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星火智库首页
  2. 天下熙熙
  3. 八零八步

特朗普气坏了!

作者:库叔

本文转载自:瞭望智库(ID:zhczyj)

12月4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回答记者提问时批评加拿大总理特鲁多是“双面人”, 指责特鲁多没有兑现自己的诺言向北约提供2%的军费。

据说是因为前一晚,在庆祝北约成立70周年的招待晚宴上,特鲁多与出席北约峰会的其他领袖聊天时,被拍到他拿特朗普的记者会开玩笑。

特朗普气坏了!

(北约峰会上特鲁多与其他领袖聊天)

一般人都认为,美国和加拿大是南北邻国,又同属北约,意识形态、风俗习惯都很接近,甚至加拿大把本国防务都交给了美国负责,这关系应该非同一般,大家肯定好的像一家人一样,这突如其来的“互损”是怎么一回事?

特鲁多事后承认自己的“玩笑”言论,并回应称,不担心这件事会影响两国关系。特朗普后来似乎也想淡化自己对特鲁多的说法,“我说那家伙是双面人有点好笑。”

其中真假,大概只有当事方自己才明白。

玩笑归玩笑,加拿大究竟是怎么看待美国的?

文 | 程宏亮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中外人文交流研究中心副主任
编辑 | 蒲海燕 瞭望智库
本文为瞭望智库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在文前注明来源瞭望智库(zhczyj)及作者信息,否则将严格追究法律责任。
 

特朗普气坏了!

(美国总统特朗普和加拿大总理特鲁多 图源:路透社)

 
1
对特朗普强硬就是“政治正确”


10月22日,加拿大联邦大选尘埃落定,现任加拿大总理特鲁多所领导的自由党,在联邦大选中获得157个席位,赢得大选并组建联合政府。

今年的加拿大联邦大选年,除了寻求连任的自由党和最大反对党保守党展开激烈角逐外,还出现一个有趣现象——

竟逐国会338个席位的六个主要政党,尤其是自由党和保守党,在政策大辩论时都不约而同地向选民竞相保证,胜选后一定会比对手更善于跟美国总统特朗普打交道并维护加拿大人的利益。

这种直接在大选中讨论如何与美国交往的情形在加拿大较为罕见。

由此引发一个问题,加拿大究竟怎么看美国?两国关系到底怎么样?

保守党批评自由党特鲁多政府与美国谈判“美加墨贸易协定”时向特朗普妥协,导致一些产业和群体利益受损。

自由党则称保守党的外交主张与特朗普政府高度趋同,甚至称其党首谢尔简直就是特朗普在加拿大的“翻版”。

面对这种情形,美国媒体也很吃惊,感叹加拿大选举竟出现对美国和特朗普强硬就是“政治正确”的现象,虽不可思议,但有其必然性。

出现这种罕见现象,主要因为特朗普“多变”的施政风格,尤其是强行退出在美国、加拿大和墨西哥之间签署20多年的《北美自由协定》。特朗普政府为让该协定按美方要求“升级”,对加拿大祭出“关税”大棒,引发两国“关税战”。 美国甚至先行与墨西哥谈好升级后的协定,然后“迫使”加拿大加入。

更让加拿大人“受伤”和难以接受的,是特朗普公然称加拿大对美国构成“国家安全威胁”,两国领导人一度为此隔空互骂。

这些都刺激了加拿大人,以致于7月的一份民调显示该国对特朗普有好感的人只有14%,无好感度高达73%,其余的持中立态度。

也正是因为这些原因,让美国意外成为这次大选中一个重要话题。

特朗普气坏了!

(议会席位最多的政党的党魁将成为最后的赢家 )

 

2

 比美英还要“特殊”的美加关系


 

众所周知,在国际关系界一提到“特殊关系”,人们就会本能地想到美国和英国的特殊关系,以至于“美英特殊关系”成为一个固定名词,不仅学界人尽皆知,即使放眼全球估计也无太大分歧。

原因较简单,两国在历史、语言、文化等各多个方面都有“亲缘”关系。

虽因美国独立有过不快,但毕竟一起打过一战、二战,在本世纪联手发动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更不用说其他难以计数的各种联合行动。在此过程中,美英形成当今世界主要大国中最稳定和持久的同盟关系。

