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星火智库首页
  2. 天下熙熙
  3. 透视美帝

专家:疫情永久性改变美国社会经济结构,一个旧时代已经结束

作者:郜晓文

本文转载自:中国慈善家杂志(ID:cnscsj)

疫情彻底改变现有的世界经济、政治格局,一个旧时代结束,一个新时代开始。

专家:疫情永久性改变美国社会经济结构,一个旧时代已经结束

4月6日,美国犹他州桑迪城,在当地的一个展览中心内,方舱医院的床位已经备好

美国新冠肺炎病亡人数超过2万,成为世界死亡病例最多的国家,粗死亡率攀升至3.9%,纽约为4.8%。
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实时统计数据,截至北京时间13日上午8时35分许,美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555398例,累计死亡病例22023例。其中,美国疫情最严重的纽约州累计确诊189033例,死亡病例达到9538例。美国所有50个州、首都华盛顿特区及美属4个海外领地全部进入“重大灾难状态”。这在美国历史上是第一次。
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美不断蔓延,多州医疗和公共卫生系统超负荷运转,企业停摆使经济陷入衰退,失业人数不断攀升。3月13日特朗普宣布“国家紧急状态”以来,已有至少1600万美国人申请失业救济。美联储前主席耶伦称,这是大萧条以来美国最糟糕的失业水平。
针对美国疫情最新进展以及随之产生的社会和经济危机,近日《中国慈善家》杂志专访了美国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研究员、著名人口问题专家易富贤博士。
疫情失控源于联邦制弱化
《中国慈善家》:美国总统特朗普近日表示,美国因感染新冠肺炎死亡病例数预计达到6万左右,低于白宫团队此前预计的10万-24万人。您怎么看?如何预计美国新冠死亡病例的峰值,什么时间可能出现拐点?
易富贤:死亡病例控制在6万人以下比较困难,但10万人以下是有可能的。现在美国新冠肺炎病死已经超过2万人,如果能够控制在6万人以下,那是一个很大的成绩,10万以下也是一个很了不起的成就。美国的疫情发展迅速,新冠病毒的病死率很高,而且病死人当中80%是老人。
美国的空中交通发达,跨州人口流动频繁,人们的生活方式散漫,个人自由至上,因此非常有利于传染病的流行。而这次新冠病毒的基本传染数值(R0)为2.1-3.8,也就是说传染性远比2009年的猪流感要强得多,猪流感导致了6000多万人感染。这次疫情如果不加控制,感染者数量将会超过50%,会有上亿人感染。
美国疫情的拐点预测比中国更加难,因为它的控制也没有中国那么严格。特朗普总统希望在5月1日恢复上班,目前看不太容易。现在病人的增加趋势还没有稳定,每天有3万人左右的新增病例,但是有时候多、有时候少,没有稳定下来。所以,预测疫情拐点还要等一周以后再看。
《中国慈善家》:为什么纽约州会成为美国疫情最严重的地区?4月6日,科莫州长表示纽约州疫情进入“平台期”。您赞同这种说法吗?
易富贤:纽约疫情防控的行动比较缓慢,一方面是最开始的检测太慢了,CDC负责东部地区的检测机构的试剂盒出了问题,导致很多假阴性,所以延误了时间。另一方面,纽约州政府行动比较缓慢,大概晚了一周时间。州长和市长在这次行动中表现比较迟钝,没有及时采取隔离措施。
美国的优势是联邦制,地方政府有很大的权力。但是由于一次次的公共危机,联邦政府的权力越来越大,也越来越官僚化。比如,这次疫情防控被延误,部分原因是因为联邦制的弱化,地方政府权力减弱。纽约的医疗资源丰富,生物实验室的实力也很强,但是最开始却无权检测病毒。可以说,纽约现在的灾难状况归根结底是联邦政府僵化的测试政策和有缺陷的测试用品及测试流程造成的。
目前纽约的病例已经超过了18万,每天增加的病例基本上已经稳定下来了,大概是每天1万人左右,甚至还略有下降。如果新增病例能够继续稳定下来的话,那么再过段时间应该会慢慢会下降。如果疫情最严重的纽约能够得到控制的话,那么美国疫情也就基本得到控制。
《中国慈善家》:相比其他族裔,非裔美国人的新冠病毒感染率和死亡率明显偏高。怎样解释这种现象?
易富贤:黑人居住在市区人口密集的地区,容易感染病毒。其他的族裔的美国人,居住在郊区比较多,一般也不容易接触,上完班就回家了,感染病毒的概率相对较小。另一方面,黑人更加追求自由,生活更加奔放。这两个原因导致黑人的感染率和死亡率总体上比较高。
比如,在芝加哥,市长萝莉·莱特富特(Lori Lightfoot)指出,非裔美国人占芝加哥新冠测试阳性的人的一半以上,占病毒死亡病例的72%。虽然非裔美国人占芝加哥人口的三分之一,这么高的感染率和死亡率还是很让人震惊。
