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节   没有发动的第六次战役

“须知,惟有经过坚决激烈的斗争,才能换得和平。”

“如敌离开他的坚固阵地,大举向我进攻,我以现有力量装备是可以将其打垮,而求得部分歼灭的,代价也不会很大。”

中朝军队很快就在实战中给了领袖和元帅一个令人满意的答卷。

 —— —— —— —— —— ——

停战谈判中断后,中朝方面对于“联合国军”的再次动武是有准备的。

当第五次战役刚刚结束后的六月下旬,彭德怀就在策划第六次战役,即9月攻势。1951年7月2日二十二时,停战谈判前夕,彭德怀就致电中朝联军各部:

……敌虽急于求和,但不会改变其帝国主义侵略本质,可能玩弄种种花样与欺骗阴谋,亦可能乘我麻痹之际突然袭击,我全军必须提高警惕,望转饬所属,加强战备工作,准备掌握情况,对进犯之敌,在充分准备下予以沉重打击。须知,惟有经过坚决激烈的斗争,才能换得和平。也惟有持久作战的充分准备,才能获得较速的胜利。望各级首长深刻领会,坚决执行之。

同日二十四时,毛泽东也对志愿军发出了同样内容的指示。

根据这些指示,联司开始拟定和积极准备第六次战役计划,联司决定:如果美国拒绝以三八线为界停战撤军,中朝军队则待敌进攻时全线发起反击,以军事斗争的胜利来取得政治上的有利地位,促进谈判的进行。即使“联合国军”不进攻,中朝军队也拟于9月主动发起战役反击。

战役计划为:

以志愿军十三个军分两个梯队,在朝鲜人民军四个军团配合下,分两步作战,歼灭敌军两个师左右,将东线之敌打到三八线以南地区,同时出动志愿军炮兵、装甲兵支援步兵作战。

整个战役作战时间计划在四十天至两个月左右。

7月8日,志愿军总部下达了战役准备工作指示,要求各部队做好阵地攻坚和连续纵深突破的战术准备。

在停战谈判达成议程协议并进入分界线谈判之后,美方的态度更加傲慢,他们将中朝代表在一些枝节问题上的让步视为软弱可欺,得寸进尺咄咄逼人,丝毫也没有表现出要在公平合理的原则上达成协议的诚意。

8月8日,志愿军总部将第六次战役的意图和部署电报毛泽东。

8月10日,毛泽东指派中央军委副主席周恩来和代总参谋长聂荣臻召集总部有关人员对第六次战役计划进行研究,并拿出具体意见。

为了配合第六次战役,联司决定组建敌后游击支队。志愿军组成4个游击中队,人员2400人到2600人左右。朝鲜人民军也组织了若干游击支队。

8月中旬,志司总部召开了各部领导人会议,研究汇报第六次战役的准备情况。各军士气高涨,积极求战。彭德怀在会上要求每个军在战役中要消灭美军一个建制营。(这说明第六次战役吸取了经验教训,改变了以往口子张得过大,不易全歼敌人的战法,转而要求各部队打小歼灭战,稳步前进。)

至8月中旬,双方在三八线附近地区形成了相互对峙态势。此时,中朝军队阳德、成川、遂安、新溪、伊川等地区的四千多个仓库设施已按计划完成,全军已普遍休整了一至二个月,补充了十多万兵员,储备了一个月的粮食与弹药。一线兵力为志愿军八个军,人民军三个军团,共十一个军;二线兵力包括担任东西海岸防御的兵力,志愿军九个军,人民军四个军团,共十三个军。中朝军队总兵力为一百一十二万人。

此时,敌人也没有闲着。“联合国军”亦建成了三道防线,每道防线均构筑了坚固的工事,埋设了大量地雷和铁丝网。“联合国军”还扩建了金浦、水原、大邱等原有机场,并新建了东豆川里、永平、麟蹄等十八处前沿机场,增辟了原州、群山、水原、方鱼津、浦项等十四处海、空军运输补给基地。美军及其他“联合国军”部队亦补充、轮换了十九万余人,同时还扩建了三个韩军师,并为韩军培训军官与增编炮兵部队。为了便于统一指挥,英28旅、29旅和加拿大25旅等英联邦国家军队于7月28日合编为英联邦第1师。

