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星火智库首页
  2. 天下熙熙
  3. 八零八步

关于购买“瓦良格”号航母图纸的真相

本文转载自:砺剑(ID:CHN2050)
作者:唐士源

来源:注:本文内容根据本人访乌《工作日记》整理

关于购买“瓦良格”号航母图纸的真相

近年来,中国第一艘航母“辽宁舰”的每一个动向,都会引起世界舆论的关注。与此同时,有关“辽宁舰”的前身、乌克兰报废航母“瓦良格”号来中国的故事也成了热门话题。因为我当年是大连造船厂军工副厂长,又是“瓦良格”项目的参与者,所以经常有人向我了解“瓦良格”的情况。早些年,航母工程是国家保密项目,我不便对外发布任何消息,如今“辽宁舰”已经服役多年,就连国产航母的情况已尽人皆知,现在该是说说我亲身经历的那段往事的时候了。

“瓦良格”号航母来中国,主要分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购买,第二阶段是拖带回国。前一阶段我们没参加,不便多说;后一阶段我们参加了,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读者,“瓦良格”拖带回国,和香港商人徐增平没有一毛钱关系。2000年3月,国家接手“瓦良格”项目;2000年4月,我们中船重工集团公司组织的团队前往乌克兰;2000年6月14日,“瓦良格”离开黑海造船厂码头,6月17日,过土耳其海峡受阻,此后在黑海上漂泊了502天;经过国家高层的多方努力,“瓦良格”于2001年11月1日通过土耳其海峡;2002年3月3日靠上大连港码头。大家可以想想,一个国家接手运作的项目,还用得着一个香港商人瞎掺和么?国家运作都这么难,耗时两年才拖回来,一个香港商人怎么可能独立完成?

“瓦良格”号航母在通过土耳其海峡之前,国务院派出一个前线工作领导小组,组长是原国防科工委办公厅主任马鸿琳,马主任近年曾多次指出:目前有些媒体对“瓦良格”号航母来中国的艰辛历程,虚报、误报太多,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这么大的一个国家工程,居然被一个香港商人贪天功为己有!他建议参加“瓦良格”项目的人员,实事求是地把有关情况写出来,还历史以本来面目。

我在这里重点说说购买“瓦良格”号航母图纸的情况。也许对厘清中国航母的历史,会起到一定的作用。

关于购买“瓦良格”号航母图纸的真相“瓦良格”号航母

徐增平买图纸纯粹子虚乌有

我注意到,前些年的报纸、杂志、电视,还有两本名为《中国航母》和《瓦良格迷局》的书,都在天花乱坠地重复徐增平杜撰的故事。如果是私下吹吹牛也就罢了,可他居然堂而皇之地公开发表,欺骗舆论,欺骗政府官员,欺骗广大民众,捞取政治资本和经济资本。这就有点说不过去了。令人气愤的是,时至今日,他仍在欺世盗名,再三重复那些骗人的谎话。

徐增平说,那些资料起码有近20吨重。他来到船厂,经过一番仔细验证审核后,在警卫军官跟随下,和船厂总工程师来到六楼的航空母舰专用资料库。资料库内每层楼都有电视监控系统和红外线报警装置,还有两人组成的巡逻队定时逐层巡逻检查。来到六楼后,只见保管员和警卫军官各取出一把钥匙,各自插入上下的锁眼,然后各自旋转密码盘核对密码,同时分别用右手放在两个电脑触摸屏上,不一会儿电脑发出声音:“密码正确,掌纹无误,欢迎进入第×资料库。”徐增平还说,等到所有的资料柜都装上车,由海关的人封好车厢后,只见刚才还面无表情的警卫军官们,突然一声号令,立刻所有警卫人员都从楼里跑了出来,列队在卡车前。随着又一声口令,所有的人都严肃地向卡车敬礼,船厂厂长和总工程师等人的眼眶慢慢红了,流出了大颗大颗泪珠。这些图纸资料当天运走时,整整装满了8辆大卡车。8辆卡车当晚直奔基辅机场,资料连夜运回国内。这些图纸运回来后,经过仔细查对,发现30多万张设计图纸中,有部分关键部位的图纸缺失。后来,徐增平再赴乌克兰,通过私人关系,终于说服了黑海造船厂厂长和总工程师,将船厂工艺室保存的另一套完整的图纸拿了回来。

