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日记:外行领导内行,不是太天真就是太愚蠢

作者:宋鲁郑
本文转载自:科工力量(ID:guanchacaijing)
2020年4月14日星期二 晴
今天中国再次无死亡病例。两个新疫苗进入临床测试阶段。目前全球范围内进入临床试验的疫苗已经达到了五种,至少有100余个新冠病毒候选疫苗正在开发。
中国要彻底打赢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之战,必须打赢疫苗和经济复苏两大战役。如果从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角度,还要协助打赢非洲保卫战。为了全球正义,还有世卫组织保卫战。
现在西方多家媒体已经宣称现在说谁胜谁负还为时过早,疫情还会有第二波,面临的经济挑战超过病毒,尤其是中国,将面临全球产业转移的巨大考验。
比如法国《世界报》就认为:
“北京的这个优越性是否经得住未来事件的检验还很难说。没有人知道世界将如何从迫在眉睫的经济灾难中恢复过来,是否会有胜利者和失败者,也没人知道这场灾难对各种政治体制会造成什么样的冲击和影响。”
德国的《法兰克福汇报》以“中国真的战胜病毒了吗”为题,刊发评论指出,虽然武汉正在逐步解封,但是中国距离真正的“胜利”还有一定的距离。
不管怎么样,从一开始宣布中国制度失败,到现在质疑中国是否已经胜利,这个变化还是非常巨大的。或许再过几天,争论的话题就是中国是否还能继续胜利呢。
至少目前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预测,西方不是很妙:欧元区经济增长下降7.5%,疫情最严重的意大利将下降9.1%。法国预测将下降8%,英国将下降13%。这恐怕也是为什么,西班牙在疫情这么严重而且出现反复的情况下,仍然在昨天强制开始复工。同样是昨天,美国东西两海岸九个州协调重启经济。特朗普的顾问纳瓦罗声称:政府停摆对国家健康造成的损害可能比病毒本身更大。经济重要还是生命重要,这一问题将一直拷问着整个西方。
巴黎日记:外行领导内行,不是太天真就是太愚蠢
报道截图:纽约时报
昨天马克龙总统的讲话,观看人数创下空前的3670万人纪录。尽管讲话亮点不少,但最关注的却是他5月11号起要求全民戴口罩,政策完全大转变。
如果做一个回顾,当初法国政府(卫生部)先是表示戴口罩没有用,后来(政府发言人)又从技术上说戴口罩难度太大,甚至可能会“适得其反”。再到后来说在西方的文化传统中,口罩属于陌生的东西,这与如日本等东方国家的文化习俗不同。最强有力的辩护是在个人意识强劲的法国,民众怀疑口罩可以防御流行病,他们也不认同戴口罩是可以保护自己,同时保护他人的做法。然后直到今天,要求人人戴口罩。
只是这个过程中,有多少人因此感染和丧命?这样的低级错误和造成的严重后果就这样过去了?连一个道歉都没有?个个都没责任?也没有国家补偿?西方官员的能力就是这样的吗?
这次疫情西方表现出一个很奇特的逻辑:当它向外推销自认为是成功的经验时,都是无条件的,普世的;可当西方面临其他国家成功的模式甚至戴口罩这样小的事,都会上升到国情和文化的高度去抵制。这个现象,自由派可能够解释?
