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在煽动叛乱,美国已没有未来

作者:风留痕

本文转载自:(ID:dongtaidacankao)

最近,随着美国疫情恶化攀升,美国社会情绪变得越来越不稳定。“居家令”目前看来已经严重影响到美国人的生活生存状态。尽管政府小心翼翼一直用“社交距离”来替代实际上的隔离令,然而限制行动自由是明摆着的。或许是自由惯了,也或许是自由主义或无政府主义思维在做崇,一部分人对政府的“侵犯”自由行为产生了强烈不满。

最近几天,数百人聚集在密歇根州、俄亥俄州、维吉尼亚州、明尼苏达州和全国各地的其他州举行抗议活动,向州长们施压,要求解除社交距离措施。

人们甚至是一手高举美国国旗,一手高举“不自由、毋宁死”的牌子,向政府示威。一些示威者挥舞着特朗普旗帜或穿着印有总统名字的衣服。而据说,这是保守派组织全国性示威活动的一部分。

虽然目前各地示威的人还只是几百人而已,但,一是背后有人煽动,二是目前的限制措施也确实严重影响到了人们的正常生活,甚至有一些人会破产或难以生存。这决定了目前只是星星之火,如果处理不当,很可能形成燎原之势。可以说,一场暴乱或叛乱正在酝酿之中。

问题更严重的是,美国总统特朗普对此表示出了积极地支持态度。据《国会山报》报道,特朗普在白宫新闻发布会上说,他认为一些州的命令“太严厉”。他表示,维吉尼亚州的示威活动也是合理的,因为最近签署的枪支法案扩大了背景调查,并限制了某些枪支的购买。

特朗普周五早些时候表示支持明尼苏达州、密西根州和维吉尼亚州的抗议者,这些人反对为了遏制病毒扩散而在各州发布的命令和其他限制措施,呼吁“解放”这些州。

从报道来看,示威的原因还不只是限制行动自由,还涉及到了枪支法案的问题。这个问题在美国更敏感。

然而,不管怎么说,一个总统公然支持而且是有背景支持的示威活动,轻易是压制不下去的。

华盛顿州长杰伊·因斯利在一份声明中说:“总统正在煽动国内的叛乱和传播谎言,尽管他自己的政府说这种病毒是真实存在的,是致命的,在解除限制之前,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最近,美国的主流媒体集体向特朗普发难,目标就是他应对疫情不力。而民主党人佩洛西更是发出战斗檄文,呼吁对特朗普“立即采取行动”。原本,保经济健康还是保大众健康?要健康生命权还是要自由权?在这两大问题上,美国政府和社会就存在巨大分歧和争议。如今又加上了白宫和州政府的抗疫措施决定权之争,更加上了共和党和民主党的权力之争。乱子可就大到难以收拾了。

目前,特朗普正面临着疫情、经济危机以及应对不力的多重压力,原本就想采取“创世大爆炸”措施的特朗普不会不更好的利用这一天赐的机会。一方面可以反击对手,另一方面也可以把责任推卸得一干二净,或转移斗争大方向。所以,他肯定是积极支持。而在他积极支持下,示威演变成暴乱甚至是叛乱的可能性就更大,甚至可以说一场暴乱在美国是基本上不可避免的了。

目前,美国的疫情还处于高峰期,虽然有放缓之势,但这个高峰期要多长时间还很难说。即使拐点已至,下行的过程有多长,也不一定。在抗疫情的最关键时刻,如果各州府顶不住暴乱分子的压力而取消限制措施,即使是稍微松懈,这疫情反弹的可能性就会大增,甚至于疫情会向更高峰冲刺。

目前,美国的抗疫物资设备依然缺乏,医疗体系也正在高压力下运行。不要说疫情再一次恶化,就是持续高位运行,对美国的打击就难以估量。数十万甚至是上百万人的死亡,美国人能承受这么巨大的痛苦吗?

