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星火智库首页
  2. 天下熙熙

究竟谁会相信令人智熄的反华宣传?

作者: kris
本文转载自:观察者网(ID:guanchacn)
鹰本来瞧不上蝼蚁,西方社会精英为何自甘堕落,传播反华小丑的脑残言论?平时算计精明的他们,为何面对中国双赢提议却宁肯选择损人不利己?平时道貌岸然的他们,为何屡屡在中国问题上失去做人底线?是良心的泯灭,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是什么让高智商高学历的人成为脑残?让我们走进本期《洋媒吐气》。
以下是本期全部文字内容:
Hi大家好,欢迎收看洋媒吐气,我是Kris。
做这个节目呢,我本来是想跟各位分享我每天看外媒的乐趣,一些比较滑稽比较下饭的东西可以拿来让大家品一品。不过最近我心情很沉重,我是个很善良的人,内心很柔软。所以最近美国在新冠病例排行榜上成为新冠军之后,特别是作为五洲通衢的纽约,患病人数超过全世界任何一个国家,死亡人数破万,看着一条条生命被病魔收割,一具具遗体被草草填埋。我的心很痛,这儿很痛。这个冰冷数字背后是一条条曾经炽热的生命,有首诗写得很好,“任何人的死亡都是我的损失,因为我是人类的一员”。所以我特别能感受美国人民面临灾难那种黑云压城城欲摧的绝望感,那种因为产业缺失、基层涣散、贫富悬殊、入不敷出等问题被疫情暴露放大出来时的无助感,以及政府工具箱掏不出真家伙只能甩锅的愤怒感。我只能送他们一句多难兴邦,愿上帝保佑美国。
哎呀有点太感伤了,还是应该说一点好笑的东西。前段时间有读者要我讲讲某地区神秘网络巨魔部队,番号1450你可以理解为疑似五毛啦,就是某地区当局是真的有在拨预算组织网军攻击公共人物了嚯。比如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赛,他们把人家污蔑写成“痰得塞”,用种族主义言论攻击他,甚至发死亡威胁,其实也没有什么仇什么怨,所谓结梁子不过就是因为只有主权国家才能进世卫组织嘛,诶人家是联合国机构耶,联合国是你爸爸和其他叔叔阿姨商量事情的地方耶,小朋友拜托请回家自己玩嚯~还有新加坡收到某地区捐赠的口罩之后,李显龙的夫人何晶在面簿上写了一个Errr,表示三条线很汗。1450集体出征“嗷你很失礼耶!”然后在人家主页上刷Errr,其实情况是疫情爆发的时候某地区下出口禁令,让人家新加坡公司没办法给本国国民生产口罩,最后只有把整个产线拆掉回去重新组装,晚了一个月,然后整个事件曝光之后很多网友又反过来说何晶的Errr没问题啊,是你口罩外交(他们有个很奇怪的简称)失败了嘛。
但其实我今天要说的不是这些井里的网军,而是要借他们引出一个更大的现象。因为疫情可能对世界秩序造成极大的冲击,某些西方国家无法通过引领人类抗击病毒来塑造未来的秩序,便极力把病毒说成是红色病毒。记不记得我第一期节目就提到过《华尔街日报》的视频“共产主义新冠病毒”,最近人家变本加厉,刊登一个所谓印度专家的文章,说德里应该学台北而不是北京,台吹可以nbcs,但你怎么可以说中国是病毒纵火犯,而台湾是表现最好的消防队。用如此恶毒的语言攻击中国,罔顾中国同样是疫情受害者的事实,为什么?因为国际上某些人、某股势力想把中国推上被告席,成为全世界声讨的对象。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们什么都能做、什么都能说,人性在他们那里没有底线。比如“中国病毒”的提法被抵制,他们说那就叫“中共病毒”;某些国家采购医疗设备的时候图便宜买了次品,他们说是中国故意谋财害命;中国提倡人类命运共同体,被说成是想挑拨离间进而控制别国命脉;外国网友对中国援助表示感谢,被说成是中国收买水军机器人制造舆论;中国网友新建账号出去用英语跟别人理论,被说成是有组织地发动信息战。当国际上这股敌意如泥石流般袭来的时候,再爱好和平的人也得承认,一场文化舆论战争已经打响。
