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陶短房 

来源:新京报评论

津巴布韦新币尚未面世,国内通胀率已悄然突破了75%的大关——这已比2000年津巴布韦上一次“通胀恐怖周期”开始第一年的55%,高出了足足20个百分点。

▲作者供图。


文 | 陶短房

津巴布韦的货币,是个“很玄的东西”。

照片上这张1000亿津巴布韦元纸币,是2006年发行的第二代津巴布韦元。我在2008年7月拿到手时,它和美元的比价是1美元兑7585亿津巴布韦元。按照一位侨居津巴布韦首都哈拉雷的朋友所言,“可以买六颗花生米”。

如今我这张看上去十分“豪阔”的纸币正洗净铅华,忠实扮演着书签的新角色——而早在2009年4月12日就寿终正寝的津巴布韦元,如今就要复活了。

    

一、津巴布韦元:生于1980,废于2009

    

津巴布韦原本是白人种族隔离主义者“片面独立”后成立的“罗德西亚共和国”。尽管这个国家在国际上存在感不高,但拜农业发达,又手握优质烟草这一“硬通货”,经济搞得相当不错。

    

津巴布韦的货币“罗德西亚元”,也是当年金融环境恶劣的撒哈拉以南非洲屈指可数的“金牌本币”。

    

1979年,津巴布韦独立运动领导人穆加贝和英国政府达成《兰开斯特宫协议》,英国承认津巴布韦独立并建立种族平等的国家,并给予一定财政补贴,换取穆加贝平等对待白人。

    

第二年津巴布韦共和国成立,同年新的本币——津巴布韦元(ZWD)诞生了。

    

 刚诞生的津巴布韦元奇货可居,1美元仅能兑换0.678津巴布韦元。独立之初,因为有英国援助,穆加贝尚能呵护白人农场产业,津巴布韦通胀率不算很高。到1997年,1美元也只能兑换10津巴布韦元。

    

但就在此时,英国时任首相梅杰以“靡费税款、劳民伤财做无益之事”为由,单方面削减并最终停止了《兰开斯特宫协议》所规定的补贴。

    

这让穆加贝转而自2000年起开始经济改革,可津巴布韦经济基础就此急转直下,通胀率扶摇直上——2002年6月1美元已能兑换1000津巴布韦元,到了2006年夏,居然可兑换500000津巴布韦元之多。

    

此时穆加贝将问题交给号称“津巴布韦最懂金融的官员”——时任央行行长戈诺,后者的办法是:2006年8月,第二代津巴布韦元问世,1新津巴布韦元兑换1000旧元。这样万元大钞就“精减”成10块“零票”了。

    

然而,钞票上的变化没能挡住现实中不可抑制的通胀:2000年该国通胀率为55%,2004年132.75%,2005年585.84%,2008年夏达到220000%,到了2009年已变得无法统计。

    

穆加贝政权谢幕后,新政府给出的半官方数据,是500000000000%。

    

在整个穆加贝时代一直担任央行行长的戈诺,在2008年8月1日发行了第三代津巴布韦元,1“三次元”兑换100亿“二次元”(所谓“次元”,是指第几代的津巴布韦元);

    

2009年2月2日发行第四代津巴布韦元,1“四次元”兑换1万亿“三次元”。

    

文章开头我那张“书签”,是面值1000亿津巴布韦元的“二次元”,到了“四次元”时代,其价值已不如一张废纸了。

    

迫于完全失控的通胀,2009年4月12日,津巴布韦穆加贝政府宣布废除纸币津巴布韦元的流通,日常交易使用美元、欧元、英镑、南非兰特和博茨瓦纳普拉。

    

由于津巴布韦国内上述外币现钞数量极为有限,2014年1月30日,津巴布韦央行又增加了人民币、日元、澳大利亚元和印度卢比四种允许在国内合法流通使用的外币,而民间小额交易更常见的手段,是古老的以物易物。


▲2分钟回顾穆加贝执政生涯:曾解放黑人,最终却被民众高喊打倒。新京报“我们视频”出品

    

二、津巴布韦元“起死回生”

    

由于彻底废除了本币,加上连续几年国际烟草价格高企,穆加贝政权后期津巴布韦通胀现象慢慢好转起来。

    

受此鼓舞的穆加贝在2014年之后试图恢复本币,在这年12月18日推出“准货币”——“津巴布韦债券”。

    

但2017年底,穆加贝政权垮台,恢复本币的努力一时间停滞下来。

    

曾在穆加贝政府中担任高官多年的穆南加格瓦同样有强烈的“本币情结”,政权交替稍有眉目,他就着手恢复津巴布韦元“起死回生”的进程。

    

2019年2月,他小心翼翼地让央行推出一种名为GTGS的电子货币,同时开始在流通领域减少外币、尤其美元和兰特的使用。

    

但津巴布韦人对此表现出强烈的抵触情绪,出于对社会动荡的担忧,4月下旬,津巴布韦财长恩库贝发表声明,称外媒“所谓津巴布韦央行将恢复使用津巴布韦元的报道,纯属毫无根据的谣言”。

    

可该来的终究会来。

    

6月7日,总统穆南加格瓦表示,将在年内终止使用外币进行国内交易流通的“权宜之计”,恢复发行新的津巴布韦元。他明确表示,一旦津巴布韦元恢复流通,国内交易将不允许使用外币。

    

三、新货币会怎样?

    

话说得铿锵有力,但民众和市场似乎并不买账:尽管市面上能见到的美元、兰特等现钞越来越少,但居民一旦拥有这类现钞,就可在各种商业场合享受很大的折扣——而且越来越大。

    

自2017年上台以来,穆南加格瓦一直努力推动社会和解,改善经济,吸引外资。

    

他宣布“农场新政”,希望将已被黑人没收分配的农场“回租”给善于农耕的昔日白人农场主,并通过烟叶等为数不多的“硬通货”赢得宝贵的外汇。

    

但是,穆南加格瓦无法变出第二个《兰开斯特宫协议》,津巴布韦农业欲振乏力,烟草靠天吃饭,能否支撑起津巴布韦元的起死回生,面临不小的挑战。

    

自2月GTGS发行、市面哄传津巴布韦元将“获得新生”后,GTGS和“津巴布韦债券”就不断贬值。

    

规划中的津巴布韦新币尚未面世,津巴布韦国内通胀率已悄然突破了75%的大关——这已比2000年津巴布韦上一次“通胀恐怖周期”开始第一年的55%,高出了足足20个百分点。

    

如今津巴布韦此前发行的货币,已成为礼品和收藏市场上颇受欢迎的交易物:价格便宜量又足,还能过把“亿万富翁”的干瘾。

    

而呼之欲出的“五次元”会怎样,能否跳出“通胀泥沼”,也必定会受到关注。

    

陶短房(专栏作家)

编辑:王言虎  校对:李项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