的茬儿。

方方已经上了洛杉矶时报的头版,标题是“武汉的真实声音”。

方方日记登上外媒头版,我们啥时候能有“美国日记”?

外媒捧她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有好几个星期了。

方方日记登上外媒头版,我们啥时候能有“美国日记”?

方方日记的确真实,她写的什么“时代的一粒灰,落在一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大山”,什么“衡量一个国家的文明程度……是看你对弱势人群的态度。”这些话现在都在美国应验了,非常真实。

方方日记登上外媒头版,我们啥时候能有“美国日记”?

(美国一个仅6周大的婴儿不幸因为新冠死亡)

如果不是现在美国疫情失控了,我甚至怀疑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发给她都有可能,跟索尔仁尼琴的《古拉格群岛》一个套路。

现在明明是我们恢复了生产能力之后给海外捐物资,但西方媒体说,是中国公司把国外的医疗资源都抢走了。

方方日记登上外媒头版,我们啥时候能有“美国日记”?

我们已经援助了80多个国家大量的医疗物资,但西方媒体依然在大肆报道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的话,说美国对全球卫生和人道主义的援助世界第一,比中国多。

方方日记登上外媒头版,我们啥时候能有“美国日记”?

方方日记登上外媒头版,我们啥时候能有“美国日记”?

即便收到了我们的援助物资,或者从中国购买到的医疗物资,西方媒体依然在强调,中国这是在为疫情瞒报“赎罪”。

华为不计前嫌给美国援助了一批物资,纽约州州长科莫专门为此感谢了一下华为,但是其他美国媒体连个屁都不放。

国内媒体有一点不好的地方在于,总是只选择外面对我们友善的声音告诉大众,“粪里淘金”,这样会让大家错误判断现在的形势。

你只要搞个梯子去外网逛一圈,你就会发现外国互联网上现在污蔑中国的声音之多,脑洞之大,简直让人哭笑不得。

和中国媒体比起来,外国媒体是专业的洗脑机器。

1

在中国疫情严重的时候,外网嘲讽挖苦我们,现在我们控制住了,而外国的确诊和死亡人数却眼见得还在疯涨的阶段,就让他们无话可说了。

怎么办呢?他们就换了一个思路,说我们公布的确诊和死亡人数都是假的。

外网非常流行一种谣言,说中国因为新冠疫情死亡人数是假数字,真实死亡人员远不止三千人。

那他们觉得真实数字是多少呢?从几十万到700多万到1400万,各种说法应有尽有,通货膨胀得厉害。

比如说725万的一种。

他们的证据是什么呢?他们说根据2020年2月中国这边的报告,中国移动的用户流失了725万人。

这725万人为什么销号了?为什么不用手机了?

因为他们去世了!没办法用手机了!

而疫情刚好在2月爆发,所以他们马上下结论,说这725万人,都是死于新冠肺炎的。

方方日记登上外媒头版,我们啥时候能有“美国日记”?

惊悚程度堪比奥斯维辛。

最先炮制出这种说法的其实还不是外媒,是香港的媒体,香港有线新闻。

方方日记登上外媒头版,我们啥时候能有“美国日记”?

而且他们的说法更夸张,说700多万只是2月少的,一月还少了800多万。

所以,有1400万人消失了。

因此,疫情1月就在中国传播开了,中国政府一直在瞒报。

类似的数据和说法还有很多,更是有了解中国的香港人,知道国内有三大运营商,把三大运营商的数据都统计了一下。

2000多万,骇人听闻。

方方日记登上外媒头版,我们啥时候能有“美国日记”?

有中国人在下面留言说:“用户流失是因为移动网不好,移动流量费还贵,很多人携号转网了;

并且在中国有许多人都有好几个手机号,所以这个数据并不能代表什么。”

还有人说:“人都死了,谁会去注销手机号呢?就算要注销也是几个月后的事儿了,这只是正常的用户流失。”

但这些外国网友并不相信,他们普遍还是认为,哪怕700多万人这个数字是假的,也绝对不会有中国政府说的那么少。

有人拿出意大利来类比:

“中国有13.86亿人口,意大利有6048万人。把意大利的数据推到中国,那么中国应该有924000人死去!

到底是谁在撒谎?

方方日记登上外媒头版,我们啥时候能有“美国日记”?

