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星火智库首页
  2. 天下熙熙

巴黎日记:法国远远落后于中国,却已经独步西方了

作者:宋鲁郑
本文转载自:科工力量(ID:guanchacaijing)
2020年4月28日 星期二 阴
从昨天下午就开始下小雨,今天气温也明显下降。法国封城前一直是阴雨绵绵,封城后几乎天天风和日丽。现在快要解封了,阴雨天又回来了。法国这国运啊。
今天法国最重要的事就是法国总理菲利普把政府的解封方案递交国会讨论和投票。这种做法当然是打着民主的名义。法国媒体也宣扬在疫情期间,民主照常运作。
巴黎日记:法国远远落后于中国,却已经独步西方了
法国总理菲利普在国会面对议员们,进一步说明解封计划的实施方针。图片来源见水印
但是在我看来,解封方案首先是一个医学问题,需要医学专家认可,符合安全健康原则。同时还需要政治人物的判断力,是否可行,如何具体操作。只要这两条就可以决定是否解封。
拿到国会里去讨论,让并不懂医学的议员们去发表看法,而且不同的政党都有自己的利益算计,比如“不屈的法兰西”政党主席梅朗雄昨天就已经宣布投反对票了,还没有看到方案就已经决定投反对票,完全是立场先行嘛。
最终投票结果也证明了:在野党多数反对(100票)或弃权(103票),只有执政党多数议员支持(只有一票反对),所谓辩论根本没起作用,完全以党派立场划线。
当初马克龙总统宣布封城的时候,就没有经历国会投票这一环节。那解封,为什么还要多此一举呢?无非是政府和执政党对解封没有底。
到目前为止,法国对轻症、无症状者、密切接触者采取四不政策:不检测、不隔离、不收治、不追踪,同时口罩、检测能力现在也都不够。在这种情况下解封出问题的可能性很高。今天法国还新增1500多例,死亡367例。
如果再看看其他西方国家,比如德国,举国还正谈论解封,感染率就又升上来了。有的州刚开学两天就因为发现感染者而再度封门。但在国会走一下程序,哪怕出问题,这也是民主的结果,而且所有的政党都参与讨论了,责任与后果大家一起来承担。所谓执政党的小算盘无非就是这个。
另外根据封城的经验,即使有11万警察和不断升高的罚款,相当多的民众仍然不配合。上个周末,巴黎市的公园虽然已经关闭,但人们不顾严格的社交距离禁令,纷纷前往运河边及其他海滨大道散步。巴黎东西两端的森林公园慢跑的人随处可见。
所以,解封的条件民众会遵守吗?比如要求人人外出戴口罩,以法国的民族性能做到吗?德国这么严谨的民族(当然这次疫情和中华民族比差太过了),也需要严格的罚款措施配套,而且还不知道结果如何。
巴黎日记:法国远远落后于中国,却已经独步西方了
法国尼斯市长宣布一旦解除限制性措施 公民必须在公共场所佩戴口罩。社交媒体截图
我在日记里多次提到:一个政策要想执行,一是要有国家机器强制,一是要有民众发自内心的认同。缺一不可。现在整个西方只能靠国家机器强制了,这怎么可能成功?
不过法国的解封计划有一个重大突破:每周检测70万人,检测阳性就会被隔离,同时他的密切接触者也要检测和隔离。这些措施是中国封城时采用的,不是解封后才使用的。虽然又是比中国慢了不知多少拍,但我仍然要肯定一下法国:因为这是整个欧美第一个这样做的国家。如果法国比中国慢两拍,其他欧美国家还不知道慢多少拍呢。
另外,5月11日起,学校开始分批恢复上学,要求高中生人人戴口罩,每15个人一个班。中国采取这么严格的措施,很多省市清零后都不会让学校马上开学。山东号称教育大省,到今天才宣布初中毕业年级5月6日到10日开学。法国现在疫情仍然在高平台上,怎么就这么急着解封学校?
我对法国政府的质疑也是有民调支持的:今天公布的最新民调显示,62%法国人对政府解禁表示不信任。另外一直有65%的法国人认为政府没有有效应对新冠疫情。
最后关于解封,我还要指出中法之间的一个不同:中国封城后,是根据疫情的实际情况再确定解封时间。法国则是封城的同时就宣布多长时间,并根据这个时间安排解封。按说政府是不可能知道两周或四周后什么情况,所以我们无法知道政府是根据什么来确定的。如果5月11日疫情仍然很严重,政府将怎么应对?