可是,如果各州府硬顶着压力,继续采取更严厉的隔离措施不变,那么暴乱就会发生。届时,疫情依然无法控制,经济损失可能更大。难怪特朗普从一开始就隐瞒疫情并且不积极采取隔离措施,难怪他从一开始就强调经济危机致死会比疫情更严重。原来他早就知道会是什么局面。

然而,目前不仅是政府与示威者的问题,更重要的是社会群体的分歧和分化。一部分人是“不自由、毋宁死”,可是相信大多数人是会理智看待自由与抗疫之间的关系。对这一群体来说,誓死要自由的人,或者说给了这些人自由,他们就会被动陷入更大的疫情灾难之中。对理智群体来说,“要自由、就得死”。放弃隔离防控措施,就会有更多无辜的人因染病而失去健康和生命。

这就不只是政治上的撕裂,社会群体的撕裂会更剧烈。早就估计到新冠疫情和经济危机的打击下美国的撕裂现象会加剧,可没想到会这么快。

这或许就是资本主义的本制所决定的。伟大革命导师列宁在《帝国主义论》的结尾中就明确指出:“根据以上对帝国主义的经济实质的全部论述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即应当说帝国主义是过渡的资本主义,或者更确切些说,是垂死的资本主义。”“帝国主义是无产阶级社会革命的前夜。”

资本主义的核心是资本,而资本是资本家的,不是大众的。制度是用来维护资本家利益的,一切是以维护资本家的利益为出发点。而社会主义则是以社会(人民大众)为出发点,维护的是整个社会的利益,而不是资本家的利益。资本是维护社会的工具或手段,而不是要用社会来维护资本。

美国抗疫不力,这是资本主义制度下的体制所决定的。这不单纯是特朗普不作为,特朗普再强硬也跳不出西方的怪圈。不仅是美国,整个西方国家都存在这个问题。这就是为什么发达的西方世界为何成为疫情风暴中心。

原以为,对于制度和意识形态的思维,会在疫情之后出现社会大反思,没想到在疫情的高峰时刻就已经到来。可见问题的严重性。

其实,目前美国政坛和社会正进行的还有一个要全球化合作,还是孤立前行的反思:是继续走单边主义,还是要多边合作?美国优先能否继续推进?等等战略思维判断问题。

抗疫最基本的也是最有效的方法就是采取严格的隔离措施,其它方法都是辅助手段。严格的隔离措施,有可能尽早控制疫情,避免更多死亡。

保经济健康还是保大众健康?要健康生命权还是要自由权?这就是一个很分明的问题。这也是一个艰难选择。这不单纯是一个经济问题,而是一个制度选择题。

新冠疫情本身就会对经济带来沉重的打击。而美国目前的经济危机,是早就在酝酿之中的系统性衰退危机。新冠疫情既是引发经济危机快速到来的导火索,也是加剧经济衰退危机的重型石。

而新冠疫情和经济危机双重打击下,世界大变革也在加速,至少将极大削弱美国的霸权。而失去了霸权的美国经济,就无法保持经济领先了。而实际上美国经济之所以一直保持领先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因为美国拥有金融经济霸权。

美国的经济体系以及经济政策,都是在金融霸权的基础或前提之下建立和制定的。一旦霸权被削弱或失去,美国经济就会出现系统性崩盘。虽然不能说失去了霸权,美国就失去了一切,至少一时半会儿很难建立起一套适应世界变革的经济体系和政策。

重要的是,美国的战略思维和意识形态价值观思维也出现了思维混乱。而社会阵营的分化和分裂,也将是难以弥合的。而这一切都不是短时间思考清楚和能够解决的问题。

抗击疫情的过程中,各州府之间以及各州府与联邦政府之间,思维方式、政策措施都不一致。表现出来就是联邦法与地方法的冲突。这是联邦分裂的预兆。

俗话说得好,不怕没好事,就怕没好人。在抗疫的关键时刻,理应统一意志团结起来。特朗普的攻击,实际上就是在破坏统一抗疫大局。而特朗普公开支持动乱,公开支持示威者违反政府法令。这显然是在煽动叛乱。

所以,经济崩盘,政治、社会分裂,意识形态价值观思维以及战略混乱,国家分裂等等重大问题会日益突出。美国还会有未来吗?

免责声明:星火智库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正确价值观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欢迎致电(同微信)18530014218,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或依法处理。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k.com/7264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