在中国为法国运送去物资后,法国媒体还在报纸上指责中国,说中国两个月来一直在隐瞒真实的情况,死亡人数是编造的。

方方日记登上外媒头版,我们啥时候能有“美国日记”?

中国的抗疫举措也受到了攻击:封城是侵犯人权的,健康码是侵犯隐私的……

他们说健康码会泄露你的行踪,监控你的言行,还会标记你是否爱国……

脑洞大开,令人佩服。

方方日记登上外媒头版,我们啥时候能有“美国日记”?

谎言说多了,就会变成现实。

他们相信中国的火葬场每天焚烧5万具尸体,他们相信就算没死2100万人,这些消失的手机号的主人也是被切断了通讯,来防止他们向世界传递中国“真正的情况”。

方方日记登上外媒头版,我们啥时候能有“美国日记”?

因此,纵使中国官方也在国外的社交媒体上统计国内新冠肺炎确诊和死亡病例的数据,下面外国网友的回复都是一水儿的“我不信我不信我不信”。

方方日记登上外媒头版,我们啥时候能有“美国日记”?

还能说什么?外国媒体的工作做得那叫一个稳。

方方日记登上外媒头版,我们啥时候能有“美国日记”?

2

几年前,国内有一个很出名的知识分子,叫乔木。

在国内的时候,他各种喷国家的政策不好,体制问题,天天幻想美国是精神家园,光明彼岸。

结果,2017年,他辞去了北外的工作,一家人都去了美国生活。

方方日记登上外媒头版,我们啥时候能有“美国日记”?

彼时的公知圈子,对他极尽赞美之词,称赞他为“理想者”、“斗士”。

这下算是如愿以偿了吧?

并没有,才到了美国几个月,他就发现这里跟自己想得完全不一样,大失所望。

穷人很穷,富人很富,早晚高峰哪里都有。

方方日记登上外媒头版,我们啥时候能有“美国日记”?

到了这段时间美国疫情爆发了,更是让他看清楚了美国的很多问题,开始写美国疫情日记了。

只有魔法才能打败魔法,乔木作为以前的公知写日记,句句话都戳在公知的肺管子上。

比如不久前,因为疫情,国内需要上网课,有的学校周一那天需要孩子们一起在电脑前唱国歌,被外网不少公知讽刺为“洗脑”、“形式主义”。

结果乔木在自己的美国疫情日记里写,说自己女儿就在美国上学,每天都要起立宣誓,唱国歌,读宣誓词。

“我谨宣誓效忠美利坚合众国国旗,及效忠所代表之共和国,上帝之下的国度,不可分裂,自由平等,全民皆享。”

我们一周才升一次旗,人家一周五次。

疫情期间不上学了,他去叫自己女儿起来学习,结果孩子一个激灵站起来准备宣誓,都快成本能了。

方方日记登上外媒头版,我们啥时候能有“美国日记”?

在美国,看病的限制是有很多的。

有许多药,你吃了没用,必须医生让你吃什么,你才可以吃什么。

如果在中国有这种事,被公知叫做“强制购买高价药”。

但在美国,这叫做“对病人负责”。

方方日记登上外媒头版,我们啥时候能有“美国日记”?

看病的医保,不上不下,奥巴马医改被废的差不多了,能用的没多少。

方方日记登上外媒头版,我们啥时候能有“美国日记”?

美国的穷人是看不起病的,乔木自己也在北京交保险,以防万一在美国看不起病,回中国来看病。

方方日记登上外媒头版,我们啥时候能有“美国日记”?

公知们最近又在吹嘘,说这段时间美国终于认真了,免费给测新冠了,还免费治疗!

乔木又把真相全抖了出来——检测是免费了,可治疗费还要钱的,不可能免费。

美国没有保险的人治疗新冠6天,就要7万3千美元!这几十万就出去了。

这14天平均4500美元的隔离,美国许多家庭是付不起的,不仅是没保险的,保险不够好的也付不起,就算治了,最后也要背上多年的债务,甚至要破产。

那如果检测出了问题,到底是治还是不治呢?

方方日记登上外媒头版,我们啥时候能有“美国日记”?

之前公知们吹嘘的美国给大家发钱,也被乔木揭露说不是人人都发,要看税的,医疗船也只有两艘。

方方日记登上外媒头版,我们啥时候能有“美国日记”?