这种关系在二战前后实现了世界霸权从英国向美国的和平转移,成为两国精英和历史学者口中津津乐道的罕见“历史个案”。

英国达成了“日不落帝国”终结后仍维持一定世界地位和影响力的目标,美国借此实现全球霸权,一度实现所谓“美国治下的和平”。

然而,比这还要特殊的可能就是加拿大与美国的关系了。

美英关系虽然特殊,毕竟隔着辽阔的大西洋。加拿大则不一样,作为领土在全球排名第二的国家,是美国北部唯一邻国,两国领土都横跨北美大陆,从大西洋沿岸到太平洋沿岸,拥有几乎全世界最漫长的不设防边境。

美加关系特殊性表现在各个方面——

如两国都有脱胎于英国殖民的历史,有相近的历史和文化记忆;

两国都是移民和多种族国家,都属于西方“民主国家”;

加拿大国土广阔,人口只有3700多万人,因气候和地理环境缘故,90%的人口生活在与美国接壤一百多公里的区域内,每天超过40万人穿越边界来往于两国,双方民众互访就如邻居串门一样便利,两国人员在对方境内任职更是司空见惯,以至于第三国的人常把他们的国籍搞错;

美国是加拿大第一贸易伙伴,加拿大是美国第二大贸易伙伴;

美加两国也一起打过一战、二战、朝鲜战争,共同经历过冷战等等,都是北约和“七国集团”等组织的主要成员和创始国……

特朗普气坏了!

3
服不服?当年白宫是我们加拿大人烧的


凡是去过美国和加拿大的人多少都会认为两国有“差不多”的感觉。如校车款式一样,奥特莱斯工厂打折店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甚至两国主流媒体平日关注的头条新闻也都很相似。

可日常生活中,加拿大人极为重视并强调与美国的“不同之处”,这些不同之处使加拿大人拥有比美国更强烈的“优越感”和“小确幸”。例如——

有更强的文化优越感

两国均为移民国家,由此形成的文化却大不同。美国以“大熔炉”著称,所有移民都被汇聚到一个共同的“美国梦”之下。

加拿大虽然也是以传统的英国后裔和法国后裔文化为主流的社会,却奉行各族裔、宗教、语言、文化等平等发展的“镶嵌式”多元文化理念。因此,其人口数量在全球占比仅约0.5%,却包含几乎世界上所有的民族、种族和宗教。因魁北克问题,法语和英语并列为通用语言,加拿大也借此认为其同时并列于英语国家和法语国家之列。

这种优越感又一表现就是代行国家元首职权的总督。

加拿大1983年出现首位女总督,1999年出现首位华裔同时也是第二位女总督,2005年出现首位黑人总督。美国至今还没有女总统,2008年才出现首位黑人总统。两者职权和影响力虽有本质不同,但足以让加拿大人自夸要比美国优越得多。

有更强的生活幸福感

加拿大长期名列世界最宜居国家前列,地广人稀,经济发达,社会福利完善,社会治安良好,民众生活相对悠闲,幸福满意度也更高。

反观美国,虽为世界最发达国家,可种族社会矛盾突出,社会治安差,大型枪击案频发,贫富差距大。

加拿大人常自豪讲的一件话就是:“在加拿大晚上9点后敢出门,你在美国敢么?”当然后面也常会再加一句:“我们人少,晚上出去可能碰到动物也见不到一个人”。

在当下如火如荼的美国大选中,加拿大还无意火了一把。因为美国人发现加拿大药价便宜,为此很多人越境买药。民主党热门总统参选人之一桑德斯,甚至专门陪选民到加拿大买药,借机宣传其政策主张。加拿大舆论则担忧“药会不会让美国人买光”。

有更强的国际道德优越感

加拿大作为“民主国家”在国际“重大原则”上与美国站在一起,内心却认为比美国有更强的国际道德优越感和更强的软实力。

加拿大深知美国维护霸权的做法常引发国际反感,其国力相对弱小无法像美国那样行事,要在国际上崭露头角就须选择一条捷径,即所谓“中等强国”道路,核心是在美国等主要大国和发展不如加拿大的国家之间寻找广阔空间。