巴黎日记:法国远远落后于中国,却已经独步西方了
这两天连续讨论中欧关系,引起不少网友的兴趣。应该说决定国与国之间关系的因素就三个:一是国力,二是双方的利益需求,三是地缘政治。瑞典虽然是小国,但由于和中国利益相关性不大,它对疫情也不检测,也不要求民众戴口罩,不需要中国的出口。另外它和中国相隔甚远,地缘政治上既不是对手也不是盟友,所以它也才敢对中国有这么多不友好的措施。
不过在上述三个因素给定的情况下,领导人就是最主要的变量。从全球看,美国大选结果不仅影响中美关系,也影响中欧关系以及中美欧关系。
在我看来,特朗普如果连任,对中国是极大利好。我们知道美国在世界的主导地位取决于三张牌:价值观、盟友和硬实力,包括经济、军事和科技。这其中,中国和美国差距最大的是价值观和盟友牌。但特朗普上台之后,就先把这两张牌废了,在中国最强的经济领域去打贸易战。能做出这种判断,估计特朗普不知道中国田忌赛马的故事。
更有意思的是,特朗普是白白放弃这两张牌,没有要求中国进行任何交换。过去美国打人权牌,是迫使中国付出代价的。中国为了使欧洲保持中立,避免美国站在一起,也是需要付出很大成本的。但特朗普就直接弃之不用,甚至他都忘了以不见达赖为条件换取中国的利益。可他就白送中国了,都说他是交易大师,我怎么看不出来呢?
不过,西方媒体对特朗普可是痛恨之极,厌恶之极。法国媒体在特朗普上任之初曾经这样报道过:特朗普年纪这么大,治理国家又这么操劳,他太太又这么年轻漂亮,他的身体行吗?表面上看表达的是一种关心,其实是非常恶意的。
2017年三月份,我在智库法国国际关系研究所(IFRI)参加一场研讨会。会后和一位日本学者聊了起来。他就说恨不得特朗普明天就死了,这就是他们心里的真实写照,外交上安倍的百般巴结都是无奈之举。当时特朗普刚刚退出日本积极参与的TPP,对日本的国家利益、地缘政治造成了很大的损害。
第二大利好则是美国在特朗普的领导下纷纷退群,主动放弃了领导世界的角色,主动给崛起的中国腾出空间。中国崛起肯定会不断扩大在世界的影响,如果要是强行把美国挤出去,或从美国手里夺出来,成本很高,风险也很大。但现在是美国自己主动退出去,中国就很自然地填补空白。而且在这个过程中损害了美国的国家形象,也损害了它的可信度。
这次新冠疫情,中国战胜了病毒之后,马上就向全球发起了援助,起到了中流砥柱的作用,反而是美国故意缺席只顾自已,这是美国世纪以来的第一次。所以说,尽管美国主观上是要遏制中国,但在特朗普的领导下,却是在很多方面帮助中国崛起,在给中国的崛起提供了过去难以想象的便利条件。所以著名学者阎学通先生才提出特朗普是中国的战略机遇期。
我个人认为,特朗普连任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首先从美国历史上来看,总统连任的概率还是比较高的。以近40年为例,从80年代到现在,只有老布什总统连任失败,其他的总统都连任成功。
第二就是他的对手民主党候选人拜登并不是一个很强的候选人。一是他年龄偏大。特朗普都已经73岁了,他比特朗普还要年长四岁。看来两党人才出现了严重的断层。2016年我去美国观选,参加了拜登主持的一场为希拉里造势的活动。我的感觉他的感染力、煽动力、亲和力,和特朗普相比还是有比较大的差距。
另外有一件事,似乎也反应出他的不成熟。2017年1月,美国副总统拜登在卸任前夕获总统奥巴马颁授国民最高荣誉的总统自由勋章,居然感动得当场流泪。这不太像经历过大场面不动声色的政治人物了。
巴黎日记:法国远远落后于中国,却已经独步西方了
奥巴马为拜登颁授总统自由勋章。图片来源路透社
以上可以算是技术性原因,还有两个原因更重要。
首要的,诞生特朗普的时代背景依然存在。特朗普绝不是偶然的个人现象,他是西方文明和时代演进到今天的必然产物。如果我们研究特朗普家族史,可能会发出这样的感叹:假如特朗普偷渡到美国的爷爷第一次返回家乡要求定居而不被当地官员拒绝时,假如特朗普不是因为一个突发事件而没有按计划和高级助手一起乘坐后来坠毁的直升飞机时,历史就会被改写。
这其实是一厢情愿,没有特朗普也会有“特没普”,这实是历史的必然。每个人都是给定历史的产物,也没有人能够超越历史条件。
具体到现在,产生特朗普的时代因素有二。一是全球化、自动化和经济金融化对西方全面的冲击。它导致的最重要经济后果就是中产阶级的萎缩。苹果手机是美国发明的,但却在第三世界生产,只有少数精英是获益者。自动化和经济金融化也是同样的结果。于是整个西方最富阶层和最穷阶层加起来超过50%,过去占主导地位的中产阶级成为绝对少数。
经济的变化必然产生重大的政治效应:没有中产阶级就没有所谓的“西式民主”,它不仅直接撼动了西方社会的稳定和理性,更直接威胁到传统的西式民主制度的运作。于是政治极端化:对立双方日益无法妥协、极端政治势力迅速崛起就成为了西方——不管是欧洲还是美国——的常态。特朗普这样一个如此极端、如此反传统、如此肆无忌惮挑战和否定西方价值观的政治素人能够成为美国总统,这是最根本的原因。
二是随着经济发展,整个西方生育率迅速下降,早已经大大低于种族传承所必须的一个家庭至少要有2.11个孩子的底线。与此同时,其他非白人种族生育率依然保持高位。对于欧美传统白人而言,他们成为少数民族或者消失已经不是理论问题,而是一个迫在眉睫的现实危机。