法国在疫情之初坚决拒绝,后来也终于要采纳的另一个措施,就是手机应用跟踪新冠病毒。不过各界并不看好。一是民众接受程度比较低。这款软件是自愿安装,中国也是自愿,但由于接受度高,所以并不是问题。二是法国至少有四分之一人口并没有具备可下载该应用程序的智能手机。说起来大家可能不相信,我经常在地铁上看到有人在使用我2000年来法国时使用的手机,只能打电话和发短信。
巴黎日记:外行领导内行,不是太天真就是太愚蠢
如此看来,即使到了5月11日,隔离令恐怕还要继续。
晚上在法国超市订的货到了,琳琅满目。还是很激动地忙活了一个多小时。还要封城一个月,面对这些物资,心里就踏实多了。不过法国的物价确实猛涨了。明天就送货的华人超市老板告诉我,水果和蔬菜涨得很厉害,还一再确认我是否要这么多西红柿(不过三公斤而已)。真想不出来,当时的中国是怎样做到物价平稳的。
早上还看见许多老太太拿着小推车去超市,估计她们这个年龄应该是不会用网络和电脑,孩子又都不在身边,又没有中国那样的社区管理体系,就只能靠自己了。疫情下很严重的是,许多老人死在家里也无人知。现在法国对死在家中的人是不统计的,更别说检测了。当然,老人们都是独居,基本没有什么社交活动,不需要追踪他们接触的人,不检测也没多少严重后果。现在轻症的都不检测,更何况已经去世的人。
昨天日记谈到疫情发生后,西方的医疗专业人士大都坚持自己的学术伦理,秉持事实至上的原则,对中国的抗疫给予了极高的评价。不少网友让我再列举几个,说是万一辩论时可以用到。这样的例子实在很多,中国媒体也能使用。
2月15日,德国罗伯特·科赫研究所(RKI)所长维勒(Lothar Wieler)认为,由于中国正在采取严厉措施,所以至今病毒尚未在国外广泛传播。当然现在回过头来看,西方浪费了这个宝贵的时机,实在令人惋惜。
当德国之声询问:“中国政府采取的措施在您看来是正确的吗?”,德国吕贝克大学生物化学研究所所长希尔根菲尔回答道:
“我想是的,我看到的正是一位病疫学家所希望看到的,比如隔离武汉这个病疫中心,以及禁止聚众场合、佩戴口罩。”
另一个问题:“您认为目前有没有什么做得不正确的地方?”回答则是:
“这我指不出。我觉得现在做到了透明,研究结果立即公开发表,仅上周五在专业刊物《柳叶刀》(Lancet) 上就刊登了5篇文章。例如有关武汉首批临床试验的报告;病毒基因序列1月11日就在网上公布了,在正式发表学术文章之前,这一点与以往不同;首个(病毒关键水解酶)晶体结构也在网上对外界公布。总之做了很多,从透明度和效率上看,比SARS的时候要好很多。就我个人看,没有什么不当之处”。
巴黎日记:外行领导内行,不是太天真就是太愚蠢
Lothar Wieler(资料图/RKI)
但令人费解的是,何以西方政治人物和媒体对专业人士的意见完全不尊重?如果说涉及到中国还有价值观、意识形态和地缘政治的因素,何以他们对专业人士的吹哨意见也无视呢?
根据现在披露的信息,英国、法国和美国的医疗专业群体都早在一月份就向政府一再发出警告,但都没有引起重视,警告被束之高阁。
我们可以批评西方政府太过自负、为了经济利益或者为了不影响选举,但有一个原因还是相当关键:西方政府去专业化程度愈演愈烈。
人类发展到今天,社会越来越复杂,分工也越来越细致,专业化成为必须遵守的原则和常识。即使是一个单位的招聘,也明确要求要有三到五年该领域的工作经验。然而,西方这种制度却逆历史潮流而动,出现了去专业化的现象。
特朗普是政治素人,他胜选后任命的政府中实际的二号人物、主要负责外交的国务卿蒂勒森同样是一个从未担任过公职,也从未从事过外交工作的商界老板。其他内阁成员也大都没有相关领域的历练,都是外行领导内行。有相关工作经验的仅有两人:退伍军人事务部部长由副部长大卫·J·舒尔金担任、交通部长是曾担任过副部长的赵小兰。
虽然不能绝对说没有相关经验就一定不胜任,但这和官僚体系专业化、国家治理专业化的趋势相违背。绝大多数人既缺乏政界也缺少自己主管部门的经验和知识储备,而由于年龄原因,既很难避免过去领域形成的思维方式和经验的影响,也很难再重新学习。
