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星火智库首页
  2. 天下熙熙
  3. 透视美帝

唐纳德·你们都是假新闻·世人负我·救济支票印大名·美国国王·特朗普

作者: 海上客 

本文转载自: 海上客  (ID: unclehistalk )

唐纳德·你们都是假新闻·世人负我·救济支票印大名·美国国王·特朗普

媒体都是假新闻,雷霆震怒我独尊。举国上下谁做主?总统亦可称国王。暂停资助WHO,救济支票印大名。他来了。他又来了。总是特朗普,只有特朗普。

他来了,请睁眼,不要错过任何一场“精彩”的表演。
最近,他又给自己加了很多戏,观众们大可不必吃惊,因为,那对他来说,一点都不稀奇。
是的,他就是特朗普。总是特朗普,只有特朗普。
唐纳德·你们都是假新闻·世人负我·拥有最终权力·救济支票印大名·美国国王·特朗普。

唐纳德·你们都是假新闻·世人负我·救济支票印大名·美国国王·特朗普

01
媒体都是假新闻,雷霆震怒我独尊。
4月11日,《纽约时报》多位调查记者联合撰写了一篇文章,细数了疫情发生以来特朗普的种种不足。
唐纳德·你们都是假新闻·世人负我·救济支票印大名·美国国王·特朗普
该报道用清晰的时间线,论证了特朗普是如何浪费1月和2月宝贵抗疫时间的。文章有理有据,还放出了大量美国顶级专家们和官员们的内部邮件来支持论点。最后,特朗普政府“听不进话”、无视警告的姿态,可谓是一览无遗。
唐纳德·你们都是假新闻·世人负我·救济支票印大名·美国国王·特朗普
2月25日,特朗普仍在发推特自鸣得意:“新冠在美国被控制得非常好。”
这么一则调查报道,不火也难。圈内广泛讨论,民众争相传阅,至于特朗普本人?那当然是立马怒了。一怒,他就hold不住要发推特了。
唐纳德·你们都是假新闻·世人负我·救济支票印大名·美国国王·特朗普
“纽约时报的故事是假的,就像这个报纸本身一样假。我在禁航中国的时候大多数人根本没有想过要这么做,还都批评我动作太快。”
唐纳德·你们都是假新闻·世人负我·救济支票印大名·美国国王·特朗普
“假新闻反对党现在推广‘特朗普无视威胁的早期警告’了,那么在我对中国实行旅行禁令时,为什么媒体要批评我说‘太早且没有必要’?腐败的媒体!”
发完推特犹不解气,在当天两个多小时的简报会上,特朗普“咬定青山不放松”,多次将话题绕到“你们为何写假新闻构陷我”?!“所以,《纽约时报》的故事完全是假的。这是假报纸,他们写假故事。”“我只想说,人们写虚假故事是非常可悲的,比如在这种情况下,我猜主要是来自《纽约时报》。”
戏剧的高潮部分,是特朗普居然让白宫的工作人员专门为他做了一个“时间线视频”放给记者看,只为展现他此前的所作所为无比英明。视频倒不算长,主要内容是把有利的言论(如早期电视采访里一些专家说“新冠还没有流感对美国人影响大”)、总统阁下做决策的画面(包括禁航中国禁航欧洲宣布全国紧急等)及其他人相应的评价(夸他的)剪辑在一起,并配上了非常宏大的音乐。
突然放出帮自己“伸冤”的宣传视频,这波(骚)操作实在是666,资深白宫记者忍不住揶揄,“在这个房间,我从未见过这样的视频呢”……
唐纳德·你们都是假新闻·世人负我·救济支票印大名·美国国王·特朗普
最搞笑的是,就连制作视频的人恐怕也挑不出特朗普1—2月在干嘛,所以此处的时间线差不多是biu一下跳过的,2月就写了一个:“2月6日,美国疾控中心输送第一个测试套件”——然而这又跟特朗普有什么关系?
有记者在现场提出质疑,特朗普说抓狂就抓狂。
记者:“你为自己争取了时间。但是你没有用来准备医院,你没有用来增加测试,现在有超过……”
特朗普打断:“你太丢脸了!”
记者:“……2000万人失业,这个时间卷轴如何让人们在重大危机中依旧充满信心的呢?”
特朗普:“你说话的方式是真的不要脸,我刚刚说过了!当没人觉得应该这么做的时候,我做了。”
数回合交锋后,特朗普彻底发飙:“听着,你是假(新闻),你知道吗?你们网站,你们的报道完全是假新闻!”
唐纳德·你们都是假新闻·世人负我·救济支票印大名·美国国王·特朗普
好吧,特朗普特别喜欢为看不顺眼的媒体扣上一顶“假新闻”的帽子。疫情在全美暴发后,已不知有多少媒体被他狠狠申斥过了。