故事编得挺曲折,挺生动,可事实怎样呢?纯粹子虚乌有。关于购买“瓦良格”图纸的情况,我比较了解。因为我参加了购买图纸的前期谈判。

早在2000年5月,乌克兰方面就曾提出,要把“瓦良格”的图纸卖给我们,开价400万美元。当时中船重工集团公司刚成立不久,公司资金比较紧张,而军方又不便出资,此事便搁置下来。“瓦良格”来到大连以后,很多军地领导上舰参观、视察。很多人认为,“瓦良格”拆了太可惜,应该续建成航母。我们按照中船重工集团公司领导的指示,先做技术勘验。参加勘验的专家们提出,最好有图纸资料做参考。这时集团公司的经济状况已有所改善,领导决定:把这些图纸买下来,即便现在不用,将来总会用上。

关于购买“瓦良格”号航母图纸的真相

牟安成率队前往乌克兰

2002年9月9日,中船重工集团公司军工部副主任牟安成给我打电话,要我根据事先的部署,带有关材料和小纪念品,同俄语翻译邹刚一起进京。

9月11日,我同邹刚乘火车到达北京,在七院科技中心与701所副总设计师毛震亚和703所副总设计师林志鸿会面。

随后,牟安成在七院科技中心大楼主持召开动员会,他说:“本次出访是经院所的要求,上级决定,由乌克兰马什公司邀请,我们前往黑海船厂购买‘瓦良格’航母有关图纸资料,请大连船厂、701所、703所参加。这次去乌克兰,主要将我们需要的图纸资料弄清楚,谈好议向,至于买不买,买多少,等回来上报集团领导,再做决定。解放军总装备部桂士宏参谋一道参加。这次去,时间很短。一是要保密,二是时间要抓紧,返程票已经订好了。”

会上,毛震亚、林志鸿和我分别把准备的情况作了汇报。

9月12日,我们在北京机场同总装备部桂士宏参谋会见。

牟安成率领桂士宏、毛震亚、林志鸿,邹刚和我,一共六人登上国航179航班。经过十个小时的空中旅行,到达瑞士首都苏黎世。

9月13日中午11点,我们登上飞往乌克兰基辅的航班,又经过五个小时的飞行,到达基辅机场,驻乌克兰华人杨秋实和乌克兰马什公司项目经理库兹涅佐夫到机场迎接。

9月14日,我们在杨秋实的别墅开会,研究如何与马什公司谈判事宜。我们准备了1981份明细目录,共2600多页。杨秋实说,目前黑海船厂对中国来买图纸资料,态度很积极,听说俄罗斯要在北海船厂造航空母舰,要收购黑海船厂的航母图纸。黑海船厂的新班子愿意把图纸卖给中国,这样可以多卖钱。俄罗斯收购,只能给少量的保管费,也可能一分钱不给。

9月16日上午10点,中方人员与马什公司总裁彼得彼斯杰奇什见面。我们叫他彼得先生,他很高兴。

彼得总裁说:“今天见到你们很高兴。马什公司是纯属国家武器进出口公司。按照乌克兰法律规定,特定的专用武器装备进出口,必须由国家授权。马什公司就是国家授权的公司。下面听听你们的意见。你们来做什么?怎么做?”