乔木现在在美国是万分感慨,他怀疑美国也没能力追查接触人群,根本控制不住病情。

他想回国,但是按照现在中国的标准,他研究了一下,发现自己只能投案自首才能回国了,但他在中国又没犯事,没有案可投。

方方日记登上外媒头版,我们啥时候能有“美国日记”?

曾经的公知一看他都快变成“小粉红”了,和他展开了对喷,火力全开,毫不留情。

方方日记登上外媒头版,我们啥时候能有“美国日记”?

乔木的转变,其实是很能说明问题的。

灯塔国其实一直都这样,但是在舆论宣传上却做得近乎完美,如果你不是像乔木一样自己去美国看看,只看外媒给你做好的信息,十有八九要被忽悠瘸。

方方日记登上外媒头版,我们啥时候能有“美国日记”?

纽约州长科莫最近点名华为,说华为为美国捐赠了一万个N95口罩,一万个医护手套,还有两万件防护服和五万个护目镜,他对华为表示感谢。

方方日记登上外媒头版,我们啥时候能有“美国日记”?

但是,这一消息,美国的主流媒体根本就找不到任何报道。

在推特上搜索,也没有关于华为捐赠纽约的消息。

能搜索到的消息,绝大多数都是华为手机、华为5G。

而绝大多数关于5G的消息,也是阴谋论。

方方日记登上外媒头版,我们啥时候能有“美国日记”?

如果不是纽约州长自己发布的名单,华为给美国捐了物资这件事,基本对公众是瞒得死死的,一点缝都没有,你想知道这件事根本不可能。

零星几个称赞华为的人,都被一群人怼了。

方方日记登上外媒头版,我们啥时候能有“美国日记”?

说华为这是口罩外交,这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方方日记登上外媒头版,我们啥时候能有“美国日记”?

说如果你拿到了口罩,你得好好检查一下口罩的质量:

方方日记登上外媒头版,我们啥时候能有“美国日记”?

中国的舆论管控能力跟美国比着实是个弟弟。

很多人为方方辩护的时候,说我们都在批评她,是容不下她,侵犯言论自由,中国的舆论环境不自由!

我说实话,方方祖上是国民党的高层,她家里从解放战争开始,到建国后经历过那么久,那么多的事件,也没有因为她是国民党高层的后代,遭遇过什么。

现在她还能当湖北的作协主席,拿着国家给她的钱,还允许她写日记批评国家,她作协主席这种身份的人,公然造满地手机这么大的谣,到现在也没有处罚她。

这舆论环境还不够宽容吗?还要怎么宽容?把方方送到庙里供起来才叫宽容?

方方日记登上外媒头版,我们啥时候能有“美国日记”?

方方日记登上外媒头版,我们啥时候能有“美国日记”?

中国政府被骂得多,恰恰是因为舆论环境相对而言还是宽容的,方方可以骂别人极左,网友自然也可以批评她,这很自由。

如果中国也学美国,处理对自己不利的消息快刀斩乱麻,你还想在网络上听到骂声?不可能的,一点浪花都不会有。

法国黄背心运动期间有二十多个人因为和警察冲突被打瞎了眼睛,但是法国人自己都不知道,但法国人肯定知道香港某个自导自演女生的眼睛瞎了。

这才叫正儿八经的舆论管控,你甚至都感觉不到自己被管控了。

3

西方媒体有一个“新闻框架理论”,凡事不论对错,立场先行。

在他们的媒体语境中,西方是自由民主的,中国是禁锢专制的;西方是繁荣发达的,中国是野蛮落后的,总之中国没入关就是有原罪

在新闻还是素材的阶段,就首先要经过一轮筛选。

只有符合这些二元对立冲突的中国新闻素材,才会被CNN,BBC等西方主流媒体拿出来,打磨加工,生产出西方式“反华流水线新闻”。

方方日记登上外媒头版,我们啥时候能有“美国日记”?

这个框架中最重要的一环,就是“归类打包(categorization)”,将新闻事件归类于不同性质的范畴,贴附标签。

比如意大利封城那个驰名双标的图,外媒是先给意大利和中国贴上不同的标签,再加以评价制作的:

意大利首先是一个民主国家,他的封城也必然是“民主的封城”,而中国是一个专治国家,中国的封城措施比新冠病毒本身还糟糕。

方方日记登上外媒头版,我们啥时候能有“美国日记”?