在白宫4月9日通过每日简报狠批“美国之音”没有讲好美国故事,反而帮中国、伊朗宣传后,特朗普亲自上阵,在4月15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再点名“美国之音”,称其报道“令人作呕”(disgusting)。至于CNN?更是令特朗普的支持者们极度不满,他们指控CNN首席白宫记者吉姆·阿科斯塔是“中国宣传员”。何故?只因阿科斯塔“瞎说”大实话——“被特朗普怪罪的新冠病毒替罪羊:世卫组织、新闻媒体记者、国会的民主党人、州长们(就是没有他本人)。”“特朗普怪罪的其他替罪羊:中国、奥巴马政府。”此外,NBC也因客观报道中国抗疫情况遭到非议——因比较中美的新增病例,NBC被批“投入到共产主义宣传中”。
02
举国上下谁做主?总统亦可称国王。
目前,全美有些州疫情比较稳定,州长们开始谨慎讨论,是否需要放松封锁。而特朗普与包括纽约州州长安德鲁·科莫(Andrew Cuomo)在内的州长们就“谁有最终决定权”产生分歧。
特朗普认为,他对国家何时重新开放拥有“全部”的权力。“为了制造冲突和混乱,一些假新闻媒体说,开放州是州长的决定,而不是美国总统和联邦政府的决定。大家要意识到,这是不正确的。”“这是总统的决策,而且有很多很好的理由。不过话虽这么说,我和我的政府还是正在与州长紧密合作,并且将继续合作下去。我将与州长在其他人的支持下共同做出决定,很快做出决定!”
必须指出的是,虽然行政部门在紧急情况下具备某些有局限性的权力,但美国宪法将各个辖区的公共健康和安全责任主要赋予了各州和地方官员。也就是说,特朗普的主张,是有漏洞的、不正确的。
果然,简报会上,有媒体对此表示不解。然后,还能怎么样呢,特朗普当然是又急了。他回怼的全部“精华”,在于那句:“我有最终权力……美国总统有着美国总统的权力,非常强大,负责做主。”
唐纳德·你们都是假新闻·世人负我·救济支票印大名·美国国王·特朗普
“我有最终权力”,这听着是准备称帝的节奏吗?科莫立刻跳出来大唱反调。“我们没有国王。我们有的是选举出来的总统。宪法明确指出,没有专门列给联邦政府的权力是各州所保留的。联邦和州权力机构之间的界限对于宪法来说是至关重要的,这是权力的巨大平衡之一。”
他补充道,开国元勋“不想要国王,否则我们本来会有乔治·华盛顿国王”。他还说,“如果他命令我,以危及本州人民公共健康的方式重启纽约州,我是不会这么做的。”
唐纳德·你们都是假新闻·世人负我·救济支票印大名·美国国王·特朗普
你说我是“国王”?我看你想造反!特朗普不甘示弱,当即在推特放话:“科莫以前每天甚至每小时打电话给我,恳求我给他各种东西,大部分都应该是他们州分内之事,比如新医院、病床、呼吸机等等。我全都给他和其他人搞定了,现在他却想要搞独立了。没门!”
唐纳德·你们都是假新闻·世人负我·救济支票印大名·美国国王·特朗普
另,在14日的美国疫情发布会上,特朗普更半开玩笑地放飞自我——对,我就自封为王了。“是,我自封为王。我也听说他(科莫)这么说了,但是他知道我们是怎么帮他的。他需要帮助,我们给了他2900张医院的床位,他不用;我们给了他一条船,他不用。不过我觉得这样也好,这样表示他不需要这些。”
唐纳德·你们都是假新闻·世人负我·救济支票印大名·美国国王·特朗普
接着,特朗普强调,他和科莫会“相处得很好”——这就是美国的政治嘛。科莫随手甩了“王冠”砸出去,以期自己占领道德高地,因为美国人最痛恨“联邦管天管地管各州”,此风不可长!但看似显得松散的联邦制,也有一根底线,那就是不能闹独立,违者,即乱者。
总之,哪些州组建联盟自己动作、哪些州为“决定权”与特朗普争执,既取决于该州疫情的严重程度,也取决于该州姓“共”姓“民”。
03
暂停资助WHO,救济支票印大名。
抗疫不力,甩锅作秀却忙。14日,特朗普决定暂停资助世界卫生组织(WHO),理由是后者“未能及时分享疫情信息”,“要对这么多死亡负责”。
美国是世卫组织最大的资助国,特朗普在全球(尤其是美国)抗击新冠疫情的关键时刻做出这一决定,引发巨大争议。《柳叶刀》期刊主编理查德·霍顿直言,“这是对全人类的犯罪与背叛”。
唐纳德·你们都是假新闻·世人负我·救济支票印大名·美国国王·特朗普