芝加哥所在的伊利诺伊州,非裔美国人占因新冠去世总数的43%,占感染新冠总人数的28%。在非裔美国人占比14%的密歇根州,非裔美国人占因新冠去世总数的40%,但占感染新冠总人数三分之一。非裔美国人病毒感染高的区域,还有北卡罗莱纳州、路易斯安那州、南卡罗来纳州、康涅狄格州和拉斯维加斯地区。
美国医疗体系的弊端在疫情中充分显现
《中国慈善家》:按照美国政府的计划,这周开始进行大量的抗体检测。抗体检测和核酸检测有什么区别,它的作用有何表现?针对新冠病毒的特效药和疫苗进展如何?
易富贤:核酸检测是确认检测时人体是否感染新冠病毒,抗体检测的主要作用是确认被检测者是否曾经感染病毒。如果一个人血液中含有相应抗体,意味着曾经感染过新冠病毒,体内存在能够抵抗病毒的抗体,那么可以提前返回工作岗位。
抗体检测有助于评估新冠病毒在整个社会的传播范围和程度,对于医护人员等一线工作者以及恢复经济运转非常重要。抗体检测相对简单,只需检测血液中是否存在新冠病毒特异性抗体即可。美国多家公司正在研发抗体检测试剂盒,未来几天或几周内可在全美范围开展大量抗体检测。
4月10日,NEJM 发表瑞德西韦(Remdesivir)治疗新冠病毒的第一个临床研究报告,68%的患者在用药后症状出现改善,13%的患者结束疗程后死亡。但是依靠目前的数据和治疗方案,只能够给一些提示,对于评价一个药物的作用还为时过早。美国药厂目前也很慎重,它也没有下结论,还需要进行大规模的很严格的临床试验。
我认为,目前抗病毒药也不会有什么特效药。因为人类的预期寿命有两大提升:一个是天花疫苗接种,一个是以青霉素为代表的抗生素的发明。但是近百年来,针对病毒感染的药物一直没有重大突破,所以目前虽然大家对美国的瑞德西韦寄予期望,但是我估计抗病毒的药物在今后几年、甚至几十年内很难有一个大的突破。
疫苗研发至少要一年以后,或者一年半,最快也要一年。美国等疫苗等不及了,所以就搞抗体检测,如果已经有抗体了那么以后也不用打疫苗了。
《中国慈善家》:据您观察,美国的医疗体系能够支撑这次新冠疫情的冲击吗?
易富贤:美国医院可用的病床只有92.4万张,人均2.8张,而中国、日本、德国人均分别有5张、13张、8张。目前,美国医院病床使用率为49%,也就是病床中有其他疾病的病人住着,能腾空的病床并不多。美国病床的扩容潜力只有15万张。也就是说,即便经过扩容,美国也只有110万张病床可用。美国的ICU病床只有6.4万张。因此,这次疫情一旦失控,局部地区很可能出现医疗挤兑。
美国的医疗成本是全世界最昂贵的。1980年,美国医疗开支就占到了GDP的8%,现在更是高达GDP的17%。而欧盟的医疗开支只占GDP的 9%,日本不到11%,中国只占5%。尽管美国医疗成本高昂,但是效率却非常低,美国的预期寿命是发达国家中最短的,近年不增反降。
不合理的医疗体系是美国的社会顽症,给财政造成巨大压力,也阻碍了经济发展。历次美国总统选举都将医疗改革放在首位,但是越改成本越高,效率越低。我很担心美国的医疗体系经不住这次疫情的冲击。
“生命至上”不能只聚焦于“死”
《中国慈善家》:面对新冠疫情的挑战,中美两国防控的思维和政策方案存在诸多不同,效果也随之不同。您如何评价这种差异?
易富贤:不光是中国,东亚儒家文化圈国家普遍比欧美国家的防疫工作要好。主要有两个因素:
第一,国家制度。1月20日专家得出“人传人”的结论后,23日中国政府就果断封城武汉,各省也随即启动了一级响应,有效防止了疫情扩散和蔓延,也为世界赢得了防疫时间。疫情发生后,实行网格化管理,大量干部下沉基层,联防联控、群防群治。
欧美则很大程度依赖“自组织”,比如英国有50万多人报名为抗疫志愿者,美国有5万多医护人员报名志愿增援纽约。商鞅认为:“民众而不用者,与无民者同”,中国这种举国模式充分利用了人口优势,因此更快速控制疫情。
第二,文化传统。儒家强调尊重权威、社会稳定以及国家利益高于个人利益。在紧急情况下,政府可以干预人们的生活,而民众则是顾大局、鲜有抱怨,积极响应政府的防疫号召,配合隔离或保持社交距离,普遍戴口罩。儒家文化更加重视生命安全。
欧美的民众崇尚“生命诚可贵,自由价更高”,不愿意轻易放弃个人自由、改变生活方式,连戴口罩都难以推广。现在美国各州下达了“禁足令”,但仍给个人留下了足够的自由空间,可以外出购物、户外锻炼,只要保持6英尺距离。西方人认为死后会进天堂,对生命的重视程度没有儒家文化的国家强。
《中国慈善家》:您在文章中提到,人口规模和年龄结构不同的国家,在抗击疫情中发挥了不同的作用。能否具体解释一下?
易富贤:相比欧美国家,人口规模优势在中国抗疫中的作用明显。4.2万医护人员和大量医疗用品驰援湖北,因此湖北的医疗挤兑现象很快缓解,病死率不到5%,全国更是低于1%;大量的物质增援湖北,整体上也没有出现严重的物资短缺。
另一方面,这次疫情对于体力的要求很高,中国的医护人员年轻、有战斗力。2017年中国45岁以下的医生占54%,护士占83%。中国这种年轻的医护队伍对于应对疫情,是非常有战斗力的。欧美国家老龄化严重,比如,意大利一半以上的医生超过55岁,应对疫情的战斗力不如中国,自身的感染率和病死率也超过中国。