有句话叫做“政治是文化的下游,而文化的心脏是道德、宗教、信仰、信念、人们相信的东西和世界观。”说这话的人便是今天故事的主角——斯蒂芬·凯文·班农。作为曾经的海军上尉,战斗贯穿着他对世间万物的理解,所以他在不给特朗普当军师之后,搞了个音频节目叫“战情室”。他眼里的敌人有很多,伊斯兰教、民主党、共和党建制派、华尔街、大公司,当然最大的敌人还是中国,这是他当初出山帮特朗普竞选的源动力之一。前段时间他做了个疫情特辑节目,配图是带有生化危机符号的五星红旗,其中两期叫做《Descent into Hell(坠入地狱)》,D这个字母被画成了铁锤镰刀的样子。我就不介绍这节目的内容了,不帮它传播仇恨,但你看他请什么人就知道会讲什么话,有阴谋论者,有不得志的军官,有香港谣媒《苹果日报》记者,有美国著名“水军”统领,有邪教信徒,基本都属于不入流的边缘人,他们汇成了一个粪坑,有多恶臭可想而知。其实以前我也经常看到听到这类人的言论,因为他们往往有极大的热忱,追着别人念叨各种疯话,我过去总觉得正常人对失了智的言论是免疫的,但现在疫情肆虐,人们思想免疫系统也变得脆弱,这些毒素很容易在社会上形成恶性肿瘤。实际上,美国互联网各种阴暗角落里已经充斥着疯狂的阴谋论,虽然“战情室”的推特账号这两天被封了,但驱动这股力量的社会趋势却没有消失。
我接下来要讲的内容涉及很多大家略感陌生的词语,比如神权、末日狂热、摩尼教式二元主义、福音主义、统合主义、原教旨主义、犹太-基督文明等等,有很强的宗教色彩。声明一下我完全没有非议任何宗教的意思,我自己就去过教会读过圣经,有很多信徒朋友,我只想提醒各位,中国作为一个以天下为视野、以历史为信仰、以人民为主权者的国家,生活经验使我们很少从宗教角度去审视美国这个以宗教立国的国家,这个把“我们信仰上帝”印在钞票上的国家,而这个认识角度是很有必要的。
前几年特朗普刚上任的时候,我有幸访问耶鲁大学,认识了一个华人知识分子,非常有美德也非常有人脉的基督教徒,他提供了一个很有意思的视角,极大冲击了我的思维框架。他把2016年的总统大选描绘两股宗教势力的冲突,一边是基督教里的好人,另一边是犹太教里的坏人。后来我才知道他说的好人是基督教保守势力,代表人物现在每周都在白宫开展圣经学习;坏人是犹太教改革派,代表者是部分民主党和全球化财团。类似的言论在美国右翼层出不穷,他们把希拉里比作迫害基督徒的暴君戴克里先,说特朗普是当代君士坦丁,其政治胜利源于上帝的“神圣干预”凡此种种,宗教元素越来越频繁的在美国内政外交决策里浮现,而这种社会趋势集中体现在一个人身上,那就是班农。
1953年出生的班农是个极具戏剧性的人物,不修边幅——须发凌乱肚腩凸出,穿衣邋遢——两件衬衫外面套夹克,说话怪异——动不动就文明冲突,举止无礼——骂伊万卡脑子蠢得像板砖,但他三十多年前在哈佛念MBA的时候完全是相反的一个人,英俊整洁、能说会道、热爱体育、善于交际、甚至很浪漫,愿意长途驱车专门去看秋日落叶。所以他当年的老同学表示,这人现在可能在扮猪吃老虎,因为他特别善于冷酷地利用人性,去钻营每一个机会,现在他看到了由边缘人组成的政治市场,于是把愤怒和恐惧做成了商品。实际上班农自己也承认:“愤怒和恐惧促使人们投票,民主党不足挂齿,真正的对手是媒体,要跟它们斗就得到处扣屎盆子。”他倒是很清楚自己炮制的东西是什么货色。
现在,班农要用同样的手段对付中国。去年,他拉了一票边缘分子复活了冷战时期对抗苏联的组织“当前危险委员会”,旗帜鲜明地与中国政府为敌,鼓吹中国威胁着美国的生存,除非中国政权被推翻否则这种威胁不会结束。当时贸易战步步升级,班农撺掇了100个冷战活化石写了封联名信说,总统先生你的方向英明正确,请继续硬刚。在这些活动背后,一个流亡在外的非法邪教组织若隐若现,不说你也懂。实际上班农自己说过,他对中国的很多了解都来自《大纪元时报》,这种谣媒不要说我们不齿,其实西方正常人也不屑一顾,结果被班农拿来当宝贝。这个邪教组织还有个电视台叫新唐人电视台,去年把孟晚舟事件拍成了电影,叫《红龙之爪》,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什么意思,就是说华为是红色巨龙的利爪,说人家一个民企是解放军下属机构。这电影我看了,幼稚。班农一看,说这太好了我帮你搞定美国发行,于是成了它的联合制作人,到处给它去站台宣传。他干嘛这么起劲?我举两个细节你就懂了。首先整部电影呈现了很多政府内部开会的场景,但凡加拿大政府开会,说话都是法治人权冠冕堂皇,而且环境都特别敞亮,但中国人开会讲话都跟黑帮流氓一样,而且都发生在黑暗的密室里。我就给这视频留了个言,导演兄dei你太逗了,是不是觉得中国买不起电灯啊?另一个细节,它里面虚构出来影射华为的公司叫做Huaxing,Huaxing的logo基本就是华为logo加了个五角星,意思就是你是党企军企国企反正不是民企,但这个五角星有讲究了,我们国旗上是正着的,它给它倒过来,一般人不会注意,但基督教徒一看就懂这是撒旦崇拜的符号。这说明这种辣鸡玩意儿根本就不是给大众看的,而是很精准地投喂给某些人的。
有人要问了,我们跟你班农有什么深仇大恨啊?你也算是社会精英,为啥明知是屎却要喂别人吃?我过去也捉摸不透,每次看他都满怀悲怆,像堂吉诃德斗风车一样攻击中国体制,疯狂冲塔,总觉得有种喜剧笑果,直到后来发现,哟这家伙是认真的,脑子瓦特了?
