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徐一凡 

来源:白宫那点事儿

过去的这个周末,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在日本福冈召开。经过艰难的谈判,6月9日闭幕时,会议最终发表联合公报。公报称全球经济增长有稳定趋势,今年晚些时候至2020年会温和升温。但公报同时表示,经济增长仍然很低,风险依然倾向下行,尤其是贸易和地缘政治紧张加剧。

总体来说,这份“美国影响因素”明显的公报有限承认了贸易紧张的现实,并没有谈及如何解决。鉴于美国特朗普政府强硬的贸易立场、总统对关税的独特看法以及在贸易方面频频出招以保证“美国优先”的行动,美国显然希望在实施贸易手段时保持更大的自由度,不愿被财长公报定位为贸易紧张的“始作俑者”。这也把贸易相关——尤其是美中贸易相关——的重头戏留给了将近20天后就要举行的大阪G20峰会。

参加2019G20财政会议的美国财长努钦。来自美联社。

6月28日,G20峰会将迎来数十位成员国领导人和嘉宾国领导人,探讨世界经贸问题。近两年来,美国特朗普政府的贸易保护主义立场日益明显,近来更是通过关税为主的手段向多个贸易伙伴施压,以期解决美国的贸易赤字问题,保持美国的经贸乃至科技优势。由此产生的问题以及美国和贸易伙伴的矛盾也是日益严重,越来越无法忽略。在这样的背景下,G20财政会议公报略略提及却一带而过的“贸易紧张”,势必成为峰会时领导人们谈论的主要话题。而多个重要经济体领导人、决策者汇集一堂,也是探讨财政会议公报时未涉及的“解决办法”的好机会。

这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当然时美中领导人会晤。去年下半年美中贸易战爆发并多次升级后,正是布宜诺斯艾利斯G20峰会上的“习特会”,奠定了后来双方进行了几个月有效磋商的接触。现在美中贸易战再升级、经贸谈判停滞,又一次习特会可以说是众望所归。但是,多轮谈判后未能达成协定、双方都把谈判破裂归于对方、两国态度现在都很强硬等,是这一次“习特会”必然面对的阴影。

美国财长努钦(Steve Mnuchin)已经表示美中之间任何贸易协定都要等到两国元首在6月底会晤后才有可能达成,特朗普也在早两天表示要等到G20峰会结束后再决定是否对价值3250亿美元的中国输美产品加征关税。这从侧面确认了“习特会”将举行。另一方面努钦依然把现在美中贸易谈判停滞的责任归于中国,特朗普6月10日接受采访时重申中国渴望达成协议,又表明这次分歧显著的习特会取得重大进展的几率有限。而美中之间贸易局势如何发展,多少G20的参与国和其他国家都在观望,必然对全球经贸局势影响重大。G20财长会议把全球贸易局势的重头戏留给了领导人峰会,这场重头戏注定拥有众多观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