除了《柳叶刀》主编被特朗普这神来一笔弄得怒火燎原,终忍不住投掷飞刀之外,美国民主党自然也是火力全开。联合国秘书长表示,现在不是削减资金或质疑错误的时候。欧盟高级代表称“对美国暂停向WHO资助的决定深表遗憾,在这个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WHO的努力来帮助遏制和减轻疫情的时候,没有理由为这一举动辩护”。比尔·盖茨则认为:“在世界卫生危机期间停止为世界卫生组织提供资金和听上去一样危险。他们的工作减慢了新冠病毒的传播速度,如果他们不做也没有任何组织可以取代他们。世界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WHO。”
对特朗普而言,WHO那边的反应眼下是顾不得了,本国的选民,那是一定要拉拢的,是燃眉之急。于是,美国的抗疫救济支票上,赫然出现了特朗普的大名——当美国人打开这1200美元的救济支票时,会在左侧看到支票来自“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字样。《华盛顿邮报》称,这一行为“前所未有”。
据一名美国国税局高级官员说,这些刺激性支票上其实是急着发给数千万美国人的,但是“加名字”这一程序可能会使他们的交付推迟几天(财政部代表否认有任何延误)。另据爆料,为了把自己名字加上,特朗普煞费苦心,他曾私下向财政部长建议,允许总统在支票上签名。(这样做并不合法,标准做法是让公务员在支票上签名,以确保政府款项无党派。因此,这些支票最终改为在备注栏“经济影响付款”的下方写上特朗普的名字,类似打了个擦边球)。
04
该负责时忙推诿、批评来了发脾气、有利可图便抢功……全世界的好处就你一个人沾?“特朗普大帝”算得太清,其表露于外的吃相,也就不甚从容雅观了。
念及科莫嘲讽的“国王”一节,不由想到,从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的那刻起,不乏诸多舆论将之戏称为“唐纳德·特朗普的雾月十八日”。人们乐衷于用马克思的《路易·波拿巴的雾月十八日》中的只言片语透视美国大选,指出波拿巴复辟与特朗普上台之间的相似性。
曾经,波拿巴一步步完成君权复辟的过程,也是他作为总统所掌控的官僚国家机器一步步扩大自身权力、摆脱议会约束的过程。如今,特朗普通过创造一个又一个“闻所未闻”的纪录,让人们心中“这个疯王还要导演哪一出”的担忧、那种巨大的不确定性愈发蔓延。同样身为庞大的官僚国家机器的最高掌控者,特朗普在相当程度上拥有“为所欲为”的能力,也正不断表现出进一步绕过甚至突破民主机制限制的迹象。
有学者指出,从根本上说,这种不确定性是近数十年来美国行政权力不断加强、立法机构的制约作用不断弱化、官僚国家机器的规模和自主性不断扩大的制度后果。在理想的状态下,特朗普即便是作为总统,也理应没有能力去改变所谓美式民主的权力制衡,然而事实上他却有,这是建立在权力制衡的制度安排日益失效、议会越来越沦为“辩论俱乐部”的基础上的。
特朗普的上台,可以被视为是资本主义的政治调适或者资产阶级统治方式的转换而已。马克思业已提醒过我们,这种政治调适并不是什么罕见的例外,而恰恰是植根于资本主义民主制度的一系列内在趋势当中。而当这种调适发生时,那些用来支持资本主义民主制度的意识形态话语,并不能抵御调适带来的政治后果。
Everybody wants to rule the world, but nothing ever lasts forever.

 

免责声明:星火智库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正确价值观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欢迎致电(同微信)18530014218,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或依法处理。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k.com/7197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