2016年我参加中联部举办的“中国共产党与世界对话会”,其中一个活动是参观中央学校。在听取介绍时,我身边正好坐着一位美国学者。当时美国还没有从特朗普当选的震惊中缓过劲来。我开玩笑地对他说:“如果美国有中国这套选拔干部和培养干部的体系,就不会有特朗普了。”他竟然频频点头称是。当然,他心里极可能会说由于国情和文化,我们学不了。
法国也同样。马克龙总统缺少从政经验——大选时他的政党才成立一年,他从未参加过选举,仅担任过两年多经济部长;马克龙任命的总理爱德华·菲利普仅担任过边远小市的市长和国会议员,其经验比马克龙更少;其组成的22人内阁,第一次担任部长的就高达18人,其中9人是纯粹来自社会:有民间环保人士、记者、奥林匹克击剑冠军、医生、出版社首席执行官,等等。
巴黎日记:外行领导内行,不是太天真就是太愚蠢
由于非专业化,也由于体制因素,内阁成员往往缺乏稳定性。
奥朗德政府五年中换了三位总理。重要的内政部长和经济部长分别五年内四次、三次换人。外交部长是两次换人。如果从整个法国而不是某个领导人的任期来看,那么从2011年到现在,法国这个国家从总理到外交部长、劳工部长、教育部长、文化部长、体育部长,都已经更换了五次,最短的任期仅有4个月23天。
特别是法国面临经济和安全两大迫在眉睫的挑战,结果极为重要的经济部长竟然更换了六次,内政部长更换了7次!虽然说法国经济长期低迷的原因很多,但主管经济的部长如此频繁地更换,一个国家的经济怎么可能好呢?在恐怖袭击如此严重的情况下,负责安全的部长如走马灯轮换,这个国家的安全还能有保障吗?
法国是2月24日出现本土爆发,但在此前一周竟然把卫生部长推出去竞选并无希望的巴黎市长,简直是匪夷所思。
特朗普则不到两年间内阁基本更换一遍,多达22位官员被更换,42起人事异动,多达65%的离失率,平均每二十天有一人离职。上至国务卿、司法部长、国防部长、幕僚长、FBI、总统顾问,下至白宫发言人,可以说数都数不清了。到现在,四分之一的内阁首长都仅是代理。这一次因处理罗斯福号航母感染事件不当而辞职的海军部长莫德利就是代理之身,代理不过五个月,还没等到扶正,就又已经辞职。
说起来,莫德利处理的过程十分荒诞:他乘机飞了近1.3万公里到关岛,然后在航母全舰官兵面前,痛骂舰长克劳齐不是太天真就是太愚蠢。此行不但耗费了纳税人超过24.3万美元——难怪美国军费开支这么高,还因为暴露在新冠肺炎疫区环境下,而被迫隔离检疫。
一个海军部长如此勇敢地闯进疫区,就这智商居然还骂舰长愚蠢和天真?!不过历史上看,他还不是最愚蠢的海军部长:曾有一位到军舰上视察,然后当场发出惊叹,原来军舰都是空心的啊!
巴黎日记:外行领导内行,不是太天真就是太愚蠢
非专业化、处理不当、频频更换、再处理不当,恶性循环。这就是当前西方官僚体系的写照。
晚上19点,法国卫生事务总干事萨洛蒙宣布当天疫情数据。他估计约5%到10%的民众——也就是三百万到六百万人——可能已被感染。目前法国每天只能检测2万人左右,远远满足不了需求。现在法国死亡人数已经接近1.6万。
英国仍然没有放缓的迹象,即将成为全球又一个确诊感染新冠肺炎病例超过十万的国家。德国今天确诊总数超过13万,死亡病例则超过了中国。俄罗斯迅速增长,超过两万大关,很有可能成为新的重灾区。欧洲比较惊人的是瑞典。这个国家早就宣布放弃检测了,只统计重症。尽管如此,确诊人数竟然也超过一万。
全球22个超过一万的国家,15个在欧洲。还是劝劝欧洲把目光放到自己身上吧,好好想想欧洲的疫情如此严重究竟是为什么。

免责声明:星火智库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正确价值观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欢迎致电(同微信)18530014218,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或依法处理。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k.com/7066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