其次是素材的细节,同样要根据西方价值观来选择性报道,比如前段时间纽约时报关注了中国孩子上网课的问题。

全球有7亿学生因为疫情被迫上网课,但纽约时报偏偏就挑中国的刺。

方方日记登上外媒头版,我们啥时候能有“美国日记”?

开篇引入的故事就是,一个建筑工人到500公里之外的沿海省份打工了,带走了自己的智能手机,家里的小孩没法上网课了。

这个是事实,但纽约时报在这个素材后面加了一句无中生有的:“如果孩子想使用智能手机,唯一的设备在500公里以外。

这句话乍一看是说唯一的手机在爸爸那里,但仔细一想,一副中国智能手机不普及的荒凉场面马上就出来了。

接下来纽约时报就轻车熟路,什么“尽管中国经济发展很好,但仍有很大一部分人穷到买不起智能手机,上不了网”啊。

方方日记登上外媒头版,我们啥时候能有“美国日记”?

然后像模像样摆个数据,说中国有4.8亿人上不了网!

但纽约时报没有告诉读者的是,这其中绝大部分是几岁小孩和60岁以上玩不动手机的老人。

方方日记登上外媒头版,我们啥时候能有“美国日记”?

2019年,中国15周岁以下的儿童和60周岁以上的老人就占了5亿,而且6岁以下幼儿就算会玩家长的手机,也不计入网民统计。

被纽约时报这样一报道,中国人大部分都连不上网的图景就勾勒出来了。

方方日记登上外媒头版,我们啥时候能有“美国日记”?

还有一种常见的手法,叫“框架效应”。

就是在外国媒体做民调的时候,故意在选项设计上动手脚,诱导读者做出媒体想要的选择。

比如在下面这个“美国新冠疫情应该由谁来背锅的民调”,一共6个选项,第一个就是中国,很简单的china一个单词,而且颜色用的亮色很显眼。

后面二三选项都设计得又臭又长,一眼看不完,到了具体人物的地方,又都是对官员指名道姓,没有提及制度上的问题。

方方日记登上外媒头版,我们啥时候能有“美国日记”?

最后大家选什么的多还用看吗?

与其说这是一份民调,不如说这就是一份教美国人仇恨中国的宣传册,不觉得是中国问题的人选完也会被在心里种下这个想法,而且不会对美国的制度产生怀疑。

方方日记登上外媒头版,我们啥时候能有“美国日记”?

对外宣传有成熟体系,对内管控舆论他们也很有一套。

美国卫生与公共服务部NHS有一名资深女官员,2月份为美国疫情吹哨,举报NHS渎职。

“NHS部署不当,他们派遣没有接受过防疫训练的工作人员参与撤侨行动而且不给他们发防护服,口罩等防护装备,这会使得工作人员暴露在病毒当中。”

“从疫区接回来的人员本来应该进行隔离,但NHS的管理很混乱,隔离人员可以随意外出走动,接触人群。”

方方日记登上外媒头版,我们啥时候能有“美国日记”?

几天后这个女官员就接到上级通知被降薪调职了,如果15天内不接受新的安排,就将被开除。

进入3月份,美国确诊病例开始飙升,但联邦政府拍着胸脯表示医疗资源足够,让大家放心。

然而实际情况是不少科室的医护人员一周只发一个口罩,只能冒着风险多次重复使用。

方方日记登上外媒头版,我们啥时候能有“美国日记”?

3月22日,纽约州立大学石溪分校医院护士帕切克在接受电视台采访时,跟记者反映了口罩,防护服不足的现状,马上就被上级警告不要“乱说话”。

向媒体吹完哨后,这个护士被以“缺勤”为由取消了个人假期,当月的全勤奖也没了。

美国《时代联盟报》称,这名护士的案例并非“个例”,该州许多政府机构人员和医护人员被告诫,不要向媒体“吹哨”,否则就被炒鱿鱼。

方方日记登上外媒头版,我们啥时候能有“美国日记”?

在西雅图的门罗郊区,有个叫保拉·卢爱德布史的护士,仅仅是在社交媒体脸书上发了一条动态,说自己工作的医院有很多医闹的病人。有一些情绪失控的病人把脏口罩丢向医护人员,还对着墙和出入口故意吐口水。

这条脸书动态很快成为热门消息,几小时后就被删除,那个护士的脸书账号也消失了。

方方日记登上外媒头版,我们啥时候能有“美国日记”?

