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星火智库首页
  2. 家事国事
  3. 星辰大海

当我们更加自信,就能更理性地审视衰落的美国

作者:张洛鸣

本文转载自:识局(ID:zhijuzk)

轻视对手,与畏惧对手一样可怕。

如果把时光回调到今年年初,可能没有多少人会想到,当疫情的大潮退去,最大的裸泳者竟然是美国。

没人怀疑美国曾经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它曾经拥有地球上最先进的科学技术(包括医疗技术)、最发达的市场、最一流的教育和最旺盛的创新能力,曾经制定和领导了全球的经济、金融和文化秩序。在某种程度上说,包括中国在内的许多国家在20世纪下半叶的高速发展,都(至少部分地)是与美国合作的结果。

我知道这样说会让很多人感到不愉快。毕竟,今天的北上广深在基础设施水平和城市面貌上已经超过了纽约、芝加哥和洛杉矶,美国的大学、科研机构和文化产品也不再那么有吸引力。这很正常。当一个国家强大的时候,它的一切看上去都是“好”的、值得学习的,而一旦它走向衰落,就什么都“不好”了。

然而任何一个熟知我国历史的人都不得不承认,在让我们走向辉煌的改革开放中,很重要一环是向美国开放。这里所说的“开放”,不仅仅是从美国引进设备、技术和资本那么简单,更是当我们看到从电脑到手机、从互联网到移动通讯的几乎一切现代技术发明都来自美国之后,开始了全方位向它学习的过程。

当然,美国并不是个善良的老师。在学习的过程中,我们被它“坑”了很多次,走了很多弯路,甚至受到了屈辱。所以,回溯那段历史,并不意味着我们需要对美国人感恩,他们不是出于“爱和道义”才帮助我们(肯定存在这样的美国人,但这种人并非主流)。他们是在做生意,而且(至少在主观上)不会做赔本生意。

可是,我们也不应该忽视和遗忘那段历史。因为,只有理清过去的脉络,才能正确审视今天正在发生的事;只有不简单地把“评价美国”与“爱国”联系起来(比如贬低美国就是爱国、赞扬美国就是不爱国),才能静下心来认真思考:今天的美国到底怎么了?如果我们还没有能力把这个国家从地球仪上抹去,到底应该如何与它相处?

今天的美国固然碰上了很多麻烦,但它其实并没“怎么”,它一直都是那副样子。只是我们经常不记得这一点罢了。

由于好莱坞在美国文化输出中充当了急先锋的角色,而我们中的大多数人又无法亲身到美国本土对它进行细致深入的观察,于是在潜移默化之中,我们便记住了一个“好莱坞版美国”。我们以为美军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美国科学家拥有可以对抗外星人的黑科技,美国学者和媒体人客观中立、开放包容、正义感爆棚,但这些都不是真的。

我们当然不能否认这些“艺术加工”的合理性。在美国,当然有正直善良的人,有高瞻远瞩、爱好和平的精英,好莱坞把这些形象搬上荧屏,也是一种美好寄托,不能说全是“故意骗人”。然而全世界的人性都差不多。美国一样充斥着无知和偏见,一样有素质较低、不讲文明的人,一样存在无底线的煽惑、无道德的谩骂和无原则的攻讦,而且由于他们的社会撕裂很深,这些现象甚至比别的国家更严重。

至于美国真正的特点(或者说优势),除去地理上的相对隔绝和历史上的“运气”,大概只剩下一条:它的制度、文化和社会结构“形散神聚”,这种结构组合让它更少给国民设置思想束缚和行动限制,使人们可以轻松无拘束地想问题、表达意见和做事情。或者也可以这样说:它在表面上实现了“平等”,在这种氛围中,无论权势地位高低、财富资源多寡,人人都可以被批评和质疑,人人又都不可以被冒犯——当然这实际上不可能实现,但至少这种理念取代“一部分人绝对服从另一部分人”之后,社会中的无形压力就没那么大,多数人感到自己可以做个“大写的人”。这可能是美国人创造活力的最重要来源。

但问题是,“松散”和“低效”毕竟是这种结构组合的弊病,诞生于这种组合的有限政府缺乏强大的动员和管控能力,无法适应疫情这样的紧急状态,这不是换一个总统就能解决的。所以,在美国充分暴露自身弊端并主动放弃全球领导权后,它将不再是各国争相效法的对象,它无法再输出自己的制度、文化和社会结构。

这件事或许迟早要发生。不过,疫情确实加速了它的到来。

——自由主义将迎来全球范围内的退潮,更强大的政府、更严格的管控、更紧密的秩序将成为世界主流。而且,随着人们对生命的珍视超过其他一切价值,以及信息技术的飞跃,这个主流很可能无法逆转,美国注定要随上个时代一起成为明日黄花。

在这样的时刻,我们已经不需要怀疑“中国时代”即将到来——如果不是已经到来的话。

但美国仍然在那儿。即使它退居二流国家,仍是国际链条上的重要一环,是我们领导下的全球治理无法回避的区块。

而且,自由主义尽管可能不再是全球主流,却也不会完全退出历史舞台,它仍具有活力。因此,在可预见的未来,美国仍将作为自由主义秩序的前任盟主,占据世界格局的一极。

何况美国还坐拥既有秩序的红利。美元结算体系、美军基地、美国主导的国际组织,甚至英语、计算机语言和好莱坞价值观,都为它维持大国地位提供了加持。

在这样的前提下,中美关系不可能只是简单的对抗,这对我们没有好处。真正有好处的是对抗中有合作,甚至主要是合作。

最近,国内外很多学者都在提醒:不要过分敌视美国。但敌视与否其实并不是最关键的问题,关键是不要过分轻视。敌视状态下,我们仍然可以合作,可以交流,可以学习借鉴、取长补短,就像当年的英国和苏联那样。但轻视就不行了,人一旦轻视对手,就会忽视对手身上值得学习的优点,甚至犯对手犯过的错误。苏联当年就为轻视美国付出了沉重代价,覆辙不远,值得我们警惕。

至于美国,它确实正在走向衰落,疫情也确实加快了它走向衰落的速度,然而它并不是一无是处。它的科学和技术、文化和制度,甚至理念和精神,仍有很大的参考价值,是我们推动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有益借鉴。

三人行必有我师。真正自信的人,绝不轻视自己的对手,更不会从贬低对手中寻找自己的优越感。只有傲慢的人才会那样做。

《三体》有言,“无知不是进步的障碍,傲慢才是”。在即将站上巅峰的时刻,愿我们时刻保持清醒的头脑和远大的目光,客观看待自己,理性审视美国,冷静观察世界,谦虚谨慎、戒骄戒躁,为人类命运的共同体贡献更多智慧和力量。

免责声明:星火智库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正确价值观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欢迎致电(同微信)18530014218,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或依法处理。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k.com/66139.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