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星火智库首页
  2. 天下熙熙
  3. 八零八步

新冠病毒入侵法国航母,原因蹊跷

本文转载自:华语智库(ID:huayujunshi)

作者:沈孝泉(华语智库高级研究员、新华社世界问题研究中心研究员)
法国“夏尔.戴高乐号”核动力航空母舰最近成为新冠病毒疫情的重灾区,这支特混舰队的病毒感染和携带者人数超过总兵员的一半以上。造成病毒在远洋航行的航母上蔓延的原因是什么,这不仅对确保法国军队的公共卫生安全关系重大,同时也对新冠病毒蔓延和传播途径有更清晰的掌握,这对全球彻底抗击疫情具有重要意义。
病毒感染率达60%
法国媒体最近透露,正在地中海展开军事行动的以戴高乐号航母为首的特混舰队的2010名兵员中在检测新冠病毒中呈阳性者达到1081例,比例高达近60%。其中545人出现症状,24名患者入院接受治疗。法国国防部长帕利已下达舰队提前10天结束其海上使命,并于4月13日回到母港——法国南部地中海沿岸的土伦港。目前,舰队全体成员已进入隔离14天状态。
有人把戴高乐号病毒感染和2月份日本“钻石公主号”游轮相比,同样都是在海上运行中遭遇病毒入侵。但不同的是,“钻石公主号”游轮共3600多人,集体感染的比例将近20%,远不及戴高乐号60%这样高。另外不同的是,“钻石公主号”游轮上的乘客中老年和儿童的人数众多,更加容易被病毒感染。戴高乐号船员是20至50岁之间的身体强壮的男性,对于病毒有更强的抵抗力,更多的是无症状病毒携带者,只有29名船员进入土伦医院治疗。易感人群众多,感染率低,而免疫力强的军人群体却出现极高的感染率,这是为什么?
帕利17日出席法国国民议会听证会时说,该航母曾于2月21日至26日在塞浦路斯利马索尔停靠,之后于3月13日至16日在法国西北部港口布莱斯特停留。法国三军参谋长弗朗索瓦.勒库安特罕见地接受法国电视一台采访时表示,航母上近60%的船员到底如何被感染还有待查清。目前,有关部门正在进行流行病学调查,以查清航母上的新冠病毒传染源。
戴高乐号航母建于上世纪90年代,1999 年交付法国海军服役,以接替即将退役的“克雷蒙索号”航母。戴高乐号是法国第一艘核动力航空母舰和世界上唯一一艘非美国海军隶下的核动力航空母舰,也是法国海军目前唯一一艘在役航空母舰,亦为法国海军旗舰。戴高乐号曾在地中海、大西洋、印度洋游弋,参加打击“伊斯兰国”极端组织的多国行动,戴高乐号服役十年后曾于2018年进行大修,耗资10亿欧元。
戴高乐号采用全通式斜角飞行甲板,位于舰体右舷的舰岛为外悬式建筑,这些都是典型的现代传统起降航空母舰设计。戴高乐号完工之初飞行甲板全长264米,宽64.36米,面积共12000平方米,远大于克莱蒙梭航空母舰的飞行甲板;不过,受限于法国船厂、船坞设施的尺寸,实际上戴高乐号的水线长度与宽度都与克莱蒙梭级航空母舰相仿,主要是靠着增加飞行甲板的外扩来增加可用面积。戴高乐号机库长138.5米,宽29.4米,高6.1米,面积4600平方米,可同时容纳20~25架固定翼飞机停放、维修,机库四周设有维修工厂与飞机零件库。
目前,戴高乐号上共1760人服役,戴高乐号航母配有“阵风”战机,并携多艘护卫舰只,组成特混舰队完成海上任务,舰队总兵员2010人。
在地中海和北海执行任务
这艘航母于今年1月21日离开土伦港前往地中海东部,执行支援法军在伊拉克和叙利亚打击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的行动,此后前往波罗的海与北欧国家海军进行联合演练,原计划4月24日结束此次任务。因疫情提前结束行动计划,返回土伦。
在此行动期间,舰队成员在塞浦路斯利马索尔港口与当地人员、以色列飞行员均有接触,2月21至25日戴高乐号接待了当地官员登舰访问,3月3日法国和美国的航母船员进行过交流接触。这些交往活动都提供了病毒感染的可能。
3月13日至16日,戴高乐号航母在法国西部大西洋沿岸的布莱斯特港停靠四天。这是计划中的停靠,但由于防控疫情的需要,舰队停止了家属上舰与船员团聚日的活动,但是船员们可以到布莱斯特城里活动或住家,而没有实行严格的防控措施。帕利部长说,在停靠布莱斯特期间,不知道病毒是否已经侵入到航空母舰上。特别是在此期间,有52名新船员登舰,这就更增加了病毒被携带上舰的可能。
3月29日和4月1日两天,戴高乐号在丹麦港口停靠,这是临时停靠,船员没有集体下船登陆。期间有11名船员下船办事,其中1人回舰后被检测呈阳性,另1人6天后出现咳嗽症状,但检测呈阴性。
从4月5日开始,舰上人员乘直升机返回陆地就医的人数明显增多,而医院CT检查的结果也发出了警报,新冠病毒已经在戴高乐号航母上蔓延!
对法国国防力量的挑战
从戴高乐号这次出海行动历程看,虽然绝大部分时间是海上航行,与陆地隔绝,但是毕竟在塞浦路斯利马索尔港、丹麦港口、法国西北部布莱斯特港以及南部土伦港停靠,舰上人员与陆地人员有直接接触和交往,因此从流行病学角度看,这些地方都可能是病毒入侵航母的突破口。
法国海军参谋长克里斯托夫.普拉聚克说,“我们采取了一些措施但是这些措施显然没有遏制住病毒,也没能就其存在发出预警,是措施制定的不好吗?还是执行的较差呢?拟或是执监督不到位?病毒在什么地方?”这位海军最高指挥官提出的几个大问号,正是疫情调查人员需要回答的问题。
美国海军隶属于西海岸圣迭戈基地“拳师”号(LHD-4,黄蜂级)两栖攻击舰上,曾有一名舰员在接受新冠病毒检测时“推定阳性”,后这名水兵在家中隔离。显然,和美国一名水兵感染相比,戴高乐号航母上的疫情要严重的多,而且具有广泛的典型性,即海上运作的舰船,特别是船员众多的大型舰只,在严重的公共卫生安全方面绝对不是世外桃源,而病毒一旦蔓延其杀伤力绝不亚于战火的威力。
戴高乐号是法国海军的旗舰,其舰载“阵风”战机是海军的“预先核打击力量”的重要组成部分。戴高乐号这次遭遇病毒大规模入侵,是对法国的国防力量、特别是核威慑战略提出的重大挑战。公共卫生安全缺失显然成为法国国防建设的短板,也是一个极大的教训。严防病毒入侵将成为法国完善和提高国防力量的重要课题。

免责声明:星火智库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正确价值观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欢迎致电(同微信)18530014218,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或依法处理。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k.com/7511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