亚马逊位于纽约州斯塔滕岛配送中心的员工克里斯·斯莫尔斯向媒体抱怨,疫情爆发期间公司不仅强制员工继续工作,还不给他们发防护装备。

他和几位工友一起举牌子抗议,希望亚马逊重视员工防护,做好消毒措施,给他们发口罩等防护设备。

亚马逊很快就把他解雇了,理由是他不遵守“防疫规定”。

美国这吹哨人都够凑一桌宴席了,美国怎么对待他们的?

方方日记登上外媒头版,我们啥时候能有“美国日记”?

这期间还发生了一场黑色喜剧:有个叫张海燕的留学生在美国留学。

这个学生属于“空气香甜派”,特别向往西式自由民主。李医生事件爆发后,她跟纽约的一些反华艺术家一起合作,发起了一个“我支持李先生”的活动。

为了营造声势,得到洋大人的关注,她还搞起了行为艺术,自己钻进一个牢笼里(讽刺中国官方不让她说话),假装自己受到政府迫害。

方方日记登上外媒头版,我们啥时候能有“美国日记”?

不光发图片,她还在国外社交媒体上发布了一封“遗书”,控诉这个荒诞的“黑暗社会”泯灭人性。

结果纽约警察可不理解她那套“艺术”,当地时间凌晨三点直接持枪破门而入,把她控制起来,直接带去精神病院做精神鉴定,还把她跟那里的精神病人关在一起长达12小时。

原来纽约警察理解错了,把她发在社交媒体上的“I want to leave,I’m leaving”等理解成了宣扬自杀。

方方日记登上外媒头版,我们啥时候能有“美国日记”?

直到后来这个张海燕反复跟警察解释,这封信不是宣扬自杀,也不是在抨击美国政府,而是针对中国后,警察才释放了她。

从纽约警察半夜“社区送温暖”的雷霆行动就能看出来,美国对于社交媒体的控制力达到了什么程度。

这几年,经历了英国脱欧,特朗普当选,疫情危机几次大的动荡之后,很多国人已经看出西方制度的弊病了。

但多数西方选民依然不认为他们的制度有问题,不得不说,媒体的洗脑作用功不可没,让这套西式自由民主的体制的韧性强大到令人惊叹

直到现在,西方民众依然“制度自信”满满,认为中国现在本土新增病例个位数都是假的,而他们的数字才是真的。

在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可以想象到的是,如果不遭遇直击灵魂的痛苦,许多西方人还是改变不了自己的思维。

不过没关系,事物的发展不会因为个体意志而停止,历史的车轮总是滚滚向前的。

腐朽的大清在被彻底推翻之前,政府和民众一开始也是死活不肯接受的,他们的思想也是经历过一个变化的。

清政府早期一直以为领先了自己几个身位的西方还是那个天天要找自己买瓷器的蛮夷,一开始还有胆子向全世界宣战,后来被打到城门口就老实了。

政府都开始腐烂了,民间团体一开始的思路,还是更多地倾向于维持现有的政权,攻击敌人,“扶清灭洋”,哪怕他再烂,也是自己家的政府。

只有等到内部问题越来越大,才会有人慢慢萌生推翻自家政府的想法。

美国也不会例外。

等到美国的问题已经大到影响所有人时,让大家不把房子拆了就活不下去的时候,民众人人自危,内部矛盾就成了主要矛盾,不光不会再转移矛盾向外,还会开始寻求外部帮助。

到时候,特朗普喊哪国的病毒甩锅都没用了,大概只能在白宫指着蓬佩奥的鼻子骂人,扯着嗓子大喊:“诸臣误我!满朝文武人人可杀!”

文明和个体是一样的,总归是要成长的,靠脑子记不住的教训,总有一天现实会用鲜血教他们记得。

方方日记登上外媒头版,我们啥时候能有“美国日记”?


参考资料:

观察者网:美国卫生官员举报HHS应对新冠疫情不力,遭降职

观察者网:向媒体反映防护严重设备不足后,美国纽约州护士被上级“个人警告”

科工力量:纽约时报笔下的中国疫情,给我们结结实实上了一堂西方“新闻课”

微博:@西野_Northwest:中国公知精美张海燕在纽约被精神病,国内网友高呼为她维权!

tuzhuxi:中美政治文化差异(一)疫情爆发该怪谁?

免责声明:星火智库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正确价值观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欢迎致电(同微信)18530014218,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或依法处理。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k.com/6327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