为此,虽在“重大”问题上配合美国,但在国际舞台上加拿大比美国更主动积极地提倡并参与国际治理、发展援助、维和行动、军控裁军、人道救援等活动。如面对特朗普政府“退群”“毁约”不断,就强调国际多边治理和国际机构的重要性;面对不少国家试图发展核武,强调“加拿大是世界上较早拥有制造核武能力却未拥核的国家”。

这两年,加拿大觉得可以“鄙视”美国的一件事就是它对移民和所谓“难民”敞开怀抱,这与特朗普政府形成鲜明对比。当然,最主要原因是其对外来移民有现实需求。

总体而言,加拿大人认为它们的软实力比美国更强大,相信“如果世界变得更加拿大,那么它就会更美好”。

自认为与美国打交道更自信

美国历史上曾欲多次吞并加拿大,可每次都铩羽而归,不仅如此,加拿大还借机拓展出比美国更庞大的国土。

美国独立后曾与英国爆发战争,首都华盛顿因此被占,白宫遭焚,这种经历在美国历史上唯有这一次。

史书记载是美英第二次战争所致,加拿大人却认为当时虽被英国殖民统治,他们才是对美作战主力,因此更乐于认为这是他们的“壮举”。

在这件事上,特朗普就曾很生气地在推特发文质问:“难道当年不是你们烧毁白宫的吗?

或许正因如此,加拿大跟美国相处时才更有底气和自信,这与美国南部众国形成鲜明对比。

特朗普气坏了!

4
总的来看,加拿大也只是偶尔傲娇


如果美英特殊关系中“一致性”较突出,那么美加特殊关系就是“一致性”和“不一致性”的特殊组合,且两者在不同时空背景下有不同表现。

如很多时候,加拿大即使自身利益受损也要追随美国步伐。与此同时,也有即使面对美国压力也会坚持自身主张的情形。

举个例子,加拿大曾以“就是老虎尾巴也要拧它一下”的劲头,在冷战年代不顾美方反对并在1970年与中国建交,成为继英、法之后第三个与中国建交的西方大国。

可以看出,美加关系较为复杂,不是平常简单理解的高度一体。

这从此次联邦大选中也能窥得一二,其中一个角度就是美国因素在其中发挥了罕见作用。

上文曾提及各党竞争“谁会对美国更强硬并更善于更特朗普打交道”,基本背景是绝大部分加拿大民众对现任美国领导人缺乏好感,于是各党利用这种方式为自己拉票。

10月中旬,随着选情进入焦灼阶段,自由党和保守党民调支持率开始不相上下时,先是保守党在美国《时代》杂志曝光特鲁多早年参加活动时“涂黑脸”和“涂棕脸”等带有明显种族歧视且有违美加“政治正确”的照片,迫使特鲁多不断道歉,对自由党选情产生一定冲击。

其后不久,就有人曝光保守党党首谢尔拥有美国国籍,虽然加拿大承认双重国籍,但考虑到没有多少加拿大人喜欢一个美国人出任其总理的现实,谢尔连忙表态已向美方提交放弃其国籍的申请。

事情至此还未结束,10月16日,特鲁多面对自由党在民调中出现落后保守的态势,公开表示可能无法赢得国会多数席位。

当天,与其关系密切、政治理念高度一致且在加拿大拥有较高人气的美国前总统奥巴马立刻就在推特发文,称“在任总统时,我为能与特鲁多一起工作而自豪。他是一位勤奋、高效的领导者,为气候变化等重大问题负责。世界现在需要他进步的领导,希望我们的北方邻居们支持他连任”,公然为特鲁多拉票。

此举引发加拿大舆论哗然,开始辩论“美国是否正在介入加拿大大选”,甚至称上次出现该情形还是百年之前。

无论如何,现实情况是特鲁多和自由党的支持率此后立刻有所提升,极大地提振了他们的士气。

因此,单纯从这次选举中的美国因素频频发力来看,尽管加拿大人跟美国相处时常有不少“傲娇”,但在美强加弱的现实态势下,两国关系特殊,对外就常常表现为“一致性”和“不一致性”复杂互动的矛盾结合体。

特朗普气坏了!

(特鲁多与奥巴马)

 

免责声明:星火智库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正确价值观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欢迎致电(同微信)18530014218,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或依法处理。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k.com/666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