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节  麦帅下岗  02

3月14日,中朝军队放弃了汉城。

在第二天美军占领汉城的当天,麦克阿瑟召见了合众社董事长休﹒贝利(注:这个休﹒贝利是麦克阿瑟忠实的崇拜者)。此时的麦克阿瑟就像一个快要输光了的赌徒,在绝望之中突然形势有了一点儿好转,便瞪大了血红的眼睛,试图马上捞回赌本。他告诉贝利:

“今天,第8集团军再次光复了汉城, 正向三八线进攻,军事形势鼓舞人心,英勇的美军是不可战胜的!但是,那些习惯于坐在办公室里发号施令的人却不让第8集团军越过三八线,他们实际上就是想把北朝鲜让给共产党,这与联合国授予第8集团军的统一朝鲜的军事使命是相违背的,事实上,美国和它的盟友们早已放弃了这一使命……”

麦克阿瑟还声称:“不能解放整个朝鲜是美国和联合国没能兑现向朝鲜人民许下的诺言。”

而美国的西欧盟国则不承认联合国曾经有过这种诺言,他们和麦克阿瑟的主张截然相反,根本无法统一。双方也许只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 ——他们都认为对方是完全错误的。

美国政府夹在麦克阿瑟和盟国之间进退维谷,左右为难……。

用麦克阿瑟的话来说就是:杜鲁门政府“以牺牲亚洲来偏爱欧洲”,而美国当局最担心的却是“欧洲那里有数百万全副武装的俄国兵,只待克里姆林宫一声令下便会倾巢而出。”

3月24日,麦克阿瑟没有向任何上司打招呼,又擅自发布了一项公告:

“现在我们已大体上肃清了共产党在韩国有组织的军队。事实愈来愈明显,我们昼夜不停的大规模海空袭击已使敌人的补给线遭受了严重的破坏,这就使敌人前线部队无法获得足以维持战斗的必需品。我们的地面部队正出色地利用这一弱点。敌人的人海战术已无疑地失败了,因为我们的部队已适应敌人的作战方式。……

比我们在战术上的成功具有更大意义的是,事实清楚地表明,赤色中国这个新的敌人,缺乏工业能力,无法提供进行现代战争所需要的足够多的重要物资……其军事上的弱点已经暴露无遗。即使现在联合国军部队的行动受到种种限制,因而相应的军事优势属于赤色中国的条件之下,事实还是表明:赤色中国完全没有能力以武力来完成它对朝鲜的征服。因此,敌人现在必定已痛苦地认识到:一旦联合国决定改变其宽容的态度,不把战争局限在朝鲜境内,而把我们的军事行动扩大到赤色中国的沿海地区及其内陆基地,那么,赤色中国注定会在军事上面临迅速崩溃的危险。确认了这些基本事实以后,如果朝鲜问题能够按照它本身的是非加以解决,而不受与朝鲜无直接关系的问题(如台湾问题或中国的联合国席位问题)的影响,则在朝鲜问题上做出决定并没有什么不可克服的困难……”

鉴于大战略的需要,杜鲁门不想、也不敢在小小的朝鲜半岛上倾尽美国的所有家底,他后来回忆道:

“麦克阿瑟主张的方针,隐藏着发展成为世界全面战争的可怕的危险。”

“轰炸中国的城市,中国就会像美国对袭击珍珠港作出的反应那样进行反击。作为在世界舞台上活动35年的人,为什么对这样明白的事情也不懂呢?”

“再说,即使轰炸中国的城市,恐怕也不能阻止苏联向中国运送物资。因此,如果执行麦克阿瑟的战略,下一步就必须升级为轰炸符拉迪沃斯托克(注 :即海参崴),进而轰炸西伯利亚铁路。我真不明白,他是远东通,为什么会忽视了这一必然性呢?”

“我从来没有忘记:美国的主要敌人是苏联,只要这个敌人还没有卷入战场而只是在幕后操纵,我们就决不会浪费自己的力量。”

美国的国策是明确的,美国决不能陷入在亚洲的一场持久战,从而消耗掉本应部署在欧洲的军事力量。出于同一原因,英、法等盟国则更加反对扩大同中国的战争,而主张与中国人谈判。在朝鲜战场上打得热火朝天时,美国最为强大的对手和意识形态仇敌苏联却冷眼旁观,隔岸观火,按兵不动,根本就无意卷入这场冲突。这个时候,斯大林恐怕正叼着他的大烟斗在克里姆林宫里笑弯了腰呢!

作为行为乖张的极致,麦克阿瑟可算是典型的代表。如果是其他军人做了这样的事情,就会被立刻解除军职,或至少受到重罚。但是,没有人敢于公然反对麦克阿瑟,而他也总是独断专行。即使是在战争时期,五角大楼定下来的计划本应得到立即执行,但对于麦克阿瑟来说,这些计划不过是仅供参考而已。

看到麦克阿瑟的这份公告后,杜鲁门气得眼冒金星,他气愤愤地表示,这是“对我作为总统和最高统帅而发布的命令的公然违抗,这是对宪法赋予总统权力的挑战”,“也是对联合国政策的藐视”。参谋长联席会议也报告总统:“这位联合国军司令官简直再也找不到比这更有效的办法来使总统勃然大怒了。”

杜鲁门的女儿玛格丽特后来提到她父亲当时的愤怒时,她说:

“他(麦克阿瑟)的声明让我们无法向中国人传递任何信息,他(麦克阿瑟)阻止了马上即将开始的停火和谈进程。我真想一脚把他踢进黄海。”