至此,“联合国军”第一线兵力为十四个师又两个团,二线兵力为四个师又一个旅又一个空降团。全军总兵力为六十九万人,计有火炮三千五百六十门,坦克一千一百三十辆,飞机一千六百七十架,舰艇二百七十艘。

1951年8月17日,彭德怀向全军下达了战役预备命令。

随后,志愿军政治部发布了第六次战役的政治工作指示,开始对全军进行政治动员。

在来凤庄,军政全才的名将邓华虽然身在谈判会场,但他仍然时刻关注着前线的情况。邓华直接跑到前线了解敌情,他在望远镜里看到美军正在修筑钢筋水泥工事。

8月18日,在经过深思熟虑后,邓华毅然上书中央军委,首先提出了“就地停战,以实际接触线为军事分界线”的建议。邓华认为:“现地停战我方并不吃亏,因临津江以西,三八线以南面积虽较小,但人口、财富俱较多,战略上敌阵地离元山较近,登陆易,但我阵地离汉城更近,亦易抚敌侧背”。

事实也确实如此,“联合国军”在三八线以北占的地区虽较多(共四千九百平方公里),但大都是人烟稀少、土地贫瘠的山区,遭受战争破坏严重,而中朝军队在三八线以南占领的地区虽少(共二千五百平方公里),但却是平原,人口众多,物产丰富,土地肥沃,特别是据有开城这个盛产高丽参的朝鲜古都,在经济上则更为有利。如照此方案实行,我们在政治上、军事上、经济上都不吃亏,并且同样可以说是以三八线为基础的方案,反正是各说各的,这样说那样说,实际上只不过是个说法问题罢了。

邓华遂建议,停止第六次战役。我军与其耗费巨大的人力、物力来发起大规模的新攻势,还不如把力量花在巩固现有阵地上,这样,可以让“联合国军”在不断徒劳的进攻中消耗自己远较中朝方面更为稀有的有生力量。出于高度的政治责任心,邓华还建议,对中朝方的战略方针进行重大调整,以适应新的形势,重新把握主动权。

现在的自然条件也对中朝军队发起进攻战役不利。7月,朝鲜北部出现了几十年不遇的特大洪水,山洪暴发,河水猛涨。洪水所到之处,堤防溃决,房倒屋塌,人畜伤亡,物资被冲走,装备被毁坏,其水势之猛、之急,持续时间之长,危害范围之广,为朝鲜近四十年来所罕见。后方几乎所有的公路路面全被冲坏,路基被冲塌,二百零五座公路桥梁全部被冲垮,无一幸免。不少的铁路桥梁都是修好了又被冲毁,冲毁了又再修好,如此反复多次,比被敌机轰炸还要麻烦。

在志愿军后勤的主要物资集散地三登,仓库、医院和高炮阵地全部变成了一片泽国,大量的库存物资被冲走,有些待避的汽车也被冲走。保卫三登的高炮营所有高炮均被冲走,被逼上高压线的指战员们未能及时疏散,被淹死一百六十七人。

而前线部队储存的粮弹只够维持一个月,前方少数部队已发生断粮现象,只能以野菜充饥。

进入8月份后,“联合国军”又发起了所谓“空中绞杀战”,出动其空中力量的80%,投入了几乎所有的战斗轰炸机和战略轰炸机,企图在三个月内全部摧毁朝鲜北部的铁路系统。在此紧要关头,原来寄予厚望的苏联空军又不愿前出,只肯掩护鸭绿江至清川江这一段后方交通线,而志愿军空军部队又因准备不充分,要迟至11月份才能投入战斗,致使前方交通线仍处于无空军掩护的状况,运输困难依然无法解决。

周恩来、聂荣臻等中央军委和总参谋部的有关人员经过认真研究后也认为,若再以原有的运动战方式发动攻势,还会像第五次战役那样推来推去,对于机动能力远不如对方的中朝方来说反而不利,不能从根本上解决战略格局和双方态势问题。在反复权衡利弊后,8月19日,周恩来代表中央军委致电彭德怀,对第六次战役提出了具体的参考意见:

“……首先,朝鲜雨季8月底才能结束,清川江、大同江、新成川、富城几座桥梁尚未修通,清川江以北堆积的粮车最快恐需至8月底才能倒装完毕,因之,连续作战一个月的粮食在9月份得不到完全保证。弹药从现在前方储量计算可供一个月作战消耗。但雨水浸蚀的程度不知检查结果如何,有些仓库距离前线较远,尚不能供应及时。且战役发起后,不论胜利大小,均有使战役继续发展可能,我们粮弹储备只有一个月,而后方运输又未修畅,设敌人窥破此点,我将陷入被动。次之,从战术上看,在9月份谈判中,敌人向我进攻的可能是较小的,因此,我军出击必须攻坚,因作战正面不宽,敌人纵深较强,其彼此策应亦便……即使我在战役开始时,歼敌一部,突入后迂回渗透、扩张战果及推进阵地则需经过反复激战,时间拖长的可能极大,结果对谈判可能起不利作用。现在我们握有重兵在手,空军、炮兵逐步加强,敌人在谈判中对此不能不有所顾虑。设若战而不胜,反易暴露我弱点。如谈判在分界线及非军事区问题上,在9月份尚有妥协可能,亦以不发起战役为能掌握主动。”

8月21日,毛泽东致电彭德怀,认为邓华的意见值得考虑,并要求联司考虑将9月份战役计划改为加紧准备而不发动,尽可能做战术性的反击。8月22日,李克农、邓华、解方、乔冠华对停战谈判的形势进行了分析后,认为现地停战对中朝方在政治上和军事上并无不利,遂致电毛泽东、金日成、彭德怀:

“为了解除对方一味拖延的借口,造成对我方不能再拖的政治形势,而有利于问题的迅速解决,可否考虑不必等对方明确表示放弃现有方案,我则提出就地停战稍加调整的方案。”

经过缜密的思考和分析,8月26日,邓华再次向毛泽东和彭德怀提议不再举行第六次战役,他认为:

“当前敌人已有强大纵深的坚固设防,而又是现代化的立体防御,是不可小视的。如我以现有力量和装备进行攻击,则其结果有三:一为攻破了敌阵,部分歼灭了敌人;二为攻破了敌阵,赶走了敌人;三为未攻破敌阵,而被迫撤离战斗。不管哪一种结果,伤亡和消耗均会很大,尤其是后者对我是很不利的。相反地,如敌离开他的坚固阵地,大举向我进攻,我以现有力量装备是可以将其打垮,而求得部分歼灭的,代价也不会很大。”

第六次战役虽然最终没有发动,但是,其准备工作依然给敌人造成了很大的压力,它使敌人认识到我军的潜在强大力量。“联合国军”总司令李奇微在每半个月给联合国安理会的作战报告中,经常不安地提出中朝军队将要发动攻势:

“敌人很快要发动第六次攻势。”

“大批中共增援部队已开到韩国,强大的炮兵预备队已开到前线,正在准备发动新的攻势。”

敌人百般阻挠、拖延停战谈判,但却不敢使谈判破裂,他们想对我方施加军事压力,迫我屈服,也只能实施局部进攻,而不敢实施全面进攻。

毛泽东、彭德怀都对邓华的建议予以了高度重视和肯定。但毛泽东和彭德怀的心中都存在着疑虑:中国军队建军以来就一直处于极恶劣的环境之中,一向是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走,靠高明的运动战来制敌于死命。而现在如果按照邓华的建议实行,就必须要准备打中国军队从未经历过的长期阵地战,那么问题就来了,在美军世界第一流的强大火力下,装备低劣的中国军队能否守得住呢?

另外因“联合国军”趁洪水之际,率先向中朝方面发起了夏季局部攻势,中朝方当然不能在敌人的压力下表现屈服,故而“就地停战”牌也就暂时没有打出。

但是,中朝军队很快就在实战中给了领袖和元帅一个令人满意的答卷。


作者:陈亚炜

更多精彩请点击星火智库连载专栏:

朝 鲜 半 岛—— 鹰与龙的搏击

(欢迎点赞、转发和分享。原创不易,您的打赏是对作者最大的鼓励,您的鼓励是作者最大的动力,多少随意,量力而为。正能量的阵地需要你我共同坚守)

微信图片_20190122121507.jpg

(请用微信扫描上方二维码转账打赏,多少随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