牟安成首先向对方介绍中方代表团成员,然后介绍了大连造船厂的情况,最后说明来意。

彼得说:“你们来之前,我们与黑海船厂谈过。工厂对你们的到来表示欢迎,特别工厂还有很多设备和备品备件,如果你们感兴趣都可以谈。你们提出清单来,看看到底需要什么东西。”

牟安成说:“我们同黑海造船厂有过交往,他们的‘瓦良格’航母卖给了中国,一切情况他们都了解,有些明细都准备好了。”

彼得说:“他们说有些明细上没有反映出来,有些东西工厂还不一定有。黑海造船厂确实有好多图纸资料,这些不需要兜圈子。过几年不知道还有什么变化,工厂的班子,随时都可能变化,希望在这个班子里解决。工厂那些图纸资料清单,你们至少需要一个月才能整理完。你们要什么都列出来,那些图纸资料也不是刚来的,而是封存多年了,有的是原包装,有的是从舰上拿下来的。我们手里就有清单,我们可以做。”

牟安成说:“把你们手里的清单给我们看看,有哪些我们需要。这样我们向领导汇报就有数了。我们签个框架协议,相当于意向书。时间紧,我们可早些去船厂。”

彼得说:“早去船厂没有用,你们不把清单拿出来,工厂是不会接待的。这也是黑海船厂的意见,你们去了想看这看那,工厂不会给你们看的。工厂说过,听马什公司的。我不是造船的,我不清楚,我怎么向工厂说?你们可以提出来,哪怕列出几大系统也好。”

谈判处于僵局。中方要求乌方拿出现有图纸资料清单,乌方坚持中方拿出需要的明细,船厂按明细提供清单。中方怕乌方拿出来的清单用不上,乌方怕中方拿不出明细来。我们从谈判中得知,船厂授权给马什公司,马什公司说了算,这次来只能听马什公司的了。

9月16日中午,我们再次与马什公司的几位领导会面,我们拿出部分准备好的图纸资料明细,与其交底,马什公司总裁彼得先生很高兴。他表示,他本人要亲自做工作,方方面面都要把工作做到位,要得到工厂的支持,做到相互理解。他说:你们可以向家里汇报,转达我们的看法。”

牟安成说:“我们的想法与总裁是一致的,共同认真做好合作,除了这个框架协议,还要同黑海造船厂进一步商讨合作项目。”

9月17日,我们把准备到黑海船厂谈判的清单明细表重新整理了一下,一共有38个系统。

晚上六点,我们乘火车去黑海造船厂所在地--尼古拉耶夫市。

关于购买“瓦良格”号航母图纸的真相

全套图纸还“睡”在图库里

9月18日,早上到达尼古拉耶夫市,黑海造船厂派了一辆大客车接站。

早餐后,我们来到船办大楼。船厂的领导都来欢迎中国的代表团,紧接着就派人带领我们参观。

首先来到船厂设计局的大楼。一层二层备件是仓库,三层至七层是办公室,八层是航母图纸仓库。一层的仓库很高很大,上面还有吊运备件的天车。仓库里有十几个导弹发射架,都是从航母上拆下来的。我对牟安成说:“来,我给你照个相。”就在发射架旁给他照了一张。仓库里还有上百个没有解封的大箱子,有铁质的,有木质的,分组摞着。一位管理仓库的女士说:“这些箱子都是配套厂家发来的,从来就没有人动过,里面装的备件都有清单。你们想看,我马上会拿来。”我们说:“暂不需要,谢谢!”

接着,我们还参观了几个车间,如动力车间、锅炉车间、备品备件仓库。一些从舰上拆下来的设备,摆放的整整齐齐,如阀门、管件、索具等。

随后我们来到八楼,这里是航母图纸资料库,一排排架子上整整齐齐地摆着图纸资料。有的好像是从设计院发来的,包装很正规;有的好像是从船上拿下来的,重新整理过;有的还没有来得及包装,只是用绳子捆在一起。不论包装或没有包装,都干干净净的。每个架子上都编码,各种类别都很清楚。

我问负责保管图纸的女士:“你们这些图纸有卖过吗?是否拿走了一些?”这位女士回答:“没有卖过,从来没有从库里拉走。只不过从舰上撤下来的图纸不完整。最近上面有个说法,俄罗斯想收购图纸,但没有行动。”

请读者注意,黑海造船厂的航母图库在八楼,不是徐增平所说的六楼。徐增平说,资料库内每层楼都有电视监控系统和红外线报警装置,更是胡扯,那个楼很旧,根本没有那些现代化的玩艺。

