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星火智库首页
  2. 天下熙熙
  3. 八零八步

疫情数字的世界性争执

作者:周德武

本文转载自:公评世界

疫情数字的世界性争执▲4月17日晚,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网站公布全球最新疫情数字

新冠疫情在全世界继续蔓延,人们对217万人被感染及15万人死亡的数字越来越麻木,但对中国4月17日发布的两组数字格外敏感,一是中国第一季度GDP增长为-6.8%,这是自1992年以来的首次下降。二是武汉市政府更正了新冠肺炎死亡人数,从原先的2579人更正为3869人。西方媒体用“死亡人数增加50%”来报道这一新闻,无非是想用另一个数字告诉世界,中国的数字是多么不可信,中国一直在隐瞒疫情、误导世界。

最近一段时间,国际社会质疑中国新冠肺炎死亡人数的声音不绝于耳,尤其是西方大国的死亡人数普遍突破一万之后,对中国的质疑达到了新高。国内有影响力的某媒体及自媒体也在推波助澜,通过对武汉八大殡仪馆的工作时间及满负荷运转来推断,“武汉的死亡人数在现有公布的数字基础之上加个0”,以此博得全世界的眼球。昨天更正的数字被定格为1290,令西方世界多少有点失望。坦率地说,把这个数字加到美国3.3多万死亡数字里头,基本见不到百分比的巨大变化,但是对死亡基数较小的武汉,也是一个引人注目的改变。西方记者有意突出百分比,也算是把数字游戏玩得炉火纯青。

数字造假在西方的会计制度中司空见惯。上个世纪初,纽约农场主为了让肉牛卖个好价钱,也是头天晚上只给牛吃盐,这样牛群顺着哈德逊河从纽约上州一路来到曼哈顿下城,不停地喝水,撑胀了牛肚,成为名副其实的“水牛”。老罗斯福上台之后,开展了一场资本主义的改良运动,新闻从业者也掀起了一场空前的“扒粪运动”,对资本家的贪婪进行无情打击和揭露,美国社会的道德水准有了一次升华,但数字造假问题仍绵延不绝。21世纪初,最典型的例子莫过于安然公司造假案,涉及资金上千亿美元。2010年希腊债务造假引发欧洲主权债务危机,其罪魁祸首是美国著名投行高盛集团,差点让希腊遭受灭顶之灾。

新冠疫情百年一遇,活着的人基本没有历史记忆,人类在新冠面前惊慌失措也是很自然的事情。在武汉疫情大体得到控制后,对一些未来得及住院就去世的患者进行核实、比对,充分体现了对历史负责、对人民负责、对逝者负责的态度,值得一些国家借鉴。

想当初,2009年发端于美国的H1N1禽流感大流行,给世界造成了巨大灾难。但令人遗憾的是,在疫情7个月之后,世卫组织就叫停了统计数字的报送,以至于连一个确切的感染数字都没有。2011年美国疾控中心根据模型,大体测算了一下死亡人数,据有关专家估计,全球死亡人数不低于20万。

疫情数字的世界性争执▲美国CDC公布的2009年H1N1美国国内死亡人数预测

西方国家这次对中国新冠疫情死亡数字抓住不放,无非是想证明中国做得并没有想象得那么好,“疫情背后有许多他们无法知道的故事”。西方一方面指责中国数字不可信,另一边又指望依据中国数字做决策,这其中的逻辑更值得国人推敲。

实事求是地说,把这次疫情数字搞准确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首先是各国的统计口径不一样,像美国一些州早早地宣布对轻症患者不检测。其次,发达国家的护老院成为重灾区,许多老人得不到及时的救治,直接死在护老院里。而美国、德国、西班牙等国对护老院的死亡基本上采取不检测、不上报的原则,客观上造成死亡人数的不准确。在医疗资源集中挤兑的情况下,活人都顾不过来,谈何对老年逝者进行检测。世界的主流媒体对这种做法也是熟视无睹。中国是第一次被推到新冠疫情面前的国家,在灾难初期存有一定的混乱也是可以理解的,数字不准并不是刻意在隐瞒什么。

相较于世界其他地区,中国死亡率低的问题其实倒值得西方国家挖一挖。中国花几天建成了火神山、雷神山医院?又用多少天建成了多少家方舱医院?增加了多少床位?各省驰援武汉多少名医护人员?中国一线医护人员、医疗专家在第一时间就新冠病毒及救治发表了多少供国际同行参考的学术论文?这些数字恐怕对西方国家抗击疫情或许会起到帮助作用。

武汉抗疫初期做得不好,其重要原因之一是让轻症回家隔离,而西方国家恰恰重复了武汉这个做法。毫不夸张地说,武汉最值得学的东西没有学到,却把最糟糕的东西学得非常彻底。

疫情数字的世界性争执▲美国洛杉矶LAX国际机场

需要指出的是,西方国家死亡率高与其老龄化程度较高有直接的关系,而西方领导人对疫情的普遍轻忽则是另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防护措施做得非常不到位,直到今天还有些国家仍在争论口罩到底有没有用等荒唐问题,中国内地和香港已经向世界证明了口罩的防护作用。傲慢与偏见使得西方一直戴着有色眼镜看中国,用放大镜挑中国的毛病,用望远镜看中国的抗疫成绩。纠结于中国的疫情数字无助于减少西方国家遭受的痛苦及普通百姓对他们政府的失望。

人的生命只有一次,试想想在中国死去几万人,政府的合法性都会受到前所未有的质疑,岂能允许一个政府推三阻四,找外在的原因甩锅?

同样在美国,为什么加州的情况比纽约州好?我的一个美国朋友说得很直白,那就是因为加州偷偷学了中国的做法,早早颁布了禁足令。即便是疫情严重的纽约州,亚裔的死亡率也是最低的,可见亚裔对病毒的警觉性和防护意识远远高于其他族裔。

疫情面前来不得天真和侥幸,这恐怕是人类对抗新冠病毒需要吸取的最沉痛教训之一。此前作为抗疫模范生的日本和新加坡如今正面临病毒的第二波冲击。日本被迫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新加坡祭出了最严禁足令。新加坡总理夫人何晶承认,“对病毒威力的轻视,让新加坡付出了沉重的代价”。数字虽然不会说话,但数字也会让人抓狂。中国的数字成不了西方国家怠政的替罪羊,也打造不出消灭新冠病毒的银弹。假的真不了,真的假不了,希望西方国家尽快从中国数字情结中走出,携手中国一抗疫,期待世界新冠肺炎“归零”的那一天早日到来。

免责声明:星火智库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正确价值观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欢迎致电(同微信)18530014218,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或依法处理。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k.com/7188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