世界舆论对麦克阿瑟这篇声明骂声如潮,连美国的西方盟国都称之为向共产党宣战的“战书”。

国务卿艾奇逊气哼哼地臭骂麦克阿瑟:“上帝要毁灭谁,就首先让他发疯。这是个肮脏的农夫。”

麦克阿瑟的声明等于是向中国下了最后通牒,它彻底破坏了杜鲁门准备从朝鲜抽身的计划,杜鲁门愤怒地告诉手下:“我现在唯一能说的是我深感震惊。我从未低估过我与麦克阿瑟之间的困难,但自威克岛会晤之后,我曾指望他能尊重总统的权力。我认识到,我本人除了解除这位国家的最高战场指挥官外没有别的选择了。”

解除麦克阿瑟职务的决定正在高层讨论之中,这时,政治上低能的麦克阿瑟居然又来了个火上浇油。

4月5日,共和党领袖小约瑟﹒W﹒马丁在众议院发言中宣读了麦克阿瑟给他的一封复信,说麦克阿瑟将军同意马丁的建议,即在一场对中国大陆的入侵中使用台湾的国民党军队,信中说:

“关于赤色中国在朝鲜参战而造成的局势,我的看法和建议已极其详尽地阐述并呈交给了华盛顿。总的来说,大家都知道并了解这些意见,因为这些意见只是遵循传统的方式给暴力以最大的所谓还击而已。我们过去一直是这么做的。你关于利用福摩萨(注:指中国台湾)的中国军队的意见既符合逻辑,也符合传统。

看来让某些人认识到这一点相当困难:亚洲的这一地区已经被共产主义阴谋家们选定为征服全球的试验场所,而我们对于由此而引起的战场问题却还在展开讨论。我们在这里为欧洲真刀实枪地干,而外交家们仍在没完没了地打嘴仗。一旦我们在亚洲败给了共产主义,那么欧洲的陷落就不可避免。而如果我们在这里赢得了胜利,欧洲就最有可能避免战争并能继续享受自由。正如你所指出的那样,我们必须赢得胜利。没有什么东西可以代替胜利。”

明眼人一看便知,这“某些人”说的就是杜鲁门!

杜鲁门在当天的日记中写道:“麦克阿瑟又通过马丁扔出一颗政治炸弹,这看来像是最后的致命一击,卑鄙下流地抗命不从……”

这个老家伙不仅在军事观点和外交政策上和自己唱对台戏,而且还居然跟自己的政敌拉帮结伙的勾结在一起!杜鲁门心中久已郁积的怒火终于彻底爆发了,这封信使他最终下定了决心:麦克阿瑟必须滚蛋!

4月9日,杜鲁门召集了军政高层要员开会,一致决定解除麦克阿瑟的职务,其一切职务将由李奇微中将接替。同时决定由陆军中将詹姆斯﹒范弗里特接任第8集团军司令官。

但不知怎么回事儿,这件事竟走漏了风声,消息被无孔不入的记者们给捅了出来 ——《芝加哥论坛报》提前发布了这个消息 ——如果麦克阿瑟得知这个消息后,提前提出辞职,那杜鲁门可就太难堪了!

于是,急切之中,1951年4月11日凌晨一时,正在热被窝里熟睡的白宫记者团的老记们纷纷被叫醒,在白宫举行了特别记者招待会。在记者招待会上,杜鲁门的新闻秘书将刚刚打印出来的、油墨尚未干的文件材料发给了记者们,许多记者还在朦朦胧胧之中莫名其妙,以为世界大战爆发了呢。

在记者招待会召开前大约一个小时,杜鲁门将把麦克阿瑟解职的命令通过军用通讯线路传达给了麦克阿瑟本人(办公室),命令为:

陆军五星上将道格拉斯﹒麦克阿瑟将军:

我深感遗憾的是,作为美国总统和美国武装部队总司令,我有责任撤消你作为盟军总司令、联合国军总司令、远东美军总司令和远东美国陆军总司令的职务。

你的指挥权将交给马修﹒B﹒李奇微中将,立即生效。你有权发布必要的命令以完成你所选择的归国旅程。下一道电文将对你的免职做出解释,也将同时与此命令一起公之于众。

                   哈里﹒S﹒杜鲁门(签字)

“下一道电文”是这样写的:

我深感遗憾地得出结论,陆军五星上将道格拉斯﹒麦克阿瑟在他的职责范围内,已经不能全心全意地支持美国政府和联合国制定的政策。根据美国宪法赋予我的特殊责任以及联合国委托予我的责任,我已决定必须变更远东的指挥。因此,我已解除了麦克阿瑟将军的指挥权,并任命马修﹒B﹒李奇微中将为他的继任者。

对于有关国家政策进行的充分而激烈的辩论是我们民主自由立宪制度的至关重要的因素。然而,军事指挥官必须按照我们的法律和宪法所规定的方式服从下达给他们的政策和指令,这一点是十分重要的。在危急时刻,这一因素尤其不能忽视。

麦克阿瑟将军已经完全确立了他在历史上的地位。国家要感谢他在担任要职期间为国家所做出的杰出而特殊的贡献。为此我重申,对于他的问题,我为我不得不采取的行动感到遗憾。

               哈里﹒S﹒杜鲁门(签字)


作者:陈亚炜

更多精彩请点击星火智库连载专栏:

朝 鲜 半 岛—— 鹰与龙的搏击

(欢迎点赞、转发和分享。原创不易,您的打赏是对作者最大的鼓励,您的鼓励是作者最大的动力,多少随意,量力而为。正能量的阵地需要你我共同坚守)

朝 鲜 半 岛—— 鹰与龙的搏击(一四五)-星火智库

(请用微信扫描上方二维码转账打赏,多少随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