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马伟 

来源:环球

2015年6月29日,美国加利福尼亚州芒廷山口,莫利矿业开采稀土矿


据路透社5月20日报道,中国以外规模最大的稀土生产商——澳大利亚莱纳斯矿业公司当天表示,已经与总部位于美国得克萨斯州的化学品公司蓝线签署谅解备忘录,将在美国建立稀土分离厂,试图“填补美国供应链的关键空白”。两家公司的联合声明称,得州的稀土分离厂将在明年开始合作开发,合资企业由莱纳斯控股。

美国彭博社5月24日指出,一些美国议员早已对“矿业安全”给予了更大关注,而稀土不是唯一值得关注的战略性矿产。美国参议院能源和自然资源委员会主席、共和党议员莉萨·穆尔科斯基正在推出一项美国矿产安全法案,旨在通过加快颁发许可证,批准更多研究和支持回收来鼓励国内生产。

据悉,美国政府2018年将“关键矿物清单”上的产品种类扩大到35个,进一步意识到稀有金属特别是稀土的重要性。稀土对美国的新兴经济领域和国防安全建设都至关重要。目前,美国的稀土供应严重依赖海外市场,预计未来会加强国内稀土的开采,更加重视国内完整稀土供应产业链的建设,但这可能需要较长的时间。


美国首都华盛顿白宫外景


1


公布35种关键矿产


2017年12月20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关于确保关键矿物安全和可靠供应的联邦战略》(13817号)总统行政命令,旨在改变美国关键矿物依赖国外供给的格局。


有业内人士指出,所谓关键矿物,是指某些严重依赖进口,同时对国家安全和经济繁荣至关重要的非燃料矿产或矿物原材料。美国国家科学研究委员会认为,关键矿物涉及原材料的供应问题,呈现某些资源在高科技领域的稀缺性。


美国内政部部长根据特朗普行政命令中的定义,提出了一份被视为美国关键矿物产品清单的草案,其中涉及35种矿产品。2018年5月18日这份最终但非永久性清单得以发布。


清单所涉35种矿物为:铝(矾土)、锑、砷、重晶石、铍、铋、铯、铬、钴、萤石、镓、锗、石墨(天然)、铪、氦、铟、锂、镁、锰、铌、铂族金属、钾盐、稀土元素族、铼、铷、钪、锶、钽、碲、锡、钛、钨、铀、钒和锆。


相关战略行动牵出美国现代历史上首次关于关键矿物的全国地质和地形调查,但就世界范围而言,发布关键矿物清单并非新鲜事。欧盟在2011年就曾发布过涉及14种原材料的《关键原材料清单》,2014年增至20种,2017年增至27种。美国公布的“35种品类”清单包含了欧盟清单中的大部分品类,同时覆盖面更广。


根据美国地质调查局的数据,清单所列的35种关键材料中有31种,美国主要依赖进口。美国认为对这些外国资源的依赖造成了其经济和军事上的战略脆弱性,易受到外国政府行为、自然灾害和其他可能干扰关键矿物供应的事件的影响。


图为含有稀土资源的矿石(新华社/路透社)


2


稀土仍是关注重点


稀土仍是美方关注的焦点。莱纳斯和蓝线在2019年5月20日的声明中就表示,“拟组建的合资企业将把重点放在分离镝、铽等重稀土上。随后,可能扩大合资工厂的业务范围,分离钕和镨等轻稀土。”


美方之所以如此重视稀土,是因为稀土无论对美国的经济领域还是国防安全建设领域而言,都至关重要。特朗普政府担心美国国内稀土供应不足将破坏其具有竞争力的现代经济和强大的军事力量。

稀土是先进装备制造业、新能源、新兴产业等高新技术产业不可或缺的原材料,其潜在需求被长期看好,特别是稀土永磁材料在新能源汽车领域的消费具备较大增长潜力。美国政府官员计划在近期与美国汽车制造商和锂矿商高管们会面,并将首次推出全国性电动汽车供应链战略。


无独有偶,法国和德国也在近期宣布,将要求欧盟执委会支持电池产业的发展,以在和亚洲的竞争中摆脱劣势。然而,在全球锂离子电池的生产中美国的产量仅占5%,还处于相对劣势。