在德国,联邦统计办公室说,到2050年,德国将成为一个伊斯兰国家。美国尽管还没有到欧洲那样的严重程度,但根据美国人口调查局预测,非拉美裔的白人比例2050年将降至46%。
面对种族危机,西方极右势力全面崛起,并日益赢得越来越多选民的支持。正如法国总统马克龙所公开承认的:“极右势力的回归不仅发生在德国,而是一个欧洲现象”。
而特朗普高举美国优先、反全球化、反自由贸易和排外主义四面大旗,赢得了方方面面的支持:不仅是底层较少受教育的“可怜”群体,也有众多精英。2016年我参加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整个会场找不到一个非裔,在我随机的交流中,支持特朗普的人来自各个阶层,包括哈佛大学的教授——而且竟然是一位女教授(之所以如此强调此教授的性别,是因为特朗普臭名昭著的女性立场)。
可以说正是因为特朗普了解民众的焦虑,掌握民众的情绪,利用了民众的不满和恐惧,才一举打造了二十一世纪美国也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黑天鹅事件。
四年过去了,上述时代背景并没有发生变化,相反仍然在持续恶化中。这个原因当然不是特朗普执政无力,而是因为这是时代潮流,谁也不可能改变。谁能逆转发展了数百年的全球化?谁能逆转自动化这种科技进步?谁能逆转经济金融化这一发展趋势?谁能改变西方传统种族的生育观念?谁能限制或者剥夺非传统白人的生育权力?
这就是我认为特朗普能够赢得连任的最根本的原因。
第二,网红政治时代与特朗普个人特质的结合。
从传统政治角度,特朗普所做的一切都是政治自杀,但他却一路高歌猛进,笑到最后。其原因就在于网红政治时代的到来和他个人特质的有效结合。
在电视和报纸传统媒体时代,政治素人根本没有表达机会,自然也没有办法对选民产生影响。但在互联网时代,和网民互动的成本几乎为零。只要你能博眼球,能引起争议,就有了知名度。
特别是在信息爆炸时代、求新求变时代,传统政治人物谨言慎行的风格越来越令人厌恶,那种不讲道理、激进、偏激、处处说错话、挑战传统的政治人物反而更易引起关注和轰动,可以说越无赖越能打动平民。西方民主制度在互联网面前正面临着感性打败理性的严重挑战。
由于长期的政治历练,这种网红品质在传统政治人物中几乎不可能存在,而只有特朗普这样的人物才可能具备。所以特朗普就靠一个推特打败了所有媒体。
这也是采用西方制度的国家和地区频频出现政治素人的原因。
当然,执政后特朗普的表现也完全不同于传统政客。他竟然试图把选举时无厘头、随意的承诺一个个兑现!
虽然这给美国的国际形象、美国的软硬实力造成巨大破坏,但在其支持者看来,特朗普拥有传统政客所没有的宝贵品质:诚实。英语就有一个谚语:总统的诚实——意指毫无诚信可言。法国政治老狐狸享利·依格(Henri Queuille)曾坦言:“承诺只是愿听者的事”,和承诺者无关,算是一语道出西方民主政治的实质。
但特朗普却不顾一切地去做了。应该说,传统政治人物也知道承诺的严肃性和诚实的重要性,但选举时面对感性的众多选民,你要不撒谎,不给出许多做不到的承诺怎么能胜选呢?这也算是西式民主制度“逼良为娼”吧。
但等到胜选,政治人物的责任感和现实政治又迫使他们不得不食言。虽然政治学者能明白他们的苦衷,也赞同他们胜选后为了国家和民族的责任不得不冒着代价失信于民,但在民众看来,传统政客就是一群骗选票的政治骗子。现在美国政坛终于有了一个诚实讲信用的特朗普,怎能不赢得民众的支持?
当然经济非常重要,往往也是决定性因素之一。特朗普前三年美国经济一直很好,失业率屡创新低,股市也屡创新高。但在今年新冠疫情的打击下,三年来的努力全部归零。
但这并不意味着特朗普会输,因为根据民调机构Morning Consult最新民意调查,73%的选民认为美国疫情爆发是中国的错;65%的选民认为是仍然不呆在家里到处逛荡的人的错;45%的人认为是CDC(疾控中心)的错;43%的人认为是特朗普的错;42%的人认为是州政府与地方政府的错;34%的人认为是副总统彭斯的错。应该说,特朗普已经成功甩锅。
虽然中国作为人类历史上唯一一个持续不断的文明,从来依靠自己的努力而不是寄希望于运气,但我们也没有必要拒绝特朗普连任,大家说是吧?

免责声明:星火智库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正确价值观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欢迎致电(同微信)18530014218,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或依法处理。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k.com/78189.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