但是,新冠肺炎的病死者多为老人。如果病死率低,过度抗疫会挽救一些老人的生命,却因为经济停摆,减少社会的新出生人口。因此,“生命至上”不能只聚焦于“死”,而要进行全面的“生命核算”。
受疫情影响,2020年中国停工2个月,对经济造成巨大的影响。中国的就业很大程度依赖出口,疫情在全球蔓延,导致出口受阻。而为了缓解疫情下的就业压力,2020年提出了扩招研究生和专升本,这将导致婚育年龄继续推迟。家庭收入减少、失业率提高,不但降低养育能力,还降低结婚率、推迟婚育年龄。隔离期间不少家庭矛盾增加,多地出现离婚潮。
事实上,中国的结婚率在2014年就开始下降,从2013年的9.9‰降至2019年的6.6‰。而离婚率却从2000年的0.96‰飙升到2019年的3.4‰。妇女初婚年龄从2010年的24岁提高到2020年的28岁,生育的时间窗口在缩窄。也就是说,生育率下行的势能很大,而疫情又进一步降低生育率,2021年的生育率可能只有0.9-1.0。
疫情会永久性地改变人们的习惯和社会经济结构,如果不采取措施,生育率可能会沿着东北的老路狂跌。东北从2000年的0.90降至2015年的0.56,意味着下一代人只是上一代人的1/4。中国需要拿出这次抗疫的魄力,出台符合儒家文化的修养生息政策。
疫情加速特朗普“美国优先”战略
《中国慈善家》: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近日的预测数据显示,受新冠疫情影响,美国经济产出今年将下滑8.0%,失业率或一度升至20%以上。您认为新冠疫情给美国经济带来怎样的影响?
易富贤:新冠疫情对美国的经济造成巨大的打击,预计将有20%的人失业,这是1930年代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一次。即便2008年的金融危机之后,美国的失业率也不到10%。可见,这次疫情对美国的打击之大。这也将对大众心理造成巨大的冲击,将加速美国的战略收缩,加速川普总统的“美国优先”战略。
疫情危机也让美国民众认识到全球供应链的脆弱性,预计会有更大的举措走向选择性的自给自足,强化本国的制造业,结果是中美之间的产业部分脱钩,科技交往也将减弱。而中国由于计划生育减少了年轻消费者,额外过剩了上亿劳动力,产能过剩驱使中国发展外向型经济,就业机会高度依赖美国等发达国家市场。疫情之后美国将加快产业脱钩,而中国的内需严重不足,如果无力提供足够的就业机会,那么中国可能出现高失业率。
可以预计,美国政府将更多精力转向国内,专注于本国事务,而不是外部发生的事情。美国将大幅削减国际组织的经费。联合国的经费美国占22%,世界卫生组织的经费,美国也占22%。美国已经准备对世界卫生组织的捐款减少53%。如果这次疫情导致美国重大死亡,意味着世界卫生组织对美国没有什么用处,那么今后美国将更加不重视世界卫生组织。
《中国慈善家》:这次疫情对大国之间的竞争和世界秩序的变革产生什么影响?
易富贤:这次疫情标志着一个‪旧时代结束,一个新时代的开始。现有的经济模式和国际秩序是二战后建立的,是美国主导的。中国是这个体系的最大受益者。但这次新冠病毒疫情对美国的冲击相当大,将彻底改变现有的世界经济、政治格局。全球化将严重受阻,各国的移民政策、产业分工和贸易格局,乃至人们的生产和生活方式也将发生改变。
全球化导致美国制造业不断衰落。制造业的衰落,意味着综合国力的下降。中国制造了应对危机所必需的口罩、防护服和呼吸机。美国所需口罩高度依赖进口,呼吸机也满足不了这次疫情的需求,目前动用《国防生产法》加快生产呼吸机。美国缺乏满足自身需求的工业能力,更不用说在危机恶化之际提供援助了。平时依赖全球化,供应没有问题,但是遇到疫情,就出现了危机。
美国不但不能展现大国的领导力,甚至连自己的医疗器械和药品的供应都依赖中国。中国正以全球供应商的身份展示大国地位。中国正在向欧洲、非洲、伊朗和美国提供援助。美国早些时候也对外提供了援助,但鉴于目前国内危机的加剧,现在不具备对外援助的能力。

免责声明:星火智库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正确价值观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欢迎致电(同微信)18530014218,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或依法处理。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k.com/69873.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