班农之所以成为这样的人,和成长经历有很大关系。他不是所谓WASP精英,而是出身于爱尔兰裔天主教蓝领中产阶级家庭,父母很虔诚很传统,可能比教皇还传统,因为60年代梵蒂冈开了个会,会议决定要与时俱进,比如正式允许中国信徒祭祖祭孔,让美国教会不再用拉丁文而用英文做弥撒——这让班农全家很不爽。班农从小耳濡目染,念的也是天主教学校。那时他热爱读书,接触到法国哲学家勒内·盖农的传统主义,很大程度上就是反现代、反世俗、反进步,认为今不如昔,宗教作为道德来源在“礼崩乐坏”,西方精神文明萎靡不振,所以要复辟传统,让犹太-基督文明重新伟大。班农虽然信天主教,却是个非典型教徒,教会那些复杂的规矩他是不理会的,却能几十年如一日地坚守一条戒律,叫良心省察,就是在自己和神之间建立个人关系,然后请神来裁判自己的行为。班农每天坚持早晚各省察一次,比刷牙还准时。所以不要问他说你这么针对中国,良心不会痛吗?人家真不痛。
班农当过七年海军,退役后去名校镀了金,然后进了高盛投行,又混过好莱坞,做过游戏代练工作室,然后是保守主义新闻网站,政军商文各种圈儿都认识不少人,但或许最与他气味相投的还是教会保守势力,包括美国天主教枢机雷蒙·伯克。这人可以说是整个天主教的“在野党领袖”,经常跟方济各教皇唱对台戏。他所领导的宗教保守派极大影响着美国的政策,导致很多在欧洲根本不是事儿的东西,什么堕胎、性平权、移民等等,在美国至今争执不休。
有人可能好奇,怎么美国宗教势力还能干涉政策和法律?这里就要提到基督教原教旨主义,没错基督教也有原教旨主义,它来自一本一百年前的书,《基要》(The Fundamentals),你也可以理解为“原旨”,它认为美国固有的生活方式是最好的,可它却受到现代主义、自由主义思想的侵袭,具体到不同时期对应着黑人平权、嬉皮士、共产主义、女性主义、穆斯林移民等等,所以要怎么办呢?修炼内功固本培元,用宗教福音信仰来树立道德、指导人生,用《圣经》来规范社会经济运行,它把美国视为上帝保佑之国,所以竞争对手是上帝的敌人,遇到困难就是魔鬼在作祟。这种思想影响了一代又一代美国政治家,包括里根和小布什。
它其实是一种摩尼教式的二元主义,就是绝对的善与绝对的恶要斗个你死我活。还记不记得小布什曾经说伊朗伊拉克和朝鲜是邪恶轴心,要让世界摆脱邪恶获得自由。这个“邪恶”有很强的宗教意涵,说明美国在制造信仰层面的敌人。它通过跳出历史语境解读《旧约》,呼唤人们用一切手段包括战争和暴力去捍卫“应许之地”(也就是美国),所以穷兵黩武被神学赋予了正当性,刽子手可以成为“天军”被写进英雄史诗。梵蒂冈方面曾经写文章批评这种思想,说班农是“末日地缘政治的支持者”。
这股宗教保守力量按照字面意思去理解基督教的创世叙事,认为神让人主宰地球,所以自然服从与人、人服从于神,自然界出了灾害或瘟疫人不用反省,那是神要末日天启,人就迎接新天新地就行了。但别忘了,末日是有一场神魔善恶终极决战的。信徒平日的一切行为都是为这一天服务,那时候他们就会化身为神的战士冲锋陷阵。这样的场面拍成电影挺好,但真的应用在实际生活里很可怕,越是坚定虔诚的人越可能受到蛊惑,昧着良心犯下暴行。
不幸的是,这股势力在美国已经很大了。美国以前有个神学家叫拉什杜尼,他的家族1700年来代代出牧师,他自己也开宗立派,叫基督教重建派。重建什么呢?以旧约里的宗教法律重建政府,用宗教道德统领公共规范,治理现代社会,就是半部圣经治天下。这种神权政治的逻辑和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没有区别,他们对末日天启的理解和伊斯兰圣战分子非常相近,所以他们虽然是敌人却能“惺惺相惜”,本拉登就曾经在一篇祈祷词里把小布什称为“伟大的十字军战士”。