参观结束,回到厂部会议室,厂长和各位厂领导及马什公司领导,已在等候。厂长说:“很高兴在这里与中国朋友见面。有的以前见过面(指牟安成、邹刚和我),有的是新面孔。”他介绍了船厂方面参加会谈的人员。

牟安成说:“我们很高兴见到厂长和各位领导,对于你们的热情接待表示感谢。”他介绍了中方参加会谈的人员。

厂长说:“通过马什公司转达来贵国需求图纸资料明细单,我们需要对照一下,你们还需要什么,尽管提出来。”

为了节省时间,我们建议分成两组,牟安成、桂士宏一组,杨秋实做翻译;毛震亚、林志鸿和我一组,由邹刚做翻译。

厂长说:“你们提的项目明细还没有完全理顺好,大部分工厂都有,有的舰上已安装了。凡是我们有的,都可以提供给你们。”

毛震亚说:“请把主动力清单给我们,包括备品备件工具,专用工具,汽轮发电机,消防损管设备,还有制冷机组。”

总工程师说:“你们提出的明细,仓库里都有。有的解封了,有的还没有解封,目前的状况,大部分保养很好,有的不太好,是时间长了,甚至有的老化了。凡仓库没有的都装舰了。舰上拆下来的设备有些乱,有的入库,有的放到车间里,也有的丢了。”

谈到舰上拆下来的设备清单,总工程师说不清楚,车间领导也说不清楚,因为时隔十二三年了,谁也记不清了。

总工程师说:“你们提出的图纸资料和设备清单太具体了,又没有提出型号,查起来很困难。”

实际上我们根本不知道型号,只能笼统地提出有关锅炉方面安全阀、辅阀、增压机组、水位表、燃烧装置、喷射器、雾化片等。

闲谈时,我们了解到,黑海造船厂鼎盛时期有3万多职工,如今仅有2000人。厂区冷冷清清,有少数老工人和妇女在做设备保养。已经六个月没发工资,年轻人都离开船厂到外面自谋职业去了。厂内有四条捕鱼船正在招标,低价处理,码头上的吊车大部分都卖了。

我们整整忙了一天,收获很大。傍晚同造船厂领导告别,晚上6点多钟,我们乘火车离开了尼古拉耶夫市。

关于购买“瓦良格”号航母图纸的真相

中船重工把航母图纸买回来了

9月19日,我们回到基辅,马什公司把双方准备好的意向书打印出来,双方代表签了字。这次准备购买的图纸资料共1981份,备品备件工具共1484组。待回国上报,最后确认,再等待黑海造船厂的报价。因为俄罗斯扬言要收购黑海造船厂的图纸资料和设备,印度也表示对航母的图纸资料感兴趣,黑海造船厂现任班子表示,他们对中国是有感情的,所以必须抓紧时间办。

马什公司总裁彼得先生在沙皇酒店设宴招待我们。几杯伏特加下肚,彼得总裁很兴奋,大谈特谈世界政治。他说,过去美国怕苏联,现在强大的苏联没有了,中国会战胜美国,总有一天美国会怕中国。相信中国一定能够把“瓦良格”航母续建成功,我们会听到好消息的。

牟安成代表大家向彼得总裁敬酒,感谢马什公司。他说,这次谈判很成功,欢迎彼得先生到中国作客。

9月20日,我们经德国法兰克福机场转机回国。回到北京后,我们集体向集团公司领导做了汇报。后来总公司又派了代表团去乌克兰做购买航母图纸的商务谈判。因我没参加,具体情况我不清楚。我所知道的是,这些图纸不久就都买回来了,对航母的续建起到重要作用。

“瓦良格”号航母的图纸是中船重工集团公司买回来的,不是那个香港商人徐增平买回来的。

据我了解,在外国法庭上,对于有说谎前科的人,是没有资格出庭作证的,因为他已经失信于人,谁也无法证明他说过的话,哪一句不是假的。

免责声明:星火智库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正确价值观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欢迎致电(同微信)18530014218,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或依法处理。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k.com/8046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