莉萨·穆尔科斯基5月2日宣布,将与其他参议员合作向国会提出《矿产安全法》提案,简化锂和石墨等制造电动汽车所需矿产的开采监管和审批要求,以推动美国矿产的建设。穆尔科斯基认为,目前美国电动汽车的制造因过于依赖其他国家的矿产而陷入被动。


更为关键的是,稀土在美国国防安全建设上占有重要地位。2016年初,美国政府问责局提出的一份稀土材料报告——《稀土材料:制定综合性手段有助于国防部更好管控供应链中的国家安全风险》显示,稀土17种元素中的15种对国防安全来说极其重要。


2018年,美国国防部在回答特朗普一份总统令时呈交了报告,指出“稀土是美国用以保障国家安全的众多武器系统的必需元素,包括激光(镭射)、雷达、声呐、夜视系统、飞弹制导、喷气发动机以及装甲战车用合金,等等”。


密切追踪稀土产业的阿达马斯商情公司在最近的报告中也指出,稀土对美国工业和国防至关重要,短期内没有其他供应可以替代。


稀土是美国众多武器系统的必需元素(BBC)

3


稀土供应链的弊端


上世纪80年代,美国核管理委员会和国际原子能机构修改相关法规,导致了美国稀土工业的对外转移。


在那之前,重稀土来自铁矿石、钛、锆石或磷酸盐岩等大宗商品的含钍副产品。当时矿业公司可以提取稀土副产品,挣取一点额外利润。可后来任何含有钍的东西都被视作潜在的核燃料来源,受到高度管控,这桩生意便断掉了。出于成本和责任方面的考虑,这些矿业公司将稀土资源归作尾矿,当废物掩埋掉。


“美国太专注于稀土开采而非整个稀土供应链。”从事稀土产业的美国钍与稀土元素咨询公司总裁詹姆斯·肯尼迪3月撰文指出,美国政府报告和评估在统计上都用稀土开采量和氧化物生产量来代替包括金属、合金、磁铁、石榴石和其他后氧化物在内的所有稀土材料。但是,所有国防和技术应用都始于稀土贱金属或其他后氧化物,而不是新采掘的矿石或氧化物。


而对于上述稀土材料,在美国国防后勤局中几乎没有储备。美国政府在1994年至1998年间变卖了全部稀土战略储备。国防后勤局目前的战略储备只有少量稀土氧化物和镝金属,这种形态的材料无法供美国国防工业直接使用。


与此同时,美国国内几乎没有可以对稀土进行进一步生产和深加工的企业。据统计,2012年以来在美国的400家稀土创业公司中,进入了生产阶段的只有不到五家,达到一定产量的只有两家,其中一家还在短期内失去了经营许可。


2015年美国的唯一一家稀土开采及生产商芒廷山口宣布破产拍卖,投资公司JHL Capital Group、QVT Financial和中国的乐山盛和稀土股份有限公司组成的财团以2050万美元竞得其控制权。至此,美国便没有了重稀土材料和轻稀土材料的分离厂。


美国唯一的稀土矿位于加利福尼亚州芒廷山口(香港《南华早报》网站)

4


重构供应链需时较长


美国方面已经意识到稀土等关键矿物的供应对于本国经济发展和国防安全的重要性,预计会采取一系列措施来解决其海外供应的依赖问题。


短期来看,美国将会采取与外国公司进行合作的方式,来缓解自身对于海外供应的依赖。长期来看,美国会考虑在立法方面进一步放松对相关矿物的开采和加工控制,以鼓励国内公司在稀土等矿物资源的生产、精炼、材料科学、冶金、知识产权、研发以及商业与国防应用方面重新取得世界领先地位,从而构建本国完整的供应链。


但需要指出的是,一方面,如果短期内海外供应被禁止,美国会被迫提前开采自己的稀土。由于需求量太大,开采量满足要求需数年,中间会存在空当期。另一方面,美国的弱项不是开采稀土,而是加工稀土或磁铁和电池等产品,以及进一步延伸向下的供应链。在这一方面,美国缺少相关企业甚至技术储备,短期内想要得到技术的提升并不现实。因此,美国想要重构国内的供应链体系需要相对较长的时间。根据美国政府问责局的估计,若想建成美国国内稀土供应链,大概需要15年的时间。(作者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

来源:2019年6月12日出版的《环球》杂志 第1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