在这个趋势的影响下,福音派原教旨主义者和天主教统合主义者结成联盟,前者你可以理解为新教里的保守派或反自由派,后者则是天主教的保守派,反世俗反人文反自由。大家可能听过一段子,讲基督教下面这些小派别相互觉得对方是异端,那它们联合起来要干什么呢?要开政教分离的倒车,要用宗教干预政治,想回到神权国家,即神在人间的王国。我突然想到,美国最喜欢批评我们宗教政策里面“爱国爱教”这一条,说你怎么能强迫信徒爱国呢,你看人家咋整的,国教一体哎呀呀呀。它俩一合伙呢,就开始吸引美国所谓的“价值观选民”,就是那些用宗教道德而不是理性思维去评价政策的选民,他们把自己看作天选之人,为了道德纯洁性可以毫不犹豫地把世间的“他者”当作杂质剔除,这是一种征服的意识形态,就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你说我不是杂质,不想和你为敌。对不起,你说了不算。在班农看来,新教伦理原本与资本主义精神密不可分,是资本主义的道德基础,剥离了这种宗教基础,资本主义便受到了两方面的玷污,一种是国家资本主义;一种是安兰德式极端利己的资本主义。那么班农心里就形成了两个敌人,一个是中国一个是跨国大企业,都是全球化的获益者。他偏执地认为是前者是新野蛮人,后者是引狼入室的国贼,是大企业养活了中国,中国又通过经济战吸干了美国人的血汗钱,却不想想美国是怎么仗着强大狂印钞票的,其他国家又是怎么一点点挣血汗钱的,帝国内部阶级分裂难道不是资本主义的必然结果吗,真的能怪别人吗?班农为了恢复心目中资本主义美好的旧时光,让美国千秋万代永远是流淌着奶与蜜的应许之地,不去想如何让自己的国家进步——别忘了在保守派眼里进步不是什么好词——而是想着如何打压中国让我们倒退。这就是为什么美国极右翼可以满口道德,却用卑劣的行动制造红色恐惧,因为道德被框定在宗教之内,而中国在他们宗教之外,甚至被恶毒地抬到了对立面。你只要知道上帝的对立面是什么,就知道你已经被打入了地狱,永远没法跟他们讲道理做交易。有句话叫“成年人只问利益不问对错”,这句话不完全对,应该限定一下“正常的成年人”。
好,接下来是英语小课堂,本期内容涉及生词太多了,选一个使用频率比较高的吧。前面我提到一个天主教神职,枢机,cardinal,因为礼服是红色的所以俗称红衣主教,地位仅次于教皇,就是教会的亲王。词源上来看,枢机就是门的铰链,没有它门就用不了所以它很重要,那么cardinal作为形容词就表示主要的、重要的、首要的、核心的。除此之外,它还有很多引申意思,比如红衣主教衣服那种深红色叫cardinal,有一种鸟浑身红羽毛也叫cardinal中文叫主红雀。在数学里cardinal number叫基数表示“有几个”,ordinal number叫序数表示“第几个”。
好了,拉拉杂杂讲一大堆,该换正片了,我要吟唱了。如果你喜欢我的节目,就支持我的项目,不要只下观网APP,我要你成为我的VIP,有什么好处?大一点的尺度,多一分的深入,培养一点长处,偷窥编辑部的黑幕。多少钱呐?一年会员198,现在我给你一个破盘价,输入我的邀请码XXX,188就给你拿下!还有优惠吗?4月礼品有两套,come on everybody check’em out,《天下中华》加两个周边,或者《中国精神读本》加观网桌垫,这个月还会有新的礼品上线,务必保持关注不要断片。走之前请一键三连,各位老铁我们下期再见~Bye。

免责声明:星火智库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正确价值观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欢迎致电(同微信)18530014218,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或依法处理。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k.com/7421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